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从住房价格问题出发对政府的指责没有道理  

2016-08-29 13:4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主要职责就是市场有效规则的制定及保证其执行,为市场提供公共品,私人财富保护等,经济资源的配置主要是通过市场价格机制来进行】——这是摘自中研网2016-05-08 19:13:07登载的易宪容:中国是否放弃了市场经济?》一文中,易宪容先生对于政府与市场之间应该的关系的表述。
        可是同样是易宪容先生,在发表于 2016-08-10 11:37:56的博客加拿大重税政策严厉打击中国的炒房者》中却说:【十分奇怪的是,中国政府就是不采取税收政策来遏制住房投机炒作,而是采取无数或花样多的限购政策,从而使得让这些政策把中国房价越调越高。】            
        并将原因归结到政治体制上来:【看来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这些中国官员欺负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管不到他。所以他们就一直鼓吹中国的房价要上涨,而可置绝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的利益而不顾。这可能是加拿大温哥华政府用税收政策遏制高房价政策对我们的启示。
        按照易宪容先生在《中国是否放弃了市场经济?》中对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观点,房产价格上涨就不应该由政府来采取措施打压。因为政府的【职责就是市场有效规则的制定及保证其执行,为市场提供公共品,私人财富保护等】,当房价因为市场的原因上涨了,政府就采取税收政策来打压房产价格,显然是损害已经获得房产的人的财富的行为。也是破坏已经被制定与执行的【市场有效规则】的行为。
        当然,易宪容先生会说,他并没有说政府不应该干预市场,合理的干预是必要的。
        可是,什么是“合理的干预”呢?。你说房价太高了就必须干预,可是市场价格是有效需求的反应,有效需求是市场价值判断的结果,市场价值判断为什么就是不合理了呢?这个问题易宪容先生是回答不了的。因为他与几乎所有的财经理论人士一样,不明白政府与市场其他各方一样,都是市场的主体成员。而且,政府是市场有关各方中最重要、最具理性,也最具包容性的一方。
        市场不过是人们为实现财富目的而进行资源交易的场所。交易场所不但需要有买方、卖方,还得有必不可少的秩序维护方,就是政府。所以市场是离不开政府的。而且,政府相对于市场其他各方的任何个别成员,是最不能或缺的——市场上少一些其他成员,不影响市场的存在;少了一个政府,市场会立马崩溃。也就是说,相对于其他单个市场成员,政府的重要性更为明显。
        政府是依靠向市场推出市场规则,实现市场的平稳高效运作,换取市场财富分割权利,获取市场资源,从而维持运作的。如果政府推出的市场规则不符合市场的要求,市场运作效率低,甚至于导致市场崩溃,政府能够从市场获取的财富也会减少,将会导致政府运作的不可持续。也就是说,政府维持运作所依靠的资源也来自于市场。市场规则就是政府推出的交易资源。这与市场其他各方是通过向市场推出交易资源,争取获得更多财富,从而维持与增强自己的市场地位是一样的。
      在市场有关各方中,政府集中了最大量的信息搜集与分析人才,是最具有信息搜集与分析能力的一方。因此,在市场各方中,政府才是最可能将由无数“看得见的手”的活动,融合而成的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看得比较明白的一方。也就是说,政府是市场有关各方中,最具理性的一方。
        政府的最基本职能是维护市场稳定。因此他必须在市场各方之间进行利益平衡,防止因为各方的利益关系激化导致市场崩溃。因为与其他的市场成员尤其是市场中的资本家群体不同,政府是只能在既定市场中存在的。其他各方尤其是资本家群体,是刻意离开任何一个既定市场的。因此,政府是必须把既定地域市场的稳定维护好,才有自己的生存条件。所以政府会尽可能包容市场其他各方的利益要求。这一点是市场其他各方所不会有的属性。
