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批判四万亿其实是在否定市场作用  

2017-08-16 14:0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市场派”自诩的经济理论者们,对于中国政府在为对付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实行的财政刺激政策深恶痛绝。
        时隔多年了,尽管明明看到这次大规模财政投入的结果,起到了让中国经济得以持续快速发展,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关键崛起,得以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四年之后,经济规模成为了日本的两倍,这些人仍然在只看四万亿财政投入导致的一些负面现象,并抓住不放。说是违背了市场规律,不但已经造成了恶果,还必然的让中国经济将面临崩溃。
        其实这些自诩“市场派”的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市场。他们对于四万亿的批判,逻辑上就是在否定市场的作用。
        什么是市场?依照价格指向进行资源交换的场所,就是市场。这样的交换,因为是以财富增值为目的,正确的应该被称为交易。而不依照价格指向,只依照人的直接需要进行的资源交换,就只能叫做交换。
        比如你想吃苹果,我想吃梨,刚好你有苹果,我有梨,于是互相交换资源,并不考虑市场上苹果与梨的价格差异问题,彼此都不存在通过交换实现财富增值的想法,就只是交换,不是交易。
        交易的场所才是市场;交换的场所不是。所以,市场交易就应该只以价格为行为指向,而不应该追究价格后面的原因。比如人们到市场上买东西,都只会挑价格合适的买。不会有人问:你的东西这么便宜,是不是剥削了别人的劳动力啊?假如买卖双方就这样的问题追究起来,买卖没法做,市场就乱了。
        当然,也会有人偷了东西来便宜卖,政府就应该对此进行管理。但这不是市场问题,而是更宽泛的社会法律道德范围的问题,不应该在经济理论领域讨论。
        可是现在口头上主张自由贸易的美国,就经常会追究销售者的产品价格“为什么这么便宜”的问题。动不动就以销售者的产品价格不应该这么便宜为借口,制裁用便宜价格向他们销售商品的人,很显然这是违背市场原则、当然也是违背自由贸易原则的行为。
        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纳税人”概念,认为政府不创造财富,依靠纳税人的资源提供而存在与运作,把政府当作了被公民供养的机构。于是政府就应该被公民监督。就像家庭里的小孩应该接受父母的监督一样。
        政府需要社会监督官员的行为——不是监督政府本身——是因为官员的利益要求有时候与政府不一致,会出现贪腐与低效现象,导致政府资源的被浪费,从而降低政府调控社会的能力。也就是说,社会应该监督政府官员,这是从政府本身利益关系出发的要求。并不是因为政府是被供养的、会作恶的机构。
        什么叫供养?孩子没有通过向社会提供服务或物品,从而获得作为消费权利的财富的能力,父母只好无偿提供服务与资源供给,让他们成长,就叫供养。  在这种供养关系下,父母当然有权利监督孩子,不让他们因为错误行为浪费了资源,甚至用父母提供的资源作恶。  
         政府与公民的关系不是这样。政府是社会的公共服务者。没有政府提供的社会服务,人与人之间将没有秩序存在,财富也就不会存在。
        财富是市场价值的体现。市场的存在是必须遵循一定的社会秩序的。没有政府维护社会秩序,市场就不可能存在,当然也就不会有财富存在。就是说,没有政府就没有社会财富。政府是社会财富产生的必要条件。
        因此,如果说因为公民提供了税收,政府才得以存在与运作,政府就是被公民供养的,逻辑上也可以说,公民是被政府供养的,因为离开了政府提供的服务,公民也不会有财富。
        社会上之所以会有“政府是被公民供养的”这种错误观念,是因为不明白主观价值原理,以为财富是社会上某些人创造的,其他的人都是被这些创造财富的人供养着。
        其实财富是整个社会主观判断的产物,不是任何人的客观行为创造出来的。即使是毫无资源供给能力的人,也是构成社会财富判断的因素。
        认定任何人或机构的是否被供养,只能以他们是否提供了社会所必需、或者叫有价值的服务与产品,从而按照市场秩序与规则,是否应该有分割社会财富的权力来认定。作为市场存在的必要条件的政府,显然应该有权利分割社会财富,不存在被供养的关系。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其实与其他市场交易方与市场的关系是一样的:市场需要有交易与交易规则。
        而交易规则一方面只能由政府来推出,另一方面它也是市场交易的内容之一——合适的规则可以让政府获得较多的财富分配;不合适的规则必然导致政府从市场上获得的财富减少。这与其他交易方推出的资源符合市场需要,就会获得较多的价值补偿,反之则会造成财富损失是一样的。所以问题不在于政府是不是应该干预市场,而是政府应该怎样干预市场。
        西方国家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推行凯恩斯主义,政府对市场的积极干预,伴随的是经济的快速发展;后来政府的干预能力消失了,对市场的干预越来越力不从心,于是西方国家的经济快速增长就没有了。
        人们会说,近代西方国家政府是不干预市场的,经济发展不是也持续到了现代吗?
