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资本是人类社会一定阶段的“必要之恶”  

2017-04-06 10:3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要明白什么是资本。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就像对于财富的定义一样,对于资本也没看到全面而准确的定义。那就还是我又来试着给它下一个定义吧:资本是人们用来实现财富增值目的的、被市场认可的资源。
        首先是目的性:被用来满足消费要求的不是资本;其次必须是被市场认可的资源:假如你的资源不被市场认可,你就不可能用它在市场上实现财富增值目的。这两者缺一不可。
        资本来自于社会财富。因为财富是资源控制权,是稀缺资源被垄断的结果。
        在经济社会里,人们都为获得尽可能多的稀缺资源而竞争。竞争的结果是少数人拥有了大部分稀缺资源,稀缺资源于是被少数人垄断。在少数人那里已经没有很多价值的资源,因为大多数人还很缺乏,体现为市场价值仍然很高。于是本来随着生产力发达而应该降低的资源价值不能同步降低。财富就是:所有人都想要,但是只有少数人才拥有的稀缺资源。
        有人会问了,货币大家都有,为什么会是财富?货币本身不是财富。相对大量的货币才是财富。一个穷人与一个富人之间的差别就在于,富人拥有相对大量的货币,而穷人拥有的货币量很少。说穷人与富人手中都有货币,所以都有财富,那炫富的富人不会同意;而生活窘迫的穷人更不会同意。
        被使用于财富增值目的的活动、并且具有垄断性质的稀缺资源,就是资本。但是,对于每一个投资者来说,资本未必是财富。因为人们可以通过借入社会财富用于财富增值目的。这被借入的财富对于投资者来说,不是财富而是负债;但对于被投资的对象来说,是资本。
        为什么说资本是人类社会一定阶段的“必要之恶”?首先,资本是人类社会一定阶段里的必要现象。
        上面说了,资本来自于社会财富。社会财富是资源控制权。而人类社会进步需要的是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发展必须以资源的投入为前提。资本就是经济社会里,人们通过运用资源控制权,把资源投入社会再生产的形态。
        资本进入市场,就意味着社会再生产需要的资源的进入。生产就会发展起来,经济就会扩张起来;资本离开市场,就意味着社会再生产需要的资源流出。生产就会停滞、经济就会萎缩。所以,资本首先是必要的。
        但是,资本之所以进入市场,不是为了促进生产与经济的发展的。资本其实是人的本质中,从动物界带来的,贪婪本能的物化形态。它的唯一追求,就是财富增值。
        因此,它只会到有利于财富增值,也就是具备必要利润空间的地方去。什么地方的利润空间不够大了,它就会离开,从而导致或者加剧该地方的资源流出势头,给该地方的生产发展,从而人民的生活环境,制造灾难。
        而且,在适合资本成长的环境下,它就是一个自我膨胀而又自我毁灭的怪物:
        它会在适合的环境里自我膨胀,在这个膨胀过程中,会把资源控制权更多比例地抓在手中,从而不断降低普通劳动者的消费能力。结果是市场有效需求的增长势头不断减弱,从而导致资本需要的利润空间不断趋于萎缩。而不断增长的资本需要的却是不断加速扩大的利润空间,形成资本的自我毁灭趋势。
        当一个地方的环境具备资本需要的利润空间的时候,它们会蜂拥而至,把资源迅速从普通民众手中以低价掠取,然后形成垄断高价,再卖回给普通民众。当资源价格高到没有了资本需要的利润空间的时候,他们会从当地快速抽走,任凭当地资源价格急剧下降、企业破产、社会再生产流程中断、民众失业、人民生活困难加剧乃至于社会动荡。
        这就是资本之恶。资本之所以产生这个恶的现象,不能怪资本本身——因为它不这样就会被消灭,只能怪人类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必须遵循的客观规律:那就是人类要尽可能快速实现自由,就必须加快社会再生产的发展进程。
        可是,在资源短缺的社会里,要实现社会再生产的尽可能快速发展,就必须通过用财富激励机制,将人从动物界带来的贪婪本能,转化成对于资源生产活动的积极性。财富激励机制的形成,导致出现了私有制、市场、财富、资本等等现象。这些现象既然不是社会再生产本身,自然就会有与社会再生产不同的客观规律要求。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原来的资源公平分配形式被打破。资源分配不再是以满足人的消费需要为目的,而是必须以财富增值为目的。而以财富增值为目的的分配结果,又必然会导致经济活动的自我毁灭取向。在社会再生产仍然必须以经济活动形式进行的环境下,经济活动的自我毁灭,就意味着社会再生产流程的中断。
        所以,我在前面的博客中说过了“私有制、市场、经济都是【必要之恶】”,今天再进一步说出这个常识:资本是人类社会一定阶段的”必要之恶“。
        我说出这个常识的目的,在于提醒社会有关各方,不要被西方意识形态的错误教条所迷惑,一味地任凭资本主宰了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最终导致人类的灾难。
        我们必须做的是:一方面,充分利用资本的能力,努力实现社会再生产的尽可能快速发展,通过不断降低人类所需资源的稀缺性,实现人类自由的不断增加;另一方面,社会对资本势力的成长,必须保持高度警惕,让其为我所用的同时,防止反过来被其驾驭。
        近年来,中国官方经济思维明显偏向于资本利益要求。降低工资增长速度、降低劳动者福利水平、降低企业税收、减少企业缴费、让政府在为企业降低成本中支付更多代价等等口号、言论与行为不断增加。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资本权力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上升过快。
        应该承认,在经济社会里,资本权力的上升是一个不可遏止的趋势。因为经济必须依靠资本的活动才能进行。因此经济越发展,资本实力就越强大,对社会的支配能力就越大。
        有人会说政府的权力不是更大吗?而且从逻辑上说,社会首先需要的是政府。为什么政府会遏制不住资本的权力?
