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2016年09月30日  

2016-09-30 13:2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际高峰论坛”上,吴敬琏对中国经济的形势发表了最新的看法。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认为,当前中国经济继续下行的压力还很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唯一的出路。
        吴敬琏: L型如果是已经见底了,这个问题不大。现在的问题它还在那一杠上,继续向下的这个压力还是很大,这是很可虑的,让它早日到这个底部的横杠,然后逐渐的回升。那么怎么才能够比较快的触底,逐渐回升呢?我想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实现去年十一月中央提出来的,着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我看这个是我们能够走出困境的是唯一的道路
        如何推进供给侧改革呢?吴敬琏认为,关键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让市场而不是行政手段,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
        吴敬琏:特别是我们有一些干部,习惯于用计划经济配置资源的方法,政府自己直接利用行政手段来调结构。于是在我们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时候,就忘掉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四中全会所要求的改革,用了老的行政的办法来调结构。一方面,去产能的时候,就下指标,而且分解下达。另一方面,要补短板,要推动创新创业的时候,就用了很多行政的办法,给补贴,给办法,给优惠的政策。其实我们十几年来经验已经告诉我们,这个办法是不行的。
        市场经济尤其是今天全球化程度很高了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分析一国的经济形势,不应该离开对于全球市场经济状况的分析。西方人就很明白这一点。他们在分析本国经济不好的原因的时候,从来不只是就本国国内状况进行原因分析,一定会向全球市场找原因,如今被他们找原因最多的对象就是中国。可是我国的绝大部分经济理论学者比如吴敬琏先生们,却只会在国内找原因。这是违背市场理论逻辑的。
        并且,不从全球市场经济状况出发,仅仅局限于对国内的情况进行供需矛盾分析,实际上就是要求在国内市场上实行供需平衡,这是计划经济思维的表现。
        人们应该明白的是,市场只是一个人们为了财富目的,而按照价格指向进行资源交易的场所。按照逻辑要求,市场经济不应该考虑供需平衡的问题。也不应该规定交易对方的价格形成机制——也就是说,西方国家如今对中国越来越多的贸易壁垒措施,都是违背市场逻辑要求的。
        市场经济是一个价格竞争经济。人们为了获取竞争胜利,必然千方百计通过控制成本的手段,让自己的产品可以用比别人更低的价格出售,抢占市场有效需求。竞争的结果,导致有一部分产能因为生产不出适应市场价格竞争要求的产品,于是这部分产能生产的产品就无法通过市场交易,获得必要的价值补偿。必须明白的是,不是这部分产能生产的产品没有了消费需求,而是它的生产成本不适应市场的价格竞争要求。
        因此,这部分产能不属于“过剩产能”,而只是“无效资产”。比如钢铁煤炭,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能获得充分的消费,因此不存在过剩之说;但是一部分产能能够实现的的生产成本决定了,它的产品无法通过市场交易获得必要的价值补偿,会导致生产者亏损。从经济与财务角度分析,属于失去了财富与利润效应的资产。我在我的博客《市场上只有“无效资产”,没有“过剩产能”》中,从需求理论角度分析过:
        【所谓“产能过剩”,应该指的是生产能力超过了人类社会消费需求的现象。它应该是一个社会再生产理论领域的概念,也可以是计划经济理论中的概念——许小年在解释“产能过剩”现象时,就是用国内的需求规模做标准,很明显与计划经济时期的生产与消费平衡计划观念一致。但是事实上,从人类的消费需要角度分析,至少到目前为止,不存在“产能过剩”现象。因为那些被称为“产能过剩”的行业的产品,还远未满足人类的消费需要。比如钢铁、水泥,如果从满足全世界所有人的住房与道路的建设需要来分析,现有的产能应该还远远不够。
        之所以会出现被人们称之为“产能过剩”的经济现象,是因为对于生产者能够接受的销售价格,出现了消费者的购买能力不足现象,导致了产品销售困难。也就是市场有效需求不足,使得市场上的一部分产能生产的产品无法通过在获得必须的价值补偿水平的价格上销售出去,从而使一部分产能失去了财富效应。必须明白的是,这不是因为产能超过了社会的消费需要,而是因为在财富结构的约束下,社会的消费能力不够。
        从这个分析角度我们可以认为,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不在于供给方的结构问题,而在于市场的有效需求不足。并且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的是,经济就是人们之间为追求财富而进行的竞争行为。在市场竞争中,谁减少了自己的产能,产生的市场空间必然会被别人的产能所占领。于是减少产能的一方就在竞争中让出了财富空间。即使是在有效需求严重不足的领域,也是如此——谁在亏损中支撑不住而倒下了,都会给其他竞争者以生存下去的空间,直到大多数人倒下,市场被少数坚持了下来的人垄断,于是成为财富竞争中的胜利者。
        也就是说,中国如果自己减少产能,结果必然会给外国的产能提供生存的空间。结果是自己减少了在市场上坚持到竞争获胜时的机会。当然,如果生产力水平不能提高,会因为得不到必要的价值补偿而最终不能坚持下去。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应该放弃产能。但是要放弃的是无效产能——我这里称之为“无效资产”,而不是笼统地,不分有没有财富效应的去产能。
        所以,不从全球市场的情况来进行分析中国经济变化的原因,只从国内市场的供需平衡关系要求进行“供给侧改革”,是违背市场经济逻辑的,也是会导致中国经济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减弱的。
        事实上,“供给侧”是一个无效概念。因为供给指的是产品供应,如果没有生产能力,供应什么?所以要让供给侧适应市场的要求,真正要做的是提高生产力水平,或者调整生产力结构。而中国的经济理论界,应该早就明白生产力进步状况决定经济发展的道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另外搬出西方供应学派的供给侧概念来做无效表述的?
