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资产价格上涨不是通货膨胀  

2017-06-24 11:0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保持令世界其他国家羡慕的状态:经济增速够高,而通货膨胀水平不高。用李迅雷在他的《高房价其实就是高税收 稳房价就是稳财政》中的话说,就是【M2规模快速增长、并在1996年超过名义GDP总量后,中国却再也没有发生严重的通胀】。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难得的好事。但是发生在与西方国家的政治与经济体制不同的中国,那就不应该了。所以李迅雷必须找出这个现象的毛病出来。结果他告诉人们,这是一个虚假现象。中国这二十年其实一直都在通胀中。虽然按照西方人的通货膨胀定义,他也只好承认没怎么通胀,但是因为中国的特色不符合西方价值观,所以要改变西方人的通货膨胀定义。
        本来,通货膨胀的定义是【在信用货币制度下,流通中的货币数量超过经济实际需要而引起的货币贬值和物价水平全面而持续的上涨--用更通俗的语言来说就是:在一段给定的时间内,给定经济体中的物价水平普遍持续增长,从而造成货币购买力的持续下降。】
        这个定义中有两个关键点:1、【流通中的货币数量】超过了实际经济需要;2、【物价水平全面而持续】地上涨。
        而衡量通货膨胀的指标主要包括:消费物价指数,批发物价指数和国民生产总值平减指数。注意了,首先第一个指标就是【消费物价指数】。也就是说,从西方人那里传播来的通货膨胀衡量指标,首先就要看消费物价水平。按照【物价水平全面而持续的上涨】的解释,消费物价没有显示出明显上涨,通货膨胀的表述是不成立的。
        可是李迅雷要把这个从西方传过来的定义改变了。他说【金融资产估值偏高、房价居高不下、古玩艺术品价格一涨再涨、出境旅游高消费等现象,实际上也是货币超发即通货膨胀的体现。】
        也就是说,是不是【物价水平全面而持续的上涨】不要紧,只要有资源价格上涨的现象,那就是通货膨胀的表现。
        为了让理论符合实际,不盲从西方人的概念定义,这本来是我一直希望看到的现象。因为不这样就不可能建立起中国人自己的话语系统。不过要改变西方人的定义,应该从事实与逻辑出发,可以证明新的定义能够说得通才行。
        按照李迅雷这样的定义方法,只要是资源价格上涨,就是通货膨胀现象,那么货币也是一种资源,货币价格上涨,就也可以定义为通货膨胀了。那么世界上就没有通货不膨胀的现象了。
       就算我这样的分析是在讲歪理,把金融资产价格上涨当作通货膨胀,是要说美国的股票价格上涨也是通货膨胀吗?那么今天世界上还有通货不膨胀的国家吗?
        当然,他还可以辩解说,美国的股票价格上涨,不是因为【估值偏高】,而是资产价值的真实体现,所以不算通货膨胀现象。可是,凭什么说中国的房价上涨就不是资产价值的真实体现呢?就因为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吗?
