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M2的变动只代表经济的活跃情况  

2017-06-08 13: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迅雷在他的《从六个维度分析中国经济增速为何下行》中,【人口、投资、货币和收入四个维度都是内部中长期因素,是决定中国经济长期走势的主要因素。】并从对于这【四个维度】的表现,认定中国经济【处于长期缓速的下行趋势中】。这说明他没有明白经济发展的根本要素是什么。
        经济发展的根本要素就两个:1、生产力;2、市场。而李迅雷的分析当中,刚好避开了这两个要素。
        人类社会进步真正需要的不是经济,而是社会再生产的发展。
        人类的不自由,在于人类所需要的资源存在严重的稀缺性;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在于资源短缺环境下,资源的分配无法公平——要么让懒惰者与勤奋者获得同样多的资源;要么让有能力的人垄断社会资源控制权。很显然,前者会对勤奋者不公平;后者会对弱势群体不公平。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通过生产力进步,发展社会再生产,使人类需要的资源不断充分。
        经济就是人类社会在资源不充沛环境下,通过财富激励机制将人类从动物界带来的贪欲本能,转化为资源创造积极性所必需的一种社会再生产形式。它可以让人们为了获得财富而积极进行资源创造,从而促进生产力的快速进步,让人类需要的资源尽快的充沛起来。
        经济的根本内容就是市场交易,是人们通过以价格为指向,从财富目的出发,进行资源配置与交易的行为。只有把高效率创造出来的资源在市场上高价交易出去,才能够实现财富目的。这就需要外部市场的扩大。因为只有外部市场扩大,市场有效需求增加,出售资源的相对稀缺性增加,交易价格才会高。
        生产力不行,有市场也发展不了经济;没有必要的市场扩张,生产的产品不能通过市场交易获得必要的价值补偿,经济也发展不起来。与李迅雷说的什么【四个维度】不存在本质的联系。这个逻辑非常清楚。可是绝大多数财经理论人士对此就是不明白,或者故意装糊涂。
        中国经济之所以会在近几年出现经济增速下滑,原因不在于李迅雷说的【四个维度】有问题,而在于1、世界经济走坏导致国际市场有效需求低迷,在市场方面限制了中国经济的规模扩张;2、相对于世界市场的形势变化,中国的生产力进步不够快速,不能及时通过产业升级,消化成本上升与市场需求减少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由于中国生产力进步速度相对于其他国家依然够快,所以中国经济增速在这样的国际市场环境下,依然能够保持西方国家即使在他们的黄金增长时期也难以达到的增长速度。也正因为生产力进步相对够快,中国经济从去年第三季度起,已经完成L底的形态,正在处于缓慢回升趋势中。
        如果不是中国经济依然能够以这样一种增长速度发展,从而向国际市场提供了巨大的经济资源与有效需求,今天世界经济的增长状况会更坏。
        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与逻辑。从这个事实与逻辑出发,我们是不是应该认为,中国,而不是西方国家的经济现象,更合理一些呢?可是凡是批评中国经济现象的人们,都不从这样的事实与逻辑出发看问题,而只从西方国家那伴随着增长速度越来越慢的各种经济现象出发,来批评中国现象。
        这一点,在李迅雷关于中国的货币现象方面的批评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李迅雷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中国经济中【货币高增长的背后是债务的高增长,债务大幅攀升又导致货币大规模扩张。所以,2009年之后中国的货币扩张非常惊人,2016年,中国M2规模已经超过美国、日本两国之和了。
        他今年1月份的《如果20年前工资2000现在4万才合理》中说【1996年中国的M2总量是7.5万亿元,现在是153万亿元,增加了近20倍。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工资在1996年是2000元/月,那么现在拿40000元/月是合理的,才能不跑输M2;若现在不到40000元/月,那就说明跑输了M2。这表明中国的货币超发是非常惊人的】。
      结合他这两篇文章的言论,可以知道,他认为1、中国的M2现象证明中国货币总量过大了;2、中国总量过大的原因在于货币超发了。
