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中国经济的问题不在于投资过度与消费不足  

2017-04-17 14:5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财经理论界人士评论中国经济现象时,都把中国经济增长中的问题归结为【投资过度和消费不足】。这个观点虽然有利于帮助西方国家走出经济困境——因为中国消费增加有利于扩大这些国家的产品出口;中国投资减少,会导致生产力进步放缓,导致经济竞争力降低。对中国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是没有好处的。是一个存在重大理论错误的观点。
        人们从事经济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财富。这与社会再生产的活动目的不同。人们的投资目的也不是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从这个角度说,投资人是理性的。如果没有可以让他获得财富的市场有效需求,他是不会去投资的。
        但是即使在生产能力过剩的市场上,依然会有人认定自己可以获得财富而继续投资。并且往往因为新的投资伴随着更高的效率,而确实实现了财富目的。
        在经济社会中,财富才是消费的权力。因此当人们财富不足的时候,人为刺激消费,不但违背市场规律的要求,也会导致资源的被浪费在低水平生产力基础上的经济活动中。
        主张生产能力与消费需要之间实现平衡,其实是计划经济观念而不是市场经济观念。他们不知道或者故意忘记了,生产力水平低,则经济竞争力不强,获取财富能力不足,就只能跟在发达经济体后面,成为国际垄断资本的经济殖民地。
        要尽快提高生产力水平,就必须依靠尽可能高的投资率。不但在生产能力不足的时候是如此,在生产能力过剩的时候依然如此。
        因为所谓生产能力过剩,指的是低效率生产能力过多。这时候需要用高效率生产能力来淘汰他。你自己不用高效率生产能力淘汰他,就会被别人用高效率生产能力淘汰掉他。显然自己通过更高生产能力的投资来主动淘汰他,比较符合经济发展的要求。
    高投资率不是经济增长的桎梏。相反,政府必然地不能持续高投资,才是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以后无法继续高速度增长的原因。资本利润率往往与政府投资率的变动正相关。所谓投资率过高,必然讲的是国家投资。民间投资没有不关心资本利润率的,从宏观经济角度分析,不可能过高——只有因为投资能力不足导致过低。
    投资带来市场有效需求;更是有效推广与布局先进生产力的手段,也是淘汰低水平生产力的必须。
    因此,高投资率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必要条件。边际效用与市场规律的要求,决定了政府从市场分割财富占比必然趋于减少、以及财富必然向少数私人集中的趋势,也就决定了政府投资能力的必然降低和高投资率现象的必然消失。也就决定了到一定经济水平以后,经济增速的必然降低。
    经济价值分为工资、利润、税收三部分。政府的各种收费及国企利润,本质上也属于税收范畴。税收是否合理,以它是否影响了经济正常发展为标准。一个国家只要经济发展正常,就证明税收合理;如果经济发展太慢,就证明税收挤占了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如果过热,则证明税收水平太低,延缓了生产力水平提高的进程。
    在经济规模偏小的时候,因为就业问题严重,政府会通过降低税收占经济价值的比重,增大资本利润空间,以促进经济发展;当经济规模扩大,劳动力供应趋于紧张,就会导致工资占经济价值比重升高,挤压资本利润空间。这时候资本家会要求降低税收。然而在发展中经济体,这时候应该做的是促进产业升级、提高生产力水平,而不是减税。
    不过度搞福利、限制公务开支、给创业减免税都是应该的。但是一般地给企业减税,则不应该。当前中国的问题不在于资本不足。给企业减税,就是人为减少政府在经济价值中的分割比例,扩大资本利润空间。结果将是资源过多流向低效率产业,不利于产业升级与生产力进步。
    而且这么做的结果,会导致劳动力成本在经济水平不高的基础上过快上升,对以后的经济结构调整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不利。有人会说,资本流入过多,会导致资本利润空间减少,资本会主动进行产业升级。如果真是这样,资本利益群体就不会要求减税了。
    发展中经济体相对于发达国家,还有科技更新的空间,应该通过科技更新实现产业升级,达到提高劳动生产率、在不降低工资绝对水平的同时扩大资本利润空间。如果用减税的方法扩大资本利润空间,资本将没有产业升级的动力与压力,会导致经济在低水平盲目扩张,而且竞争过度的结果,是利益外流与资源浪费。
    发达经济体科技水平已经是一流,要进一步提升科技水平,需要等待科技创新的突破,这个相对于科技更新难度很大。因此产业升级必然很慢。在工资水平上升挤压资本利润空间的环境下,要保持资本不因为利润空间太低而流出、导致经济规模偏小,就只有减税了。减税则财政趋弱,所以政府投资能力降低是必然规律。
