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常识:降低宏观经济杠杆率只有在经济走好时期才能见效  

2017-11-19 10:4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2016财年的美国政府财务报告, 截至2016年9月30日,美国政府持有的资产约为3.5万亿美元,负债为22.8万亿美元。同时,面向公众的那部分债务占GDP之比升至77%,处于战后高位。
        按这个数据计算,人们所说的美国政府负债【接近20万亿美元】指的是美国政府的净负债——总负债22.8万亿美元,减去持有资产3.5万亿美元,为19.3万亿美元。
        可是,人们指责中国政府负债规模太大时,使用的是没有考虑政府资产的债务总额数据。而2015年中国政府拥有的资产总额超过125万亿人民币,大约19万亿美元!
        由此可见,国内外财经权威人士在分析中国债务风险的时候,使用的统计口径,与分析西方国家的债务风险时,有着很大的故意区别。
         从报告中的数据分析,按照面向公众负债的14.2万亿美元来算,美国债务占GDP之比(the debt-to-GDP ratio)在2016财年升至77%。
        美国历史上,这一比率在战争期间趋于增加,在和平时期下降。这种模式一直从二战持续到了上世纪70年代。由于1946年战争期间的支出与借款,美国债务占GDP之比暴增至历史最高点106%,并在战后迅速下降,1950年为79%,到1974年已经降至战后低点的23%。
        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由于联邦政府为应对危机采取的措施,再加上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美国债务占GDP之比被持续推高,2015年为73.8%,2016年升至77%,接近1950年的水平,处于二战后高位。
        IMF最近的估计显示,全球各国政府的债务总量高达63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就占到了接近三分之一。
        有数字媒体Visual Capitalist专门用一张图总结了全球政府的债务分布。
        说说常识:降低宏观经济杠杆率只有在经济走好时期才能见效 - 吕建凤 - 吕建凤的博客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如果按照政府债务规模来看,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是美国、日本、中国、意大利和法国,这五个国家的债务总量就达到了41.6万亿美元,占到了全球政府负债总量的三分之二。
        债务规模最大的国家当属美国,其政府债务量占到全球的31.8%。
       2001年,当时美国的联邦债务规模为6.9万亿美元,债务占GDP之比为54%。十六年后,美国政府的债务规模已经迅速膨胀到了接近20万亿美元,债务占GDP之比也升高至107%。
        此外,日本以接近12万亿美元排名第二,其债务占全球债务的比例达到了18.8%。中国则以接近5万亿美元的总量排名第三,占全球总量的7.9%。意大利和法国分别以3.9%和3.8%的比例排名第四和第五名。
        德国(3.8%)、英国(3.7%)、印度(2.5%)、加拿大(2.3%)、巴西(2.2%)和西班牙(2.0%)的负债规模也排名前列。
       另据 世界权威金融分析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发布数据报告,2016年,日本的债务水平相当于其GDP的254%,为全球最高,其后排名是希腊和黎巴嫩。
  全球主权债规模今年有望触及新的纪录高位44万亿(兆)美元,尽管各国政府的年度借款略有下降。
     标普计算得出今年的主权借款规模可能为6.8万亿美元,较2016年减少3150亿美元或约4%,大约相当于全球GDP的9%。
  不过绝对债务水平将继续增加。标普预测,债务规模将增加近1万亿美元,至44.3万亿美元,按预估市炽率算,增幅为2.3%。
        美国债务规模为2.2万亿美元,日本为逾1.8万亿美元,美日今年将再度成为举债规模最大的国家,占全球总债务的60%,其次是中国、意大利和法国。
        再从中泰证券研究所引用美联储的美国各部门杠杆率走势(见下图)分析可知:,美国经济的所谓“去杠杆期”中,在金融部门、家庭部门的杠杆率明显下降的同时,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相对于“加杠杆期”依然在上升;而政府杠杆率更是在大幅度上升。
        说说常识:美国走出次贷泥潭靠的不是去杠杆 - 吕建凤 - 吕建凤的博客
        与这个现象相伴的是,美国经济“恢复”以来,经济增速一直在2%上下这个按过去标准属于“停滞”分界线上下挣扎;与此同时美国的股市却持续向好。说明美国经济在危机以后出现了明显严重的“脱实向虚”趋势。
        按照逻辑推理我们可以这样分析:
        1、美国金融部门的杠杆率下降,主要依靠股市向好导致金融企业利润增长,从而资产价值提升,于是相对负债减少;                    2、家庭部门因为美国几十年来民众收入增长极为缓慢,民众财富在危机前后的变化不大,于是当他们对市场前景悲观减少借款,杆杆率也就下降了;
        3、非金融企业部门因为经济持续低迷,市场利润空间不足,导致企业财务状况不好、资产价值降低,相对负债比重上升,于是杠杆率持续上升;
        4、美国政府在危机期间大幅度增加财政赤字,危机结束后经济增长疲弱导致财政收入继续入不敷出,当然杠杆率继续上升。
        再从美国政府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在经济发展良好时期的1950-1974年间持续降低;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由于联邦政府为应对危机采取的措施,再加上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美国债务占GDP之比被持续推高,2015年为73.8%,2016年升至77%,接近1950年的水平,处于二战后高位】来看,很明显降杠杆是只能在经济发展好的时期才有效的。
        当然这里指的是宏观经济中降低杠杆率的问题。具体到每一个微观经济主体,情况则是相反的:当经济走坏的时候你不降杠杆,很可能就会被危机爆发给吞没了;而经济走好的时候,恰恰是应该增加杠杆扩张利益的时候。
        批判中国经济现象的人们,把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两种不同经济活动的要求混淆了。他们的观点往往自相矛盾: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时候,要政府与国企减少投资,却批评市场没有让民营企业获得提升杠杆的条件。这既不符合事实,也是与民营企业的经济规律要求相违背的。
        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国家与国企减少投资,必然使得市场的有效需求进一步减少,预示市场利润空间下降。这时候你要民营企业加杠杆扩大投资,是想要他们加快破产速度呢,还是要他们加快速度破产呢?
        当经济向好的时候,所有企业都会被市场的利润空间扩大所鼓舞而积极加杠杆。这时候就是宏观经济泡沫风险增大的时候了。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各国的宏观经济管理者都会严控杠杆风险,是用不着等到公鸡打鸣的。
        比如今天中国经济总体走势虽然还没有特别好,但是一方面已经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一枝独秀,另一方面在这样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依然保持着发达国家在快速增长时期也难以达到的增长速度,在这样环境下出现了房地产过度投机的结构性过热现象,所以也在加大降杠杆力度,尤其是严格控制房地产领域的杠杆率,并已经有些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