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市场是一个讲功利而不是讲道德的地方  

2017-07-14 09: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股票市场近年来的表现,与中国的经济背景、国际上主要股票市场的走势都明显背离——当然这里指的是向坏的方向背离,导致了股票市场低迷的同时,广大中小股民亏损严重,外资却大赚利润。据兴业证券的研究报告说,上半年外资从中国股票市场赚取了23%的利润。
        而我们知道,今年上半年中国股市总体是在低位相对的稳定震荡走势。在这样的走势中,广大的中小散户股民是赚不到钱的。这时候外资机构能够赚到大额利润,当然是从国内中小投资者身上薅羊毛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是我在前年的博客中就预测到了的。
        我在2015年6月29日的博客《呵护股市要在培养机构投资者》中就明确地做出了预测:中国如果不尽快培育机构投资者,股票市场的财富就必然会被外国资本的投资机构过多地拿走。】两年之后的今天,我的这个预测不幸被验证了。
        可是随后而来的关于如何解决中国股票市场的问题的行为与争论,都没有集中到如何培育机构投资者的方面,却集中在了对于股票市场的表现与管理制度的道德评价方面:
        刘士余指责股票市场上的“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现象,要求投资者尊从道德要求,并从这个要求出发实行了一系列遏制市场投机的措施;今天以韩志国为代表的一批人,又在指责中国的股市政策,尤其是刘士余上台以来的各项措施,没能保护投资者——这里当然应该指的是散户股民——的投资利益。
         也就是说现在台上的刘士余,与对刘士余进行强烈指责的韩志国,都在对中国股市的不公平现象与不公平制度进行道德指责。我愿意相信他们都是在努力寻找让中国股票市场能够良好运行的途径。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市场是讲功利、而不是讲道德的地方。企图从道德要求出发,用公平原则实现市场的良好运行,只能是缘木求鱼。
        人类自诞生以来,就面临资源稀缺困难。就是这个困难,导致了人类社会的自由空间不足,也就导致了人们之间的互相竞争。在资源稀缺性决定了自由空间总体有限的环境下,任何制度都是让强者自由、弱者不自由的。不同的是哪一种不公平可以让社会继续进步而已。因此,该用什么制度规定市场,只能从功利角度、而不是从道德角度进行评价。
        并且事实上,人们进入市场分割财富,谁也不是从道德角度出发,而是从利己的要求出发。因为一部分人的利己目的没达到,就指责市场不道德,这也不是道德的应有表现。
        而从市场规律分析,如果要满足大多数人的利己要求,就只有回到原始社会的平均分配体制。因为市场是财富竞争的场所,竞争的结果从来都是少数人获胜。
         人们在公共平台上讨论中国股市的震荡原因,都会从资金、经济、资本市场监管体制,乃至于将中国的政治制度都扯进去了,唯独有一个真正的本质原因,大家都不说,那就是散户行为比重太大。
        中国股票市场的特别表现,根本的不在于中国股票市场的制度不好——这不是说中国的股票市场制度不需要改进,而是说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制度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这个“根本的问题”就是:散户行为比重太大。
        中国股市现在缺乏的第一不是经济背景;第二不是资金问题。缺乏的是投资理性。那么,市场上谁会有投资理性?
