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 呵护股市要在培养机构投资者  

2018-06-11 12:5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持续低迷的股市与股民的抱怨,证监会又在讨论如何维护股市的问题。

        近日,证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阎庆民在上海召开的投资者座谈会上听取了众多投资者的意见。阎庆民代表证监会首次提出“投资者幸福指数”,并表示监管部门将认真研究投资者提出的建议,把投资者的建议融入到日常工作中,不断提升投资者幸福指数。

        我在新浪微博就此发出批评说:【证监会负责人除了找骂,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股市的参与者结构。这个问题不解决,每次说要保护投资者的话,为此而采取的措施,都无法避免散户的损失。散户的损失在这样参与者结构的股市上是必然的。但是有了证监会的愚蠢言行,散户们会以为是证监会在骗自己。事实上也如此。】

        中国的股市震荡,与各种现象都有表面上的联系。但都不是本质原因。因为世界其他国家与地区也曾发生过类似的股市非正常震荡。

        比如美国1987年的股灾、日本1990年的股灾,都是经济状况不错的环境下出现的。尤其是香港1973年发生的股灾,从政治体制、经济背景、法制建设等方面都找不到特别的问题。唯一的原因就是散户行为太多,股市被机构利用单户的盲目操纵而成。

         中国股市现在缺乏的第一不是经济背景;第二不是资金问题。缺乏的是投资理性。那么,市场上谁会有投资理性?
        股市投资者分为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散户投资者当中固然也有理性投资者,但是极少。         这不是因为人与人的智商有什么区别,而是因为客观规律决定了,任何竞争机制都只可能有少数人可以适应得比较好。

        这适应了竞争机制要求的人未必是因为智商高,往往只是因为他的知识结构、情绪倾向比较适应某种市场的要求,甚至于也许就是他偶然的抓住了机会。

        比如某人什么也不懂,因为一次赌中了,成为了拥有比较雄厚资本的人,于是对于股市的涨跌就会看的比较淡定,理性也就多了起来——富人往往比穷人容易在市场上表现的比较理性。因为当财产贬值的时候的时候,穷人的损失承受能力必然小得多,心里也就难于淡定,于是处置往往失措。所以,散户投资者中间,能够真正理性的人只能是少数。

         相对于散户投资者,机构投资者们才是有理性的。

         首先,机构投资者都有有专门的市场研究分析人才,能够比较理性的掌握与分析市场规律与信息,失误的概率比较小;

        其次,机构投资者资本相对雄厚,可以在投资行为中平衡风险与收益结构。即使一时失误,也会有能力纠正错误。而散户们基本上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由于中国股票市场上散户占了大多数,而其中不够理性的人又(必然地)是绝大多数,市场上的理性观念就往往被非理性情绪所淹没。

        在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者,为了利润的要求,必然利用散户的盲目性进行投机操纵。于是,中国股市中散户们追涨杀跌、从而导致股市大起大落,就成为了经常的现象。

        而且由于投机操纵股市的暴利效应,机构的理性也往往会被非理性欲望淹没,所以当股市大落的时候,一些机构也会被埋葬掉。

        如果股市上的散户行为很少,市场上主要都是机构投资者相互博弈,股市的起落震荡现象当然也会存在,但是可以肯定幅度会小很多。

        因为彼此的理性程度都差不多,实力差别也比机构与散户之间的差别小,市场的非理性化就会大幅度减少。股市的大起大落现象就会减少。因此,要减少中国股市大幅度震荡现象,必须以减少散户行为、增加机构投资为前提。

       那么,如何减少股市上的散户行为呢?有两种办法:一是听任市场大幅度震荡,让散户在大幅度震荡中被消灭掉。市场上没有了散户,当然就没有了散户行为。这个办法很符合一些市场理论者的逻辑;
        另一个办法,就是大力度培育机构投资者,让机构投资者吸收散户投资者的资本进行集中投资,让普通民众把财富交给机构打理,在股票市场上获得财富收益,而不是自己在股票市场上盲目拼杀,结果往往惨败而归。这样就可以扩大股票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行为,减少散户投资行为。

        显然,后一种办法才是真正可行的。

        因为散户的资本如果不断在市场震荡中损失掉,将挫伤普通民众进入股市投资的积极性,也就不利于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这当然既对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与结构调整不利,也会导致普通民众财富增长的缓慢。并且因此导致中国市场资源价格的不合理偏低,会成为外国资本廉价掠夺财富的机会。

        即使单就股票市场来看,中国如果不尽快培育机构投资者,股票市场的财富就必然会外国资本的投资机构过多地拿走。

        我们知道,外国资本进入中国股市,都是以机构投资形式进来的;同时中国资本对外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快,外国机构进入中国股市的步伐必然也会越来越快。