    在生产力进步停滞的条件下,增税减支导致的经济萎缩幅度会大于增税减支的额度。增税减支不但会导致同等额度的有效需求减少,还会引发悲观预期,导致本来可能的支出受到抑制。于是市场的有效需求进一步减少。
    有效需求减少,自然导致投资增长减少。GDP增长不萎缩就没有道理了。收富人的税虽然未必直接减少消费,却会导致资本外流、失业增加。因此,发达国家没办法提高财政投资能力。
    西方发达国家的低投资率,是他们的政府投资能力必然地降低了的结果,而不是什么经济发展的要求。如果说,过去在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时候,还有人会错以为是发达国家没有了政府投资空间,那么,奥巴马的高铁设想成为笑柄,更证明了他们的问题在于政府投资能力降低,没办法提高投资率,而不是需要低投资率。
    发达国家因为财政能力的降低,当科技创新必然的经常遇到瓶颈而导致资本利润空间缩小的时候,不再有通过扩大投资增大资本利润空间的能力,决定了资本必然流出,到发展中国家寻找有必要资本利润空间的市场。于是发展中国家有了经济增长所必需的投资资本,从而可以实现较快增长;发达国家的增长却必然地放慢。
    有一种说法,高投资率会导致消费偏低。他们不知道投资最终都会形成民众的收入。而民众劳动收入的增加才应该是消费增长的条件。如果国家财政都被用于支持民众消费,先进生产力的推广与布局就会受到阻碍。民众不是因为从工作中获得收入而增加消费能力,必然导致“养懒汉”现象的蔓延。人懒了,生产力水平没上去,对经济的危害才是可怕的。
    另一种说法是,高投资会导致资源供应紧张。他们似乎不知道,投资必然的是以提高效率为目标的行为。效率提高的结果是资源生产于是用效率的提高,会导致资源的稀缺性下降,从而在宏观上缓解资源紧张的形势。
    会导致资源供应紧张的,不是高投资率,而是投资失误。这是不同的两回事。以此理由批判高投资率,显然是没有把科技更新的作用与投资联系起来。
    还有一种说法是,高投资会加大金融风险。如前所述,投资会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提高生产力水平,从而也就会降低经济成本,增强经济竞争力。经济竞争力提高了,应该是会降低金融风险才对。
    伴随高投资而产生的金融风险,其实是因为新的生产力淘汰旧生产力,从而导致了一部分不适合市场需要的企业倒闭造成的。这部分企业迟早要倒闭,与其等到外来资本的竞争迫使它倒闭,导致金融风险的不可控,不如用自己新建的高水平生产力主动淘汰掉他们,金融风险还可得到控制。
    消费不足概念,从不同的角度分析,有两种定义:
        1、因为资源稀缺,满足不了人类的消费欲望,这是绝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这样定义的概念,在逻辑上,要求通过提高生产力,降低资源稀缺性,同时,合理分配作为经济社会中的消费权力的财富,尽可能让人们能够拥有平等的消费能力。这样的消费不足概念,把发展经济作为满足人的要求的手段,是与伦理要求相符合的;
        2、因为作为经济社会里消费的权力的财富,分配不公平,导致有财富的人因为消费已经得到满足,而不会再使用消费的权力,而没有财富的人,因为缺少消费的权力,却无法满足甚至是基本的消费的欲望。于是,导致有购买能力的消费需求满足不了经济发展的需要。
        这里不是指的资源稀缺导致消费不足,而是相对于有购买力的需求,资源过剩,是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这样的“消费不足”概念,将人类的消费行为当做了满足经济发展要求的手段,逻辑上颠倒了人与人的行为·之间,应该的关系,是违背伦理要求的。
        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是在一些人没有消费权力的环境下,导致相对于经济发展要求的消费不足。而经济是经济社会阶段里,社会再生产发展的必须形态。
        所以,这个“消费不足”概念虽然不符合伦理要求,却是客观规律决定的现象。也就是社会必须解决的问题。否则,会导致经济增长停滞、社会再生产过程中断,人类的伦理要求得不到实现。毕竟,适应客观规律要求,以实现人类的目的,也是人类社会的伦理要求。
        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其实仍然是从绝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演化而来:
        如果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人类的消费资源无限充沛,就不会有财富概念。人们之间就不会展开财富竞争,也就不会有财富分配不公平现象,也就不会出现一些人垄断了消费的权力却不用于消费;另一些人却因为缺少消费的权力,而满足不了甚至是基本的消费需求这样的现象。于是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现象就不会出现。
        一些人指责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是因为高储蓄率导致的。其实这样的指责毫无道理。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的原因不是因为有钱不消费,而是因为一部分人没有钱,也就是没有消费的权力。