        股市投资者分为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投资者。散户投资者当中固然也有理性投资者,但是极少。这不是因为人与人的智商有什么区别,而是因为客观规律决定了,任何竞争机制都只可能有少数人可以适应得比较好。
        这适应了竞争机制要求的人未必是因为智商高,往往只是因为他的知识结构、情绪倾向比较适应某种市场的要求,甚至于也许就是他偶然的抓住了机会。
        比如某人什么也不懂,因为一次赌中了,成为了拥有比较雄厚资本的人,于是对于股市的涨跌就会看的比较淡定,理性也就多了起来——富人往往比穷人容易在市场上表现的比较理性。因为当财产贬值的时候的时候,穷人的损失承受能力必然小得多,心里也就难于淡定,于是处置往往失措。所以,散户投资者中间,能够真正理性的人只能是少数。
         相对于散户投资者,机构投资者们才是有理性的。首先,机构投资者有专门的市场研究分析人才,能够比较理性的掌握与分析市场规律与信息,失误的概率比较小;其次,机构投资者资本相对雄厚,可以在投资行为中平衡风险与收益结构。即使一时失误,也会有能力纠正错误。而散户们基本上不具备这两个条件。
        由于中国股票市场上散户占了大多数,而其中不够理性的人又(必然地)是绝大多数,市场上的理性观念就往往被非理性情绪所淹没。在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者,为了利润的要求,必然利用散户的盲目性进行投机操纵。于是,中国股市中散户们追涨杀跌、从而导致股市大起大落,就成为了经常的现象。
        在这样情况下,机构不需要对上市公司的业绩与成长性进行分析,只要掌握了股票筹码的分布情况就可以赚钱。因为价值规律决定了,只有稀缺性高的资源才具有较高的价值。在市场上筹码分布广泛的资源,稀缺性就低,筹码集中度高的资源稀缺度就高。
        利用这个规律,打压筹码在散户手中的股价,用利空消息忽悠散户低价卖出;抬高筹码集中在机构手中的股价,利用利多消息诱惑散户买入。这样就可以赚取暴利了。很明显这与公司的业绩和成长性没多大关系。任何垃圾股票,如果跌到极低价格,也会具有投机价值;任何优良股票如果长期不涨,也会失去投机价值。
        有人会说,用制度限制对于垃圾股的投机,不就可以防止这样过度投机现象的出现了吗?问题在于,你不允许机构炒高某类股家,还能不允许他们用卖出手段打压这些股价吗?把股价打压到了极低的位置,即使垃圾股也就不是垃圾股了。而相反的,绩优股如果价格高到离谱,其实也就成了垃圾股。因此用制度防止垃圾股现象是没用的。
        而如果没人能够操纵市场上的股价,垃圾股就不会有人买。不好的公司就没办法上市。今天的股市上,好公司的股票不是没有,是散户们在赌博心态下被操纵着放弃了理性投资理念。
        如果股市上的散户行为很少,市场上主要都是机构投资者之间的相互博弈,股市的起落震荡现象当然也会存在,但是可以肯定幅度会小很多。因为彼此的理性程度都差不多,实力差别也比机构与散户之间的差别小,市场的非理性化就会大幅度减少。利用筹码分布情况操纵股价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股市的大起大落现象就会减少。
        因此,要减少中国股市大幅度震荡现象,必须以减少散户行为、增加机构投资为前提。
       那么,如何减少股市上的散户行为呢?有两种办法:
        一是听任市场继续大幅度震荡,让散户在大幅度震荡中被消灭掉。市场上没有了散户,当然就没有了散户行为。这个办法很符合一些市场理论者的逻辑,但是很容易让外资机构肆意对散户股民薅羊毛。今年上半年的中国股票市场上,就是这样一种结果。
        另一个办法,就是大力度培育机构投资者,让机构投资者吸收散户投资者的资本进行集中投资,让普通民众把财富交给机构打理,在股票市场上获得财富收益,而不是自己在股票市场上盲目拼杀,结果往往惨败而归。这样就可以扩大股票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行为,减少散户投资行为。
        显然后一个办法才是应该实行的。要尽快用后一个办法减少散户投资者的市场行为,目前最方便的措施就是:加快国家资本进入股市的步伐。
        国家资本进入股票市场,有利于股票市场的平稳发展。当市场过冷的时候,可以逢低买进;当市场过热的时候,正好获利回吐。
        有了这样一个最大的资本势力稳定市场,一般的“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就翻不起大浪了。股票市场上大起大落的程度受到遏制,中小投资者的理性投资观念才会真正树立起来。
        中小投资者的理性投资观念树立起来了,其他的制度改造才有可能起到真正的作用。
        可是我的这个观点,与一般崇拜西方意识形态的学者们的观点会发生严重冲突。因为他们会说,这是在要求国家资本在市场上“与民争利”。至于国家资本不进入市场,导致本国股民被外资在市场上大肆薅羊毛了,他们就不做声了。
        其实国家是市场最有能力,更是最有根本利益要求的维护者。反对国家资本在市场上分割财富的观点,是违背市场真实规律要求的。这个观点我在其他博客中说过很多次了,这里不再多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