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西方媒体喜欢对中国说胡话  

2017-03-06 10:1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FT中文网,想看看外国主流媒体对中国正在进行的两会如何评论,首先就看到了徐瑾的评论文章 两会观察:从日本镜子看中国经济
         我早知道徐瑾并不懂什么经济理论知识,对她的经济观点没什么兴趣。只因为看到她文章起始就提出问题:中国经济的神话与弊端,都曾经在日本上演过;读懂日本,中国经济的未来图景也近乎透明】。要将中国经济与日本进行对比,才有了点兴趣看下去。既然看了,就顺带批判一下:
        任何主要经济体的崛起,依靠的都只能是生产力的进步。生产力进步第一要靠科技进步;第二要靠投资把科技进步成果转化为生产能力。所以,不从生产力与科技进步状况入手,简单就一些经济现象进行类比分析,不会得出正确结论的。
        因为这个不是特定经济体的依赖,而是普遍的必然规律。如果仅从一些经济现象比较出发,是没有理由拿中国与日本进行比较的。而徐瑾正好是在通篇文章都没有说到生产力与科技进步状况的前提下,用日本的过去经济现象来对比今天的中国经济。
         她拿中国与日本进行比较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曾经在中国之前,创造了空前的经济成长奇迹。中国是继日本之后的空前的经济成长奇迹。日本经济成长奇迹结束了,中国的经济成长奇迹会在什么时候结束?进一步质疑,今天中国政府制定的经济目标能否实现?
        今天的中国与经济高速成长以后的日本相同的地方,在于都创造了空前的成长奇迹。日本曾经成为过威胁到美国经济霸主地位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天的中国也成为了与美国在经济上进行强劲竞争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可是她没有看到中国在积极的一面与日本不同的地方:1、中国目前的人均GDP比日本相差还很远,离发达国家水平还有一段距离;2、中国的人口众多,经济总规模必然会超过美国;3、中国不像日本一样,需要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因此不会在美国的威胁下,做出违背经济规律要求的行为。
        第一个不同,说明中国在科技的纵向高度与发达国家很接近了的同时,生产力的横向分布情况,还存在着巨大的进步空间,并且,因为人均GDP还远不及发达国家,决定了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相对于发达国家,依然偏低。
        于是中国的经济竞争力还有成本优势存在,这两者决定了,今天的中国经济还没有进入到到无法保持继续以较高速度增长的阶段,于是,从根本上就不存在目前以及可以预料到的时期内,会步日本经济低迷的后尘了的问题。这个分析,徐瑾也没办法否定的。
        第二个不同,就是大家都忽视了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自进入二十世纪以来,为什么世界上只有美国能够在经济上一家独强,而其他国家的追赶,都最终会在接近美国水平的时候停止了呢?答案就在这里,那些追赶的经济体都没办法形成超过美国的经济规模。
        要成为世界经济的最强国,必须具备两个条件:1、最大的经济规模;2、世界顶尖的科技创新能力。
        第一个条件可以让这个经济体能够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巨大有效需求和经济资源,也就是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推动力;第二个条件则是通过科技创新成果创造出新的市场有效需求,让全世界都获益。二者缺一不可。只有第一个条件,这个经济体不可能持久;只有第二个条件,则不能直接给世界经济带来增长动力。
        美国长期以来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经济规模巨大,只要经济走强,就会对世界经济提供巨大的有效需求,并通过资本外溢,为其他国家供应经济资源,从而带动全世界经济增长;他的科技创新能力没有别的国家可比。
        当世界经济因为科技创新必然的遇到瓶颈,市场有效需求因经济增长达到一定程度而不能继续增长的时候,只有也只要美国的科技创新取得规模性突破,才能、并且也就一定能让全世界的经济都获得增长。所以长期以来,世界经济才一直以美国的经济为马首是瞻。
        可是美国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地位,是因为一定时期的客观环境决定的。在还不具备这个客观环境之前,他是没有这样的地位的·。如果客观环境改变了,他的这个地位当然也就会无法维持了。
        这个客观环境就是:自从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来,就没有其他的经济体的经济规模赶上过他。而他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这个地位,原因在于大规模科技创新总是首先在美国首先取得成果。因此他一直保持着两个必须具备的条件。
