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降低杠杆率要在经济发展好的基础上进行才有效  

2017-04-20 10:4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年来,对于中国经济中的杠杆率上升现象,一直被西方经济理论界人士,以及西方经济理论在中国的传播者们当做最重要的批判内容。这些人不顾中国经济发展客观环境与的需要,片面批判中国经济中的杠杆率上升现象,臆测与肆意渲染中国政府用提高杠杆率的手段刺激经济的风险性。
        好在虽然中国政府的一些官员也深受西方经济理论的影响,在很多场合下也发出了一些与这些人一样的错误言论。但在总体上,他们不得不根据中国经济环境的实际需要进行政策操作,因此并没有被这种错误的思想严重影响到中国经济的相对正常运行。
        为什们说片面强调降低杠杆率是错误的?首先要从杠杆率是怎么回事,以及怎样形成的分析开始。
        从百度搜索到的对杠杆率的解释是【杠杆率一般是指资产负债表中总资产与权益资本的比率。杠杆率是一个衡量公司负债风险的指标,从侧面反映出公司的还款能力。杠杆率的倒数为杠杆倍数】。
        我曾经长期做银行信贷工作。对于企业的财务风险情况特别重视。一般首先是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指标,来分析其财务风险状况。从资产负债率指标,可以计算出杠杆率:比如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50%,意味着是1个单位的权益资本撬动了2个单位的资产,杠杆率就是200%,它的倒数就是2倍。
        当然,杠杆率越高,债务风险就会越大;债务风险越大,企业破产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从资产安全性的角度出发,应该是杠杆率越低越好,最好没有杠杆率——中国的很多普通老百姓,就因为怕担经济风险,而不愿意负债。
        可是在经济活动中,不愿意负债的人,就不可能充分扩大有效经济活动,于是在财富竞争——必须明白,经济就是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财富竞争行为——过程中,尤其在经济形势不错的环境里,不愿意负债的人就会丧失快速发展的机会,成不了大企业家。这是从微观经济角度分析。
        从宏观经济角度分析,如果市场各方都不愿意负债,市场上的货币周转速度就会很慢,流通环节中追逐商品的货币就会严重不足,市场有效需求严重不足,国民经济发展就会陷于停滞乃至于倒退了。
        所以,从宏观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要求出发,杠杆率是必须有的;从微观经济的客观规律要求出发,也必然会有。但是从经济的安全角度出发,过高的杠杆率又意味着经济风险的加大,所以人们批判高杠杆率现象,也是有理由的。
        不过,在今天的世界经济形势下,批判中国的经济杠杆率过高,要求强行降低中国经济的杠杆率的人,如果不是出于对经济理论的无知,就是故意要让中国的杠杆率更高。
        首先,中国目前的杠杆率在世界上并不算高。
        杠杆率高与不高,有两个衡量标准:
        1、与平均水平比较:低于平均水平的杠杆率就不应该被认为过高;
        2、与既有杠杆率相伴的经济状况如何:经济发展得好,资产价格预期较乐观,实际杠杆率就会降低。
        我们先看看与世界平均水平比较,中国的杠杆率水平如何: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4月4日的一篇报道,【国际金融协会说过去十年间,包含家庭、政府和公司在内的债务总额增加了70多万亿美元,2016年达到创纪录的215万亿美元(约合173万亿英镑),或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5%。】
        与这个数据对比,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关于中国债务问题的最大估计数据,是相当于GDP的280%。很明显,今天中国的总负债与GDP的比值,还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奇怪的是,当外国媒体公布了国际上对于评估中国经济形势有利的数据的时候,国内的财经评论人士会一致地看不见。
        这还是按照西方国家在没有了必要规模的国有资产,所以不愿意用资产负债率作为衡量宏观负债规模的标准——如果用资产负债率指标衡量,他们的杠杆率应该比中国高出更加不知道多少倍了——的情况下,中国的负债水平都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的政府与国有企业负债都有着巨额国有资产作为债务保障,如果用资产负债率作为衡量中国负债水平的标准,或者将国有资产与政府及国有企业的负债相抵消,然后计算中国的宏观负债水平,很明显今天中国的负债水平相对于世界平均水平会低更多。
