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说说常识:政府征多少税必须以经济承受能力为标准  

2017-02-07 09:4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洪在他的《没有约束的财政支出是宏观税率攀升的主要动因》一文中,就政府该如何征税的问题说,【政府征多少税取决于公共物品的最佳规模是多大。理想状态是以支定收,即最佳规模的公共物品需要多少资金,就征多少税】。
         他以为他在这里说出了一个财经真理,却不知道这违背了一个财经常识:征税多少必须以经济的承受能力为标准。如果征税过高,超过了经济承受能力,不但已经征收了的税收要吐出去,还会导致经济发展的失调;而低于经济承受能力的征税水平则会导致经济在低生产力水平基础上,盲目扩张,形成经济过热现象。
        盛宏之所以会违背这个常识,只因为他从西方意识形态教条出发,总是以批判中国政府为己任,认定中国政府从社会经济活动中分割了过多财富,使得企业与民众的收入减少了。
        尽管他在逻辑上也不否认,政府有较多的财富,会有利于对经济的合理调整,从维持社会经济的快速稳定发展的要求上说,是有利的。但是因为在西方意识形态教条的支配下,从心底里就看不得政府好,所以不顾在这样环境里的实际效果,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奇迹般成长的同时,也伴随着民众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就是要说中国政府攫取了过多的财富。
        国民经济价值的构成,是由工资、利润、税收三部分组成。简单地从逻辑上分析,税收部分大了,工资与利润部分就会小了。因此公知们的这个民粹式忽悠很容易让人们上当。
        一般的人们不会明白,打工者只需要顾及自己的工资收入;资本家只需要顾及自己的资本利润;政府却不能只顾及自己的税收增长。
        因为税收增长如果压低了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经济就会呈萎缩趋势,社会的就业问题就会严重起来,社会就可能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经济会进一步萎缩,结果会导致财政支出压力增大、税收来源减少,这还是好的,进一步恶化会导致社会动荡,危及政府的根本利益。
        在政府、资本家、一般劳动者中间,资本家们是最可以肆无忌惮的。因为这个地方的利润空间小了,他们可以把资本投到其他地方去。因此它只需要有合适的利润空间,不会特别在意某个特定地区的社会是否稳定。
        一般劳动者则是最弱势的一方。因为他们只能在既定的环境中谋生活。因此他们与政府一样,需要所在地方的社会和平与稳定。而政府为了实现社会的持续和平与稳定,既必须维持一般劳动者的必要收入水平,又必须满足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要求。
        从这个分析我们知道,政府的收入能够越多,就越能够满足社会各方面的需要。但是政府的收入水平,会受工资必要水平与利润必要空间的限制,不可能想要多少就能够实现多少。
        而且,由于经济越发展得好,资本增值速度越快,资本需要的利润总空间就会越大,政府的收入占国民经济总价值的比重就必然会越小。这也是西方国家的财政能力会弱化到今天这样程度的根本原因。
        因为政府收入越多就越能够满足社会各方面的需要,同时政府收入水平又必然地会受到工资必要水平与利润必要空间的限制。所以我们要衡量政府收入水平是否过高,只要看经济发展的状况如何就好。
        如果经济发展得不好,就证明政府的收入水平过高,压制了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如果经济发展得很好,就证明政府收入水平合适。如果经济过热了,就证明政府收入水平太低。当然,这里的政府收入水平“过高”或者“过低”,也可以解释成为财政支出的“过少”或者“过多”。
       有人会说了,你这是以中国经济发展好,作为中国政府收入过高的辩护,故意忽视了如果中国政府收入降低一些,经济会发展的更好的可能。这是不懂经济发展规律的表现。
        上面已经分析过了,经济发展得好,会导致资本增值速度快。于是市场上争夺利润的资本会增加。利润空间决定于生产效率与成本的变化:
        效率提高而成本不增加,则利润空间增大。效率不提高而成本增加,则利润空间减少。争夺利润的资本越多,会导致市场资源价格上升,如果生产效率不能够同步上升,利润空间就会缩小。在资本利润预期降低的环境下,经济发展就会停滞。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有两个:1、政府扩大财政支出,增加市场有效需求,维持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2、通过科技进步手段,提高生产效率,抵消资源价格上升导致的成本增长。很显然,后一个方法才是根本的方法。也就是说,应该通过促进企业实行科技进步,实现产业升级、提高生产与经营的效率,来维持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
        可是资本的唯一特性就是逐利。如果在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上就可以获得足够的利润,资本家们是不会用高成本投入,进行有风险的科技进步投资的。
        这一点在发展中国家体现得特别明显,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都不能让他们摆脱贫困落后,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科技进步缓慢,生产力水平落后,导致了他们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
        原因就在于那里的资本只想,也只能,在既有的科技水平上赚钱。当既有环境不适合赚钱了,资本就离开了,或者被消灭了。倒是发达国家的资本集团,因为自己不努力创造先进技术出来,就只剩下死路一条,才会不得已,只好进行科技进步的投资。而因此所冒的风险,必须有国家财政的支持为条件。
        国际上通常采用R&D活动的规模和强度指标反映一国的科技实力和核心竞争力。