        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两个条件中的一个,就是最大经济规模条件,美国已经失去了。因为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已经是中国了。因此,今天的中国对于世界经济增长作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美国。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进口国,可是新增进口量却落在了中国后面。
        同时,在世界经济史上,中国第一次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向世界其他经济体大规模输出资本。所以世界各经济体要争取经济增长,都把目光投向了中国。
        当然,如果中国仅仅具有世界最大经济规模这一个条件,是仍然不可能在将来代替美国在世界经济领域的地位的。因为科技创新才是经济持续成长的根本条件。没有这个根本条件的支持,即使经济规模世界第一,也没有能力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
        中国历史上,曾经长期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后来就因为科技水平的落后,导致生产力水平长期处于低下,结果成为任列强欺凌的贫弱落后国家。而这一次中国经济的重新崛起,就是因为中国的科技水平迅速追赶发达国家的结果。
        但是当中国的科技水平达到或接近世界顶尖水平以后,中国的科技进步要继续,就只有依靠自己的科技创新了。而且也只有具备科技创新的能力,才可能创造出新的市场有效需求,让全世界经济获益。中国能做到吗?这要从分析为什么很长时期以来,科技创新只在美国发生这个问题来找答案。
        中国今天所谓的一些创新不过是通过对于先进科技的模仿与改进,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经济成本,增强了经济竞争力,把本来属于发达国家的市场有效需求与资源抢到了手里。当然这样的结果是世界财富的分配局面得到了合理的纠正,让大量贫穷的民众有了逐渐增加的消费的权力,对于扩大世界经济发展所必需的市场有效需求,是一个极大的贡献。
        但这毕竟不是通过科技创新,创造出市场上原来没有的东西形成有效需求。这样的财富重新分配局面,虽然合理,却是以发达国家的利益要求受到抑制为代价的,也因此使得美国等西方列强想要遏制中国的发展。
        科技创新是一个经济风险很大的活动,当然成本也就很高。所以生产力水平低的国家的资本,都不会在有现成科技手段可用的时候,去从事科技创新。
        即使是强势政府的中国,也不过利用财政资源,对国外先进科技进行超越经济阶段的跨越式模仿与改进,从而实现了中国经济连续时间最长的高速成长世界奇迹。真正的能够为世界经济带来新的市场有效需求的科技创新,仍然没有实现过。
        要成为科技创新的领导国家,必须具备两个条件:1、科技水平已经达到最高水平;2、经济规模世界最大。
        不具备第一个条件的时候,科技创新从经济成本角度分析是不合算的。资本是以牟利为目的的。既然有现成的科技手段可以为资本带来利润,资本家就不会愿意冒高风险去从事科技创新投资。
        不具备第二个条件的国家,也不会成为科技创新的领导者。因为科技创新的风险与成本极高,必须在最大经济体里面才有可能通过尽可能大的规模效应降低风险与摊低成本。即使是在经济规模较小的国家研究出来的科技成果,也只好在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首先运用。
        曾经创造经济奇迹的日本,之所以后来陷入长期经济低迷,就因为它的经济规模无法达到美国那个程度,即使已经具备了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科技水平,也没有让科技成果在本国首先运用的经济规模。因此只能屈居美国之后。
        今天的中国,经济规模按照平价购买力计算,已经世界第一,再过几年,按照美元计价的经济规模也将超过美国。科技水平也达到相当高的程度,继续通过追赶发达国家科技以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空间,相对于过去已经很小,自主科技创新的必要性已经日渐迫切。
        那时候,科技创新所需要的经济规模与科技能力都会转移到中国而不是继续留在美国。中国将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领头羊。当然,那时候中国也就会成为世界经济最强国,而不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所以,结论是:1、今天的中国还不到重蹈日本覆辙的时候;2、未来的中国,更不会重蹈日本的覆辙。这是由中国与日本之间的不同客观条件决定的。也就是客观规律决定的。
