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美国减税,中国未必要跟随  

2017-04-30 08: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朗普“说到做到”,百日新政即将到来,果断抛出削减企业税至15%的大手笔。一旦方案通过,减税规模之大,堪称里根以来之最。
        一些专家认为,尽管这一减税力度惊人的计划能否真正落地仍存疑,但若计划落地将吸引资本和高端人才流向美国,其他国家或以减税跟进,全球性减税潮流将至。
        然而,中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平先生,却认为:特朗普的这个减税计划很难被美国国国会通过·;即使被实行了,对于美国的经济也只会是一剂毒药。
        我认为陈平先生的这个观点符合事实与逻辑。因为美国经济的问题,在于生产力进步缓慢造成经济竞争力减弱,而不在于税收不合理。
        经济发展一要靠生产力进步;二要靠市场有效需求扩大。在统一市场环境下,只要生产力进步够快,足以抵消资源价格上升造成的成本上升,保持与增强经济的市场竞争力,就可以获得足够的市场有效需求,经济发展就不会有问题。今天的中国经济之所以比其他主要经济体发展得更好,就是因为中国的生产力进步够快。
        如果没有生产力进步够快的支持,减税只会导致资本的加速流入——现在一些人对美国减税会导致其他国家经济困难而担心的理由也就在这里。
        资本加速流入的结果,必然是资本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会导致市场资源价格上升,从而增加企业成本。在这样情况下资本的主要流向将不会是实体企业,而会更多流向金融行业。具体地说,会对美国的股票市场及其它金融市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就是美国乃至于世界市场的资本,脱实向虚的趋势更加严重。
        企业为什么要求政府减税?因为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导致了利润空间缩小,希望通过减税降低企业经营成本,扩大利润空间。而减税的结果,却很快又会因为流入资本的增加导致市场竞争加剧,从而从而推动市场资源价格的上涨,导致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利润空间再次缩小。所以减税是不可能真正解决企业经营成本问题的。
         有人会说了,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里根时期,不就是通过减税,实现了美国经济的强劲恢复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的强劲恢复,是得力于美国在科技创新规模性突破后,产生了互联网新经济,而不是真的因为减税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互联网新经济的兴起,给全球市场带来了一个新的消费行业,让原来对既有消费行业已经消费饱和了的富裕阶层的人们愿意掏钱出来,增加对市场上消费产品的购买,扩大了了市场的总体有效需求。于是美国经济得以强劲恢复。这是当时美国经济恢复的根本原因之一;
        当时美国经济得以强劲恢复的根本原因之二,是美国的政府负债率之高,虽然已经空前,却还远没有绝后。里根得以在减税的同时继续扩大财政赤字,主要用于增加以对抗前苏联为借口的军备扩张——这个手段目前特朗普也在以对付中俄等国家作为借口,而实行着。
        至于今天的美国能否重现里根时期经济强劲恢复的景象,我以为很难。因为:
        美国目前没有出现类似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互联网那样的大规模新经济形态,因此市场有效需求不可能在总体上出现明显的增长。
        这也我是早在前年就预测,美国不可能因为页岩油气生产技术的创新,而实现经济的持续强劲增长的原因:市场总体有效需求没有增长,美国通过抢夺别国需要的有效需求,而实现的经济增长,必然会因为全球通缩的加剧而停止。我的这个预测如今被验证了:2016年美国GDP增速只有1.6%!
        而美国的生产力进步速度缓慢,一直是美国经济竞争力弱化的根本原因。这个原因不能有效解决,减税是不会对美国经济起到积极作用的。
        理由很简单:
        1、从西方国家的经济史上看得很明白,他们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都在政府财政能力较强的的时期;当政府财政能力弱化以后,就出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胀”现象,此后再也没有过真正的快速增长。逻辑是,政府的财政支出可以为市场提供必需的有效需求,没有了这个有效需求来源,经济的增长必然缓慢下来。
        2、从逻辑上说,如果美国可以通过减税实现增强本国企业竞争力,把别国企业需要的有效需求争取过来,从而实现美国的经济增长,难道别的国家就会比美国人愚蠢一些,不会也采取同样的措施吗?如果这样的措施真的能够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世界上还会有经济危机吗?
