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公民意识”是西方意识形态的专制工具  

2017-03-22 10:1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精英,主要是体制外以及身在体制内、却自认为是体制外的精英们,总是不断地宣扬“公民意识”,要求以“公民”为主体实现民主政治。指责普通民众缺乏“公民意识”,是“顺民、暴民、愚民”,是民主政治的障碍。于是很多愤青们在这个概念的忽悠下,要求所谓的“公民”权利。
        其实这不过是一部分精英群体及其代言人,为了争取自己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民众的自由空间,而对民众的忽悠,并取得了有利于自己、却未必有利于普通民众的效果的表现。
        因为,当我们被称为“公民”的时候,不同社会阶层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差别就被抹去了。精英们就可以要求普通民众与自己价值观一样。如果民众不同意,就不属于公民,而变成了“奴才、猪、蒙眼驴”。“公民”,就是那个被精英们操纵民众以对付政治对手的工具。
        请记住,相对于舆论平台的精英们,普通民众是没有话语权的。因此,公民的权利应该是哪些,从来都不可能由普通民众说了算,而是由精英阶层的人们说了算。这里不是说不应该这样——这是客观规律现象,没什么应该不应该。而是说普通民众的权利要求,不会在这样的公民定义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得到充分体现的,只能是精英们的要求。
         一个人要谋取私利,如果他说他在为人民谋取利益,逻辑上是不对的。因为他只是一个人,不是人民。可是,他说他是公民,他在谋取公民的利益。在语言逻辑上就是顺畅的了!然而,他谋取的是他个人的私利,很有可能是以牺牲大多数公民的利益为代价的。由此可见公民概念的欺骗性。
          “ 公民”概念掩盖了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区别。精英们能够享受到的权利,普通民众往往没有能力享受。比如普通民众想像精英阶层的人们一样,住豪宅、开名车,就只能是妄想。
        可是在“公民”概念下,普通民众就被忽悠着替精英们向政府要权利。精英们获得权利以后,对于普通民众的苦难,就会说一句,【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你要是饿死了,只怪你不知道食肉糜。就像我写的的一篇微故事那样:
        【鱼儿要石头与自己一起要求上帝让河里的水更多,“这样我们的自由空间就会大起来。”石头回答说,“我们不能游动,要更多的水干什么?水更多,我们沉得更深,更容易被污泥埋没。不如你和我们一起要上帝给与我们游动的能力。”鱼儿说“那是你们自己的事。”石头说“那就等我们争取到游动能力再说吧”,鱼儿大骂,“你们这些奴才、五毛!”】
        公民概念是抽象的。它掩盖了不同利益群体、不同能力群体之间的各种利益区别。把富豪与贫民、拥有各种经济、舆论权力的人,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民众等同了。这就方便精英们用自己的利益诉求忽悠普通民众。而且它固定地把政府当做了对立面,为精英而不是民众的利益要求制造道德舆论,追求利益。普通民众的利益诉求却往往被忽视。
        要说明这一点,有必要分析公民概念的本质与历史来源。
        网上关于公民的定义,有如下内容:
        1、公民指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
        2、公民是享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共事务的权利的人;
        3、公民应该是具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务活动能力的人。
        从上述几条来看,在第一条上,不存在什么问题,【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都是公民;
        可是第二条就有问题了:【享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共事务的权利的人】?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像总统总理那样【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共事务】吗?那国家还不得乱套了?
        显然,在不同位置的人只能享有不同的权利,而不能简单地说,是公民,就享有同样的政治权利。
        当然,从第一条内容理解,是根据【法律规定】。问题是:法律是谁制定的?普通老百姓是没有能力制定法律的。有能力制定法律的,必然是精英阶层的人。而任何制定法律的人,必然首先照顾自己们的利益要求。其中,特殊利益阶层的精英必然只照顾本阶层的利益要求;只有政府,因为其根本利益在于社会稳定,才必须照顾不同阶层的利益要求。
        在制定法律方面,普通民众必然处于弱势地位,法律制定的结果,也就必然首先限制了普通民众的利益与权利。所以不同阶层的人是不会有同等的权利的。也就是说,公民与公民是不一样的。逻辑上与事实上都很明白的是,大部分公民是没有也不可能有,真正【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共事务的权利】的。
        第三条就更荒唐了:【公民应该是具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务活动能力的人】!那么没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务活动能力的人】就不是公民了!
        我们知道,真正【具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务活动能力的人】必须有较高的理性思维能力。而大多数普通民众都因为与精英们不同的客观条件决定了,他们往往只注重个人和家庭的生活要求,缺乏广泛的理性思维要求与环境,相对于精英们,他们是缺乏理性思维能力的——否则他们也不是普通民众而会是精英了。
        于是,公民就应该只包括精英阶层的人们,而没有【从事管理社会和国家等公务活动能力】的普通民众,当然就不在公民之列,而在“顺民、愚民、暴民”之列了。把大多数民众排除在公民范围之外的人的思维,是不是民主思维?这个问题应该很容易回答!
        正是这样的公民定义,决定了“公民意识”的专制性与其作为西方意识形态的工具性。
        把社会成员区分为“公民”与“愚民”,而任何社会里被视为“愚民”的总是大多数。于是“民主”是为了谁的利益要求就很明白了!别告诉我西方国家没有“愚民”。它们的绝大多数民众同样是被意识形态操纵的,操纵者就是精英。
        民主,首先要包容特别是尊重绝大多数民众的价值观。否则是什么主,大家知道!
