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中国目前的金融业发展状况基本上是正常的  

2017-11-02 10:4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关于中国金融业发展“过快”的讨论不时出现在论坛上。
        7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与中国财富传媒集团中国财富研究院联合发布《中国金融业高增长:逻辑与风险》。该报告针对我国经济运行中的“资金空转”“脱实向虚”等问题,从金融部门自身的增长出发,基于金融业增加值这一核心指标,【对我国金融业高增长的表现、成因与风险进行了系统研究】。
        研究的结果,是把中国金融业的发展与实体经济的发展对立起来分析。说【值得警惕的是,2012年以来我国金融业的高增长是在制造业快速下滑的背景下发生的,这意味着金融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正在丧失,预示着风险爆发的可能性正在提高。】
        同时,建行董事长王洪章居然用【2016年,中国银行业实现净利润1.6万亿元,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9万亿元,银行业利润相当于规模以上工业利润的1/4。】这样的数据分析,作为金融业发展不合理的依据!企业的董事长说自己的企业不应该赚那么多的钱,岂不是咄咄怪事!
        当然,如果事实确实是这样,那也没办法。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状况基本上是正常的。人们看到的片面现象,不过是因为其它行业的发展受生产力进步不够快速,与国际市场变化的影响,发展偏慢的环境下形成的。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金融业发展过快,而是努力促进其他行业发展快一点。
         而其他行业的快速发展,困难在于生产力进步不够。并不是因为中国的金融业发展过快。因为与发达经济体比较,中国的金融业发展速度明显低于中国的GDP增长速度。
        安联集团最新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2016年人均金融资产净值从2000年的全球第40位上升至第27位,为1.2765万欧元(1欧元约合7.84元人民币)。单单一个绝对数根本无法观察出存在的问题与取得的成就。怎么办?必须进行横向比较后才能得出准确客观的结论。那么,中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与其他国家比较如何呢?
        2016年排名第一的是美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为17.72万欧元,之后为瑞士(17.57万欧元)、日本(9.68万欧元)、瑞典(9.50万欧元),德国为5万欧元。美国、瑞士、日本、瑞典、德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分别是中国的13.88倍、13.76倍、7.58倍、7.44倍、3.92倍。
        这里面除了放弃了自己独立货币的德国,其他国家的人均金融资产净值对中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的倍数,都超过了他们国家人均GDP对中国人均GDP的倍数。
        比如美国人均GDP约为中国的7倍。然而他的人均金融资产净值却几乎是中国的14倍!也就是他的人均金融资产净值对中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的倍数,相当于他的人均GDP与中国的人均GDP的比值的2倍!
        这说明,中国人均金融资产净值追赶美国的速度,比中国人均GDP追赶美国的速度慢了50%!原因当然是中国的金融业发展速度明显慢于GDP的增长速度!
        有人会拿德国来说事。可是德国是欧元区国家,是这个统计对象中唯一没有自己独立货币的国家。因此正好是不应该拿他来做比较。
        所以,如果把德国这个特例排除出去,我们从这个统计中可以得出结论:越是经济水平高的国家,其金融业占国家财富比重越大。
        据有关数据,美国69%的就业人口是从事金融业的;而中国的金融从业人数仅为800万!由此可见发达经济体的金融业的规模之大!而这个现象的形成,必然是以他们在经济成长过程中,金融业的发展速度大幅领先于其他行业为条件。当他们的金融业已经发展到了严重超过实体经济的承受能力以后,金融业的增长自然就会慢下来。
        建行董事长王洪章说:【2015年和2016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年度GDP的比重连续两年达到8.3%,超越了美国这个世界头号金融强国的7%。】他同时应该看到的是,2000~2010年,美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均值为7.95%。而中国在2012、2013、2014三年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分别为6.51%、6.92%、7.25%,均明显低于美国的十年均值。
        至于说今天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金融业增加值的比重超过了美国,首先是因为经济增速快——这个快是以几倍于美国的经济增速体现的,当然同时也要看到,这个比值的上升伴随的是GDP增速的下行;其次是伴随经济增速相对较快,通胀率略高——这个略高的通胀率,却是西方发达国家目前在努力要达到而不得的水平。
        这说明,一方面,中国近年来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美国的同时,伴随的是中国经济增速的相对快速,说明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上升,没有拖累GDP的增长;另一方面,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上升,原因更多的在于GDP增速的下滑,也就是其他行业增长速度趋缓的结果。
        因此,今天中国经济中出现的这个结构变化现象,需要努力做的不是压制金融业的顺应市场发展,而是努力通过促进实体经济的生产力进步,实现其他行业经济增长速度的提高。
        这就像中国的消费对经济的实际拉动作用远超西方发达国家,但因为中国的投资与出口对经济增长拉动也很大,导致人们看到的是,在相对很大的经济增速中,消费增长的占比明显不如西方发达国家高,是一个道理。
        于是,明明中国的消费增长对GDP的拉动作用在4-5个百分点,比西方发达国家的整个GDP增长幅度都要大,却被包括本国一些权威经济理论专家在内的众多人士批判,说中国的消费增长太少、财富分配不合理等等。
        如今中国自己的金融界高管人员又在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前提下乱说话了。
        我写这篇帖子的意思,并不是要加大金融业发展的力度。而是要纠正那些以为中国金融业发展过快了的、违背市场规律的错误思维。
        事实上金融业发展有他自己的规律要求。在经济水平低的阶段,实体经济的成长必然会快于金融业的成长。这时候人为加快金融业的发展,会导致市场投机过度现象,对实体经济造成不利环境。但是当经济水平提高以后,金融业的发展自然就会加快步伐。其他行业发展缓慢的原因在于生产力进步不够,而不在于金融业的发展快速。
        在这样的阶段里,金融业的自然快速发展,对于在因为其他行业发展减速、导致经济增长失速的环境下,维持经济增长的必要增长速度,是必不可少的现象。比如今天的美国,如果没有了必要的金融业增长,其经济状况会更加暗淡。
        同样的,今天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一方面要银行信贷的各种形式的支持;另一方面更加需要股票市场与债券市场的大幅度发展,这些都是金融业的内容。
        而金融业要发展也必须以必要利润空间为条件。这时候说中国金融业发展太快,人为压制它的发展,只会让实体经济发展更加困难。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