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在可预见的时期内,中国不会爆发次级债危机  

2017-07-04 13: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人看不得中国的崛起,总要千方百计找到中国会倒下的征兆。当事实证明他们将越来越需要崛起的中国对他们的帮助以后,对中国的正面评价逐渐多了起来。可是国内一些盲目崇拜西方国家的公知们,却还来不及转变思维,依然在用被重复过了很多次的陈词滥调,渲染中国经济中存在的风险。
        今天在FT中文网看到一个叫黄凡的人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说【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然后以此推断,中国经济必然要面临泡沫破灭的到来。就是这么一种典型表现。
        黄凡据以推断中国经济将面临泡沫破灭的一个依据,是【根据海通证券的数据,2016年个人房贷高达5.68万亿元,占全年新增贷款的44.91%,也就是说2016年有近乎一半的新增贷款都被个人贷款买房了。截止到2016年12月份,个人中长期贷款(主要是房贷)余额高达23.44万亿。2016年居民买房的房贷占比已经超过50%,意味着首付比例不到一半,已经低于美国金融危机前2006年平均50%的首付比例,中国居民的购房杠杆率已经超过了次贷危机之前的美国。】
        我们且不说海通证券的这个数据是否真实准确,就按照这个数据分析:
        据说到2016年底,【中国居民的购房杠杆率已经超过了次贷危机之前的美国】,现在又过了半年了,次级债危机仍然没有在中国爆发,就证明目前的中国居民购房贷款的杠杆率并不一定会导致次级债泡沫破灭。它的破灭还得有其他的条件具备了才会出现。也就是说,一定还有其他的条件存在,保证了中国目前不会出现次级债破灭现象。
        在没有充分全面分析各项经济条件之前,只从一个方面解读经济现象,是永远会得出错误结论的。这就是中国崩溃论为什么不断产生又不断破产的原因。这里说的【中国式次级债】,应该指的是“次级抵押贷款”。从百度上搜到关于次级贷款的定义域解释是:
       【 次级抵押贷款是指一些贷款机构向信用程度较差和收入不高的借款人提供的贷款。
        是给那些受到歧视或者不符合抵押贷款市场标准的借款者提供按揭服务,所以在少数族裔高度集中和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很受欢迎。
        次级贷款对放贷机构来说是一项高回报业务,但由于次级贷款对借款人的信用要求较优惠级贷款低,借款者信用记录较差,因此次级房贷机构面临的风险也天然地更大。
        很明显,这与我国目前的个人住房贷款不是一回事:我国目前的个人住房贷款的对象不是少数特殊群体,是一般性大众群体;不是特殊的高回报业务,而是给予了优惠的贷款业务;并且至少到目前为止,这项贷款业务的不良率远低于其他贷款种类,说明中国的个人住房贷款不属于次贷范畴。黄凡用“次级债”来表述中国的个人住房贷款是违背金融逻辑的。
        不但中国的个人住房贷款不是黄凡认定的“次级债”,就是地方政府的债务,也不是他所谓的【其他的类似次级贷】——奇怪他前面说个人住房贷款用的是“次级债”,这里却用了“次级贷”的概念。看来他对于次级债与次级贷的概念是混淆的,这里不追究了。
        因为地方政府的债务都有资产作为偿还保证,另外还有中央财政的转移支出可以作为偿债来源。而中国目前的政府债务负担尤其是中央政府债务负担,是世界公认不严重的。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4月4日报道,【国际金融协会说过去十年间,包含家庭、政府和公司在内的债务总额增加了70多万亿美元,2016年达到创纪录的215万亿美元(约合173万亿英镑),或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5%。】
        与这个数据对比,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关于中国债务问题的最大估计数据,是相当于GDP的280%,明显的低于世界平均债务水平。并且这是按照西方国家的口径计算的。如果按照一般的企业财务口径,用资产负债率或者用资产抵消债务以后的净负债与GDP的比值来衡量,中国政府的债务负担就更加不是问题了。
        很奇怪,当外国媒体公布了国际上对于评估中国经济形势有利的数据的时候,国内的财经评论人士会一致地看不见。
