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人民币汇率稳定上扬不是梦  

2017-10-29 07:5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今年美元大幅度贬值以来,叶檀女士关于汇率问题的文章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了。原以为她接受了过去误判经济与货币市场趋势的教训,今后发言会比较谨慎一些了。没想到今天看到她《8个月外汇储备增加1100亿美金9个月人民币汇率上涨5%但愿美梦不要醒》,原来的错误观点依然没改。
      叶檀认为,今天人民币汇率的稳定走强,只是在美元暂时贬值的形势下,结合央行控制汇率措施形成的结果。美元依然会走强的;央行的控制措施最终也不会扭转市场规律的。所以,认为外汇储备会持续上升,人民币汇率会持续上涨,很可能只是一个将要破灭的美梦。
        这是不懂生产力与经济关系、不懂经济与货币汇率关系,只会盲目崇拜美国和美元的立场出发,依据西方经济理论教条对中国与当今国际经济形势进行分析的结果。
        确实,如果美元将来还会持续走强,人民币汇率持续上升的可能性就会大打折扣。可是美元持续走强必须以美国经济持续恢复为背景。
        在没有明显的科技创新规模性突破的形势下,如果美元走强导致人民币持续贬值,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会进一步加强,而美国商品的国际市场竞争力会进一步弱化。中国已经在持续增长的国际贸易比重,将会在更加以减少美国的国际贸易比重为代价的条件下持续增长。
        于是中国的国际贸易会导致货币流入持续增加,而美国的国际贸易逆差将会继续增加,也就是美元通过国际贸易而过多流向国际市场,导致国际市场上美元稀缺性降低,自然就无法走强了。如果美国的科技创新能够近期内取得重要突破,将可以导致美国经济在美元走强的基础上维持强劲势头。可惜目前没有看到这样的迹象。而且今后也不会有这样的现象出现了。
        因为科技创新的风险与成本极高,必须在最大经济体里面才有可能通过尽可能大的规模效应降低风险与摊低成本。即使是在经济规模较小的国家研究出来的科技成果,也只好在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首先运用。
        曾经创造经济奇迹的日本,之所以后来陷入长期经济低迷,就因为它的经济规模无法达到美国那个程度,即使已经具备了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科技水平,也没有让科技成果在本国首先运用的经济规模。因此只能屈居美国之后。
        自从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来,就没有其他的经济体的经济规模赶上过他。而他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这个地位,原因在于大规模科技创新总是首先在美国首先取得成果。因此他一直保持着两个必须具备的条件。
        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两个条件中的一个,就是最大经济规模条件,美国已经失去了。因为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已经是中国了。
        今天的中国,经济规模按照平价购买力计算,已经是世界第一,再过几年,按照美元计价的经济规模也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科技水平也将会达到相当高的程度。
        那时候,继续通过追赶发达国家科技,以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空间,相对于过去已经很小,自主科技创新的必要性将日渐迫切。事实上,今天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也正在被近年来的科技创新成果层出不穷,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于是,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经济规模与世界最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都会转移到中国,而不是继续留在美国。中国将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领头羊。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创新成果越来越多,就是证明。
        因此美国未来的经济强劲增长,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无法实现了。美元指数在美国经济增长的支撑下,持续走强的可能性也就没有了。九月份以来,在美国经济数据有所好转的背景下,美元指数一度反弹,却连94的位置都没能突破。因为与中国的经济数据相比较,美国的经济走势实在算不上“强劲”。
