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政府官员不是寺庙里的菩萨  

2017-03-05 08:5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说简政放权的问题时,说【砍掉审批是削减权力,砍掉行政性事业收费权那是拆香火,难呐!】这句话,逻辑上把政府部门当做了寺庙,那么政府官员就成了庙里的菩萨。不管说话的人的意思,是自以为能显灵的菩萨,还是在指责一些官员是泥木雕塑,都是既违背了官方意识形态要求,又违背经济基本原理的错误言论。
        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经济思想,是西方意识形态系统的一部分。西方意识形态系统的原点之一是“性恶论”——另一个原点是基督教文化。
        “性恶论”导致了把政府当作“公民权利”的天敌的思维。于是,在经济思想中,也把政府排除在了市场主体行列之外,认为政府是被市场上的企业与居民这些“创造财富”的纳税人供养的。
        在这个逻辑基础上,西方意识形态就要求政府不干预或者尽量少干预经济活动。今天的中国政府,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地接受了这个思想。可是,这个来自西方的经济思想是错误的。因为,政府从来就是市场的主体之一,政府行为也从来就是市场环境的必要构成内容。
        市场是由企业、居民与政府共同组成的。它们各自有各自的要求,需要在市场上实现。同样,他们也只有在市场上推出被市场认可的资源,才能够获得他们需要的财富。
        企业与居民与市场的关系这里不用说了。政府是市场秩序的维护者。为了维护市场,也必须有可以支配的资源。而政府对于市场秩序的维护,以及对于市场规则的制定与修改,就是政府向市场推出的资源。          
        本质上, 政府的收入也是通过市场交易获得的。如果政府推出的资源不被市场认可,政府的收入就会减少。这和企业与居民向市场出售资源,然后获得自己需要的资源,本质上是一样的。
        而且,市场对于政府能够推出的资源的需求,比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企业与居民能够推出的资源的需求,是更为不可或缺的。因此,政府参与市场财富的分割,其实比任何个别企业与居民更有理由。
        既然政府的职能是市场所必须的,政府的收入也是与市场状况紧密相关的,而市场状况的好坏,又与政府推出的资源与市场的需要相符合的程度完全一致,那么逻辑上就必须承认,政府的行为——做或者不做什么事,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就像企业与居民向市场推出的资源的质量与数量,与市场的需要相符合的程度,决定了市场状况的好坏一样。
        既然政府的行为,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那么,掌握与顺应市场规律,当然也就应该包括了对于政府行为的预测在内。同样的原因,我们就没有理由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只应该讨论政府应该、以及会,如何适应市场,做出符合市场需要的行为,以实现市场各方共同的利益增长。
        从政府的立场出发,应该讨论的是,如何根据变化的市场需要,推出或者撤回对市场的服务与管理的措施与资源。而不要以为政府是资源的黑洞,对资源的吸收与对市场的参与——也就是向市场的资源投放——越少越好。
        有人会说了,西方国家政府历史上就曾经不干预市场,可以证明政府与市场是可以分开的。
        确实,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时期,西方国家的政府确实曾经不干预国内市场。但是不要忘记了,那个时期,同时也是西方国家的殖民主义时期,是西方国家政府用对外暴力征服殖民地,从而扩大海外市场的方式,向本国市场各方推出海外市场资源。也就是说,那个时期的西方国家政府,同样的在干预市场,不过形式与今天不同而已。
        当世界市场已经分割完毕,西方国家不再能够通过殖民战争,来向本国企业与居民提供新的海外市场资源,又一时还不能放弃原来的治理模式的环境下,西方市场经济就濒临崩溃了。
        首先用一战毁灭了一部分生产力;接下来用大萧条进一步毁灭生产力;然后再用二战接着完成治理模式转变前的市场供求平衡过程。最后终于实现了市场治理模式的转变。也就是人们说的“政府干预市场”。其实不过是政府改变了向市场推出的资源的内容而已。
        假如今天世界列强还可以通过对海外发动殖民战争,对本国的企业与居民推出新的海外市场资源,这些国家的政府仍然不会对本国的国内市场进行干预。
        一方面,新的海外市场可以缓解生产过剩的压力,没有必要对国内市场进行干预;另一方面,政府从市场上获得的的资源有限,既然要尽量用于对外扩张战争,也就没有能力对国内市场推出符合市场需要的资源。也就没能力干预国内市场。
        明白了政府就是市场的参与主体、政府的行为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这个逻辑与历史事实,就应该明白,不存在政府是否应该干预市场的问题。应该讨论的问题是,如何适应市场——包括政府自身在内——各方的需要,推出有利于市场各方利益共同增加的资源。
        在生产力水平偏低、以及因生产力快速成长,导致经济成长快速的过程中,人们对于应有的市场秩序认识差异较大的环境里,要维持市场的平稳,需要比较细致的政府管理与服务;当生产力水平提高到一定程度,经济发展趋于平稳,人们对应有的市场秩序认识逐渐趋同到一定程度,原有的一些政府服务与管理项目就可以撤销了。
        必要的简政放权,一方面,是要给企业与居民以更大的自由权利;另一方面,是为了降低政府的市场管理与服务负担与成本。在有利于企业与居民更好的开展经济活动,从而增加政府的税收来源的同时,减少政府的财政成本,有利于政府调控市场与经济能力的可持续增长。
        这,才是今天应该实行简政放权的市场原理。简政放权的必要性,体现的是政府与其他市场主体之间的市场关系。不是被供养者与供养者之间的关系要求。征服不是被信众供养的寺庙;官员也不是寺庙里的菩萨。
        说政府官员不是寺庙里的菩萨,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政府与政府官员不是资源黑洞。他们吸收的资源,要么,被通过消费与投资,运用到了市场上,成为对市场提供资源与有效需求的来源,也就成为经济的动力;要么,被存放于银行,形成银行资源,在市场作用下成为降低银行对市场供给信贷的成本的因素。
        总之,行政与事业部门的收费,一方面,是市场财富分配的一种形式;另一方面,也是向市场提供资源供给与有效需求的渠道。
        这样的形式与渠道,在不同的时候,对经济发展的利弊各有不同。因此应该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调整。如果把它当作信众对寺庙供奉香火,就是把政府与官员当做了资源黑洞,既与事实不符,也违背了经济原理。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