        然后我们知道,与中国这个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负债率相伴的,是中国的经济增速远高于世界平均增速。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远好于世界平均状况。经济发展状况好,人民的收入增长快,市场的有效需求相对较充足,经济活动中的财富效应就大,资产价格上涨的预期就明显。实际杠杆率就有下降的空间。
        事实上这些年中国的杠杆率上升相对较快的原因,就在于资产价格上涨的预期相对明显。人们相对愿意增加负债去追求资产。而资产价格上涨预期悲观的西方国家,尽管不断用通过央行直接购买市场资产的手段大规模印钞,企业与民众依然不肯增加负债购买资产,央行放出来的货币又回到银行系统睡大觉去了。其中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现象:
          根据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执行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后,截至2016年6月20日,日本货币供应量已达400.47万亿日元,历史上首次突破400万亿日元。日本央行在黑田东彦担任行长后从2013年4月起推行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力争实现2%的通胀目标。
        然而,这400.47万亿日元的分布情况是,金融机构在央行的活期存款余额为300.7万亿日元,剩余的99.77万亿日元以纸币或其他货币形式在社会上流通。
        也就是说,日本央行向市场供应的400多万亿货币中的大多数——300多万亿——没有进入市场流通环节,进入经济活动中的只有不到100万亿。原因是市场对未来前景不看好。于是导致了市场流通环节货币量偏少、形成通货紧缩。
        从日本这个现象来分析,民间的杠杆率,不是政府想要它高就能够高得起来的。要提高民间的杠杆率,需要的是市场资产的乐观预期。而市场资产的乐观预期,只能建立在经济发展状况较好的基础上。在逻辑上,这是与西方经济理论中的“理性经济人”相符合的——虽然我对这个“理性经济人”概念有另外的解读。
        说到这里顺便提一下,批判中国杠杆率现象的人都是尊重从西方经济理论教条的。他们在另外的场合下,会用西方经济理论中的一个“理性经济人”概念作为批判政府调控市场的理由。可是当他们批判中国的杠杆率现象的时候,就突然忘记了“理性经济人”概念了。这是一个有趣的理论现象。
        我说这些,并不是反对降低杠杆率。因为在经济发展速度基本满足了社会就业的要求的情况下,适当遏制杠杆率上升的速度甚至于降低杠杆率,对于经济的可持续快速发展是有利的。但是,降低杠杆率不能在经济状况不好的环境下进行,理由很简单:这样会进一步导致市场预期悲观,资产价值降低,结果只会是实际杠杆率上升。
       在经济环境不是很好的环境下,降低杠杆率有两种方法:
        1、强行压缩信贷规模,这样的结果会导致经济崩溃,在经济崩溃中注销破产企业的负债。其结果,因为市场资产的更先一步被消灭,未必真的可以降低杠杆率——负债规模是会减少,但同时,资产规模以及经济规模也会减少得更多,资产减少了,资产负债率是会上升的,而资产负债率上升,也就是杠杆率上升。
        2、通过包括适当对财富效应较好的领域增加杠杆的手段,刺激经济的发展,扭转市场对资产价格的悲观预期。通过促进经济发展,增加企业利润,在企业利润增长的同时,适当遏制杠杆率的上升。这时候,一方面,利润增加会增厚企业的权益资本;另一方面,利润预期向好,会导致资产的市场价值上升,杠杆率自然就降低了。
        所以,想要有效地降低杠杆率,绝不是片面压缩债务规模这么简单。
        为便于读者理解,将日前的一篇博客附后:
        

说说常识:中国的信贷规模膨胀没那么邪乎  

        凤凰资讯在3月14日刊登了一篇报道《美联储忽略了一个大问题:银行贷款一年内暴跌50%》,提供了一组数据:
        【根据美联储每周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美国商业银行目前整体发放贷款的年化增速约为4.6%,远低于去年美国商业银行贷款平均年化增速6.4%以及去年最高年化增速8%。同时,目前美国债务规模增长的速度也创下2014年春季以来的最低水平。
        并以此数据分析出,美国的经济复苏实际上未必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
        不过我引用这组数据的目的,倒不是为了证明我过去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不看好的观点,而是要从中美之间的信贷数据比较上,分析一下国内市场上的财经评论人士对于中国信贷规模膨胀的批判,是不是合理。
        那么,中国的信贷规模增长情况又如何呢?【中商情报网讯,1月12日,央行披露的12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12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12.06万亿元,同比增长12.8%。】比美国2016年的平均年化增速6.4%高出一倍。
        这确实够吓人的啊?中国的信贷规模扩张速度比美国的信贷扩张速度整整高出一倍!
