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市场从来都是有支配者的  

2017-06-21 09:3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主张思想自由的学者在说“思想市场”和“自由交易”。我确实孤陋寡闻,不知道“思想市场”的概念来自于科斯。还以为是国内学者们创造的。真是高看了国内的学者,低看了科斯这位经济学大师。不过不管这个概念来自于谁,我都要说,它是错误的。
        市场是什么?是人们为了实现财富目的而进行资源交易的场合。
        主张“思想市场”的人们以为市场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地方,所以才会说要有“思想市场”。他们有意无意地以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平等地有可用于交换的资源。
        而事实上,世界上的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平等。有的人就没有能被市场认可的资源。而这部分人是不可能得到市场承认的。也就是说,首先,这部分人是没有自由交易的权力的。
        那么,有没有可以让这部分人自由进入的场所呢?有!比如免费的公共休闲场所。在这样的场合进行思想交流,是绝对自由的。也就是说,市场不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地方。思想的自由不应该以获取财富为目的,也不应该以有经济资源支持为前提。否则就不够自由。
        所以,说要有“思想市场”的人们,其实并不是要真正的思想自由,而是要让思想得到财富的支持。那么不能得到财富支持的人们的思想,就活该被埋没。这是在主张思想自由吗?说实在反对思想自由,似乎更符合逻辑一些。科斯是大师。大师也会犯错误。
        市场控们把自由交易当做市场经济的灵魂。其实他们不知道,自由交易不是市场经济的特有现象,而是一般经济形态就具有的本质属性。市场经济的特性是用开拓市场的手段,满足生产力发展的需要。
        1、自由交易是对于市场的被动适应,是从人类进入经济社会以来就存在的现象。把它当做市场经济的灵魂,就是混淆了一般经济形态与市场经济形态的区别。
        这个现象很普遍,不但市场控们犯这个错误,一些非市场控的学者们也会犯这个错误。比如林毅夫就说,中国古代的商品经济形态也是市场经济。他们不知道市场经济是现代生产力的结果,是在工业社会中才会出现的,为了满足生产力发展的需要,主动开拓市场以实现财富快速增长的经济形态。
       2、所谓的自由交易,其实未必自由。上面说过了,没有被市场认可的资源的人,是不会被市场认可为交易方的。就是有交易资源的人,由于客观背景和主观能力的不同,在市场上的交易自由度也大不一样。主观能力强、资源集中度高的人在交易活动中的自由度就高,反之就低。
        于是有的人可以通过市场交易获得财富,有的人参与市场交易的结果,却是财富的减少。人们应该知道的是,自由的本质不在于选择,而在于能力。不能把在忍受饥饿等死与干苦力活之间的选择,与在买房还是买车之间进行选择的人,看做是同等自由的。
        3、自由交易的结果未必公平。市场是一个竞争的场所。竞争的结果必然是少数人获胜。自由交易的结果,必然会出现大多数人在客观背景与主观能力较差的情况下,导致财富消失的现象。而少数客观背景与主观能力较强的人们,则会获得更多的财富。社会的贫富差距因此会产生,并日益加剧。如果说这就是公平,毋宁说丛林法则最公平。
        4、仅仅靠自由交易不能实现经济富强。上面说了,自由交易的结果未必公平。也就是说,自由交易的结果未必会导致弱者的富裕。市场是竞争的场所。要获取胜利必须以自身的强大为条件。经济强大的基础是生产力的发达。而生产力的进步不是只靠自由交易就可以的。
        自由交易可以让你获得你想要而缺乏的资源。如何利用这些你需要的资源实现生产力的进步才是自我强大的根本。仅靠自由交易,也许在一定时期里可以让你富裕,但是没有强大的生产力作为基础,一旦经济危机,你就会迅速崩溃。
        比如上世纪初,阿根廷曾经通过市场交易发挥自身的自然资源优势,成为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却因为没有利用当时的财富建立起必须的工业体系。如今成为了第三世界国家。今天的希腊也是同样的例子。
        5、自由交易的结果必然导致经济危机。经济的目的是财富。财富的实现要靠市场的有效需求。有效需求必须有财富作为支撑。
        当财富通过自由交易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大多数人的消费需求就会缺少财富的支撑,成为没有购买力的消费需求,也就是市场不认可的需求。而少数富人虽然有大量的财富支撑,却因为必要消费有限,不会增加消费。这就是边际消费倾向下降的原因。它导致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生产能力过剩、资产价格下跌、经济危机爆发。
        自由交易是人类社会中必然出现的现象。它有促进生产力进步的作用一面,也有导致贫富分化作用的一面。我们必须运用它实现经济发展的要求,也要设法控制它的负面作用。没有它是不行的。把它当做市场经济的灵魂、当做神圣的东西来膜拜是错误的。
        而思想自由本身是不存在被外界控制的,除非自己给自己设置了思想界限,就像一些公知们,以西方意识形态教条为思想界限,在思想活动中不敢越雷池一步。这样的人是不会有自由的思想的。可能被限制的只是思想的交流。
        那些主张“思想市场”的人们,不但在逻辑上把思想自由与思想交流自由混淆了,而且根本就是在主张用财富也就是资本支配思想交流——当他们把思想与思想交流混淆的时候,逻辑上也就是在主张用财富与资本支配思想活动。因此,主张“思想市场”概念,其实是在逻辑上反对思想自由的表现。
        对了,市场从来都是有支配者的。凡是主张市场化的人,其实就是在反对政府支配市场,而要求只让资本作为市场的支配者。
        现在通行的说法,“市场化”就是政府不参与市场。可是政府不参与市场,还能够有市场吗?