        或许叶檀以为,美联储接下来的缩表与加息,会对于提振美元起到强大作用。
        这是不懂货币汇率与经济之间的关系的表现。美联储之所以要采取缩表与加息的措施,是为了防止美元的持续下跌导致世界对美元信心的丧失,从而使美国失去金元霸权地位。
        可是要维持美元的市场信心,首先必须以美国经济的走强为条件。而美元升值的结果,必然导致美国外贸的出口减少、进口增加、经济增长的前景走坏。那么美元走强就会成为不可能。
        美联储目前处于极为两难的境地:美元持续贬值将导致以美元计价的美国财富缩水,从而使市场不信任美元;用紧缩手段拉抬美元,又会导致美国经济停滞。而经济走强才是美元走强的真正基础。所以,美联储既不能不用紧缩手段以防止美元持续下跌,又不能用紧缩手段让美元指数走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檀指望美元持续走强,才是真正的做美梦。
        相反的,中国近年来的科技创新成果层出不穷,导致生产力进步持续快速。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萎靡不振的环境下,通过以生产力进步促进经济竞争力提高的的方式,克服了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的困难,依然取得了西方发达国家即使在黄金发展时期也难以达到的较高增长速度。
         10月1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中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上调至6.8%和6.5%,同时将全球经济今明两年增长预期分别上调至3.6%和3.7%。这是IMF今年第四次上调中国2017年经济增长预期。
        在IMF的这次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中,对美国今明两年的预测虽然比对欧日的预测要好,却也只有2.2%、2.3%。连美国在2014与2015年的2.4%的增长率都不到。
        在这样的经济增速预期面前,要指望美元持续升值,是想要美国的经济增长重回停滞状态去吗?
        叶檀可能会说,美国的经济增速确实不会有更好的状态了,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速也会继续下降啊。IMF不是预期中国经济增速到明年会跌到6.5%吗?按照IMF的预期,明年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将只有美国经济增速会比今年更高一点,那么美元的持续升值不就是顺理成章了吗?
        可是恰好是在对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上,IMF一直都在犯错误。
        IMF之所以把中国明年经济的增速只预测为6.5%,是因为错误的估计了中国的负债严重程度,以为中国政府会为了防止债务危机而不得不通过收缩信贷而牺牲经济增速。
        如果今天中国的债务风险确实特别严重了,IMF的预测就是有道理的。可是事实上,与其他主要经济体比较,中国的债务风险并不如人们认为的那么严重:
         曾经看到有数据说,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寅吃卯粮已经成为常态。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债务问题日益严重,目前债务规模已上升到近20万亿美元。美国的总债务规模更是惊人,已经攀升到约67万亿美元,相当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357%。当时我不敢相信。但后来我相信了。因为: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今年4月4日的一篇报道,【国际金融协会说过去十年间,包含家庭、政府和公司在内的债务总额增加了70多万亿美元,2016年达到创纪录的215万亿美元(约合173万亿英镑),或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5%。
据国际金融协会统计,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增加主要受公共部门债务上升的推动。
统计数字显示,2006年以来美国和英国的未偿还债务翻了一番以上;日本和欧元区的债务则增加了50%,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危机之后的十年间,发达经济体的家庭和公司开始了一段“大力去杠杆化”的阶段,在2016年之前的十年间债务增加了72万亿美元。 】