        第三个不同,也就是【中国不像日本一样,需要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因此不会在美国的威胁下,做出违背经济规律要求的行为。】则决定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会被外部强权国家的要求所左右。也就可以保证中国未来的经济政策大体上不违背经济规律的要求。这一点就不是日本被迫接受“广场协议”的历史可以比拟的。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明白一个逻辑:要拿今天的中国与历史上的大型市场经济国家比较,唯一最可以比较的不是日本,而是美国。徐瑾说【读懂日本,中国经济的未来图景也近乎透明】,这话是经不起事实与逻辑的印证与推敲的。下面再继续批判她在这篇文章中的几处错误:
       一、 GDP增速目标【为什么是6.5%,这一目标底线是否守得住?首先,比起过去的8%甚至7%,6.5%看起来已有让步,为什么一定要保持中高速经济增长?按照十三五收入规划,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番,那么6.5%其实已经属于官方能够接受的底线范围。
        其次,有观点将本次调整解读为主动下调,但是这背后也有严峻形势使然因素。报告开篇已经表示,“国内外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交汇的严峻挑战”,虽然李总理表示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意味着政府更多希望将6.5%作为底线,但是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可能需要做好长期潜在增速继续下行的打算。】
        保持6.5%左右的GDP增速,官方已经说了,是为了满足必要就业要求的底线,不是为了达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番】的强行要求。去年6.7%的GDP增长率实现了增加1300多万人的就业目标;要满足未来几年每年1100多万人的就业要求,6.5%的GDP增长是大概需要的。
        政府的本质职能在于维护社会稳定。在这个底线之上,才能够进一步努力实现提高民众收入。社会稳定的一个根本条件就是人民的安居乐业,因此保持必要的就业水平,才是政府的工作底线目标。徐瑾在这里,显然没有明白政府的职能与政府的计划之间的关系。
        二、【今年赤字率拟按3%安排,财政赤字2.3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000亿元。按照表面数字,3%的数字可谓稳健,也与去年预算赤字率持平。但是考验在于,如果经济下行,要维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效”,3%的财政赤字难以维持。】
        徐瑾在这里没有用事实与逻辑证明中国经济未来下行的可能性,却简单地用【如果经济下行】作为质疑财政赤字计划的理由,只能证明她是从希望中国不好的立场随意说话。否则,她怎么不【如果】经济好转程度超出预料呢?毕竟去年分季度经济走势是逐步好转,并且年初以来各项经济指标也都在明显转好,经济更快上行的可能性明显增大。
        三、【中国财政赤字可能存在低估,有券商报告经过计算表示,如果加上动用的结转结余与政府性基金专项债,2016年财政赤字实际上高达4.3%,结合一些隐性口径,可能数字还有加大。如果未来经济继续下行,本来增速已经下降的财政收入将会面临更大压力,此刻比起开源,可能更重要还是节流。】
        这还是证明她是从希望中国不好的立场随意说话。因为她这里继续用了只从消极面出发的【如果】,并加上并没有任何依据可以证明其分析是对的的【有券商报告经过计算表示】的数据,作为质疑报告的依据。用没办法证明其可信度的数据分析,再加上已经被事实证明可能性很小的【如果】,作为质疑的依据,即使仍然有意义,应该说【意义也不大】。
        四、【报告对货币政策定性仍旧是要保持稳健中性,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余额预期增长均为12%左右。此外,对照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的目标,对此很多民众关心,因为涉及通货膨胀,但是在当前经济状况之下,其实3%较难达到,这个目标即使核定意义也不大。
        应该承认,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明显,未来几年通胀的趋势会越来越强劲,因此,要实现3%左右的消费价格目标,困难在增大。
        但是第一,目前并不具有明确的依据证明这个目标很难实现;第二、正是因为目标实现有困难才需要制定工作计划,否则,如果制定一个“确保通胀不超过10%”的计划,有意义吗?所以,这里【这个目标即使核定意义也不大】的说法,只能证明她没有明白自己应该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