       他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言论,依据的逻辑是货币增加会导致价值的转移。货币总量增加就是货币发行。货币发行就会导致货币增加、货币增加就会导致货币稀缺性降低、购买力降低,于是市场价值会重新分配,货币增加较少的人拥有的财富就会减少。这个逻辑好像很顺畅的啊?只不过有几个问题,他和其他一些人一样,弄错了:
        一、读过西方经济理论书籍的人应该知道费雪方程式:MV=PT    M是指货币总量,V是指货币流通速度,P是指商品的平均价格,T是指总交易商品量。
        在西方经济理论中,费雪方程式MV=PT被认为是一个揭示了上帝的秘密的工具,一颗学术原子弹。弗里德曼从这个方程式出发构建了蔚为壮观的货币主义大厦,费雪方程式也是现代货币银行学的基础。因此在逻辑上崇拜西方经济理论的人们不应该怀疑它的正确性。
        学过中学数学的人应该明白,这个方程式可以转换为M=PT/V。于是我们就可以知道,货币总量等于市场商品总交易价值除以货币流通速度。那么:
        假设市场交易商品总价值不变,如果货币流通速度越慢,则货币总量越大;相反,如果货币流通速度不变,市场交易商品总价值越大,则货币总量越大。我们知道,商品交易总价值与市场上的货币流通速度决定于市场交易各方的行为。于是货币总量就成了市场交易行为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也就是说,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在货币流通速度较快——它会导致货币总量较小——环境下,市场货币总量增加的原因,就是市场交易商品价值总量增加、也就是经济规模扩大的结果。而中国的M2现象,正好是与中国的经济活跃度较高相一致的。也就是说,中国的M2总量较大,是中国经济增长较快的结果。
        与经济增速较快的过去相比,因为货币流通速度减缓——这会导致需要的货币总量扩大——了,维持现有的经济增速所需要的货币总量就应该是  这么多。因此不存在中国货币总量过大现象。
        二、事实上,指责中国货币总量“过大”,都是从货币代表了的一定价值量出发来认定的。如果人民币的价值量偏小,现有的货币量就不会被认为“过大”。可是如果货币量真的“过大”,就意味着货币的稀缺性降低,它的价值量也就会降低,而价值量降低了的货币所代表的价值量就减少了,货币总量也就不存在“过大”的现象了。
        也就是从货币的价值规律来说,货币总量“过大”是一个悖论命题:货币没有贬值,意味着货币稀缺性没有降低,显示货币总量不存在“过大现象”;如果货币贬值了,则意味着货币代表的价值量降低了,那么就需要这么多的货币量,才能够满足市场价值总量对于货币量的需求,也就是说,中国货币总量没有“过大”。这是一个市场逻辑。
        显然,说中国货币总量“过大”的人们,是在思维中违背了市场逻辑。所以才会用一个虚假的悖论命题,来批判中国的货币现象。他们自以为是尊重市场规律的,却没有明白市场规律是什么,只因为中国的现象与他们所崇拜的国家不同,就要找理由来批判而已。是否符合市场逻辑,他们没想过,也不会去想。
        他们当然也不明白,现代货币是国家信用。一国的货币量增加——请记住是代表了一定价值量的意义上——是市场对于国家经济前景的信心的表现。这也是主观价值理论在市场上的被验证。市场各方认定了需要这么多货币量,才会有这么多货币量。如果市场认为不需要这么多货币量,就会出现货币贬值现象。
        可是事实上,今天中国经济中的通胀率被世界公认为合理的,是西方国家在努力追求想要达到的。当然也就证明中国目前的通胀现象不是问题。因此中国也没有出现不应该的货币贬值现象。所以即使从会导致货币贬值的角度分析,过去中国的货币总量也没有过大。
        而今天李迅雷仍然认为近期内中国的通胀不是问题,也就是人民币不会出现不应该的变质现象,当然就证明目前的中国货币总量也没有过大。于是,从货币总量过大必然会导致货币出现不应该的贬值的逻辑分析,因为过去到今天,中国的货币总量都没有过大,当然就不能说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大了。
        三、说中国货币总量过大,是从M2的现象分析得出的判断。而事实上M2不过是货币的外延之一。货币总量中除了M2以外,还有其他的货币内容。如果从整个货币现象分析,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大的结论就不能确定了:
         下面是日本一些有关的货币数据情况:
            2016年10月-11月日本货币M1M2M3平均余额
单位:万亿日元,当月平均余额    
货  币 10月 11月 环比增长%