       他们忘记了或者故意不说的是,近代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在殖民行为基础上实现的。近代西方国家政府干预市场的方法是对外殖民扩张,用新开发海外市场的手段,维持了近代西方国家经济增长的要求。
        到十九世纪末,这个办法不灵了,因为一时间没有找到新的办法,才有了几大强国之间为了重新划分殖民地而进行的直接战争对决,也就是两次世界大战。
        所以说,事实上西方国家政府从来也没有不干预市场。有的只是干预方式、干预能力以及干预效果的不同。因为,政府与市场其他各方一样,与市场是一体的。
        而且,没有其他交易方的个别或者部分交易成员,市场依然可以存在。没有政府,市场就根本不可能存在。因此,与市场其他交易方相比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更密切:少一家公司,市场不会崩溃,少一个政府看看?
        所以,自从进入经济社会以来,世界上就没有不是【完全依赖市场配置资源的国家】,有的只是政府作为市场参与方的能力是否足够,以及因此而导致市场配置资源效果的好与坏。
        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资源交易的场所。交易必须有两个条件才能成立:一是交易资源;二是交易规则。没有交易资源,就不可能有交易,也就不可能有市场;没有交易规则,同样不可能有交易,也就不可能有市场。
        而交易规则本身又是交易资源的一种。它是只能由政府推出的资源。
        政府推出这个资源,也必须以能够获得价值补偿为条件。否则政府将无法生存。因此政府离不开市场的财富分配。同时政府推出的规则如果不能适应市场的需要,那么与其他交易方一样,就不可能获得必要的价值补偿。
        因此政府向市场推出资源,也同样必须按照市场要求来进行。于是政府的资源配置行为同样属于市场配置范畴。至于政府推出的资源是不是符合市场的要求,评判的标准,当然应该是经济发展的状况,而不是特定利益集团的要求,或者某种经济理论的教条。
        有人会说,市场上的财富分配是以各方的自愿接受为条件的,政府分割财富是以强制手段进行的,因此政府是社会财富的剥夺者。
        这些人没想过,你在这个国家生活,就已经享受了这个国家的政府为你提供的服务,按照市场原则,你就必须按照服务者要求的价格支付代价。如果你在餐厅吃完饭然后说你有权利不付钱,合理吗?你要是觉得这个国家政府的服务价格太高,你不妨离开,到你认为政府服务价格合适的国家去。就像你不满意某餐厅的价格,尽管另选一家餐厅一样。
        看一个政府的服务价格是否合理,只能从服务的结果来分析。如果服务的结果是社会经济稳定增长,人民生活逐步改善,就证明政府的服务价格合理。
        如果结果相反,当然就证明不合理。如果只以某些人的是否同意作为标准,就不会有任何一个政府的服务价格是“合理”的了。因为每一个人都不希望政府从自己获得的财富中抽税,所以“政府被供养”的观点才大行其道。
        如果政府的服务价格偏高——这只是政府服务价格不合理的一种现象,还有一种现象是服务价格偏低——资本和有能力的人就会离开所在国家,从而导致该国生产力进步停滞、经济萎缩、人民生活水平不得改善甚至于倒退。社会也就会因此动荡,导致政府统治能力削弱。因此政府只要有能力,会尽量避免这样的现象。
        政府既然有分割社会财富的权力,当然也就有支配所获得的财富的权利。从市场关系的角度讲,公民是没有监督政府的权利的。
        但是政府是由官员组成的。官员除了是政府的成员以外,同时还是社会的一般成员,必须、也有权力参与到社会的其他生活关系中去。因此有些官员的利益关系会与政府不一致。为防止这部分官员因为私利要求导致政府资源的被浪费,政府必须监督官员的行为。而最有效的监督来自于社会。所以政府会要求社会监督官员。
        那么不监督政府,会不会导致政府犯错呢?不会!因为政府是社会精英组成的,对社会规律的了解能力是其他各方面所不能比较的。更重要的是,政府的根本利益在于社会稳定。因此政府会不断听取社会各方面反映的信息,根据从政府特有的分析能力获得的知识,采取适应客观环境与规律要求的行为,让社会尽可能稳定。于是我们应该明白:
        一、政府行为就是市场行为的内容。政府就是市场成员之一,而且是市场最重要、最具有理性、并唯一有着维护市场职能与能力的成员。所以,不应该把政府的行为与市场对立起来。