与这个数据对比,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关于中国债务问题的最大估计数据,是相当于GDP的280%。这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中国的债务风险——只要有债务,就存在债务风险,只是与其他风险相比较,是不是值得关注而已,即使按照西方人的衡量标准——与GDP的比值——也还远没有达到严重的程度。
因为全球的这个比值为325%,而中国即使达到了280%,也依然低于全球的平均值。目前全球经济的主要问题,在于经济增长缓慢,而不是债务危机。
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面临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债务危机,而在于社会资产负债表的萎缩,也就是债务增长不够,就证明目前的全球债务水平依然不是危机临界点,那么,还明显低于这个水平的中国债务水平,当然还远未达到危机程度。
第二、当今世界上债务风险更大的国家不是中国,而是西方发达国家。因为,不但中国的债务与GDP的比值仍然低于全球水平,更重要的还有两点:
1、中国的债务中政府负债比重较少,据权威人士分析,中国政府负债部分不到GDP的40%;而美国政府的债务总额已经超过其GDP总量,2016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美国公共债务一日内大涨980亿美元,这令12月30日美国政府的总债务达到了19,976,826,951,047.80美元。远高于中国政府债务与GDP的比值。
从西方国家经济史分析我们看到,在西方国家政府负债水平较低的年代,他们的经济增长数度较快;当政府负债水平太高以后,他们的经济增长就再也没有快起来过。这是经济规律决定下的必然现象:
 经济是财富竞争的活动。竞争的结果必然只能是是少数人成功。因此财富必然会越来越聚集于少数人手中。而财富是经济社会里的消费权力。没有财富就没有消费的权力。因此,穷人,越来越多的相对贫穷的人们,没有能力实现本应该属于他们的消费,而富人,越来越少却集中了越来越多的财富的富人,没有把财富用于消费的意愿。
而财富的实现必须是生产的产品被有偿消费掉。那些手中握有财富的人不消费,消费不足的人却没有消费权力,于是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产品没有办法通过被有偿消费,让生产者实现财富目的。于是一批生产者要破产,破产的生产者与他原来雇用的劳动者就会变成穷人或者更穷的人。
于是没有消费权力的人就越多。经济规模就必然缩小。如此恶性循环,经济就会完蛋。
市场经济环境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是扩大市场。西方国家扩大市场最初的方法是通过殖民手段,把本土多余的产品强行销售给落后的国家与民族。因此我们看到早期的市场经济国家不断发动殖民战争,为的就是开拓海外市场。
当海外市场开拓完毕,要获得新的市场,就只好企图在已经被分割完毕的国际市场中进行重新分配。结果是世界列强之间的两次世界大战。
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让所有人明白了,这样的市场争夺,是不会有真正的赢家的。也就宣告了用武力进行海外市场开拓行为的终止。
可是没有新的市场就没办法让经济活动持续下去。凯恩斯的思想暂时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用财政刺激的手段,通过内涵扩大市场代替外延开拓市场的行为,让经济活动持续下去。
当西方国家政府债务还不很沉重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政府举债,扩大政府经济活动规模,为市场注入必要规模的有效需求,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行环境。所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一段时期内,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是比较快的。可是因为边际效用规律决定了,这样的经济增长必然导致财政能力的不断削弱,他们的政府债务终于达到了临界点。
于是西方国家政府不再具备通过举债刺激经济维持必要增长速度的能力。他们的经济增速也就再也快不起来了。
可是今天中国政府的债务规模,明显还没有达到西方国家那样的水平。因此中国经济还可以在政府财政刺激下继续比较快速的增长。经济增长比较快速环境下,市场各方对资产升值前景看好,对债务的担忧就不会很严重,债务危机的程度当然就会比较小。
2、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中国政府的债务是有更大规模的资产作为偿还保障的。西方人的宏观债务分析方法不适合用于对中国经济情况的分析。
首先说说西方人为什么用债务与GDP的比值作为衡量宏观债务风险的指标。
我们从常识分析可以知道,债务风险在于偿还能力不足。而作为债务的偿还能力的衡量标准有两个:
1、债务人的盈利能力;
2、债务人的资产规模。
债务人的盈利能力越强,或者对应债务的资产相对规模越大,债务风险就越小。而GDP并不代表债务人的赢利能力,也不是债务人的资产,凭什么用债务与GDP的比值作为衡量债务风险的指标呢?