(一)、货币M2 944.8 951.8 0.74
(二)、货币M3 1,266.8 1,273.8 0.55
1、货币M1 673.2 678.3 0.76
(1)M0现金 92.2 92.6 0.43
(2)存款 581.1 585.7 0.79
2、准货币 562.2 562.6 0.07
3、定期存单CD 31.3 32.9 5.11
(三)、广义货币L 1,651.4 1,659.4 0.48
          日本广义货币L总额月平均数据
  日本中央银行          单位:万亿日元,月平均值
项  目 10月 11月
广义货币L总额 1,651.4 1,659.4
1、货币M3 1,266.8 1,273.8
2、金钱信托 219.9 220.1
3、投资信托 105.1 104.7
4、金融债券 3.3 3.2
5、银行对社会发行的普通债券 1.0 1.0
6、金融机构发行的商业票据CP 0.7 0.7
7、国债 20.4 20.4
8、外债 34.2 35.5
        广义货币(Broad money)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和狭义货币相对应,货币供给的一种形式或口径,以M2来表示,其计算方法是交易货币(M1,即社会流通货币总量加上活期存款)以及定期存款与储蓄存款。
        但由于历史原因,在不同国家其统计口径及表示方法会有所不同。例如,在美国的经济统计中,常常以M3表示广义货币;而在英国,则以M4表示。
        狭义货币(M1)=流通中的现金+支票存款(以及转账信用卡存款)
        广义货币(M2)=M1+储蓄存款(包括活期和定期储蓄存款)
        另外还有M3=M2+其他短期流动资产(如国库券、银行承兑汇票、商业票据等)
        从上面的有关数据分析,日本M2总量951.8万亿日元,相当于9万亿美元。日本的GDP相当于中国的40%,按照日本的M2总量与GDP的比值,中国应该的M2总量应该为22.5万亿美元,约为150万亿人民币。2016年8月,中国的M2总量为151万亿人民币。这说明与日本比较,中国的M2总量基本合理。
        日本广义货币总量1959万亿日元,相当于16万亿美元。日本的GDP相当于中国的40%,那么按照日本的这个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应该为40万亿美元,也就是260万亿人民币。可是2016年底,中国的M2总量为155万亿人民币。如果只用M2的数据作比较,显然中国的货币总量不是“太大”,而是太小。
        不过因为没找到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数据——批判者们都没分析过这个数据,所以就此说中国货币总量太小,是不符合逻辑的,当然在没有确定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是多少的时候,也就不好说中国的货币总量“太大”了。
        日本的广义货币1659.4万亿减去它的M2总量951.8万亿,为707.6万亿。M2占广义货币的比重为57.36%;如果按照这个比重测算,中国合理的广义货币总量应该为263万亿人民币,与上面推算的合理广义货币总量260万亿相当。
        考虑到中国的M2总量之所以这么大,是因为中国市场的融资环境偏重于银行信贷,也就是M2在广义货币总量中的占比会偏高,逻辑上,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会低于260万亿。也就是说,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很可能低于日本的这个比值,中国的货币总量不是“过大”了,而是过小了。
        有人会说,日本原来也是一个货币总量过大的国家——在批判中国货币现象之前没人这么说——所以中国与日本的比较不能证明中国的货币总量没有过大,应该以美国做衡量标准。
        可是美国不公布M3的规模。美国M2总量为12万亿美元。如果只比较这个指标,显然美国货币总量严重偏少。可是我们知道,M3中包括有各种债券、信托、金融票据等内容。其中仅美国国债就高达将近20万亿美元,再加上美国特别发达的金融信托与企业债券活动形成的货币规模,美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不会比中国和日本低到哪里去。
        四、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大是站不住脚的。于是,说中国货币超发,也就没有了理论的基础。那么,随着货币总量的增加,工资水平是不是应该同比例增加呢?
