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说说常识:法治不排除阶级标准与阶级斗争  

2017-02-08 09:4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伟时写了一篇文章《阻碍建设法治国家的绊脚石》。文章最后一段总结说【一句话,法治和阶级斗争论无法并存。判断是否违法、犯罪只能以法律为标准,公民可以做法不禁止的任何事情;这是法治ABC,阶级标准毋容置喙】。
        袁伟时是喜欢用“常识”、“ABC”之类的词汇来教育民众的。可是他自己就常常是违背了社会与历史的常识,违背了逻辑常识来说话。这里这短短的几句话中就证明得很清楚。
        说阶级斗争观念是违背社会进步要求的,我同意。可是,我们应该明白的是,袁伟时从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拿来的“法治”观念,其实并不排斥阶级斗争。
        什么是法治?按照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解释,法治讲的是依法治国,就是依照法律治理国家。袁伟时在文章中用的也是这个定义。可是我们应该知道的是,法律不过是在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对于社会自由空间的划分与规定。也就是说,法律是有阶级性的。
        什么是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就是社会不同利益关系的成员之间,因为利益矛盾而进行的群体性冲突。而袁伟时从西方意识形态系统中拿来的公民概念,其外延就包括了穷人群体与富人群体。很明显,穷人群体与富人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是有矛盾的。如果他们之间发生了群体性冲突,就是阶级斗争的表现。
        如果法律制定的结果,是对于一部分社会群体的自由空间的挤压,这时候,法律就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而依照这样的法律治理国家,就是在进行阶级斗争。
        因此,法治与阶级斗争,其实是两个外延有部分交叉的概念。而西方意识形态中,往往就会在这样表面上反对阶级斗争的幌子下,进行着对于普通民众的阶级斗争。在这样的情况下,说【阶级标准毋容置喙】,不过是要社会弱势群体甘心接受强势群体的统治,当然是在进行阶级斗争,同时也没有违背“法治”要求。
        因此,简单地用法治概念反对阶级斗争,是不符合逻辑要求的。
        在历史上,依法治国也往往是阶级斗争的形式。比如秦王朝时期的依法治国、三国时期诸葛亮在蜀国的依法治国、西方国家历史上选民只占总人口的2%时期的依法治国;美国实行奴隶制时期的依法治国等等,其实都是统治者对于被统治阶级的阶级斗争行为。这时候,我们看到的是阶级斗争与法治同时存在。
        所以,我们不应该简单地接受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各种概念。比如,“法治”概念的定义,就不能简单地表述为“依法治国”。而应该定义为,根据社会发展的要求,通过制定与实行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法律,实现社会的良好治理。
        具体的衡量标准,不应该是以西方社会有什么样的法律现象,而应该以本国社会的进步状况为衡量标准。今天中国社会的进步是世界上最快速的,因此相对来说,中国比那些社会进步停滞的国家,更符合法治的要求。
        西方意识形态中的“法治”,是以公民对于政府权力的制约为目标的。这其实就是一种阶级斗争意识。
        一、公民概念的外延,是由不同阶级成员组成的。不同的阶级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不一致。于是当然地,对于政府权力的关系也不一致。
        当体制外精英阶层以“公民”身份,要求缩小政府权力的时候,底层民众的利益要求,却是要政府多一些权力,可以集中更多资源援助弱势群体。
        可是,体制外精英们却宣传自己代表了全体公民的利益要求,忽悠全体社会成员对政府进行群体性攻击。这既是在对于政府进行阶级斗争,也是在隐蔽地对普通民众的利益要求进行压制,当然,也是阶级斗争行为。
        二、政府与政府官员的利益关系是不一致的。政府是社会利益的平衡器。因为政府的根本利益在于社会的平稳发展,因此政府是不可能乱用权力的。政府的权力越大,社会利益的平衡就会越有保障,阶级斗争才越有可能避免。
        所以我曾写过多篇文章,批评那些以为政府权力“不受制约”会损害人民利益的观点。而制约了政府的权力,就会让社会的强势群体可以更方便的挤压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空间。这正是社会强势群体的阶级斗争行为。
        三、官员的权力是应该受到制约的。因为,官员除了是政府成员以外,同时也是社会成员,有着与政府利益要求不一致的利益关系。如果不对官员的权力加以制约,就会导致政府资源被一部分官员使用在个人利益方面。这样会导致政府资源的被浪费,从而削弱政府运用权力的能力。
        因此,制约官员权力,是政府根本利益要求所在。其实与人民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有间接的关系。
        四、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混淆了政府权力与官员权力的概念,也用公民概念模糊了普通民众与社会精英之间的关系。其目的不是为了社会的进步,而是为了实现精英阶层利益的最大化。当他们的这个目的与社会进步的要求相冲突的时候,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就不可避免了。
        只有生产力进步基础上的社会进步,才会实现社会空间的总体增大,才可能实现各阶层利益的共同增长,才可能避免阶级斗争。否则,任何形式的法治社会都不免因为某些社会群体的利益受损,而爆发阶级斗争。这是逻辑与事实都证明的很清楚了的。
        西方意识形态体系的代言人们,站在资本利益团体的立场上,口头上反对阶级斗争,却用自己的利益要求作为法律制定的依据,强迫普通民众服从,美其名曰建立“依法治国”的“法治社会”,不管他们主观上是不是认识到了,其实就是在从事阶级斗争。
        真正要避免阶级斗争,应该做的是尽量扩大政府的权力,而不是制约政府的权力。因为,只有在政府有足够的权力获得充分的资源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实现社会各阶级之间的利益平衡。才有可能避免阶级斗争的爆发。
        当然,政府如何才能拥有必要的权力,以及这个权力的变化规律,是另外的问题。这里不多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