        政府是市场最重要的一方,又是市场各方中最有理性的一方,同时也是最必须包容市场其他各方利益要求的一方。于是无论是从政府的动机出发,还是从政府的能力出发,人们都应该更加相信,政府是唯一最愿意、也唯一最有能力,实现市场的平稳高效运作的。其他各方因为与既定市场的财富关系不确定,在维护市场的意愿上是不坚定的;理性当然更不会足够充分。
        说政府是“唯一最有能力”,并不是说政府一定能够实现市场的平稳高效运作。
        因为市场是无数“有形之手”的行为融合而成的“无形之手”,政府只能依靠他虽然是最大量的信息搜集与分析能力,做到比其他各方相对更明白市场规律,却绝不可能做到完全明白客观规律——否则世界早就因为已经尽善尽美而不再前进了。政府仍然需要尽可能全面的地了解市场的各种信息。而市场上有信息搜集与分析能力的人,就应该从自己位置出发,向政府提供信息,而不是对政府的批判。
        比如易宪容先生因为加拿大的温哥华采取了对房产转移征税的手段,把房价打压下来了,就批判中国政府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打压房价。首先就违背了自己原来对于政府与市场应该的关系的表述。其次,温哥华的房价大幅度下跌,未必是温哥华市政府所想要看到的现象。更重要的是,如果在中国现在就实行这样的政策,未必就是正确的。
        中国的房价过高现象只存在于部分中心城市,大量的内地三四线城市房价并没有很高,没必要把房价过高当作很严重的现象来渲染。
        房价高的城市也是人口过度集中的城市,是需要减轻人口负担的城市。用税收政策打压房价的结果,会导致进入中心城市的人口继续增加,不但会增大中心城市的人口负担,也会导致中心城市的资源外溢速度放缓,不利于地域经济结构的平衡要求;
        市场房价是否过高,一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易宪容先生从批判政府的角度出发,可以说市场房价过高了,政府官员也许会从控制城市人口增长过快的角度,认为房价还不够高。没钱的人即使将目前市场房价拦腰砍下去也嫌贵——这一点我深有体会;2014年5月份我说深圳房价不贵,当地的中层白领不认可我的看法。而有钱的人却觉得,目前的市场房价并不贵——否则房价如何立得住?
        市场房价是有效需求的反映,从市场经济原则来说,政府不应该用人为打压价格的手段干预。  事实上,解决低收入阶层住房问题,并不一定要用打压市场房价的手段。而且因为市场房价即使大幅度降低,大多数民众依然买不起,所以要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不是市场经济范畴内的事情。只能依靠政府推出非市场化的住房资源来处理。这件事情,政府一直在努力做。
        政府用提供非市场化的居住资源,既可以让应该获得廉价居住资源的人获得必要的居住环境,也可以保持政府在城市人口管理上的主动性,防止因市场房价下降,导致城市人口持续涌入。但是政府可以推出价格更低的资源,去满足无法承受市场的高房价的群体的住房要求。所以,解决房价过高问题的办法应该是,保障的归保障、市场的归市场。
        而且,从住房自有率来分析,今天中国的部分城市房价过高,并没有在总体上让居民住房问题严重化。
        “住房自有率”是国际上考察居民居住条件的常用指标,其含义是指居住在自己拥有产权住房的家庭户数占整个社会住房家庭户数的比例。
        从住房自有率指标来衡量,住房自有率美国为60%,德国为40%,我国则高达85%,而且购房者呈年轻化态势。中国房价在一些城市特别高,是因为中国人的住房文化以购买消费为主。那么现代化程度越高的中心城市,在房价高的环境里培养出不以购买为条件的住房消费文化,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易宪容先生因为中国(部分城市的)市场房价居高不下,就指责中国政治制度不好,养成了【中国官员欺负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管不到】,为什么不根据西方国家的住房自有率低的现象出发,劝导中国民众形成你们所崇拜的社会制度国家的住房消费文化?要知道,改变住房消费文化,本身就是使房价降低的有效手段。原因只有一个:批判政府容易,而且在今天中国的舆论氛围里,会获得非理性的喝彩;教育民众是困难的,更可能在舆论平台上被骂。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