        如果货币总量的增加导致了财富的增加,当然应该同步增加工资,才可以维持原有的财富分布比例。可是货币增加并不一定是财富增加:很多人的货币是以负债方式增加的,甚至于并没有导致资产的同步增加。尤其是企业,在这样情况下把工资提高很多倍,还要不要企业活了?
        货币总量变化是市场交易行为的结果。市场交易行为导致了价值的转移,才形成了货币总量的变化。而不是因为货币总量变化导致了价值的转移。因此李迅雷要求因为货币总量的增长而同步提升工资水平,逻辑上是对于市场结果的否定。经济活动的核心就是市场规律,否定市场的结果,就是否定市场规律的要求。
        看到这里,有人又会说中国的杠杆率问题了:财富增长速度低于货币总量增长,而且你举出的例子就是杠杆率伴随货币总量的扩大而提高,所以中国的杠杆率太高,应该没有问题了。
        可是我上面已经分析过了:中国的货币总量并不一定真的过大,因此中国的杠杆率也就未必过高。关于中国杠杆率过高的言论,我在别的博客中有过分析与批判,这篇博客已经太长,就不再多说了。
        当然市场的现象并不一定就是好的,所以还需要政府通过积极参与市场活动,把市场现象调节好。怎样的政府行为符合经济发展的要求呢?当然以实践的结果为准,而不应该以导致了经济增长日渐困难的西方现象与体制为准。并且中国目前是世界上经济状况最好的经济体没有之一,所以根本就不应该从总体上怀疑中国的主要经济现象。
        最后再就李迅雷在这篇文章中说的的【我始终认为流动创造价值,人口流动越大,劳动力的供给就越充裕,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就越明显;】批评一下:
        说什么人或者什么行为、现象创造价值,是不懂主观价值理论的表现。而主观价值理论是西方经济理论的基石。
        主观价值理论说的是,价值不是客观存在的,是人们主观判断的结果。不同的人对于同样的现象,会有不同的价值判断。为什么呢?因为边际效用原理决定了,不同客观环境与主观条件的人之间,对于同样的资源的需求会不一样。于是他们愿意为获得这种资源的代价也会不一样。所以同一种资源的价值在不同人的眼里会不一样。
         什么是价值?价值是资源相对于人类需求存在的稀缺度。就是这个稀缺度,决定了人们愿意为获取某项资源而愿意付出的代价。有稀缺度就有价值,没有稀缺度就没有价值。稀缺度越大,价值就越大。也就是说价值就是稀缺度。
        稀缺度是人的主观判断的结果。同样一项资源,对于有的人具有稀缺度,对于另外的人没有稀缺度。不是这项资源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不同的人对于这项资源的判断不同。对于同一项资源的判断,同时期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判断,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会产生不同判断。这就是主观价值原理。它是与事实和逻辑相符合的。
        也就是说,价值是人类进行资源生产所依据的指向,也是人们进行资源交易的指向。它在人们的行为之前已经存在。
          因此以为什么人的什么行为与现象创造了价值,是不懂价值原理的表现。不懂价值原理而讨论经济理论问题,出错误就在所难免了。
         就像他这句话后面的【人口流动越大,劳动力的供给就越充裕,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就越明显;】如果用难民现象来印证,就完全是错误的:经济不好是难民人口流动现象的原因;难民流动的结果又会导致的经济发展受到破坏——否则今天的欧美各国也不会对难民入境进行管制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