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吴敬琏的经济思想是错误的  

2018-05-09 08:4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如何解决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困难,吴敬琏先生提出,要减少投资;要提高效率;要普惠式减税。这证明他的经济思维十分的混乱。

        因为,提高效率不能只靠唾沫来实现,通过对于先进生产力的投资,实现生产的高效率,正是提高效率的手段。如果人为减少投资,必然导致先进生产力建设的迟缓,效率提高从何谈起?

        而普惠式减税,正好给了因为生产力水平低下,失去了财富效应的企业与资产以苟延残喘的机会,与通过市场竞争,淘汰低效产能、促进提高社会经济活动效率的要求,正好相违背。

        主张减少投资的人们都以为,投资、尤其是政府投资,会导致无效产能增加。其实事实正好相反。只有投资才会导致先进生产力的产生与增加,才是提高社会经济活动效率的基础。而正好是政府的投资,即使是从微观角度分析效果不好的项目,也未必真的没有效果。

        因为基础设施建设的微观财务效果不好,不等于它的宏观作用不好。即使有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目前的利用度不高,甚至于就算成了失败项目,至少它完成了向市场投入资源的任务——财政的钱投入到市场上,必然体现为对于市场其他各方的资源供给,只不过政府想要的投资回报没有了。而把资源更多地从政府手中转移到私人企业手中,不正是“市场派”人士想要的结果吗?

        事实上,任何经济主体的投资行为,在主观上,都会以提高效率为前提;而在客观上,又必然往往会出现投资失败的现象。不管是政府、国企,还是私人资本家们都一样。因此,如果以投资在客观上会产生无效产能为理由,而主张减少投资,很明显是违背逻辑的思维结果。”因噎废食“这句成语在这里很用得上。

        尤其是主张政府减少投资,不管是站在哪个利益阶层的立场上,都是错误的观点。

        因为当国家经济面临紧缩危机的时候,减少政府投资的结果,只能是导致包括所有阶层在内的全社会经济利益的损失。而减少投资失误,当然是各投资主体包括政府与国企在内,自己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如果是站在私人资本的立场上,不应该是更乐于看到,政府的投资行为,只是向市场投入了资源,而没有获得投资回报的现象吗?

        我当然不是说政府应该作微管财务分析角度上的无效投资。因为政府的投资项目如果没有财务回报,会导致财政政策的不可持续,从而减弱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能力,不利于经济的稳定可持续发展。只是在说,从宏观角度分析,即使被一些人认为是无效投资的政府投资行为,实际上也是有效行为。

        因为政府投资首先是向市场投放了资源与有效需求,为市场其他各方主体的产品提供了销售方向;同时对市场资产价格给予了有力支持,从而避免了私人企业的大批倒闭。也就是说,即使是从微观财务角度分析失败的项目,在宏观角度分析,也是有效的投资行为。

        吴敬琏当然会说,这只是维持经济稳定,不是提高经济效率。而不能提高效率的经济稳定是不可持续的。

        这个话没错。但是别忘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先进生产力建设投资,经济活动的效率是没办法提高的。因此,在主张提高经济效率的同时,主张减少投资,是在逻辑上自相矛盾的。

        再分析一下普惠式减税与提高经济活动效率的关系:

        经济发展的根本基础在于生产力的进步。如果不管生产力进步的因素,即使政府一分钱税也不收,企业之间竞争的结果也会导致企业倒闭。

        企业倒闭的结果是财富分配的进一步向少数人倾斜。于是社会边际消费水平进一步降低、市场有效需求进一步萎缩,经济危机会进一步加深。也就是说,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不在于税收过高——前面几十年的经济增长都是在这个税收水平下实现的。而在于中国企业的生产力水平不够高。

        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社会就业水平不是大问题,就应该任凭企业在相互竞争中,实现优胜劣汰——非常奇怪,“市场派”的理论家们在这个时候不说这个市场规律要求——而不是用减税的方式,让低效企业与资产再一次获得苟延残喘的机会。因为这些低效企业与资产不被淘汰掉,对于提高经济活动效率就是一个严重阻碍。

        在这里似乎有必要再说一次【非常奇怪】,“市场派”的理论家们似乎以为,私人企业中间就不存在低效企业与低效资产的现象吗?那么世界上那么多的私人企业倒闭是怎么回事?都怪中国的经济体制咯?

        从这个事实与逻辑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现在时期进行普惠式减税行为,才是真正的”无效投资“——减税与财政支出一样,实质上都是向市场投放资源。财政支出可以促进先进生产力的产生;普惠式减税却可以导致无效企业与资产继续占用稀缺资源。

        有必要说一句的是,我只是反对在目前环境下实行普惠式减税,并不是一概反对。在目前环境下,中国经济要避免危机或者避免危机深化,需要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而不是普惠式减税。原因上面已经说过了。

        那么什么时候应该进行普惠式减税呢?当经济发展到世界一流水平,生产力已经不再有通过学习与引进国际先进科技而实现快速进步的空间,企业的竞争能力无法通过提高效率,而只有依靠降低经营成本来保持的时候,普惠式减税或许就是应该实行的了。

        吴敬琏之所以思维如此混乱,是因为他不懂经济原理,教条式的照搬西方经济思想。不明白西方国家的经济思想是根据其经济环境变化的。

        比如他们的消费理论,就是因为他们的经济成本上升导致对外拓展市场能力下降的背景下出台的。这样的经济理论,违背了经济活动是财富竞争,而不是以消费为目的的社会再生产的原理要求。

