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民主应该是让人民自由的能力越来越多  

2016-10-28 08:5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一般人的理解,就是人民做主。但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阶级社会里,必然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分。人民不可能成为统治者——那就等于没有统治者。
        在人类还必须在财富激励下实现生产力进步的环境里,社会如果没有统治者,就不会有必要的社会秩序,个人的财富没有保障,就不能在财富激励机制下实现生产力的进步。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民主应该是让人民的自由越来越多,让人民的意志与利益要求逐渐得到实现。
        在人民与精英阶层之间,人民的要求当然是能够像精英(包括政府官员)们一样,能够享受到同等的自由,而且他们真正要的,就是经济、财富上的自由与平等——社会上那些鼓动民众与政府对立的精英们,恰恰在这个方面忽悠人民说,精英与人民之间的不平等是天经地义的。
        政治,指的是对于社会成员的管理与动员。人民群众只需要好的生活环境,并不需要对别人进行管理与动员,也就是不需要政治。
        需要政治的人,当然是那些统治者与想当统治者的人们。从这个事实出发进行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了,选举不是人民群众作主,而是人民群众被政治。
        人民群众被政治,当然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必然现象。因此不是说一定不好。但它的不是民主,也很明显了。
        所以,我认为,民主就应该是,人民与精英之间,在财富拥有与资源享受能力上的的逐渐平等。而不是被政治意义上的选举制度。再说一遍,我不反对选举制度。只不过说这不是民主。因为这个制度在一定情况下有利于民主的实现,在一些情况下则不过是人民被耍了猴子。
        我在《没有任何制度可以直接给人民自由》的博客中说过,【民众如果自身自由能力不能提高,什么制度都不会给他们以自由的】。意思是说,只有生产力的进步才能够提高人民的自由能力,也才能够让人民获得越来越多的自由。
        任何政治制度,不论被宣扬的多么好,如果不能适应生产力进步的要求,就不能让资源的稀缺度降低,人民就无法在资源享受能力上得到提高。那么无论这个制度据说是给了人们多大的权利,也不会让人民的自由得到增加。人民的自由不能得到增加,当然就与民主无关了。
        晋惠帝要灾民食肉糜,你能说是给人民自由吗?按照公知们对民主与权利的定义,他倒是给了人民以和自己一样食肉糜的”平等权利“。可是灾民们没有这个能力,也就享受不到这个”平等权利“。所以我说,自由的本质在于能力,不在于权利。
        我有能力,你不给我权利,我照样能够摆脱限制,实现我的自由要求。你没有能力,给你当总统的权利,你还是只好在艰难困苦中生活。所以那些跟着一些公知们向政府要权利的愤愤们,其实首先应该努力成为公知们那个阶层的精英。而那些公知们之所以爬上了精英阶层,并不是依靠他们像今天一样的喊与政府对抗的口号,而是依靠他们在爬升过程中适应社会需要的能力与行为。
        精英与人民的区别,就在于精英们有着人民所不具有的能力——否则他也不会被称为精英了。有能力的人就会要更多的自由,这本来不错:如果精英们也只要与人民一样的自由,社会的进步就会停止。可是精英们应该说清楚,他们要的自由,是超过了人民从自己的能力出发,能够享受到的程度的自由。
        可是,很多精英们不这么说清楚。他们告诉人民,换一种政治制度,你们就可以制约政府,就可以当总统,就可以成为社会的主人。却不告诉人民说,在那样的制度下,因为精英们的自由空间更大,挤压了政府和人民的自由空间,让政府不得不更多地服从精英们的利益要求,也就必然地使得人民的利益要求被遏制了。
        在那样的制度下,制约政府的是自称公民——按照概念定义,他们还真的是公民——的精英们;可以当总统的也是这些精英们;社会的主人也不过就是这些精英们。人民呢?人民还是人民。在他们没有——事实与逻辑都证明得很清楚,绝不可能——成为精英之前,只能是人民;是被精英们代表着的公民——按照概念定义,确实也是公民;是被统治的公民。
        经济社会里,人民只能是被统治者。可以有区别的是,在某种形式的统治下,人民的自由能力可以逐渐增加,从而自由也会增加。而在另一种统治形式下,精英们对于政府的过分嚣张,会让社会动乱,导致生产力进步停滞,甚至导致战乱,破坏生产力发展的环境。从而导致人民的自由能力减少,也就是人民的自由减少。
        能够让人民的自由能力增加的,只有生产力的进步。于是,哪一种统治形式下,生产力进步能够比较顺利,哪一种统治形式就是相对合理的,就是可以让人民的自由得到增加的。人民的自由得到增加,当然就是民主的表现。而生产力进步被遏制、从而人民的自由能力不能增加的情况下,不管制度给了人民多少权利,人民的自由都不会增加。把这样的情况说成“民主”,那“民主”就不过是骗人的。
        我并不想与精英们作对。相反的,我以为我也算是精英中的一份子。我只是反对一些精英们的说谎话骗人。因为如果社会被说谎话的精英们误导着走进动乱,像我一样的精英们也会遭殃。
        不过我并不以为这些骗人的精英们能够得逞。因为一个正在积极向上的社会,是有能力克服一切困难走向辉煌的。我之所以不断地揭露这些精英的谎言,不过是为了找些开心的事情做做。不像很多理想主义者的自以为肩负着历史的重任。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