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西方国家必须、也有可能重建国有企业  

2017-09-19 15:3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中国的社会舆论中,一些人对于国有企业的评判常常自相矛盾:国有企业不盈利,就被说成是“僵尸企业”;国有企业盈利了,就说是挤压了私营企业的市场空间——这个在逻辑上倒是正确的。
        在这些人的眼里,“僵尸企业”当然应该退出市场;挤压私营企业的市场空间,也应该退出市场。总之,国有企业就应该退出市场就对了。
        可是,从国际经济现状,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史分析,我们却可以看到,凡是国有企业不发达的国家,经济都发展都表现不好:印度、菲律宾等等大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都不如中国发展得好;
         而西方发达国家在二战以后几十年中,曾经大力发展国有企业经济,伴随的也是经济的快速发展——被评论为经济黄金时期。而自从他们实行了国有企业私有化以后,他们的经济增长就再也没有快速过。
        这是为什么?因为国有企业是政府调节社会再生产流程的工具。经济是社会再生产在私有制社会里的表现形态。社会再生产好了,经济才会好。社会再生产发展的根本条件在于生产力进步,这一点与经济的要求一致:只有生产力进步了,抵消了经济成本上升的因素,才有市场竞争力,可以从市场交易中赢得财富。
        国有企业不是一般的企业。一般的企业只是资本的盈利工具,国有企业是国家对于社会再生产流程的调节与管理工具。         因此对于国有企业的评判,不应该以盈利为主要标准,而应该以生产力水平、科技进步状况为衡量标准。至于国有企业是不是盈利,那是国家财政的事。当然,如果你要买国有企业股票,也得看他的盈利状况。但是这不是问题——不盈利的国有企业股票你别买就好了。
        生产力的进步依靠的是科技进步。科技进步需要的财务成本往往是私营企业不愿意、也不能够承受的。而国有企业就可以在政府财政的支持下,超越经济发展阶段的需要,进行跨越式科技进步行为,从而保证科技进步的相对快速、持续。也就可以保证生产力进步的相对快速、持续。于是也就可以保证经济竞争力的持续强劲。
        国有企业还有一个作用是私营企业不可替代的,那就是当经济出现危机的时候,私营企业为了资本的安全,必然地会退缩。市场各方越退缩,市场需求就会越萎缩,市场预期就会越悲观,恶性循环的结果将是市场的崩溃。
        这时候,国有企业就必须根据国家的要求,不顾自身的财务利益,维持乃至于扩大市场活动规模,提供市场急需的有效需求,遏制市场崩溃的趋势,防止私营企业的大批量倒闭。
        正是有了国有企业的上述作用,西方发达国家在二战以后才能够在国有企业作用下持续几十年的经济较快的发展;也正因为后来没有了曾经大规模的国有企业活动支撑,他们的经济增速就再也没有快起来过。
        也正因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没有中国的国有企业经济规模,他们的经济发展始终无法像中国一样发展起来。中国正是因为有了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的国有企业经济规模,才有了这几十年的经济奇迹。
        需要解释的是,国有企业支撑的是社会再生产,并不是经济本身。因此,经济还得在以私营企业为主的环境下才能发展起来。所以,在原来没有私营企业的计划经济时期,中国的经济成长受到了体制的压制。
        之所以经济必须在以私营企业为主的环境下成长,是因为经济活动是以私人的财富为目的,与社会再生产以满足社会消费为目的不同。只有让私人的财富效应得到彰显,才能够激发每个人的进取性。这在经济社会里,是社会再生产发展的必要形态。
        从上面关于国有企业与国民经济的关系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要重振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唯一的出路,是重建他们国家的国有企业。
        不过,西方国家因为财政能力的不断弱化,才导致了原有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在国家已经更加没有了没有财政能力的今天,如何重建国有企业,还真是一个问题。
        也正因为这个问题的存在,我一度认为国有企业的完全退出市场,会是经济社会里必然的现象。现在我则认为,国有企业的完全退出市场,只能是与经济社会的终结、私营企业的消亡,同时发生的现象。
        历史上,国有企业的大规模建设,发生在两个环境里:
        1、西方国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因为战时经济的需要,建立起了国有企业;
