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世界上只有“最不坏”的社会状况,没有“最不坏”的制度  

2016-09-08 09:2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人把他们那一套政治制度定义为“民主”,然后对于在这套制度下存在种种社会黑暗现象辩解,说实行了这套制度未必可以一切都好,却是全世界所有地方都应该实行的“普世价值”。因为它是世界上“最不坏”的东西。

          民主,简单地从字面理解,应该是“人民做主”。可是从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知识、能力角度分析,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也就是人民,是不具备理性处理社会事务能力的。如果让人民做主,社会就会混乱、无法进步。社会混乱的结果,必然只能是人民的痛苦。所以,民主不应该是“人民做主”,是所有理性的社会理论讨论者的共同结论。

        但是西方社会之所以把他们的社会制度定义为“民主”,就是从他们的政治是选举政治,尤其是现代的全民选举政治形式出发,把他们的社会说成了“人民做主”的社会,也就是“民主”了。可是这真的是“民主”了吗?                     事实上,在这个制度下面,曾经有过奴隶制度的存在;有过种族歧视的长期横行;有过只有一定财富的人才有选举权,从而只有占人口2%的人被允许参与政治;也有着今天的一些国家战乱连年、人民长时期得不到免于匮乏与恐惧的权利、政治严重腐败等等现象。这说明这个制度与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实现没有本质的、直接的关系。

        被称为了解美国内部权力运作必读书、过去半世纪再版五次的《谁统治美国:权力、政治和社会变迁》一书,作者多姆霍夫在题为“为什么要麻烦您读这本书”的开篇导言中,第一段就说:“联邦政府是否忽视了普通人民群众的利益?某项调查中70%-75%的美国人会说“是”。”

        也就是说,这个制度下,从历史上到现代,从发展中国家到美国,严重违背人民意志,让人民非常痛苦与不满的的现象都很普遍。如果这也叫“民主”,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以被叫做“民主”?

        辩解者会说,虽然如此,但是历史上人们就是这样定义民主的,所以我们也就应该这么称它为“民主”。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也只好这样接受了。可是我们从历史上可以看到,这个制度历史上不叫民主。美国人曾经说他们的制度是共和;欧洲大陆的人曾经说英国的制度是“贵族政治”、“寡头政治”。今天美国共和党人仍然称他们的制度是共和,而不是民主。

        所以,把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定义为“民主”,在历史上与今天的世界上,都不曾被认为是统一的认识。也就是说,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并不是公认的“民主”定义。于是从事实上与逻辑上,我们都可以、也应该,把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与“民主”概念区别开来。

          我认为美国人当初把他们的制度定义为共和,是符合事实与逻辑的。这个制度就是有实力的利益集团之间和平分享与共同竞争政治权利的制度。它可以让精英们获得充分的自由而可能不导致战争——当然也要看社会实际情况是否允许,比如很多不发达国家实行了这套政治制度,就没办法做到真正的共和,不过在法律上允许精英们为所欲为。结果是,打仗完了就选举,选举完了又开始打仗。

        尽管这套制度在不同经济水平的国家实行的效果大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精英们的自由程度大同小异,至于民众的生活状况就可能是天壤之别。这说明这套制度带给人民的结果是不一定的。应该说是与民主无关。叫做共和则名副其实——因为这种制度诞生于西方国家,所以我称之为西式共和。

        之所以把它叫“西式共和”,是因为中国也有共和体制。比如西周时期的“周召共和”、满清时期的“八旗共和”。今天中国的一党执政、多党合作政治体制,被奈斯比特称作“纵向民主”,其实就应该叫“纵向共和”。这些共和体制与西方国家的共和体制不一样。把西方国家的共和体制成为“西式共和”,是为了区别不同形式的共和。

          西式共和与民主不是一回事,在事实与逻辑上都分析过了。那么,西式共和是不是“最不坏”的东西呢?上面已经用大量事实证明过了,西式共和下也会出现各种极为严重的人类灾难,比如索马里、海地、伊拉克、利比亚、乌克兰等等现象,怎么说它是“最不坏”的呢?辩解者还有一个理由可以说,那就是,你说这不是“最不坏”,那你拿出一个“最不坏”的现象出来啊?用杨恒均的话说就是:你说西方国家的民主是假民主,可是你拿不出真民主来,这假民主当然就成了真民主了。

         民主,应该是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得到实现,不是任何一种制度,我以前的博客中已经多次表述过,这里不再多说。这里要说的是,世界上还真的有一种“最不坏”的社会现象,并且是当然的普世价值内容。那就是和平!尽管在和平社会里也可能有种种的社会黑暗现象,但是人类的一切光明前景,都只能从和平的基础上,才能够得到实现。不是吗?其余的好像就不用多说了。

        “最不坏”只是英国的丘吉尔站在统治阶级的利益出发,为了替西式共和制度下存在种种负面现象辩解,而说出来的一句名言。被崇拜西方意识形态的人们奉为了圭杲。人们一批评西式共和制度下存在什么负面现象,就用“最不坏”来辩解。指责批评者对“普世价值”求全责备,“反对自由民主”。他们却从不肯正面回答,在一个制度下,都可以让社会变成了索马里、海地、伊拉克那样,所谓的“最不坏”还有底线没有?难道只要社会精英们有了充分的自由,人民的死活也不在“最不坏”的底线之内吗?