        市场是由居民、企业、政府三大类成员共同组成的。也就是说,政府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市场成员之一。理由很简单:没有政府向市场提供合适的公共资源——有形的场地、无形的市场制度规则——市场是不会存在的。这在本质上,与其他市场成员向市场提供有形或者无形的交易资源,是市场存在的必要条件,是一样的。
        而且,政府向市场提供资源,也是必须有只能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作为价值补偿的。否则政府将无法维持,于是市场也就无法维持。并且,只有向市场提供的资源越有效,市场才会运行的更好,政府能够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才会越多。这,同样是与市场其他成员与市场的关系一样的。
        所谓的市场派理论者们,把政府这个市场最重要、最具理性、最有能力的成员排除在市场成员之外,把这个被反复的行为与市场的作用对立起来,在逻辑上就是否定市场的存在基础。很明显是不懂市场是什么的表现。既然不懂市场是什么,当然也就不会知道市场的作用是什么。所以他们在逻辑上否定市场的作用也就是必然的结果。
        二、政府投向市场的资源,对于市场的运行起的是正面作用。负面效果恰恰是市场规律下的必然现象,而不是政府行为的后果。就像其他成员共同向市场投入同一样资源,每个市场成员的投入本身对于市场起到的都是正面作用,但是市场规律却有可能把每个市场成员行为的正面作用转化为负面效果一样。
        你不能因为市场的通缩或者通胀责怪任何一个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当然也就没有理由指责政府在市场面临严重危机时,对于市场的资源投入行为。
        可是那些所谓的市场派理论者们,正好就是把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与市场规律下的负面效果混淆了批判。他们忘记了他们原来的观点,市场会自我纠正错误。所以,任何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都会在市场的作用下实现应该有的效果。那么,政府这个市场成员对于市场投入的资源,市场必然也会用自己的力量,让它实现应有的作用。
        所以,政府投入的四万亿让中国经济避免了其他国家遇到的严重衰退;让中国市场上的资产没有大幅度贬值,从而使得中国的企业——其中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避免了破产的结局。这些市场派理论者们是要批判什么呢?要批判中国没有衰退吗?还是要批判市场的作用?
        没错的是,政府的四万亿给经济带来的不仅仅是正面作用。这与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的规律是完全符合的。就是市场派理论者们,也承认市场作用不只是会让经济发展,同样也会让经济衰退的。只不过他们认为,没有政府的行为,市场自己会通过不断纠正错误,而越走越好。可惜他们找不到任何的事实证明这一点。
        从逻辑上分析,不但没有政府就没有市场,而且,如果没有政府行为的市场可以自己越走越好的话,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在几千——即使按照所谓市场派的观点,至少也该有了几百——年的实践中,必然会有某个国家,在某一段时间里,实行的是市场派理论者们的经济政策。
        那么,这个国家就必然会因为经济的发展极为顺利,而成为全世界的模仿对象,那么,全世界的经济应该早就不需要政府行为了。可是事实呢?事实如此,逻辑上也就可以得出结论:市场派理论者们的观点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政府的经济行为,就是市场行为的内容之一。否定四万亿,就是否定市场行为。而否定四万亿财政刺激的正面作用,就是否定市场作用。而看到四万亿的负面现象,也就是看到市场作用的负面现象。
        一个经济政策的是否应该,不应该以它是否给市场带来了负面作用,而应该以它是否让经济总体上得到了·发展,作为评判的标准。而市场派理论者们,只知道用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与任何市场行为都会出现的负面效果为依据,批判中国经济现象,其实是不懂市场是什么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