        黄凡当然会辩解说,到目前的不良率依然很低,不等于未来的风险不会增加,从而成为事实上的“次级债”。
        贷款出现风险的原因有两个:1、相对于既有的还款能力,贷款负担过重;2、经济环境变化,导致借款人还款能力或者还款意愿降低。
        从到目前为止,个人住房贷款的不良率很低的情况来看,第一个原因基本不存在。那么我们分析第二个原因:
        事实上,黄凡推测中国经济泡沫将要破灭,最大的依据就是经济环境会恶化。【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出现的坏账是要银行自己去消化的】。
        房价为什么要【掉头向下】呢?我们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是,尽管当局在努力采取各种措施,其中就包括了严格控制个人住房贷款的发放,这样对控制住房金融泡沫将起到有力作用的措施在内,试图控制房价过快上涨,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看到房价下降的趋势。
        更重要的是,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以及其他主要经济体,中国经济仍然在继续较快速增长,民众的收入也在继续以较快的速度增长,这个大背景决定了,中国的个人住房贷款的风险是趋于降低的。所以【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完全没有现实依据。
        不看中国的经济现实,就会机械地引用外国的表面现象来类比中国的经济现象,然后只从负面进行解读,这是有智商的知识分子的表现吗?
        确实,在中国的全部债务结构中,存在着很多垃圾债务,其中更多的是私人企业债务。但是中国的债务危机却至今没有爆发,这个现象只能说明垃圾债务所占比重不大,并且因为经济状况相对较好,市场信用危机较小。否则为什么债务危机没有爆发呢?
     可是,黄凡不认可这个逻辑,说是因为【我们的央行理论上可以无限创造货币,我们的政府可以采取非市场化措施坚决兜底,也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来承托……】所以可以化解到目前为止的风险。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第一、中国央行近年来就没有【创造货币】,在【无限创造货币】的央行世界上很多,主要是西方国家央行。
        指责中国央行【创造货币】的依据,是他们认为中国货币过多。而他们认为中国货币过多的依据,又只是从对于M2的总量分析得出来的。
        可是人们应该知道的是,1、M2只是货币总量中的一部分内容。也就是说,M2总量不等于整个货币总量;2、货币总量增加与央行【创造货币】也不是一个意思。因为市场货币总量的来源,更重要的在于人们的经济活动,尤其是商业银行的信用活动。
      中国央行至今还在用世界上最高的存准率,将几十万亿的商业银行的货币冻结在央行。而西方国家的央行却在连年用购买市场资产的手段,向市场发行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市场上人们对资产价格预期较乐观,经济信心较充足,于是经济规模扩张较快,M2增长也就较快。
        西方国家央行发行货币的目的就是刺激经济扩张。可是他们市场信心不足,导致央行发行的货币到市场上打个转,就又回央行睡觉去了:
        例如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20日,日本货币供应量已达400.47万亿日元,其中,金融机构在央行的活期存款余额为300.7万亿日元,只有剩余的99.77万亿日元以纸币或货币形式在社会上流通。进入经济活动中的,只有不到100万亿。原因是市场对未来前景不看好。于是导致了市场流通环节货币量偏少、形成通货紧缩。
        由此可见,M2的增加未必是央行【创造货币】的结果;央行【创造货币】的行为,也未必会导致M2总量增加。事实上我们应该明白的是,M2的总链变化,是经济活动的结果——央行购买市场资产也是经济活动之一——而不是颠倒因果,把货币总量变化当作经济现象的原因。
        第二、市场化就是一个虚假概念。所以不存在政府【采取非市场化措施坚决兜底】的问题。
        现在通行的说法,“市场化”就是政府不参与市场。可是政府不参与市场,还能够有市场吗?
