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纳税人”是一个欺骗民众的概念  

2017-10-29 08:0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说说什么是“纳税人”。从百度百科上搜到的定义是:
    【纳税人亦称纳税义务人、“课税主体”,是税法上规定的直接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国家无论课征什么税,要由一定的纳税义务人来承担,舍此就不成其为税收,因此,纳税人是税收制度构成的基本要素之一。税种是指不同的征税对象和纳税人是一个税种区别于另一个税种的主要标志,也往往是税种名称的由来。】
    从这个解释来看,“纳税人”指的是直接向国家缴纳税收的人。
   可是国内一些公知忽悠民众说,你即使没有向国家直接交税,但是因为你消费的商品价格中已经包含了税收,所以你也是“纳税人”。于是很多愤愤们其实没有交税,也把自己当做了“纳税人”,然后以政府的供养者身份,对政府叫板。
    如果按照这些人对于“纳税人”定义的解释,那么当然乞丐、婴儿也都是“纳税人”了。
    如果只推理到这里,大家还不会觉得荒唐:只要是人就都是“纳税人”,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再推理一下:动物园里的动物们,也要消费商品,而这些商品价格中当然也包括了税收,是不是要说这些动物们也是“纳税人”?就不说被纳税人养着的狗狗猫猫等等宠物了。还有公园里的植物,也是要消费商品,才能够长得好的。还有大量的公共设施维护,也是要消费商品的。
    于是,在“纳税人”的概念里,人与动物、植物乃至于各种公共设施,都成了一样的了。那么,是人应该被当做动物、植物、公共设施一样对待呢,还是动物、植物、公共设施应该与人一样有权利呢?这里不说政府本身了,那样说起来,“纳税人”概念就没有存在的逻辑空间了。
    当然,这样的解释,只是国内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知们不管是出于愚蠢,还是出于故意,做出的特色解释,当不得真的。我这里真正要分析的,是对于正规的“纳税人”概念的解释。
   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纳税人”概念,认为政府不创造财富,依靠纳税人的资源提供而存在与运作,把政府当作了被公民供养的机构。于是政府就应该被公民监督。就像家庭里的小孩应该接受父母的监督一样。
        这是西方社会精英们对于民众的严重忽悠。如今又被公知们用来忽悠中国的民众了。
        政府需要社会监督官员的行为——不是监督政府本身——是因为官员的利益要求有时候与政府不一致,会出现贪腐与低效现象,导致政府资源的被浪费,从而降低政府调控社会的能力。
        也就是说,社会应该监督政府官员,这是从政府本身利益关系出发的要求。并不是因为政府是被供养的、会作恶的机构。
        什么叫供养?孩子没有通过向社会提供服务或物品,从而获得作为消费权利的财富的能力,父母只好无偿提供服务与资源供给让他们成长,就叫供养。  在这种供养关系下,父母当然有权利监督孩子,不能让他们因为错误行为浪费了资源,甚至用父母提供的资源作恶。  
         政府与公民的关系不是这样的。政府是社会的公共服务者。
        没有政府提供的社会服务,人与人之间将没有秩序存在,财富也就不会存在。因为财富是市场价值的体现。市场的存在是必须遵循一定的社会秩序的。没有政府维护社会秩序,市场就不可能存在,当然也就不会有财富存在。
        就是说,没有政府就没有社会财富。政府是社会财富产生的必要条件。
        因此,如果说因为公民提供了税收,政府才得以存在与运作,政府就是被公民供养的,那么逻辑上也可以说,公民是被政府供养的,因为离开了政府提供的服务,公民也不会有财富。
        社会上之所以会有“政府是被公民供养的”这种错误观念,是因为人们不明白主观价值原理,以为财富是社会上某些人创造的,其他的人都是被这些创造财富的人供养着。这在逻辑上,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与剩余价值理论是一样的。
        其实财富是整个社会主观判断的产物,不是任何人的客观行为创造出来的。即使是毫无资源供给能力的人,也是构成社会财富产生的因素。
