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自由秩序”——西方意识形态中的一个悖论概念  

2017-02-13 09:5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FT中文网,看见一篇斯蒂芬斯的文章,《自由秩序为世界带来了什么?》。文章说:【西方自由秩序正在瓦解。然而即使有再多瑕疵,也不应忽略这个秩序在1945年后带来的相对和平与繁荣。】
        这不符合事实。因为西方社会的秩序并不是【1945年后带来的相对和平与繁荣】的原因。它不过是那个时期生产力进步环境下的结果。当这套秩序被搬到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后,因为没有生产力的进步环境,秩序就崩溃了。同样是因为生产力进步停滞了,西方国家今天也越来越难以维持他们的这套秩序了。
        就在这篇文章里,斯蒂芬斯自己也用事实证明了,这个秩序不是【1945年后带来的相对和平与繁荣】的原因:
        【在英国,退欧公投让人们纷纷戴上玫瑰色的怀旧眼镜。人们传言,1950年代是艰难的,但各个群体紧密团结在一起。那时白人工人阶级拥有工作和机会。
                却没有人提及,那个年代只有仅够糊口的工资和贫民窟式的住房,宾馆招牌上赫然写着“狗、黑人和爱尔兰人禁止入内”,内阁大臣公然抨击同性恋为像海洛因成瘾一样危险的“传染性的反常行为”。机会?大学是为享有特权的5%的人提供的。】
        也就是说,同样在这个秩序下,1950年代时期的欧洲相对于今天的欧洲,是不自由的。为什么?不是因为那个时代的秩序与今天不同,而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生产力水平不够高。
        用同样的逻辑,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实行了西方政治制度的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自由程度会如此的低:不是因为没有实行正确的制度,而是因为照搬了西方人的制度以后,没有能够实现生产力的进步。生产力水平低,资源的稀缺度高,人的自由空间就必然狭小,社会的不自由就是没办法改变的了。
        西方人以及崇拜西方人的人们,有的是从特殊利益要求出发,有的就只是被西方意识形态蒙了眼,只看到西方社会的自由伴随的是西方社会的秩序与制度,就说西方的秩序是“自由秩序”;说西方的制度是“民主制度”。却不看伴随社会自由空间扩大的是生产力水平高。
        这就好比看到曾经摔过很多跤的邻家孩子长得健康,就要自己的孩子不停地摔跤,一样的愚蠢。
        当然人们都知道,孩子健康成长的原因,在于良好的营养与运动,不决定于特定的生活现象。相反的,孩子的生活现象必须适合良好的营养与运动的要求;就像社会文明的进步在于生产力进步,导致资源稀缺度的降低,人民的资源享受能力不断提高,不决定于特定的秩序与制度。社会的秩序与制度必须适应生产力进步的要求。
        今天欧美国家社会上兴起了对于被称为“自由秩序”的社会现状的反思,就是因为这个秩序与今天生产力进步的要求出现了不适应的关系。在生产力进步遇到阻碍的环境下,资源稀缺性降低的进程受到阻碍,人们的自由空间缩小了,于是原来的秩序难以维持了。难以维持了的秩序而要求人们遵守,这是给人们以自由呢,还是要加人们以约束呢?
        什么叫自由?自由就是不受约束。什么叫秩序?秩序就是要人们接受约束。
        “自由秩序”是什么?是不受约束的秩序,还是服从约束的自由?
        如果是“不受约束的秩序”,则秩序不存在;如果是“服从约束的自由”,则自由不存在。
        西方人以及崇拜西方人的人们,为了宣扬西方意识形态中的教条,就是这么的自相矛盾!
        人类要自由,就是要摆脱约束。但是摆脱约束就必须适应客观规律要求,通过不断提高生产力,降低乃至于消除资源的稀缺性,使人们不再受资源稀缺的约束。而不是用什么未必可以适应生产力进步要求的秩序与制度,对人类进行约束。
        事实上任何秩序与制度,都是在保护少数人的特殊权力。西方人的所谓“自由秩序”与“”民主制度“都一样。所以我们看到他们的这套秩序与制度,无论在什么地方实行,结果都只是少数精英阶层的自由空间够大;至于民众的自由是否增加,就要看生产力进步的状况如何了。
        因为在资源稀缺的环境里,只有少数适应客观环境与规律能力强的人可以获得较多的资源控制权,所以人们不能指望有哪一种制度可以让人们真正自由平等。
        人们能够指望的就是在一定的不自由、不平等的环境里,生产力进步能够比较快速,资源稀缺性能够较快的下降,社会的自由空间可以持续扩大,于是整个社会的自由程度可以增加。今天中国就是这样一种状况。
        而今天的欧洲,在过去基本适应了生产力进步要求的秩序,如今不适应生产力进步的要求了。生产力进步的停滞,导致了被称为“自由秩序”的秩序越来越让人们感到不自由了。
        就像人们讨论西方社会制度为什么会“民主不民主了”一样,又该讨论“自由为什么不自由了”的问题了。原因在于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充满了自相矛盾的悖论概念。“自由秩序”就是其中的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