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指责“金融大鳄”,不是正确的市场治理方法  

2017-02-27 10:2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刘士余就资本市场出现的一些问题,发表了关于资本市场治理方面的观点,批评资本市场上的“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等等现象。这是从道德伦理要求出发,对资本市场提出要求,违背了依法治理资本市场的原则。对于未来市场的运行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人类的经济活动目的是对于财富也就是资源控制权的竞争行为。财富的要求与人类的伦理要求本身就是矛盾的:人类的伦理要求是通过社会再生产的行为,降低资源稀缺性,使全体人类的自由得到增加;而财富的要求却是每个人尽可能让自己的资源价值提高,以获得更多的资源控制权。
        在经济社会里,财富激励机制成为了人类推动社会再生产发展的必要手段。因此越是现代市场经济,市场上的投机程度越高。而“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等等现象,就成为了这样的市场上必不可少的内容。
        没错的是,这样的行为是与伦理道德原则相违背的,但却是经济尤其是现代经济场所中,不同经济体之间,必须具备的行为——你若是只会按照伦理道德要求行事,就必然会在经济竞争中一败涂地。因为伦理道德说的是奉献与真诚;而市场上必然充斥着尔虞我诈。
        当我觉得手中股票应该卖出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要别人先卖出,等价格跌下去以后再卖。而是趁大家都认为这股票还会涨而继续持有的时候,抢先卖出,等别人不得已在低位亏钱卖出以后,再考虑把它买回来。才能在价格投机中赚到钱。
        我必须这么操作,机构也就是“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们,要在投机中赚到钱,也必须这么操作。因此在这样的市场上,从道德伦理出发要求人们的行为方式,是不合适的。
        因为它不可能对机构们起到劝导作用,却可能对中小投资者们起到欺骗作用,使人们以为市场是应该维护他们的投资利益的。于是当市场必然地扒了中小投资者的皮的时候,人们会把怨气发向政府,而不会认识到是自己的操作错误。这样的不良社会情绪的产生,明显是不利于对市场的治理的。
        市场的过度投机是不应该的,因为投机程度越大,财富分配结构的不合理程度会越大。财富分配结构剖的不合理程度过大会导致经济风险的增大。所以对于过度投机进行必要的遏制是应该的。但是,遏制投机的手段不应该是从道德要求出发的言论与行为;而应该是合适的法律规章制度。
        比如对于保险资本在股票市场上的行为,如果没有违背既有的法律制度,就不应该人为地对之打压。至于保险公司资金来源的是否合理合法,应该是保监会必须监管的内容。
        有人会说了,如果只要资金来源不违规,在操作中又没有违法,就不应该打压,那么过度投机现象如何控制?其实很简单的,加大国家资本进入股市的力度就好。
        国家资本进入股票市场,有利于股票市场的平稳发展。当市场过冷的时候,可以逢低买进;当市场过热的时候,正好获利回吐。有了这样一个最大的资本势力稳定市场,一般的“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就翻不起大浪了。股票市场上大起大落的程度受到遏制,中小投资者的理性投资观念才会真正树立起来。
        还好这次刘士余没有说“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话。尽管他指责“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等的现象的意图中除了主要是保护产业资本利益以外,也有这个意图在内。
        其实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不可逾越:产业资本之所以做大了,一个重要原因是借助了金融资本的直接与间接的支持。没有今天的资本市场,很多实体企业不可能做到今天这么大;而金融资本如果控制了实体企业,它也就会在利益关系上发生转变,成为了产业资本。
        如果保险资本拿下了万科的控股权,一样的需要把万科的产业经营好,才可能实现资本利润目标,这与万科既有的资本目标是不会不同的。因此,只要资本的市场行为不违法,是没有必要从经济伦理角度对“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的行为进行打压的。
       再从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来说,今天的现代产业资本,既然要借助资本市场获得理想的成功,就应该具备驾驭金融市场风险的能力。不能因为你是产业资本,金融市场对你就只能提供帮助,不能抢你的蛋糕。不能因为抢了你的蛋糕,就成了必须受到压制的所谓“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
        至于国家也许目前还必须对产业资本给予特别的扶助,要制止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恶意掠夺,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资本介入来进行,没必要因此而特别对金融资本行为另外作出限制。管理层应该明白的是,在中国市场上建立起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资本大鳄”,也是中国经济升级换代的必须。
        最后再说一遍,对于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进行遏制是应该的。但是不应该从道德伦理角度出发,对所谓“金融大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现象进行指责,而应该依据法治要求,根据市场形势,通过经济的手段进行调节。今天的中国政府完全有通过国家资本的经济行为,对市场进行有效调节的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