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对于易宪容先生的分析方法的分析  

2016-08-25 09:2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上看到易宪容先生一篇财经评论文章《房贷杠杆升高背后风险有多高?》。文章结尾说:
        【笔者以为,要降低住房市场的风险,要让房子回归到居住的功能,去除其投资投机的功能,这是当前抑制房地产泡沫的关键所在。这需要政府用住房交易税、交易所得税把住房投资与消费严格区分,并对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进行严控,房贷利率、首付比例、贷款实质性审查等应予全面收紧。】
        我对他的这个观点是很赞同的。不是说他的这个观点符合经济规律要求,而是因为这符合包括我在内的,想在一线城市买房的人的利益要求。但是对他的分析方法就不敢苟同了。
        一、【在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框架中,住房交易归于投资类而不是消费类。既然购买住房是投资,那么过度扩张的银行信贷涌向房地产就会推高资产价格,吹大资产泡沫。近日中央层面指出要“抑制资产泡沫”,其中就包括房地产泡沫。】
        是不是资产泡沫,不应该以在逻辑上有可能出现错误的统计口径来区别。房价过高,不管是属于投资领域的,还是属于消费领域的,都是泡沫现象。
        而且,易宪容先生在08年《居民购买住房是投资还是消费? 》中说【既然,居民购买住房是投资,那么住房的价格无论如何上涨,无论上涨幅度有多大,那当然与居民的消费价格指数不太相关】。意思是,因为把居民购买住房统计在了投资内容中,所以使得中国的消费价格指数失真了。也就是说,易宪容先生是以为这种统计口径是有问题的。那当然也就不应该因为这个自己就认为有问题的统计口径,来认定房价过高是泡沫了。
        二、【数据显示,国内银行住房按揭贷款从2011年的月均增长693亿元,飚升到2016年上半年的月均3993亿元,增长5倍多。今年7月份更是增加到4500亿元以上。有人测算,今年上半年中国居民的住房按揭贷款占GDP比重及居民按揭贷款月支付比重,都达到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时的水平。
          按照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的分析,中国的居民杠杆率已从2005年的17.1%猛增到2015年的39.9%,2016年这个数字估计会超过43%,达到44%。而截至2015年,英国、美国已经到80%以上,日本也超过了60%,所以中国居民杠杆水平尚低于发达国家。也正因如此,有些人认为中国居民债务杠杆率不高,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但是,从中国的人口结构来看,无论是职业分布,还是收入差距,都与欧美发达国家完全不同。中国有近一半农村人口没有进入城市商品房市场,农民购买住房债务比重很小甚至为零。如果把大量的农村人口也放在居民债杠杆率中来计算,就会全面降低居民债务杠杆率水平。不少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水平也很低,这些城市的居民通过债务方式进入房地产市场所占的比重同样会很低。剔除这些因素,仅以经济发达地区及高房价地区的居民债务杠杆率来计算,肯定远超现在发达国家的水平。  】
        为了强调中国房地产杠杆的风险,用外国的历史数据进行类比,本来是不错的。可是当有数据证明【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的时候,易宪容先生却用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来分析。既然中国的国情与外国不一样,前面就不应该用外国数据来类比了。
        而且,说一国的经济风险,当然是应该从一国的总体数据来进行分析。你仅仅把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及高房价地区的居民债务杠杆率】拿出来说,把没有风险的地区就从分析对象中剔除出去,这不明摆着以偏概全吗?那如果进一步将所有还没有负债过多的对象都剔除出去,分析的对象就只剩下将要破产的企业与居民了,是不是中国因此就立即要破产了呢?