        如果说有人有钱不消费是导致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的原因,那么他们应该指责的是以盖茨、巴菲特这些人为代表的富裕阶层群体。因为正是因为他们把财富积累起来,不用于消费,才导致了市场上的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当然在国家与经济体之间,应该被指责的就是富裕国家与发达经济体。而不应该是作为发展中经济体的中国。
        这些人要辩护了,盖茨、巴菲特这些人的财富并没有被储蓄起来,而是被用于投资了。
        没错,他们的财富没有被用于狭义定义上的储蓄。但是,相对于消费,投资与储蓄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实现财富的积累——我把这个定义为“广义储蓄”。从财富积累也就是“广义储蓄”的意义上说,投资就是高收益的储蓄;储蓄就是低风险的投资。或者说,投资就是高风险的储蓄;储蓄就是低收益的投资。从逻辑上说,投资与储蓄都属于财富积累的范畴。
        正是因为有钱的人把消费的权力不用于消费而用于了财富积累——请记住,投资式的财富积累,会直接增加需要市场购买力的需求,来满足价值实现要求的资源的供应,相对于储蓄式的财富积累,更加加剧了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现象,而没钱的人,却因为没有消费的权力,而无法满足甚至是基本的消费需求,导致了市场上的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现象。
        这与在经济快速增长过程中,普通民众因为收入增长较快,消费欲望相对增长较慢,而导致的高储蓄率没有关系。
        因为民众在这样环境里,相对地没有感到消费不足——民众没有感到消费不足,而精英们要指责他们消费不足,是违背西方意识形态中的经济理论体系中的主观价值理论要求的。如果指责民众的财富积累行为,就是在否定经济原理。因为,经济的目的不是在于消费,而在于追求财富。
        一些人站在资本家的利益要求角度,指责民众不应该储蓄过多的时候,忘记了,如果不顾经济原理要求,而从社会再生产的结构平衡原理出发,资本家们更应该带头消费。资本家们如果不是因为进行了财富积累,怎么可能成为了资本家的?难道说,资本家们从事财富积累就是应该的,他们成为了资本家,其他的人就不应该进行财富积累活动了?什么逻辑?
        所以,高储蓄率现象是社会经济发展良好的结果,也是符合经济原理要求的现象,并且与消费不足——不管是绝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还是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现象都没有逻辑关系。是一种既符合经济伦理关系,也符合经济规律要求的好现象。
        之所以说高储蓄率是一种符合经济规律要求的好现象,首先是因为它是边际效用规律决定的现象。
        当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民众的收入增长较快。边际效用规律决定了,在这样情况下,消费边际会降低,也就是在消费欲望增长的速度赶不上收入增长速度的情况下,新增收入中用于消费的部分会减少,被用于财富积累的部分会增加,这就是高储蓄率形成的背景与规律。
        其次,经济高速发展都产生于从低经济水平社会向高经济水平社会过渡阶段。在相对较低的经济水平社会里,经济发展需要的资本属于稀缺资源。因此民众的储蓄率高,也是对经济发展有利的资源供给行为。
        因此,指责民众储蓄率高,很明显是在指责人们对于稀缺资源的供给,是违背经济发展要求的错误观点。不但在主观上是单方面指责民众的财富积累,在伦理上是错误的;从客观上分析,也是违背经济发展规律的要求的。
        高储蓄率现象是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边际效用规律决定下的良好现象。而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则是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边际效用规律决定下的不良现象。
        财富越多的人,边际消费越低;消费权力中被用于财富积累的比重越高;财富分配就越不公平;中低收入群体所拥有的消费权力就越少;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满足度就越低;市场的相对意义上的消费不足现象就越严重。
        这就是经济社会内在的癌症。如果不从生产力决定论出发分析,是找不到出路的。可是,绝大多数经济理论者都不看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只是就经济论经济。于是各种自相矛盾的怪论频出。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