        2、前“社会主义国家”在计划经济时期,大规模建设了国有企业。它们的共同点,都是在特殊的社会、经济环境下,强制集中经济资源的结果。
        因此,今天的西方国家要重建大规模的国有企业,一个可能的环境就是新的世界战争爆发,迫使西方各国以战时经济需要为理由,集中经济资源建设国有企业。
        这个前景虽然不符合人类社会的伦理要求,在客观规律上却存在很大可能性:世界经济如果长期陷于停顿,就难免出现二战之前的社会现象,世界大战的爆发也就不是不可能。尽管因为核威慑的作用,战争的规模不会无限制地扩大,却有可能足以让各国政府有理由把社会管理体制转入战时状态。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另一个途径,那就是日本目前虽然尚未自知,却已经正走的道路:用央行购买股票的方式,重新实现企业国有化。尽管日本央行目前的意图,只是想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恢复增长。
        据外媒2016年4月份的报道,日本央行凭借其购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已跻身日经225指数约90%成份股的前10大股东之列。假设其他大股东按兵不动,如果日本央行按目前的规模购买ETF,那么到2017年底,日本央行将可能成为约40%的日经225家成份股公司的最大股东。
        日本央行的购股之举正在将其推向日股最大股东行列,虽然这一做法仍存争议,但央行入市的行动还在加快之中。日本股市是全球第三大股市。
  根据彭博汇整央行持有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数据,从中推估,2016年4月日本央行已经位列日经225指数当中81家上市公司的前五大股东,到2017年底料成为55家企业的最大股东。上个月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把每年购买ETF的目标金额增加将近一倍,对已经创下空前规模的振兴经济的措施再加码。
        “央行大剌剌在股市露脸的情况唯独日本才有,”三井住友(7.17, 0.08, 1.13%)资产管理公司驻东京资深策略师Masahiro Ichikawa说。“投资人也在问,这样真的对吗?”该公司帐下管理约12万亿日元(1180亿美元)资产。
  尽管日本央行没有直接买进个股,可是通过ETF最终还是变成公司股东。央行的持股可以从日本央行的公开纪录、企业和ETF管理公司的申报资料,以及日本投资信托协会(Investment Trusts Association of Japan)收集的讯息估算得出。对日本央行未来股东排名的预估前提其他主要投资人维持目前持股部位不变,而央行在ETF的持有量也不低于历史水平。
  日本央行对于股市的影响力已经可以和股市最大交易员匹敌,依照业界行话称之为“大鲸鱼”。根据彭博预测,日本央行是钢琴生产商雅马哈(Yamaha Corp.)的最大股东,通过ETF的持股攀升至5.9%左右。
  日本央行年底势必成为日经225指数另外五家公司的最大股东,上个月央行把年度ETF购买目标增加到6万亿日元。
        到2017年,央行料变成该指数大约四分之一公司的最大股东,其中包括全球最大的内视镜制造商奥林巴斯(Olympus Corp.)、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商发那科株式会社(Fanuc Corp.)、数一数二的半导体测试设备生产商爱德万测试(Advantest Corp.)。
        如果日本央行持续这样购买股票,日本政府将会成为大量核心企业的老板。一旦成为现实,日本的经济管理模式必然要适应新的经济环境的要求,而对现行的经济体制加以改变。一个重新拥有大量国有企业的日本就会出现了。
        这样的日本,经济发展速度一定会超过其他发达国家,于是成为西方发达国家重新振兴的典范而被模仿。于是就有可能在所有发达国家推广其模式——事实上,今天欧洲国家央行以购买国债为量化宽松手段的途径已经接近尽头,在要继续量化宽松,也只有学日本的方法了。
          也就是说,西方国家重建国有企业的必要性与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当然我写这篇博客并不是希望他们这样。只是指出会有这个可能。
        如果西方国家果然重建起了国有企业经济体系,那么他们的经济重新快速增长就会有希望了。
        有心的读者看了以后,或许会提出一个问题:西方国家对国有企业实行了私有化以后,不是依然保持了对于世界经济的主导地位吗?而且,经济的基础是生产力;生产力进步的本质要求是科技进步;科技进步并不一定需要有国有企业才能够实现,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不就是以美国的科技创新取得规模性突破,带领全球经济走出困境的吗?