        要知道,社会精英也是从人民中来,人民的基本权利丧失,社会精英们的自由,也同样会在绝对空间上受到压缩。所以我们看到,精英们即使要离开不喜欢的国家,也只会要到发达国家去,而不会愿意到实行了他们以为“最不坏”的西式共和制度下的海地、索马里、巴基斯坦、伊拉克、菲律宾、印度、乌克兰去。因为在这些贫穷、战乱的国家,即使精英们有自由,也只是相对于当地人民来说,很充分。相对于其他即使不是实行西式共和制度的国家,所能有的自由还是会少很多。弄不好,还会成为连生存权利也没有的人。

        人类社会要进步,必须以生产力进步为基础。生产力进步必须以社会和平为条件。只有社会和平,生产力进步的成果才不会被破坏。只有生产力进步持续,人类所需要的资源的稀缺性不断降低,社会的自由空间才会增大,人与人之间的包容能力才会增强。而只要人与人之间的包容能力增强了,任何政治制度下,都可以实现文明的进步。

        如果一个制度连社会的和平也维持不了,无论你说它是最好的还是“最不坏”的,都没有办法让社会进步。那当然也就既不是民主的表现,也没有实现民主的可能。

        当然,认定西式共和是“最不坏”的制度的人会要质问了:为了社会和平,难道连基本的公民权利也不要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就可以用他们为西式共和辩论的“最不坏”逻辑来回答了:和平不是一个筐,所以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

        和平社会里往往也不免会有贫穷、个人权利被侵害等等不公正不自由现象的存在。但是只要有了社会和平,生产力就能够得到保护与发展,人们不用担心今天建起来的房屋明天被炮火摧毁,就会有长远经济打算与活动,人类生活所需要的资源才会逐渐充分。人民的生活才会有改善的可能,人的权利才会有不断增加的希望。

        这不是西式共和制度能够保证的,因此,西式共和——当然其他任何一种制度都一样——不是“最不坏”的东西,社会和平才是。然后,我们再分析一下,西式共和与社会和平,哪一个才算是普世价值呢?只要不缺乏正常人的思维能力,又不因为站在特殊利益阶层的利益要求立场上,而昧良心的人,都应该知道了吧?

        丘吉尔当年说“最不坏”的时候,世界上实行了西式共和制度的国家主要是生产力水平较高的西方国家。相对于当时的前苏联阵营国家,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相对较慢,人民福利相对不完善,但是人民的自由空间确实比较大一些。而除了片苏联阵营国家以外,大部分就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了。在这样情况下说“最不坏”,是有事实依据的。

        可是今天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实行了西式共和制度。在大量的实行了西式共和制度的发展中国家里,人民挣扎于贫困乃至于战乱之中,就不能说西式共和是“最不坏”了。因为在西式共和制度下,不但经济停滞是普遍现象,人民的自由也未必有保障——总不能说挣扎在贫困乃至于死亡线上的人们是自由的吧?所以我曾说,如果丘吉尔活到今天,应该不会说“最不坏”这个词。

        中国的理性民主派人士张鹤慈先生看到了这个事实,对“最不坏”的做了一个新的表述:一人一票的制度,至少可以让政治斗争保持在和平状态下。除了这个制度以外,没有别的制度可以做到这样。但是:

        第一,张鹤慈先生也承认民主必须以人民的自由为标准的。如果人民陷于贫困之中,连基本的自由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就不好说是自由的了。因此,不能保证人民的基本自由权利——这里且不说争夺政权的不是人民,只是有势力的利益集团——的西式共和制度,不能被说成是民主,是没有问题的了。

        第二,实行了一人一票的制度的国家,并不能保证社会和平,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一些国家是数完人头砍人头,砍过人头又数人头,轮换着来。一人一票的制度与砍人头的现象并不一定排斥。所以,即使把人民的基本自由权利排除在外——当然这样就不好与民主挂钩——也不能说就是“最不坏”。

        所以,如果把保持社会和平当做“最不坏”——这一点我与张鹤慈先生的观点一致,就不能把一人一票制度说成是“最不坏”。因为一人一票与其他的任何制度一样,都可能保持社会和平,也可能保持不了社会和平。因此一人一票与任何其他政治制度一样,不是“最不坏”。

        无独有偶的是,张维为先生也说了“最不坏”。他说中国的模式是“最不坏”。他很明显是错误地理解了“最不坏”的逻辑定义。把明明适应了社会进步要求的很好的制度当作了“最不坏”。今天的中国除了因为生产力水平还不够高,所以人民的自由权利仍然不充分以外,总体上是在现有模式下快速进步中。这样的模式应该说是很好的,不应该被称为“最不坏”。

        任何一种制度都有适应与不适应社会进步要求的两面,如果总体适应了社会进步的要求,就是相对好的;如果总体不适应社会进步的要求,就是不好的。原来总体适应了社会进步的要求,如今不适应了,就是不好了。今天总体适应了社会进步的要求,明天如果不适应了,就意味着明天它也会不好。所以任何制度都必须依据社会进步的需要不断改革完善。

        世界上只有“最不坏”社会状况,没有“最不坏”的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