        第一、没有政府制定规则、维护市场秩序,市场是没办法形成的,因此政府对于市场的参与,就是对于市场的一种资源供给行为;
        第二、政府制定市场规则、维护市场秩序,是必须有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作为手段的,否则政府没办法对市场进行有效管理;
        第三、如果政府向市场提供的资源不符合市场的需要,就会导致市场财富的减少,从而政府从市场财富中分割到的资源也会减少,政府的能力就会减弱。
        也就是说,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与其他市场各方主体的关系是一样的:通过向市场提供有效资源,换取自身需要的资源,实现财富效应。不同的是,政府必须、也是唯一有能力通过照顾其他各方的市场主体利益,通过实现各方共赢达到自身的财富目的。而市场的其他各方主体,则没有这个能力,也不需要有这个责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市场对于政府资源的需要程度,远大于对于其他任何一方主体的资源。所以,把“市场化”定义为政府不参与市场,逻辑上就是要取消市场。
        上面是从逻辑上分析,“市场化”是一个虚假概念。从历史事实来看,以政府不参与市场为定义的“市场化”现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而且从古到今,政府参与市场的程度与规模一直在越来越大。
          有人说,西方国家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阶段,政府是不参与市场的。错!那个时期,同时也是西方国家的对外殖民主义扩张时期,是西方国家政府用对外暴力征服殖民地,从而扩大海外市场的方式,向本国市场各方推出海外市场资源。也就是说,那个时期的西方国家政府,同样的在参与市场,不过形式与今天不同而已。
        今天西方各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更是这些国家政府全面、深刻参与到市场的表现:它不但参与到为资本降低经济成本、增大资本利润空间的活动中,还直接参与到逼迫民众扩大消费——民众如果不把手中的货币用于消费,就会遭受货币贬值的财富损失——为资本人为提供市场有效需求的行为中。
        综上所述,所谓政府不参与市场的“市场化”概念 ,在逻辑上不应该存在,在事实上也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现象。因此这是一个虚假概念。他们之所以要提出这个虚假概念,目的就在于取消政府对于市场的支配能力,让市场完全在资本的支配下运行。
        因为在市场上,除了政府以外,剩下的就是资本家与民众。民众当然只能是被支配的一方。于是市场就只剩下资本对于市场的支配了。
        我这里并不是简单地反对资本支配市场。事实上资本支配市场是经济规律的必然结果,因此反对也没有用。
        我只是反对一些人为了资本的利益,而人为地将政府排除在市场的主要利益关系方,为资本的特殊利益要求张目。而且事实上我们看到西方国家自从政府对市场的参与程度降低以后,他们的资本利益也在随着经济的增长速度降低,而总体上逐渐萎缩。
        在经济发展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如果市场只被某一个方面支配,经济的发展是不会好的。
        前苏联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市场是被政府单方面支配着的。结果是生产力进步的效应被资本的缺乏严重制约着,经济发展不起来。当然这是当时的国际封锁环境下,生产力提高导致的产品增加,不能通过向国际市场出售,获得比国内较高的价值补偿,从而实现财富增长与资本成长,所导致的特殊现象。
        今天的西方国家市场基本上是被资本支配着,原因也是经济规律决定了,国家资本必然被消耗殆尽,因此参与市场活动的能力降低了。结果是市场缺少了资本以外的有力参与者,经济本身的痼疾无法有效缓解,经济增长也就越来越缓慢,导致资本利益的增长也就越来越困难。
        所以经济的发展依赖于政府与资本对于市场的共同支配。如果要在政府与资本之间二选一,我更倾向于政府一方。理由很简单:政府是不能离开既有市场的,他的利益关系与既有市场的好坏完全相同。因此她不会把从市场上分割到的资源用到其他的地方去。而资本却可以在不同市场任意流动,因此不会在乎特定市场的被破坏。
        中国的事实也证明,当国内外环境到了必须也可以的时候,政府会主动放弃一些对于市场的支配行为。改革开放就这么来的。而国际市场上的大量事实证明,资本只会流向利润空间较大的市场。哪个市场利润空间——基本上都是被自己的掠夺行为导致——降低了,就会流出这个市场,而不管因此会对市场造成什么破坏。
        更有甚者,有的资本就是以对特定市场的破坏,导致该市场的资产价格严重下跌,然后低价掠取,作为获取利润的主要手段。这不但在国际市场上如此,就是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上,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所以,我们应该特别警惕资本作为对于市场支配程度过大的支配者的现象。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