        没错,当世界上没有一个可以与既有的领导者竞争的时候,现行的体制就可以让世界在既有的环境下继续前进。
        问题在于,今天的世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具备与原来的世界领导者美国竞争的国家,这就是中国。而且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都与美国不同,并在这个不同的基础上生机勃勃地快速成长着。
        预计不需要十年时间,中国就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且是在科技发展与生产力进步方面,都表现很强劲的第一大经济体。世界的领导地位必然的会从美国转移到中国。于是世界的管理体制也必然发生变化。
        当然,如果美国可以继续保持其世界科技创新规模性突破的首发国地位,就依然可以保持其世界科技领先地位,那么世界的领导权或许依然会保持在美国手中。
        可是,当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后,美国的这个地位也必然会丧失。因为:
         要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1、世界上最大的的经济规模;
        2、世界顶尖的科技创新能力。
        第一个条件可以让这个经济体能够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巨大有效需求和经济资源,也就是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推动力;         第二个条件则是通过科技创新成果创造出新的市场有效需求,让全世界都获益。
        二者缺一不可。只有第一个条件,这个经济体不可能持久;只有第二个条件,则不能直接给世界经济带来增长动力。
        美国长期以来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经济规模巨大,只要经济走强,就会对世界经济提供巨大的有效需求,并通过资本外溢,为其他国家供应经济资源,从而带动全世界经济增长;
        他的科技创新能力没有别的国家可比,当世界经济因为科技创新必然的遇到瓶颈,市场有效需求因经济增长达到一定程度而不能继续增长的时候,只有,也只要美国的科技创新取得规模性突破,才能、并且也就一定能,让全世界的经济都获得增长。所以长期以来,世界经济才一直以美国的经济为马首是瞻。
        可是美国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地位,是因为一定时期的客观环境决定的。在没有这个客观环境之前,他没有这样的地位。如果客观环境改变了,他的这个地位当然就会无法维持了。
        这个客观环境就是:自从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来,就没有其他的经济体的经济规模赶上过他。而他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这个地位,原因在于大规模科技创新总是首先在美国首先取得成果。因此他一直保持着两个必须具备的条件。
        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两个条件中的一个,就是最大经济规模条件,美国已经失去了。因为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已经是中国了。因此,今天的中国对于世界经济增长作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美国。
        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进口国,可是新增进口量却落在了中国后面,同时,在世界经济史上,中国第一次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向世界其他经济体大规模输出资本。所以世界各经济体要争取经济增长,都把目光投向了中国。中国主导的一些国际经融机构、一带一路战略,都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与积极参与,已经证明了中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正在逐步形成。
        当然,如果中国仅仅具有世界最大经济规模这一个条件,是仍然不可能在将来代替美国在世界经济领域的地位的。因为科技创新才是经济持续成长的根本条件。没有这个根本条件的支持,即使经济规模世界第一,也没有能力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
        中国历史上,曾经长期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后来就因为科技水平的落后,导致生产力水平长期处于低下,结果成为任列强欺凌的贫弱落后国家。而这一次中国经济的重新崛起,就是因为中国的科技水平迅速追赶发达国家的结果。
        但是当中国的科技水平达到或接近世界顶尖水平以后,中国的科技进步要继续,就只有依靠自己的科技创新了。而且也只有具备科技创新的能力,才可能创造出新的市场有效需求,让全世界经济获益。中国能做到吗?这要从分析为什么很长时期以来,科技创新只在美国发生这个问题来找答案。
        中国今天大多数的科技进步,仍然只是通过对于先进科技的模仿与改进,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经济成本,增强了经济竞争力,把本来属于发达国家的市场有效需求抢到了手里。但是最近的量子通信技术等一系列科技成果的涌现,证明中国已经具备真正的科技创新能力了。
        要成为科技创新的领导国家,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1、科技水平已经达到最高水平;
        2、经济规模世界最大。
        不具备第一个条件的时候,科技创新从经济成本角度分析是不合算的。资本是以牟利为目的的。既然有现成的科技手段可以为资本带来利润,资本家就不会愿意冒高风险去从事科技创新投资。
        不具备第二个条件的国家,也不会成为科技创新的领导者。因为科技创新的风险与成本极高,必须在最大经济体里面才有可能通过尽可能大的规模效应降低风险与摊低成本。即使是在经济规模较小的国家研究出来的科技成果,也只好在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首先运用。
        曾经创造经济奇迹的日本,之所以后来陷入长期经济低迷,就因为它的经济规模无法达到美国那个程度,即使已经具备了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科技水平,也没有让科技成果在本国首先运用的经济规模。因此只能屈居美国之后。
        今天的中国,经济规模按照平价购买力计算,已经世界第一,再过几年,按照美元计价的经济规模也将超过美国。科技水平也达到相当高的程度,并且这几年的科技创新成果层出不穷,证明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也达到了很高水平,初步具备了成为世界科技创新领导者的能力。
        再过几年以后,中国必须在真正科技创新成果的推动下,才能够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同时,世界上的创新科技活动与成果也必然会以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为依托,以获得足够的支持与成功。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经济规模与科技能力都会转移到中国而不是继续留在美国。中国将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领头羊。当然地,带领世界走出经济困境的国家就非中国莫属了。
        当然,那时候中国也就将成为世界名副其实的领导者。而中国市场经济的成功,是以国有企业比重大为特点,它将彻底颠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西方国家主导世界时所形成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与经济管理模式。凡是持客观立场的人都看得到,这个转化现在已经在进行中。
        如果西方发达国家不能重建国有经济体系,等待他们的不单是世界领导地位的失去,更有可能会被更多的发展中经济体超越,成为衰落的世界。因为在中国的示范作用下,会有很多发展中经济体模仿中国的经济模式,建立国有经济体系,实现经济的快速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