           人类的经济活动目的在于财富竞争。因此经济活动的目的不是以满足人类社会的消费需求为目的,而是以追逐市场有效需求、实现财富效应为目的。在这样的背景下,生产者会自动调节自己的生产结构,以追逐市场的有效需求。不能这么做的生产者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因此,“供给侧改革”不但实际上依然是生产力结构的改革,从逻辑上也不是一个需要市场以外的人提醒与主张的行为。也就是说,“供给侧改革”在经济理论上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概念。
        今天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不在于中国经济中“供给侧”出了问题,这从中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国际贸易占比不断增大、外贸活动导致货币净流入不断增加的事实可以得到无可置疑的证明:是国际市场上的有效需求不足,导致了中国产品市场销售遇到困难,而不是因为中国的产品供应不适合国际市场的需要。
         如果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比其他主要经济体更差,那么逻辑上就可以认为中国经济的困难原因在内部。可是今天中国经济虽然遇到了困难,却仍然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好的主要经济体。说明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经济的内部条件最好。如果这样还要说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在内部,那么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经济困困难原因不在内部?如果说所有国家经济困难的原因都在内部,还有必要说中国的经济困难原因不在外部吗?
        因为如果承认了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主要在外部,那么主张中国实行“供给侧改革”就没有了逻辑基础。所以人们必须无视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的良好表现与巨大贡献,坚决用“供给侧改革”概念忽悠中国按照西方国家的要求,放慢生产力进步的速度,人为控制工资水平、加大减税力度、培养企业惰性——这时候他们故意无视因为降低了市场进入门槛,会导致竞争更加激烈,从而造成新的产能过剩的逻辑。
        当然,中国因为生产力水平还不够高,所以确实存在一些高科技产品供应不了的问题,硬要用”供给侧“概念来解释与分析也无不可。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靠科技进步条件下,对生产力进行结构性改造才能实现。如果没有生产力进步这个条件与能力,”供给侧改革“概念也毫无意义。
        主张“供给侧改革”的人们还可以用一些以中国生产力水平已经能够生产,但是国内民众依然要购买境外产品的现象,来指责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供给侧“问题。
        但事实上,这是因为中国的生产力水平还没有达到世界一流,人们对本国产品信心不足,导致社会上产生一些崇洋媚外的错误消费文化的结果。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根本的依然是继续提高中国的生产力水平。除此以外,正确的消费观念教育也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对于这样的问题,提”供给侧改革“概念,却不提生产力进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这事实上就是结构性生产力问题:部分领域的生产力水平亟待提高。而只要认识到了这样的结构性生产力问题,也就知道该如何处理问题。“供给侧”概念也毫无提出的必要了。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不在于“供给侧”的问题,而在国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
        不但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不在于“供给侧”的问题,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经济困难原因都与“供给侧”问题无关。因为原因都在于生产力进步遇到了障碍:发达国家因为科技创新没有出现大规模突破,导致生产力进步遇到瓶颈;发展中国家则因为社会环境制约了本来应该可以通过学习与引进国际先进科技来实现的生产力进步。
        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是每一个经济理论工作者尤其是中国官方的经济理论与经济决策者应该明白的。不明白这个,盲目运用西方经济理论解释与分析中国经济,是会犯错误的。
        没错的是,当世界市场变化了,我们要做的不是如何改变市场,而是应该努力改变自己以适应性的市场要求。这就要求通过提高生产力水平、调整生产力结构,生产适应市场要求的产品。所以,【我们能够走出困境的是唯一的道路】不是【着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而是促进生产力进步与生产力结构合理化。而且,“生产力结构合理化”应该是微观经济主体也就是企业,面对市场应该做的事,不应该是宏观经济学家所应该管的。
        吴敬琏先生还尤其对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明白,是导致他经常说错话的原因。
        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资源交易的场所。交易必须有两个条件才能成立:一是交易资源;二是交易规则。没有交易资源,就不可能有交易,也就不可能有市场;没有交易规则,同样不可能有交易,也就不可能有市场。
        而交易规则本身又是交易资源的一种。它是只能由政府推出的资源。
        政府推出这个资源,也必须以能够获得价值补偿为条件。否则政府将无法生存。因此政府离不开市场的财富分配。同时政府推出的规则如果不能适应市场的需要,那么与其他交易方一样,就不可能获得必要的价值补偿。因此政府向市场推出资源,也同样必须按照市场要求来进行。于是政府的资源配置行为同样属于市场配置范畴。至于政府推出的资源是不是符合市场的要求,评判的标准,当然应该是经济发展的状况,而不是特定利益集团的要求,或者某种经济理论的教条。
        因此,只要政府干预市场是依照市场的资源价格作为指向进行的,就不能说是非市场的行为。当然从逻辑上分析,就像一般的经济主体一样,政府的行为也会有违背市场要求的时候。因为一般的经济主体的行为即使违背了市场的要求,也属于市场的一部分,当然没有理由因此把政府也许会犯下的错误,排除在市场现象之外。与任何其他经济主体的行为一样,判断对错的标准,只能以行为的结果来衡量,而不应该以任何理论的教条作为标准。
        因此【给补贴,给办法,给优惠的政策】未必是行不通的。首先,供给学派最主要的主张就是给企业减税,就属于【给优惠的政策】。其次,中国的市场经济几十年的经验就是在政府不断【给办法】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而【给补贴】更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经常用的办法。吴敬琏先生真的不知道这个事实吗?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