原因在于,西方发达国家没有多少国有资产可以用于债务的偿还保障。在逻辑上可以被用来偿还债务的,只剩下税收一项来源。而税收的规模是与GDP的规模成正相关的关系。逻辑上,如果债务与GDP的比值较小,从GDP活动中获得的税收可用于偿还债务的比率就会比较大,债务风险就比较小。至于常识中要求的资产负债率指标,西方国家已经没办法使用了。
所以,尽管事实证明,没有了国有资产收入的西方国家,已经不具备通过GDP的增长实现税收的必要增加,来偿还不断增大的债务,他们也只能指望这唯一的一项偿债来源了——尽管这违背了一般的财务常识。
 从西方国家运用债务与GDP的比值作为衡量宏观债务风险的指标以来,西方国家的宏观债务风险一直在不断加大。原因很简单:他们之所以只能用这个指标作为分析手段,是因为没有了必要规模的国有资产;而之所以会没有了必要规模的国有资产,是因为GDP活动中的税收比重不断降低,越来越不足以满足政府调控经济的需要,只好把国有资产卖掉了。
 而没有了国有资产的西方国家政府,当然也就没有了国有资产的收入。于是政府调控经济的能力进一步减弱,经济增长速度越来越慢,当然税收增长也就越来与不足以支撑政府的必要开支。政府债务因此也就越来越大。西方发达国家的宏观债务增加,主要就体现在政府债务增长。
统计数字显示,2006年以来美国和英国的未偿还债务翻了一番以上;日本和欧元区的债务则增加了50%。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08年至2015年间,英国民间债务占GDP的比例下降了近30个百分点。宏观债务大幅度增加的同时,民间债务占GDP的比重大幅度减少,当然意味着政府债务更迅猛地增长。
如果西方发达国家像中国一样,还有着大规模的国家资产,并有着可观规模的国有资产收入,他们的债务规模增长绝不会这么迅速。所以,用负债与资产的比值,而不是用负债与GDP的比值,作为衡量债务风险的指标,显然更靠谱。这,也应该是常识。
而今天的中国,因为有着大规模的国有资产及国有资产收入,显然是可以用负债与资产的比值,作为衡量债务风险的指标的。据有关部门报道,今年一季度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6万亿元,同比增长19.2%;累计实现利润3120亿元,同比增长3.2%。同时,央企债务杠杆有所下降,3月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66.5%,比上年年末下降0.1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伴随着经济增速从去年走出探底过程,债务风险本来就相对不严重的中国经济中的杠杆率已经在下降。这说明在经济增速逐渐提高的过程中,一方面经济管理当局对于降杠杆的工作加大了力度;另一方面因为经济走好,企业利润增加导致了资产价值上升,于是杠杆率降低。
因此可以预计的是,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速不会因为特别的降杠杆而下降。相反,会因为今年以来的企业利润增幅加大而继续加快。
所以,指望中国因为债务风险导致明年经济增长出现困难,从而使得人民币汇率下降、美元在世界上一枝独秀,只能是做白日梦。
最后说说央行对于汇率的管理,与人民币走势的关系:
央行对于货币的管理,并不是以币值的稳定为最终目的,而是以适应本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为目的。因此,如果经济发展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央行是会努力实行压制本币汇率措施的。这在欧美日各国货币当局的量化宽松政策上体现的很明显。
只有在本国经济发展不错的环境下,为适应对外投资的需要,才会适当减少压制,让本币升值。所以不存在央行用特别的管制方式维持人民币升值态势的逻辑。
至于一定时期的汇率管制,是为了遏制汇率市场的过度投机,给经济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如果管制汇率的行为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那么必然会导致要么汇率管制失败;要么经济困难加重,导致汇率管制最终不得不失败。
中国央行近年来的汇率管制行为,伴随的是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与经济增速的逐步提高。就证明央行的措施是基本对头的。只有无知或者故意要误导中国社会的人,才会说中国央行的行为是错误的。
至于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我以前已经说过多次,政府的行为就是市场的一部分。因此,逻辑上就不存在政府应不应该参与市场的问题。存在的只是市场的表现好坏。而经济增长良好,就证明了市场在政府参与下表现良好。
 那些指责政府参与市场行为是不公正的人,只是站在特殊利益群体的立场上,希望在没有政府干预的环境下,让特殊利益群体可以任意操纵市场,把财富尽可能多地从民众手中搜去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