        比如,主张产权制度没有错,因为没有这个制度,经济就没办法发展,人类的伦理要求将没办法得到实现。错的是把它当做了全体公民的、而且据说是恒久永存的权利。而事实上大多数公民成员不需要、也享受不到这个权利。相反的被这个权利限制了自己的自由。
        比如豪宅是富人的,穷人就没有权利住进去。因此,在“公民”概念下,掩盖了财富与地位悬殊的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差距;以精英们的权利要求代替了普通民众的权利要求;以西式共和下发达国家的情况,掩盖了同样是西式共和下的不发达国家的情况。也就是以选择性失明的事实介绍,忽悠了人民群众。
        “公民”概念掩盖了不同阶层之间存在的利益差别。在公民这个范畴里面,有的利益群体生活自由自在,富极无聊,要管政治——他们自称也被代表着他们利益的公知们称为具有“公民意识”的公民;
        更多的利益群体却因为生活还不轻松,只想在现有比较宽松的经济环境里努力赚钱,让自己的生活环境逐渐向精英阶层靠拢,可以活得自由自在一些。持这样价值观的人们就会被公知们斥责为“愚民、奴才” ,是没有“公民意识”,不配被称为公民的群体。
        按照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存在主义哲学原理,每个人认识的世界都是真实的;同样,按照西方意识形态中的主观价值理论,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合理的。因此逻辑上不应该歧视任何人的价值观。
        所以,以人们的价值观不同,作为衡量公民资格的依据,就是违背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基本原理的表现。事实上也违背了民主概念中必不可少的包容性要求。所以,在这样定义下的公民概念基础上,衍生出的“公民意识”概念,就只能是专制意图的工具。
        事实上与逻辑上,我们都只能用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人】作为公民定义。既然都是公民,当然不同公民的意识就都属于“公民意识”。也就没必要特别提出“公民意识”这个概念。
        之所以会有人提出“公民意识”概念,就是为了用特定的意识要求,强行统一社会意识。这就是在用舆论暴力,在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专政!而这些人是口口声声反对专制、反对专政、反对舆论暴力的。
        想把社会建设好,问题不在于批判民众的意识,而在于推动生产力发展,改变民众的处境。不做此想,却要“教育”民众改变他们从自身客观条件出发而形成的价值观,是违背主观价值理论的,是违背民主自由原则的,也是不会成功的。
        主张“公民意识”的人会说,西方国家就是在“公民意识”的号召下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错了!他们是在生产力进步的环境里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
       “公民”概念是被新兴的资产阶级用来对付欧洲封建统治者的工具。可是如果他们不能用经济利益团结普通民众,“公民”概念不会有用的。就像春秋战国时期,地主阶级用惠及民众的手段从血缘贵族手中夺取政权一样,原因在于他们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有能力用经济利益争取民众。而原来的统治者在经济竞争中没有了能力继续庇护民众,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了。
        主张“公民意识”的人还会说,只有全体公民参与政治,才叫民主。而要让普通民众参与到政治中来,必须要求他们有理性的思维与先进的价值观,这不是很应该的吗?在这里,他们是把自己的要求当做了全体公民的要求了。
        普通民众大多只想要生活更自由舒适一些,并不想参与政治。这是从他们的客观条件出发的价值观。根据西方人的主观价值理论以及存在主义哲学,他们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合理的。别人没权利要求他们改变价值观。
        要想他们的价值观,使之与精英们一致也不是不应该,但是得先让他们也获得精英们的生活环境与主观能力。或者精英们把自己的生活环境与主观能力换成与普通民众一样——当然这时候精英们的价值观就会与普通民众一样了。
        没有理由,精英们享受着普通民众享受不到的自由空间,并不把自己的自由空间分享给普通民众——这时候,他们会告诉你说“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你受苦是你自己活该——却要求普通民众为精英们的利益要求火中取栗。这是不符合伦理道德的专制行为。
        今天的中国,现代生产力在蓬勃发展,总体上不存在先进的生产力被压制的现象。在这个基础上,政府有能力,也确实在用惠及普通民众的手段,维护社会稳定。
        一些精英却在用空洞而错误的伦理道德口号企图忽悠、甚至就是用舆论暴力压迫民众服从自己的价值观,以求推翻这个有利于民众生活改善、但确实在很多时候不利于一些精英的自由空间更大的社会体制。所谓“公民意识”,就是他们自以为得心应手的一件强力工具。只不过他们不能像政府一样,用经济利益团结普通民众,是注定不能成功的。
        虽然在今天的中国,用“公民意识”忽悠人民,不可能取得历史上欧洲资产阶级利益代表者的成功,但是,在造成社会意识混乱,导致人们对社会信心不足,从而影响社会安定,阻延生产力进步方面会有一些效果。
        而这个效果是人民所不愿意要的。其实从那些主张西方体制的人们的根本利益来说,也是不应该要的。因为他们即使成功推翻了现行政治体制,也不过获得了相对于普通民众更多的自由,也许成为本国的社会主人。却不可能在一个经济混乱的国家里获得绝对的利益,只怕到时候他们的生命安全都会受到威胁。就像现在的伊拉克、阿富汗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