        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的一期《主要科学技术指标》数据库(Ma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9-1)公布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30个成员国和中国、俄罗斯、阿根廷、南非、以色列、新加坡、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中国台湾等9个非OECD国家(地区)的最新R&D数据。据测算,这39个国家(地区)的R&D经费占世界R&D经费总额的95%以上。
        2007年中国R&D经费在39个国家(地区)中的份额上升至4.8%,与英国和法国分别仅相差0.1和0.5个百分点,而2002年两国还分别比中国高出2.0和2.6个百分点,同期美国、日本和德国的R&D经费总额也分别从中国的18倍、8倍和3倍下降到中国的7.6倍、3.1倍和1.7倍。
        与中国类似,韩国、俄罗斯等发展中经济体也表现出良好增长势头,在世界研发体系中的地位迅速提高。虽然,2007年美、日、德、法、英五国R&D经费占39个国家(地区)的比重仍然高达69.3%,但这一比例已经比2000年下降了10.5个百分点。
        与R&D经费总量迅速增长相对应,我国的R&D人员数量也在迅速提高,2007年已经达到173.6万人年,仅次于美国而居世界第二位(据估算2006年美国R&D人员在230万人年左右)。但是从R&D人员人均拥有的R&D经费来看,我国的R&D经费投入强度还十分有限。
        绝大多数发达国家R&D人员人均R&D经费在10—20万美元之间,而发展中国家大多在人均10万美元以下。中国R&D人员人均R&D经费支出额于2000年突破1万美元,之后增长迅速,到2007年已增长到2.81万美元,即便如此,在可获得数据的38个国家(地区)中,仍只列第33位,约为德国和日本的1/6、英国的1/5、法国和韩国的1/4。
        从上述数据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是与中国的科技实力与核心竞争力的增长、中国R&D经费快速增长为根本基础的。因为只有用于科技进步的经费增长了,科技进步的持续发展才有经济基础。
        而科技进步的持续发展又是生产力水平得以提高的根本基础。正是因为在这样环境下,中国的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增强了中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才是中国经济几十年持续稳定快速增长的根本基础。
        2、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R&D经费投入都不值一提,原因只能是这些国家的经济附加值比重太低,即使政府在财富分割中占比很小,企业也因为自身实力弱小,只能通过努力抓住眼前的利润机会挣扎求活,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进行有规模的科技经费投资。
        依靠外来的科技经费投资,当然不会让这样的国家的科技进步取得快速的成长。这就是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能摆脱贫穷落后处境的根本原因。
        问题是,中国也是从这些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贫穷落后阶段走出来的,并且一度比他们的大多数更贫穷。为什么中国可以走出来?这就不得不承认,前面实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用违背市场规律要求的手段,强行集中资源进行关键的生产力建设,对中国后来的市场经济发展具有的特殊作用了。
        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政府用强行集中资源的手段建设了关键的生产力。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以后,才能够很快实现经济附加值的快速增加。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才能够在不压缩资本必须的利润空间的前提下,获得越来越多的财政资源,进一步增加科技经费投资,在本国的企业因为实力仍然不足,没有能力进行规模化科技经费投入的环境下,不断进行跨越式科技进步活动。保证了中国经济几十年中没有出现科技进步的停顿。这才是中国经济奇迹的根本原因。
        有人或许会问,印度也实行过几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而且进入市场经济的时间比中国还晚,为什么不能像中国一样发展起来?因为印度有两个问题阻碍了它们的经济发展:
        1、印度没有实行土地改革,在本来就以农业为主的国家里,农业资源被封建土地所有者垄断着,不能被集中用于关键性的生产力建设;
        2、印度的是西式共和的政治体制,决定了他们的政党必须附和民意要求,而民意往往是短视的,这也决定了他没办法像中国一样,强行集中资源建设必须的生产力体系。
        综上所述,因为经济决定于生产力,生产力决定于科技进步。科技进步决定与科技经费的投入。而科技经费的投入在发展中国家,因为企业实力弱小,主要的来源必须是财政支出。因此,财政收入如果有可能,当然是越多越好。不过市场规律决定了,如果财政收入增加的结果是压制了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经济就会萎缩。因此政府是不会无限制增加税收的。
        另一方面,资本的唯一指向是利润。如果政府收入占经济价值比重太少,让资本利润空间过大,结果是会导致资本增值速度过快。
        而资本增值速度过快的结果,会导致争夺有限利润空间的资本增加,经济过热、利润空间被过度竞争所抵消,而必须的科技进步基础上的生产力进步被迟缓,经济的发展就会失去可持续性。也就是说,财政收入占比过低,并不会让资本在国内长期得到必要的利润空间。
        所以,税收、利润、工资三者之间是有客观比例关系存在的,适应了这个客观比例关系的要求,经济发展就会好,资本的利润、政府的税收、工资的提高都会同时实现;如果没有适应这个客观比例关系,结果就会使经济发展困难,当然政府的税收、资本的利润与劳动者工资的增长,都会遇到困难。
        至于什么样的比例关系合适,衡量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经济发展的状况如何。而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在世界上是最好的,后面的话我就不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