        因此,任何人或机构的是否被供养,不在于他是否创造了财富,而只能以他是否提供了社会所必需、或者叫有价值的服务与产品,按照市场规则,是否应该有分割社会财富的权利来认定。
        作为市场存在的必要条件的政府,提供了社会与市场所必须的服务产品与资源供给,显然应该有权利分割社会财富,不存在被谁供养的问题。
        有人会说,市场上的财富分配是以各方的自愿接受为条件的,而政府分割财富,却是以强制手段进行的,因此政府是社会财富的剥夺者。
        这些人没想过,你在这个国家生活,就已经享受了这个国家的政府为你提供的服务,按照市场原则,你就必须按照服务者要求的价格支付代价。
        如果你在餐厅吃完饭然后说你有权利不付钱,合理吗?你要是觉得这个国家政府的服务价格太高,你不妨离开,到你认为政府服务价格合适的国家去。就像你不满意某餐厅的价格,尽管另选一家餐厅一样。
        而且,看一个政府的服务价格是否合理,只能从服务的结果来分析。如果服务的结果是社会经济稳定增长,人民生活逐步改善,就证明政府的服务价格合理。如果结果相反,当然就证明不合理。
        如果以某些人的是否同意作为标准,就不会有任何一个政府的服务价格是“合理”的了。因为每一个人都不希望政府从自己获得的财富中抽税,所以“政府被供养”的观点才大行其道。
        如果政府的服务价格偏高——这只是政府服务价格不合理的一种现象,还有一种现象是服务价格偏低——资本和有能力的人就会离开所在国家,从而导致该国生产力进步停滞、经济萎缩、人民生活水平不得改善甚至于倒退。社会也就会因此动荡,导致政府统治能力削弱。因此政府只要有能力,会尽量避免这样的现象。
        政府既然有分割社会财富的权利,当然也就有支配所获得的财富的权利。从市场关系的角度讲,公民是没有监督政府的权利的——就像一般人没有权利监督资本家的财富使用情况一样。
        但是政府是由官员组成的。官员除了是政府的成员以外,同时还是社会的一般成员,必然、也有权利参与到社会的其他生活关系中去。因此有些官员的利益关系会与政府不一致。为防止这部分官员因为私利要求导致政府资源的被浪费,政府必须监督官员的行为。而最有效的监督来自于社会。所以政府会要求社会各方面的成员监督官员。
        也就是说,监督政府官员,防止政府资源的浪费,是政府的根本利益要求,与民众的利益要求却没有直接关系。不过政府的资源使用效率越高,政府为社会服务的能力就会越强,那么社会稳定进步就会越顺利,对民众的利益与意志的实现也就越有利。
        所以,民众应该响应政府的号召,对官员进行监督,以减少政府资源的浪费。这是一个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相互合作的关系,而不应该是“纳税人”与政府之间的利益对抗关系。
        那么不监督政府,会不会导致政府犯错呢?
        不会!因为政府是社会精英组成的,对社会规律的了解能力,是其他各方面的社会成员所不能比较的。
        更重要的是,政府因为不能像资本一样,在不同市场之间任意流动,而只能在既定市场上存在与运作,它的根本利益在于市场与社会的稳定。因此,政府必然会不断听取市场与社会各方面反映的信息,根据从政府特有的分析能力获得的知识,采取适应客观环境与规律要求的行为,让社会与市场尽可能稳定。
        说不监督政府不会导致政府犯错,不等于说政府不会犯错。政府在客观环境与规律的作用下,如果丧失了调控社会利益关系的能力,会制止不住社会的崩溃趋势,就表现为“犯错”。
        我们看到古代一些王朝,从开国之初至王朝中期,好像每个皇帝都“英明神武”,到了后期至于末期,每个皇帝都“昏庸残暴”。其实是政府调控社会的能力不一样,并不是因为皇帝的智慧如何。           相反,有些王朝崩溃时期的皇帝,其实智慧极高。这时候的政府“犯错”,其实是因为政府没有了制止官员犯错的能力。这也说明,社会应该监督的不是政府,而是政府官员。
        用“纳税人”概念忽悠民众,其实是煽动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制造社会对立,属于阶级斗争行为。而且从这样的社会对立形势中获利的不会是民众,而是煽动对立的那些社会精英分子。这是这个概念欺骗民众的第一个方面。
      “纳税人”欺骗民众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认为资本家、企业家高人一等:资本家和企业家在一般情况下是社会上纳税更多的成员。社会的存在离不开政府;政府的存在离不开税收。那么谁的纳税更多,自然就是对社会作用更大,也就应该享有更多权利。于是,资本家与企业家就应该高举普通民众之上了。