        所以,李迅雷这样改变西方人的概念定义,在事实与逻辑上是经不起质疑的。他之所以一定要这么说,除了从心底里接受不了中国是一个好现象的情绪以外,在意识上就是认定了中国货币过多,必然出现通货膨胀现象。因此必须要找出通货膨胀现象来证明西方人的货币理论是正确的。
        可是中国的货币真的过多了吗?凡是认定中国货币总量过多的,其依据仅仅是M2数据“过大”。可是货币内容并不仅仅只有M2,还有M3甚至M4。
        首先,说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多“的人,不管他们意识到了没有,都是在现有的人民币与美元的比值基础上,表现出来的价值量,得出来的结论。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的币值明显没有今天这么高,是不会有人说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大“的。比如印度卢比,货币价值量低,谁也不会说他的”货币总量过大“。
        事实上,指责中国货币总量“过大”,都是从货币代表了的一定价值量出发来认定的。如果人民币的价值量偏小,现有的货币量就不会被认为“过大”。可是如果货币量真的“过大”,就意味着货币的稀缺性降低,它的价值量也就会降低,而价值量降低了的货币所代表的价值量就减少了,货币总量也就不存在“过大”的现象了。
        也就是从货币的价值规律来说,货币总量“过多”是一个悖论命题:货币没有贬值,意味着货币稀缺性没有降低,显示货币总量不存在“过多现象”;如果货币贬值了,则意味着货币代表的价值量降低了,那么就需要这么多的货币量,才能够满足市场价值总量对于货币量的需求,也就是说,中国货币总量没有“过多”。这是一个市场逻辑。
        我们拿日本的货币现象来对照分析一下:
         根据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执行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后,截至6月20日的日本货币供应量已达400.47万亿日元,历史上首次突破400万亿日元。
        日本央行供应的400万亿日元货币量中,仅有不到100万亿日元进入了商品流通环节,其余的300多万亿日元都在央行睡大觉。所以日本央行只好购买市场资产,对流通环节直接投入货币。不过,由于市场各方对经济前景悲观,央行直接向流通环节投入的货币,在进入资产出售者手中后,又退出了流通环节,市场通缩依旧。
        根据日本央行2016年10月-11月日本货币M1M2M3平均余额数据分析,当时日本M2总量951.8万亿日元,相当于9万亿美元。日本的GDP相当于中国的40%,按照日本的M2总量与GDP的比值,中国应该的M2总量应该为22.5万亿美元,约为150万亿人民币。2016年8月,中国的M2总量为151万亿人民币。这说明与日本比较,中国的M2总量基本合理。
        日本广义货币总量1959万亿日元,相当于16万亿美元。日本的GDP相当于中国的40%,那么按照日本的这个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应该为40万亿美元,也就是260万亿人民币。可是2016年8月,中国的M2总量为151万亿人民币。如果只用M2的数据作比较,显然中国的货币总量不是“太大”,而是太小。
        不过因为没找到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数据——批判者们都没分析过这个数据,所以就此说中国货币总量太小,是不符合逻辑的,当然在没有确定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是多少的时候,也就不好说中国的货币总量“太大”了。
        日本的广义货币1659.4万亿减去它的M2总量951.8万亿,为707.6万亿。M2占广义货币的比重为57.36%;如果按照这个比重测算,中国合理的广义货币总量应该为263万亿人民币,与上面推算的合理广义货币总量260万亿相当。
        考虑到中国的M2总量之所以这么大,是因为中国市场的融资环境偏重于银行信贷,也就是M2在广义货币总量中的占比会偏高,逻辑上,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会低于260万亿。也就是说,中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很可能低于日本的这个比值,中国的货币总量不是“过多”了,而是过少了。
        有人会说,日本原来也是一个货币总量过大的国家——在批判中国货币现象之前没人这么说——所以中国与日本的比较不能证明中国的货币总量没有过大,应该以美国做衡量标准。
        可是美国不公布M3的规模。美国M2总量为12万亿美元。如果只比较这个指标,显然美国货币总量严重偏少。可是我们知道,M3中包括有各种债券、信托、金融票据等内容。其中仅美国国债就高达19万亿美元,再加上美国特别发达的金融信托与企业债券活动形成的货币规模,美国的广义货币总量与GDP的比值不会比中国和日本低到哪里去。