        在里根的两届任期,他把国防开支提高了35%。在其第一任期1981~1985年中,美国军事开支总额达到15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NP的8%,创造了美国和平时期最大的军事开支。这只能在一定的财政能力基础上才能做到。
        上世纪八十年代里根做到了的,今天的特朗普能不能够做到?我是不看好的。因为最近又传出因为财政赤字问题,美国政府可能关门的消息了。
        有人还会说,美国减税对美国经济也许确实未必会起到好的作用,但是会导致美国市场对国际资本的新引力增大,如果资本从中国流出,会给中国的经济发展造成困难。
        这个逻辑也不存在。
        对于生产力基础不好,只能生产与出口自然资源以及初级产品,经济活动导致的资本增值能力弱,需要资本的流入才能够支撑经济活动的国家,资本流出确实是坏事。
        因为在这样的国家,资本流出会导致本国货币贬值,而他们必须进口的商品价格上升,与获取外部资本流入需要付出的代价增加所造成的货币支出,会远远超过他们因货币贬值而增加商品出口,所带来的货币流入,从而导致他们的经济萎缩。
        对于今天已经拥有了健全生产力系统的中国,资本外流已经不是需要担心的问题了。
        资本是经济发展必须的资源。一个国家如果缺乏资本自生能力,资本流出就会是严重的问题。因为它将意味着经济发展的停滞乃至于倒退。
        可是,一个国家如果拥有了资本自生的能力,资本的外流就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资本外流就意味着国内资本的稀缺性增加,资本利润空间的扩大,本来被原有的大资本压抑着的小资本就会获得必要的成长空间。于是,经济发展不但不会因此停滞,反而会增加市场的竞争活力,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贫富分化的速度。
        问题在于,不是任何经济环境下的经济体都有资本自生的能力。如果一个国家的生产力体系存在重大缺陷,许多重大资源无法生产,可供出口的资源单一,就可能在市场变化的情况下,出现资本自生能力丧失的情况。
        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都有这样的问题。所以当美国发出加息的言论以后,绝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都担心资本外流会导致经济发展再次陷入困境。
        因为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都建立在生产力体系不健全的基础上。他们要么只有单项资源的生产与出口,比如石油生产国;要么只有初级产品的生产与出口,比如印度、巴基斯坦。
        当世界市场对于这样的产品需求降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了能力通过国际贸易获得必须的资本流入。而此时他们的产品生产的利润空间降低,外资撤退的意愿增强,市场就会出现资本匮乏的恐慌。
        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他们的生产力体系很健全,而且产品在市场上的稀缺度相对较高,是世界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所需要而不能生产的。因此他们不怕资本流出。相反的因为资本的自生能力够强,还必须不断的让资本流出,适当稀释国内的资本密度,以保持国内的资本必要利润空间。
        这样的经济体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就占据了主动的位置。当世界经济通缩的环境下,他们不担心国内资本缺乏问题、相反的要努力通过资本的流出实现货币贬值,以降低本国产品出口价格,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实现经济增长目的。
        中国目前虽然还不是发达国家,却已经是一个生产力体系很健全的工业国家,没有了重大资源不能生产的生产力体系缺陷。因此可以适应国际市场的各种变化,始终保持经济强大的国际竞争力,不断扩大产品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在国际贸易中获得越来越多的货币流入。从根本上消除了资本不足的恐惧原因。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美国的大规模减税计划如果落实,对于那些生产力进步缓慢的经济体确实会产生严重的资本匮乏作用。因此这样的经济体就只好跟随美国减税,用减少财政收入、增加经济成本的代价争取留住资本。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因为生产力进步快速,本国经济的资本自生能力够强,就未必要跟随减税了。
        理由很简单:企业的竞争力是靠生产力进步、经营效率提高来实现的。不是靠减税可以达到的。如果减税就可以起到提高企业竞争力,从而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世界上就不会有经济危机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