        事实上,居民的房地产高杠杆主要指体现在一二线城市。在内地三四线城市中,居民的房地产杠杆率都还很低。也就是说,居民房地产高杠杆现象在中国只是局部的存在,而且中国的房地产贷款的首付比例控制了房贷风险的严重程度,即使市场上近来出现了“首付贷”现象,也很快就受到了当局的关注与控制,因此,中国的居民房贷杠杆率还远没有达到发达国家那样高的程度。
      易宪容先生在分析中国房贷杠杆现象的时候,不但把低杠杆的地区剔除在分析对象之外,也不考虑中国的房贷普遍是严格执行了首付比例要求的,也不考虑政府在努力采取措施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趋势,也不考虑中国生产力进步、经济竞争力相对强劲,经济增长依然较快、民众收入依然在较快速增加,等等这些经济背景,孤立地分析部分地区的房价与房地产杠杆现象,然后从中得出中国居民房地产杠杆率偏高、经济风险严重的结论,很明显是违背事实与逻辑的。
        有人会说了,也许易宪容的分析对象有局限性。但是就是这些地方的风险如果爆发,当然会影响到到全国经济,所以不能说这个分析有问题。
        部分地区的危机必须揭露,部分地区的危机爆发也确实会影响到全国经济。所以我们必须重视部分地区的经济风险,并想办法遏制之。但是部分地区的风险毕竟是部分地区的风险。东北三省的经济如此凋敝,当然给中国整个的境成长带来了消极影响,但是它毕竟没有构成全国的经济危机。所以,是部分地区的风险,就应该承认是部分地区的风险。不应该夸大为全国的风险。
        三、【只要房价在上涨,那么住房的总价值也会上升,这时住房按揭贷款就不存在多大风险。但是,房价会一直上涨吗?当前房地产泡沫较大的城市,周期性调整不可避免,房价必然出现下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风险也就会全部暴露出来。
        绝大多数经济理论工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不从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上进行分析,只是就经济现象进行经济分析。并且喜欢用单向假设进行推理。
        易宪容先生为了突出房地产杠杆风险,不顾中国经济生产力在快速进步、经济增长依然快速、民众收入依然在增长的现实情况,主观判定房价的【周期性调整不可避免,房价必然出现下跌】,是缺乏依据的。而且房价的一定程度下跌,在有着较严格的首付规则基础上,房贷风险也未必会爆发。前几年曾经一度爆发过房价下跌风潮,并没有引发大规模房贷风险的爆发现象,就是证明。
        何况今天的政府与银行也都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并且正在采取诸多措施,力图遏制风险的集聚。当然,如果中国生产力进步停止了,经济危机爆发了,房价的大幅度下跌就不可避免。可是今天的中国不是这样情况。对于负面的单向推理就缺乏事实与逻辑基础。
        四、【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建立在很高的金融杠杆基础之上,不仅把房价推到了天上(如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也把这些城市的地价推到了天上,把房地产泡沫吹得巨大。大量的流动性在金融市场空转而不流入实体经济,使得民营企业投资迅速下降。如果这种局面不扭转,房地产市场及金融市场将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中国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首先,【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繁荣】用词不当,现在只是部分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繁荣。在内地大量三四线的房地产市场,我们不用“惨淡”来形容就不错了,与“繁荣”实在挂不上钩。同样的,【很高的金融杠杆基础之上】的现象也只存在于一部分地区。
        其次,也是主要应该被纠正的,不是因为【地价推到了天上,把房地产泡沫吹得巨大。大量的流动性在金融市场空转而不流入实体经济】,而是因为世界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市场利润空间缩小、制造业实体经济发展困难了,才导致资本转入房地产过多。这是一个市场规律决定的现象。
        要解决这个问题,根本的不在于经济体制与政策,而决定于1、世界经济回暖,导致市场有效需求增加,于是制造业的利润空间回升,资本自然会回流制造业实体经济中;2、国内生产力进步速度加快,抵消劳动成本上升的负面作用,进一步加强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从而赢得更大的市场有效需求,扩大利润空间。当然制造业实体业就会具有投资吸引力了。
        不从全球市场——这方面,西方人还知道要从中国找自己国家困难的原因,总算是从全球市场角度分析——与国内生产力进步方面分析,只就国内经济现象进行经济分析,是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的。易宪容先生如此,其他大量的财经理论学者都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