        如果发展中国家依照这样的消费理论制定经济政策,就不能积聚起必要的社会财富,在世界经济竞争中就只能永远成为发达国家的经济附庸。这会对谁有好处,明眼人自然清楚。

        再从吴敬琏关于凯恩斯主义的有关言论分析,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的经济思维逻辑是十分混乱的:

         首先要说明,我并不是凯恩斯主义者。

        经济,作为人类进入私有制社会以后发展社会生产力的必要手段,自身是存在着无法自愈的痼疾的。那就是作为资源控制权的财富,其分配结果是不断加深的贫富分化。无论用什么样的调节形式——凯恩斯主义不过是一种财富分配的调节方式——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人类社会的所有问题,都只能靠生产力的进步来解决。而凯恩斯主义与其他西方经济理论一样,不过是就经济现象分析经济现象,当然不会没有错误。

        但是到目前为止,凯恩斯主义依然是既有各种经济理论中,把经济现象分析得最透彻的理论,也是在政府还有能力的前提下,使用起来最有效果的手段。尤其在现在的中国,作为技术分析与政策手段,还是比其他的理论更能够起作用。凯恩斯主义的需求理论,更是其他理论所不可替代的分析手段。

        只可惜因为西方国家已经没有了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的能力,于是社会主流观点都是否定凯恩斯主义的。中国的经济理论界一大批学者也就邯郸学步,跟着反对凯恩斯主义。

        其实他们对于凯恩斯主义并没有真正理解。比如吴敬琏先生就是这样的人。这从他说【根据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框架,需求应该是由四个项目组成——投资、消费、净出口和财政赤字,在中国把它简略为“三驾马车”,没有财政赤字】可以看出来。

       我不知道【根据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框架,需求应该是由四个项目组成——投资、消费、净出口和财政赤字】这个说法,是吴敬琏先生从哪里看来的,还是他自己分析的结果。不管是谁说的,这个说法都是错误的,因为,财政赤字虽然是凯恩斯主义政策的重要手段,却不单独构成需求内容。

        财政赤字的目的就是刺激需求,其结果要么体现在投资增加、要么会体现为消费增长,或者两方面同时增长。因此需求的内容说到底,仍然只是投资、消费、净出口。

        如果把财政赤字这个刺激经济的手段也当做需求的一项单独内容,那么同样是为了刺激需求而采用的货币宽松,是不是也应该被列作需求内容之一呢?很显然,这是违背逻辑要求的。

        不管这个说法是谁提出来的,如果真正明白了凯恩斯主义理论,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分析方法的。可是吴敬琏却以为,按照凯恩斯主义的理论,应该把财政赤字当做与投资、消费、净出口并列的一项需求内容。不但证明了他没有真正懂得凯恩斯主义,而且也没有清晰的逻辑思维能力。

        凯恩斯曾经说过,将来人们都会死去。这就证明他其实比那些批判他的人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理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的内生痼疾。所以,从凯恩斯主义理论的效用下降来指责凯恩斯主义,其实是错误的。

        这些指责凯恩斯主义错误的人们,谁也没有拿出一个比凯恩斯主义更好的经济理论来。政府遇到经济危机,如果不能用凯恩斯政策缓解的时候,用其他的手段也都没有起到过作用。这就是自从凯恩斯理论被主流社会抛弃以后的西方国家,再也没有过较长时期的经济快速增长的原因。

        吴敬琏在批判了凯恩斯主义理论以后说,【中国今后要保持持续稳定增长,主要的驱动力量应该是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从主要依靠投资、主要依靠投入资源,转到主要依靠技术进步、靠效率提高】。他不明白,凯恩斯主义并不排斥技术进步与效率提高。相反的,技术进步与效率提高,说到底还得要靠投资才能够实现。
        市场上有了先进的科学技术,可以用来提高经济效率,如果不通过投资把这些先进科学技术变成先进的生产力,光靠唾沫横飞,就能够提高经济效率吗?事实上,西方国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经济增长,依靠的就是大规模投资实现了经济效率的快速提高,才有了较长时期的经济快速发展。

        凯恩斯主义的终于明显失效,就是因为科技进步必然地遇到瓶颈时期,导致了科技进步的缓慢,经济附加值因此趋于降低,政府的收入在资本利润空间趋于降低的环境中增长越来越缓慢,而因为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资本的长期积累,必须的利润空间要求需要的财政支出越来越大。

        当财政能力不足以满足资本利润空间扩大要求的时候,资本就会流向国外。于是本国经济投资就趋于萎缩。投资趋于萎缩必然引起经济规模缩小、民众收入减少的预期,于是消费规模也会萎缩。

        所以说,经济发展的根本问题在于科技进步基础上的生产力水平提高,不在于任何就经济现象分析经济问题的经济理论。凯恩斯主义不行,奥地利学派也不行。哪一种理论的技术分析有利于科技进步与生产力水平提高,政府就不妨用哪一种理论。事实上政府也没有把凯恩斯主义当做指导思想。不过在有能力的时候,采用了一些凯恩斯技术。目前政府强调的万众创新、全民创业,就不是凯恩斯主义思想的内容。
        吴敬琏先生不看到中国政府有自己的经济思想,只看到中国政府采用了一些凯恩斯技术,就说中国政府在遵循凯恩斯主义思想。并且人为地把投资与技术进步、提高经济效率对立起来,不但是没有明白凯恩斯主义,也是没有明白经济活动逻辑与规律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