        经济社会里的任何权力都与权力者的能力一致。而权力者的能力决定于它拥有剖的资源控制权也就是财富。当政府拥有足够的财富的时候,政府的能力足够,政府的权力也就足够。
        可是在经济社会里——顺带说说,也只有在经济社会里才需要、并有政府——政府的资源控制权只能来自于对市场财富的分割。市场的资源总量决定了财富的总量。市场的经济规模决定了资源的总量。经济规模的扩张离不开资本的活动。而资本是可以不顾既有市场的要求的。
        于是政府为了经济规模的必要扩张,就必须满足资本的必要利润要求。因为政府是不能离开既有市场的,即使是美国这么强大的政府,也必须尽可能保证资本在本国市场的必要利润空间,才能让资本留在国内,实现国内经济的必要增长,以获得作为政府行使权力所必需的能力的资源控制权的必要量。
        可是因为经济的一个不可逆的规律就是贫富分化,于是经济越发展,在伴随绝对总额扩大的同时,资本在经济中的比重也就会越大。资本规模越大,需要的必要利润空间也就越大,而因为资本占经济比重的上升,导致了资本必要利润空间的扩大超过了经济规模的扩大。于是政府能够从市场获取的财富占经济规模的比重相对于资本所占经济比重呈降低趋势。
        也就是说,经济规律决定了,政府对于财富的控制比重,相对于资本对于财富的控制比重,必然地会降低。这就决定了资本权力对于社会的控制力必然的上升趋势是不可逆的。
        但是市场是必须有政府的权力存在,才能够实现平稳状态的。而且因为政府是离不开既有市场的,因此它从自身利益要求出发,是市场的各方主体中唯一必须照顾全局利益要求的一方,也是市场各方中信息搜集与分析能力最强的一方,所以只有它的能力足够,才能够实现市场各方的共赢局面。
        所以,虽然资本权力的上升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但是应该尽可能把资本权力上升的过程滞后,才能避免社会过早进入文明进程迟缓乃至于停滞阶段。
        如何才能够尽可能把资本权力上升的过程滞后呢?人为消灭资本的办法是不行的,因为那将导致经济倒退,结果是社会进程倒退。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以不损害资本必要利润空间为前提,实现政府对于市场财富分割中的比重最大化。
        有人会误会,我这里在提倡政府与资本共同压制民众利益。错了,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就是通过生产力进步实现成本的尽可能降低。成本降低自然就包括了劳动工资占经济价值比重的降低。劳动工资占经济比重的降低,虽然意味着民众收入占经济比重的降低,却不意味着民众收入绝对值的降低。也不意味着工资收入水平的降低。
        因为只有成本降低,才能增强经济竞争力;经济竞争力增强了,才能扩大经济规模;经济规模扩大了,才能增加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增加了,才能有民众收入的增加。这是市场规律决定的。违背这个规律的结果会导致经济发展的困难,结果是民众收入的减少。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知道,在市场财富分割中,民众与政府的比重相对于资本的比重是必然降低的。不过民众在经济活动中是最弱势的一方,所以他们在财富分割中的的比重降低,必然是是最先发生,也降低得最快的。能够适当遏制这个趋势的只有政府。而政府要遏制这个趋势,必须以政府用有必要的资源控制权为前提。
        当政府具备在必要资源控制权的基础上的能力的条件下,就可以不受资本的过度要挟,在满足了资本必要利润空间的前提下,增加政府对于市场财富的分割比重,然后用自己控制的资源,或者直接补贴民众的收入,或者通过政府投资活动增加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从而提高劳动工资水平。
        所以在政府、民众、资本三方之间,政府与民众的市场利益关系是没有冲突,并往往是互补的;而资本与政府、资本与民众之间,市场利益关系则往往是冲突的。资本与市场其他各方的利益关系冲突具体的就表现在:资本希望高价卖出商品而低价买入劳动力和政府服务。并且唯一目的就是把市场上的财富全部收入囊中,同时却要求没有财富的人消费完全部商品。
        经济社会里资源消费必须以财富为权力。因此资本的目的或者叫利益要求,是自相矛盾的。也因为这个原因,政府的存在对于资本这个自相矛盾的利益要求的实现,也是必要的。不过资本与民众一样,不同成员间的竞争关系决定了,他们不会顾及到这个客观规律的要求。
        也因此,政府必须特别注意自身的利益要求。必须尽可能遏制资本权力的上升过程。这不但是自身利益的要求,也是民众利益的要求,同时也是资本利益的要求。也就是说,是整个社会利益的要求。而目前的官方经济思维明显偏向于资本利益要求,是与社会整体利益要求相矛盾的现象。
        在经济社会里,社会的进步必须以经济发展为条件;经济发展的充要条件:1、是市场有效需求的扩大;2、是生产力进步的持续。当市场有效需求扩大遇到暂时性瓶颈的时候,生产力进步就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因为这时候只有通过生产力进步降低成本,增强经济竞争力,扩大利润空间,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是现在举国上下似乎都在主张通过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成本,扩大资本利润空间。这是饮鸩止渴的做法。
        企业成本只能靠提高效率来降低,用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成本,是政府对市场规律的扭曲性干预行为,会迟缓企业间的优胜劣汰进程,不利于企业把市场压力转化为产业升级动力。也就会延迟生产力进步的步伐。而且,用减税与降费来降低企业成本,是把资本的困难转嫁给政府与人民,这是不符合社会伦理的。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