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现代中国是“制度创新”的典范  

2017-07-11 14:2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佛大学博士、香港大学《国之基金》经济学讲座教授 、清华大学特聘教授  、欧洲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研究员、三家国际国内主要学术期刊的联合主编、《中国改革》首席经济学家许成钢,最近就中国社会与经济发展问题发表看法说:【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据许成钢先生说,【世界上所有能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创新的首位一定是制度,而不是技术。强制推行技术创新而不管制度条件,意味着忽略创新中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激励机制问题。】
        如果他这里说的,是现代中国的情况,好像是符合事实的:现代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快速发展,确实是伴随着古今中外都没有过的【制度创新】现象——既不是古代的传统制度;也不是上世纪中叶的前苏联制度;也不是现代其他国家尤其是被人们当做“普世价值”的西方国家制度,而是依照生产力与经济发展要求,不断在实践中加以改进的独特制度。
        可是许成钢先生说的【制度创新】并不是说的这个,而是说的必须按照西方国家的制度改造中国的制度。
        这从他【用市场制度代替计划经济,解散人民公社,开放吸引外资,扩大贸易,允许民营经济大发展,取代国有经济一统天下,等等。这些“创新”的制度使资源得以大规模地优化重组,大大地减少了落后制度带来的浪费和低效。从制度层面看,相比改革前的制度,如今中国的制度与发达国家的制度更为相近。】的言论来看,很明确。
        为了证明这就是【制度创新】,他还要进一步解释说,【与发达国家相比,这些“创新”的制度可能并不新。但从中国自身来看,从发展中国家能够发展的角度来看,与其他转轨国家相比而言,中国的制度改革能走到这一步的过程、走法,都是创新。】
        可是这里有两个问题解释不通:
        1、创新,顾名思义,应该是创造新的事物;如果只是沿用已有的东西,即使是用相对新的东西代替旧的东西,也应该被称为是“更新”而不应该被叫做“创新”。比如中国采用国际上的先进科技手段改造生产力,就应该被叫做“科技更新”,而不应该被称为“科技创新”。因为这个科技事物已经存在,需要的是拿过来,而不需要你的创造了。
        2、就算把别人的“先进制度”拿过来也可以被叫做【制度创新】,那也应该是拿别人获得了成功的制度过来,并在实践中取得成功,才符合【制度创新】的含义。可是我们知道的是,实行西方那套制度的国家中,没有一个是社会与经济成长速度很快的;
        不但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实行了西方国家那套制度以后,没看见一个发展比中国好的;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在实行了他们现在的制度以后,也再也不曾有过快速发展的现象。
        尽管为这套制度辩护的人们可以解释说,发达国家发展速度放慢的原因,是经济成长阶段规律决定的,不能证明这套制度就是不好的,但是在这套制度下确实没有比中国发展更快的国家,是没有疑议的。
        如果【制度创新】并不以社会与经济发展更快为目的,也不见得会产生经济与社会快速发展的结果,那我们要了这样的【制度创新】有什么意义呢?
        再从人类的历史事实来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从来都是先有了技术创新,实现了生产力进步,从而导致社会资源稀缺性降低以后,才有了新的相对自由的制度出现——原始社会里,如果没有技术创新导致生产力的进步,人类是走不出原始社会状态的。
        这个事实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中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逻辑是完全相符合的。
        事实上,现代中国之所以能够进行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与改革开放前通过集中社会资源进行生产力建设,实现生产力的进步是密不可分的。印度因为没有在他们的计划经济时期做好生产力进步的工作,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以后,经济与社会发展速度远不如中国,就是明显的例证。
        而菲律宾这个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亚洲第二经济繁荣国,之所以如今会成为亚洲穷国,原因不在于他没有实行西方国家的那套制度,而在于他的生产力进步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而生产力进步停滞的原因,就是因为技术创新——准确的说应该是科技更新——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果。
        当然,从上层建筑会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生产关系会反作用于生产力的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中的这个逻辑来分析,也可以说,菲律宾与印度正是因为实行了西方的制度,才使得科技进步速度缓慢,从而生产力进步与经济、社会发展速度没办法快速起来。而中国恰好是真正成功进行了【制度创新】,才有了现代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与社会的快速发展。
        所以,我倒也并不反对许成钢先生说的【相对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这个命题。只不过,他的这个命题在逻辑上与事实上,更重要的是在他提出命题的动机上,是违背客观事实与逻辑要求的,也就是错误的。
        许成钢先生应该明白的是:现代中国才是当今世上“制度创新”的成功典范:中国的制度是古今中外唯一的;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速度也是古今中外最快、持续时间最长的。
        许成钢先生当然不会同意,他说了:【今天,中国经济面临严重挑战,其中尚待改革的落后制度是造成问题的根源。不改革这些制度,以行政方式大规模推动创新,不仅不会如愿以偿,而且可能导致很高的风险】。
         可是,今天经济面临严峻挑战的不是中国,而是其他尤其是西方国家。因为;
        1、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依然是西方国家即使在黄金时期也难以达到的速度;
        2、今天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的原因,主要的不在内部,而在于外部市场的萎缩;
        3、外部市场萎缩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西方国家的经济萎靡,导致市场有效需求不足;
        4、西方国家经济萎靡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生产力进步停滞,从而导致经济竞争能力下降;
        5、生产力进步停滞的原因就在于技术创新的停滞;
        6、要解决西方国家经济与生产力进步的问题,需要的正好是【制度创新】,而西方国家没有办法做到。
        综上所述,从现象上分析,一直在根据生产力与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而进行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造的中国,目前困难的原因在外部的市场环境。当然要应付外部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的困难,中国能够做的,依然只有通过自身改造,以适应新环境的要求。而真正迫切需要进行【制度创新】的国家,恰好更应该是中国以外的国家,其中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