        第一、没有政府制定规则、维护市场秩序,市场是没办法形成的,因此政府对于市场的参与,就是对于市场的一种资源供给行为;
        第二、政府制定市场规则、维护市场秩序,是必须有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作为手段的,否则政府没办法对市场进行有效管理;
        第三、如果政府向市场提供的资源不符合市场的需要,就会导致市场财富的减少,从而政府从市场财富中分割到的资源也会减少,政府的能力就会减弱。
        也就是说,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与其他市场各方主体的关系是一样的:通过向市场提供有效资源,换取自身需要的资源,实现财富效应。不同的是,政府必须、也是唯一有能力通过照顾其他各方的市场主体利益,通过实现各方共赢达到自身的财富目的。而市场的其他各方主体,则没有这个能力,也不需要有这个责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市场对于政府资源的需要程度,远大于对于其他任何一方主体的资源。所以,把“市场化”定义为政府不参与市场,逻辑上就是要取消市场。
        上面是从逻辑上分析,“市场化”是一个虚假概念。从历史事实来看,以政府不参与市场为定义的“市场化”现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而且从古到今,政府参与市场的程度与规模一直在越来越大。
        有人说,西方国家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阶段,政府是不参与市场的。错!那个时期,同时也是西方国家的对外殖民主义扩张时期,是西方国家政府用对外暴力征服殖民地,从而扩大海外市场的方式,向本国市场各方推出海外市场资源。也就是说,那个时期的西方国家政府,同样的在参与市场,不过形式与今天不同而已。
        今天西方各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更是这些国家政府全面、深刻参与到市场的表现:它不但参与到为资本降低经济成本、增大资本利润空间的活动中,还直接参与到逼迫民众扩大消费——民众如果不罢手中的货币用于消费,就会遭受货币贬值的财富损失——为资本人为提供有效需求的行为中。
         即使存在“非市场化”概念,只要能够消除经济风险,就证明“非市场化”是市场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手段,为什么不行?
        第三、【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来承托……】正好证明了中国经济目前不存在泡沫破裂风险。当经济危机到的时候,每个国家的政府都应该也必然会【动用一切资源来】避免危机的爆发,否则就是听任市场崩溃,对市场所有各方都是灾难。
        所以目前对中国政府能够通过动用资源避免经济危机的爆发,应该作为正面的榜样来推崇。对于西方国家政府没有了可以动用的资源可以有效避免危机的爆发与缓解,才是应该予以警惕的。当然,站在西方资本利益要求的角度上的人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必然会正好相反。这也是他们的观点会违背常识的原因。
        最后说说,为什么我认定在未来的可遇见时期内,中国不会爆发次级债危机:
        经济发展的根本要素就两个:1、生产力进步;2、市场有效需求扩张。在统一市场的环境下,生产力进步就成为经济发展的唯一根本因素。而中国恰恰是在生产力进步这个因素上具备世界各国都没有的优势。
        自新中国建国以来,中国一直以来都处于生产力进步过程中。生产力进步会产生两个作用:1、生产出过去生产不了的资源;2、通过生产效率提高,降低产品生产成本。这两个作用会导致本国产品在市场上不断获得有效需求的支持,就会不断减少财富流出,增加财富流入。
        财富流入的结果会导致可分配财富的增加,人们的财富增加了,消费能力会增强,可以支持市场资源价格不下跌,经济泡沫也就不会破裂了。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前提是生产力进步停滞条件下经济竞争力降低,国家财富增长缓慢,导致民众收入长时期没有增长,于是市场资产价格呈下跌趋势。这才是他的经济泡沫破裂的原因。
        中国不但到今天为止生产力进步速度很快,民众收入增长也很快,而且在未来可预见的时期里,生产力还会继续较快地进步。因为中国目前的科技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顶尖水平,还可以继续以国际先进科技为目标,进行快速追赶。因此在未来相当长时期,中国的经济依然可以保持较快速发展、民众收入也会继续较快速增加。
        所以,我认定在未来的可遇见时期内,中国不会爆发次级债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