         可是,人们之所以认定中国的信贷规模增速太快,是指的信贷增速远超GDP增速。如果这么分析的话,中国去年GDP增速为6.7%,美国为1.6%。中国的GDP增速是美国的4倍多。那么是不是应该反过来,从中国的信贷增长速度与GDP增长的比值进行分析,得出美国的信贷增长速度超过了他的应该增长速度一倍还有多呢?
        逻辑很简单:中国的信贷增长12.8%,伴随的是GDP增长6.7%。也就是平均每一个百分点的GDP增长,伴随的是信贷规模增长1.91个百分点。美国的信贷增长6.4%,伴随的是GDP增长1.6%。也就是平均每一个百分点的GDP增长,伴随的是信贷规模增长4个百分点。4:1.91,如果按中国的数据为标准,美国的信贷规模增长是不是比应该的速度高出一倍以上了?
        当然,指责中国信贷规模膨胀的人们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信贷规模膨胀导致经济杠杆率过高,造成金融风险。如果中国的经济杠杆率已经偏高,那么即使按照美国的信贷增速与GDP增速的比值计算,中国的信贷规模增长不算快,也可以从加剧杠杆率风险的角度,认定中国信贷规模增长太快。
        可是,中国的经济杠杆率真的太高了吗?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4月4日报道,【国际金融协会说过去十年间,包含家庭、政府和公司在内的债务总额增加了70多万亿美元,2016年达到创纪录的215万亿美元(约合173万亿英镑),或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5%。】
        与这个数据对比,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关于中国债务问题的最大估计数据,是相当于GDP的280%。很明显,今天中国的总负债与GDP的比值,还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奇怪的是,当外国媒体公布了国际上对于评估中国经济形势有利的数据的时候,国内的财经评论人士会一致地看不见。
        而且,从财务常识角度分析,杠杆率应该指的是资产负债率。西方国家之所以用债务与GDP的比值来衡量杠杆率,是因为他们的国家没有了必要规模的国有资产。如果从资产负债率来分析,中国的经济杠杆率就明显比西方国家低很多了。
        现在一些人似乎已经认识到了,如果笼统的进行分析,中国的经济杠杆率确实未必真的很高,于是他们特别地指出中国的国有企业杠杆率偏高。
        可是——没办法,只好又一次可是,据有关部门报道,今年一季度中央企业债务杠杆有所下降,3月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66.5%,比上年年末下降0.1个百分点。而在一篇发表于2006年的外国媒体上的文章中看到,中美德日四国制造企业资产负债率比较数据,中国为65.6%,日本为61.24%,美国为62.48%,德国为72.51%。
        也就是说,在中国即使是作为负债率较高的央企,杠杆率也并没有达到特别吓人的程度。
        如果再把其他企业,尤其是获取信贷资金比较困难的中小企业包括进来分析,可以肯定,目前中国的企业杠杆率还会比目前的央企杠杆率指标明显更低一些。
        再加上中国的政府杠杆率是明显低于西方国家的这一事实,可以得出结论,用杠杆率过高作为理由,来指责中国信贷规模增速过快,在事实与与逻辑上也是不成立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