        如果中国股市一直就这么因为散户行为偏大,不断暴涨暴跌,中国股票市场上的散户们的财富就会被外国资本更多地抢走。而没有了中国普通民众对于股票市场的积极投入,中国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就无从说起。

        而培养机构投资者的责任,除了政府,没有谁能够承担,也除了政府,没有谁愿意承担。因为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者们,从他们的利益角度出发,更乐意看到散户越多越好。在股票市场这个财富草原上,哪有猛兽嫌羊群多的呢?如果没有了羊群,猛兽们相互之间才会形成恐怖平衡,这财富草原上才会多一份安宁,少一分惨烈。

        因此,要呵护中国股市,最重要的不在于用货币政策推动社会资本进入,而在于通过培育机构投资者,改善股票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与投资行为结构。增大股票市场上投资者的投资理性,这才是避免股票市场暴涨暴跌、增加人民资产性收入的正确方法。 

        政府培养机构投资者最直接也会见效最快的办法,就是通过国家资本直接进入市场,稳定股市走势,遏制过度投机,用稳定健康的市场表现,引导参与者逐渐走向理性。

         要达到这个目的,进入股市的国家投资机构要注意如下几个问题:  

         一、国家资本入市不应该以确保中小股东利益为口号与目标。
        因为,你越是以保护股票市场中的中小股东利益为口号与目标,散户们进入股票市场的积极性就越大。而中国股票市场的动荡幅度与频率之所以特别大,就是因为钱多人傻的散户在股票市场上太多。所以,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口号与目的指导下的救市行为,结果必然适得其反。

        其实任何市场都一样,散户们的绝大多数都是非理性的,因此极容易被少数大鳄们操纵、然后吞噬。股票市场是一个投机性很强的市场,人们进入股市之后,往往会把投资变成赌博。于是弱肉强食的现象也就必然越惨烈。

         西方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上,直接投资股票的散户数量很少,一般民众主要都是委托机构进行股票投资。所以他们的股票市场显得比较稳定。因此,要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就是让散户们被股市风暴吓坏掉,尽量不直接参与股票市场投资。

       二、政府管理股市不应该以某个特定的指数位置为目标。

        政府管理股市应该以引导股票投资者的理性为目的。

        只有投资者的理性倾向增强了,股市的稳定才有可能实现与得到保持。因此政府不应该违背价值投资的原则去为没有投资价值的股票托底,而应该通过购买具备投资价值的股票,让投资者知道这些股票是可以放心购买的。这样可以降低股票市场上的投机程度。

        当投资者把主要目光放在了具备投资价值的股票上之后,股票指数的动荡对于投资者的心理影响程度就会降低,人们的跟风操作行为就会减少。

        这样的情况下,股票市场的动荡幅度与频率也就会减少。如果政府救市的时候,不顾及价值投资原则,凡是看见跌得深的股票就进行托底,显然不利于投资者们的价值投资理念的确立,也就不利于股票市场的健康稳定。

        三、国家资本入市不必讳言盈利目的。

        股市动荡本来是市场必然的现象。只要股市下跌没有达到政府资本进入可以获得明显盈利的水平,政府就不要管他。

        当股市下跌到了很深的程度以后,国家资本入市也只应该购买确实能够让获得盈利的股票,并在它上升到相对高度,有了可观利润以后卖出。

        这样做的结果,既可以使得股票市场的投资者们理性程度提高一些;也会使得股票市场的大起大落现象减少一些;还可以通过股市盈利增强政府的财政实力,也就是增强政府调控经济的能力。

        在这个问题上,不要被市场派的言论所迷惑,以为政府与市场是不应该相互关联的关系。

        政府就是市场必不可少的利益攸关方。市场不能没有政府的管理;政府也只能从市场上分割财富,作为为市场提供服务的资源。

        政府从市场上分得的财富越多,为市场提供服务的能力就会越强,市场的健康发展才越有可能。这不但是不可逆的逻辑,也被世界各国的事实证明的很清楚。因此,不必讳言政府行为的盈利目的。

        市场派会要说,我这是鼓励国家资本掠夺私人财富。真正懂得市场与政府关系的人是不会这么愚蠢的。

        因为政府的根本利益在于社会稳定。社会稳定的根本基础在于经济稳定。如果政府分割市场财富比例太多,就会导致经济发展缓慢,政府分割到手的财富为了支持经济发展的需要又会要花出来。因此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会尽可能理性处理好。

        而在宏观经济问题上,市场上的任何一方,都不会比集中了社会各方面精英与信息的政府更有理性。因此政府是不会像市场派人士那么愚蠢的。

        四、实现与维持股票市场稳定发展的根本手段在于培育机构投资者,引导大部分散户参与者将资本交给机构操作,从而获取合理投资回报。这一点就不再展开来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