        事实上,企业家与普通民众一样,都不过是经济社会中的劳动者。没有普通民众的劳动成果作为社会的生存基础,企业家是不可能出现的。
        劳动,是为了生产人类社会所需要的资源而进行的活动。是创造人类需要的资源的行为。赚钱,是为了满足个人欲望而争取财富的活动。而财富就是对于人类需要资源的控制权,因此,赚钱,是争夺人类需要资源控制权的行为。
        人类社会的进步,必须以人类所需要的资源不断丰富为条件。因此,生产资源的行为即劳动,就是人类的伦理要求。而赚钱,在原始社会不存在这个现象的时候,人类社会也在进步——否则如何进入到经济社会来的?将来到了资源无限丰富的时候,人们也将不再有赚钱的需要,而人类社会仍将继续进步。
        同时,赚钱的结果也不一定会导致资源的丰富。比如经济危机,就是人们赚钱行为的结果——少数人通过赚钱拥有了大部分的资源控制权,他们不会、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财富都用于消费;而大部分人必然地没有足够的资源控制权,因此无法实现必要的消费欲望。
        这不但造成了社会的不平等,而且正是因此造成了消费不足导致的经济危机,造成生产力进步的延缓乃至于生产力的破坏,从而使得资源丰富的进程被延误乃至于倒退。
        因此,赚钱与人类社会的进步没有本质关系。当然也就不是伦理要求。只不过在经济社会阶段里,人们必须通过赚钱来满足自身的欲望。而且,面对富人与发达国家对于资源控制权的垄断,穷人与发展中国家更应该通过努力赚钱,增加自身的资源控制权,来尽可能平衡财富分配关系。
        这不但是穷人与发展中国家生存的需要,也是缓解经济危机,让富人与发达国家的垄断资本集团可以继续赚钱的条件。所以,赚钱只是在一定社会环境下的必然要求,属于客观规律要求。
        当然,遵循客观规律要求,以促进生产力进步,从而尽快提高人类所需要的资源丰富的进程,也是伦理要求的内容。所以社会应该让每个人努力赚钱。
        劳动与赚钱,是有着很大重叠部分的两个概念。凡是创造了有价值的资源的劳动,在正常环境里面,都能够赚到钱;为了赚钱而创造出有价值的资源,就是有效劳动。所以穷人也可以赚钱;资本家企业家也往往是在劳动。
        但是,有的劳动创造了有价值的资源,却会因为特定环境的原因而赚不到钱。比如经济危机时期,一些食品在穷人消费不起的情况下被倒掉。
        生产食品的劳动者没有赚到钱,并不是因为这些食品没有价值——要消费这些食品,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行,这个代价就是食品的价值。而是因为需要消费食品的人,没有付得出获取食品必要代价的钱。
        同时,也会有人根本不需要劳动,就可以赚到大量的钱。比如富家公子继承了遗产,他尽管每天无聊,只因为他拥有了财富,就控制了有效资源,这些资源就可以让他不需要劳动,而每天赚到花不完的钱。
        很显然,这样的不公平现象,是不利于鼓励劳动的。不利于鼓励劳动,也就不利于人类所需资源的生产,也就不利于人类社会的进步。而这些现象,都是人们的赚钱行为带来的负面结果。
        我说上面这些,不是为了要在今天的社会里均贫富——贫富差距是经济社会里的必然存在的客观现象,只能在生产力进步的前提下逐渐缓解它。而经济社会是人类社会必须走过的阶段,不能人为地违背这个客观规律要求。只是要告诉大家,赚钱不是伦理要求。不要把赚钱当做道德来赞扬。
        在赚钱与劳动之间,真正应该被赞扬的是劳动。如今在一些所谓自由主义经济理论者的忽悠下,人们往往盲目的崇拜富裕阶层与富裕国家,把他们的自私行为当做了道德。却蔑视了广大人民的劳动行为。
       一些人甚至认为是资本家养活了民众、是富国国养活了穷国。只站在资本家与发达国家垄断资本集团的利益角度分析与解释世界,对普通民众与发展中国家的价值观横加打压。这是不利于人类社会的健康发展的。而“纳税人”概念,恰恰是他们手中用于打压普通民众价值观的重要武器。
         “纳税人”概念促使人们以谁的纳税更多,而不是谁对社会的劳动奉献更多,来区别人们之间的高下尊卑,导致社会盲目崇拜富裕群体、鄙视底层劳动者——其中有些本身处于底层劳动者的愤愤们也被忽悠着鄙视自己阶层,很明显是违背了真正的平等价值观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