        也就是说,美日两国的货币总量与GDP之比,并不见得比中国低,中国的货币总量“过多”,不但在逻辑上是以一个悖论命题,在事实上也基本可以认定,是一个不存在的现象。
        李迅雷一定要找出中国通货膨胀的现象来,还因为在看到M2增长迅速的现象后,认定中国央行实行了“货币超发”,从伦理上要找出指责中国政府的理由来。可是事实上中国政府这些年就没有增发过货币,不可能有“货币超发”现象。而从“货币总量过多”是一个悖论命题的逻辑分析,“货币超发”其实也是一个伪命题。
        市场上的货币增加来源有两个:1、央行投放基础货币;2、商业银行投放信用货币。
         近年来中国央行从没增发货币。政府行为导致市场货币增加的方式,一方面是加大财政支出力度,另一方面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加大财政支出力度,不过是政府增大了货币支出规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不过是让商业银行被冻结的货币释放出来一些,也就是允许商业银行更多的使用本来就属于自己的货币。
        除此之外,央行逆回购行为,如果不考虑其货币环境因素来看,应该可以叫做增发货币行为。不过中国央行的逆回购是以依然对商业银行保持着很高的存款准备金率,商业银行的货币依然被冻结了很大比重的环境下,为了短时期内的市场货币松动需要而进行的。在总量上依然没有对市场增加货币供应。因此本质上不属于发行货币。
        中国目前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6.5%,是世界上最高的。冻结了商业银行的货币总额数十万亿元之多,每次央行逆回购规模不过千亿级。显然不能因央行的逆回购行为,就说在增发货币。也因此,批判中国“超发货币”的人们,谁也不用这个看起来是发行货币的现象来说事。
        当然,财政支出货币增加,与商业银行使用自己的货币量增加,都会导致货币流通速度加快,体现为市场流通中的货币量增加。这与一般企业和居民增加货币运用会产生的结果是一样的。如果说这也叫发行货币,那么逻辑上当然可以说,企业与居民都在发行货币了。
        那么怎样叫做央行发行货币?其实这个概念很容易界定,那就是欧美日各国货币当局量化宽松,直接向市场购买资产的行为。为了刺激经济发展,需要向市场增加货币投放,可是这些国家的央行手中没有商业银行的货币结余,于是直接用印钞的方法购买市场资产,这就是真正的增发货币。
        那么为什么真正央行大量增发货币的美日欧各国的货币量——其实只能说是货币内容中的M2——没有明显增加呢?原因就在于他们的商业银行投放信用货币不足。而商业银行投放信用货币不足的原因,是人们对市场前景不看好,经济活动规模趋于萎缩,于是市场货币流通速度减缓,央行发出来的货币,很快又回到央行去睡觉去了。
        而如果把比M2更宽范围的货币总量进行统计分析,上面的数据已经证明了,按照与GDP的比值计算,美日两国的货币总量并不低于中国水平,可以认定,欧洲各国也一样。因为,货币其实是经济活动的结果——即使央行用购买市场资产的方式向市场投放货币,也是一种经济活动。
        “货币总量过多”是一个悖论命题,“货币超发”也是一个伪命题。那么,房价上涨就与货币过多、通货膨胀这些概念没有关系了。事实上,中国的房价上涨总体上属于价值发现,与经济活动的结果。只有部分一线城市的房价过快上涨,存在过度投机现象——这明显与货币总量和货币发行无关。
        事实上,同样的信贷政策与货币环境下,不同的城市之间,房价的表现会因为当地市场对于房产的需求不一样,而大不相同。这与在不同的国家之间,相同或者相似的货币政策环境下,因为各国市场对于商品的需求不同,会产生不同的信贷与经济现象一样。这与欧美日央行大规模印钞也刺激不起信贷的增加与通胀的上升,是一个逻辑。
       随着生产力进步,一般性资源的稀缺性大幅度降低,而土地因为不可再生,其相对价值必然上升。如果一般性资源的市场价值随生产力进步而同幅度降低,那么土地价值就不会明显上升。
        可是财富规律决定了,经济活动的结果必然导致财富也就是社会资源控制权的集中,这种集中会遏制资源的市场稀缺度随着生产力水平提高而下降的幅度,也就是说,资源的市场价值降低的幅度会小于生产力进步所导致的资源实际稀缺度降低的幅度。于是在价值规律作用下,土地价格就必然会明显上升。
        土地价格上升的结果,当然是房产价格的上涨。所以在生产力进步过程中,房价上涨在总体上是符合价值规律的现象。
        事实上这些年中国的房价上涨并不是很恶性的现象。这从中国住房自有率特别高可以看得出来。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国内家庭自有住房拥有率为89.68%,其中城市家庭自有住房拥有率为85.39%,农村家庭拥有自有住房率为92.60%。而世界平均家庭住房拥有率为63%,美国为65%,日本为60%。如果房价绝对偏高,怎么可能绝大多数居民都拥有自有住房的?
        事实上除了一线城市以外,中国的房价并不很高:一般的三四线城市房价都只在3000-5000元一平方米,如果按照香港人均居住面积16平米,每套住房面积50平方米左右,这些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都在4倍左右。这样的房价水平明显不高。李迅雷片面以少数一线城市的房价忽悠社会,把它说成是通货膨胀,明显是故意歪曲事实。
        最后说说他这篇文章的标题《高房价其实就是高税收 稳房价就是稳财政》的错误:
        高房价是一种经济现象。经济活动规模扩大或者经济附加值大,国家从中分割更多资源就是应该的。这与经济发展好的情况下,国家税收增长是一个逻辑。问题在于房价上涨是不是国家为了增加税收,而故意操纵起来的。而李迅雷就是这么认为的,他说【因为土地价格越高,房地产市场越火爆,政府卖地收入就越高。
        这很明显是明白市场逻辑与价格规律的胡言乱语。价格是市场供求关系的表现。如果没有市场的有效需求,房价是高不起来的。在房价高不起来的环境下,人为提高土地价格,只会导致房地产行业成本上升、企业亏损。房地产开发商就不会高价买地,土地财政又如何行得通?
        如果成本提高可以推高产品价格,维持企业利润,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企业破产吗?世界上没有企业破产了,岂不人人都成为企业家了?
        事实是,土地财政是随着市场房价上涨而逐渐形成的。地方政府希望房价上涨是一回事,房价能否上涨是市场有效需求决定的。否则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为什么这么低?
        为了煽动社会不良情绪,李迅雷不惜用违背事实与逻辑的言论挑动民众心理:【高房价对于有多套房的高净值群体固然有利,但更多普通置业群体却不得不为高房价付出沉重的代价。对于这些人而言,购买住房而付出数额巨大的资金,类似于变相高纳税。
       对于不购房的人而言,是否就没有上述所提的“被纳税”呢?看似没有纳税,但实际亏损可能更大,因为若把高房价当成通货膨胀的话,那么,在通胀阶段持有现金所导致的损失是最大的。
        比如,一个在城里打工超过十年的农民工,这十年的薪酬涨幅肯定远不如房价涨幅,也就是说,如果他想在城里安家的话,这十年他可能是白白打工了。即便是那些在上世纪80、90年代就分了房子的退休人员,如果理财的唯一方式是将退休金存银行,在如今这样一个货币超发的年代,他们一辈子的积蓄都被压缩掉了,也没有能力进行改善性购房。 】
        首先,我国的居民住房自有率是世界最高的,城市都达到了85%,也就是绝大多数居民都有了自己的住房,因此房价上涨影响的只是主要以投资而不是居住为目的的买房人。在工作的城市里没有自有住房的人,之所以会要购买住房,依然是出于投资的目的,否则他大可以租房居住。住房资源的获取可以有两种,一是购买、二是租赁,不是吗?
        如果中国住房市场上租房的比例提高一些,买房的人就会少一些,市场供求关系就会缓和一些,房价上涨的幅度也会小一些。所以说房价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人的住房文化与西方国家不同——西方国家的住房文化中,租房是一个比例很大的现象。李迅雷要为降低房价开药方,不应该指责房价上涨这个市场现象,而应该鼓励人们树立西方社会的租房理念。
        而如果因为房价上涨,于是不买房的人【实际亏损可能更大】的逻辑,就更不值一哂了:
        比特币知道吗?比特币价格上涨,是不是让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实际亏损可能更大】了?股市上疯涨的股票,对于不买这些股票的人造成了什么亏损?如果说房价高了,不买房就亏损更大,是不是任何人都因为不买某种价格已经涨得很高的东西,而亏损更大了?即使是比尔盖茨,是不是也亏损更大了?
        当然他在这里有一个逻辑前提:【若把高房价当成通货膨胀的话】。可是事实上,中国的部分城市的高房价现象,就不能被当成通货膨胀。因此他的这个前提根本就不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