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说说余永定经济理论中的几个错误  

2016-07-23 10:4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余永定发表了一篇财经评论文章《中国实际经济增长速度被高估 当前需警惕通缩》。说【当前需警惕通缩】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今天整个世界市场都处于严重的通缩环境。中国虽然CPI仍然是正值,但是因为世界市场的严重通缩,导致了外贸出口持续下降,市场有效需求呈大幅度萎缩趋势,PPI连续几年持续负值,说中国已经在通缩中,也不为过。因此对通缩警惕、防御与遏制,是今天分析经济形势、制定经济政策时必须有的内容。
        但是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速度被高估】,就有问题了。余永定自己在文章中说,【我不是统计学家,所以我没有资格判断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到底是多少,也没法判断中国现实经济增长速度的统计到底有多大问题】,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统计数据有什么具体问题,他并不清楚。当然这些具体问题时不时一定只导致经济增长速度被高估,而不会被低估,他也不清楚。只清楚【中国实际经济增长速度被高估】!这好像说不通啊。
        当然他说了一个依据,那就是【克强指数】。可是这个指数早就被人们用数据质疑过了: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不是过去的工业化初期与中期时的结构,一方面第三产业的比重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工业结构中轻工业比重大幅增长。这些结构变化的结果,必然导致【克强指数】在作为衡量经济增长工具时的标准度失真严重。因此不能简单用一个衡量工具——而且是一个可能失真严重的工具,来对经济进行逻辑分析,并以此做出判断。而应该以具体的数据作为判断的依据。
         在知道自己没有把握指出统计数据确实错误的情况下,以著名经济学者的身份,不应该简单地地发出判断,并以这个判断作为分析经济问题的前提。尽管【当前需警惕通缩】是对的。但是这与【中国经济实际增长速度被高估】本来就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更何况中国经济实际增长速度是不是被高估了,余永定先生并没有确切的依据。统计数据难免有误差,误差的结果却未必一定是高估,也可能是低估。无依据地认定高估,属于想当然,做不得数的。
        而且,为什么不以中国工资水平的持续快速增长现象,证明中国社会的就业情况基本稳定,从而推断出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速度被低估了呢?美国经济被称为强劲增长,美国的工资水平却长期没有增加;中国的工资水平连年快速持续增长,当然应该理解为中国经济增长比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得多。
        美国经济增长2%,约为3600亿美元,在劳动就业人口大幅度少于中国的情况下,这个经济增长规模没有实现工资水平的明显增长;中国经济增长6.7%,大约7300多亿美元,为美国经济增量的2倍多一点。中国的就业人口规模,应该超过美国四倍有多,却实现了工资水平的持续快速增长,这不应该成为中国经济实际增长速度被低估的理由吗?
        顺带说说,余永定在文章里还说,【中国的失业统计不太可靠和全面。我们可以看另外一个指标,就是企业的设备利用率。虽然我们没有官方正式的统计,但是据企业家调查系统显示,就整个经济而言,中国的设备利用率应该在70%以下,和正常水平相比有一定差距。从这几个角度可以说明中国确实存在着产能过剩】。
        这就是在用产能过剩现象推断出就业统计数据失真。而且是负面的失真。可是她却不用工资水平持续上升这个市场现象来推断出就业的实际数据也许比统计数据更好。我们知道,产能过剩直接影响的是过剩产能所在企业的利润,并不直接与就业相关。相反的,越是就业充分的时候,才越有可能出现过剩产能现象。因为就业越充分,意味着经济越热,于是企业会在利润预期下盲目扩张产能。所以用过剩产能现象能够推断的不是就业不足,而是就业充分。这与工资增长现象恰好吻合。
        当然,用工资增长现象,来证明中国经济实际增长速度被低估,还可以有其他辩论空间,就像用【克强指数】作为衡量经济状况的工具一样,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所以,不能没有确定数据支持,就断定统计数据如何错了。
        因此,余永定先生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含有一个明显不确定的前提在里面。这就决定了这篇文章中,必然存在诸多不正确的内容。
        在分析【为什么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长速度会明显下跌,进入了一个增长速度较低的“新常态” 】时,余永定先生说了如下理由:
       【第一,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国企改革,中国的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通过改革释放增长潜力的空间在缩窄;
        第二,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同过去相比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越来越受到规模报酬递减的制约;
        第三,由于中国同先进国家技术差距的缩小,通过学习和模仿赶超先进国家的后发优势逐渐丧失;
        第四,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供给的减少,人口红利正在转化为人口负债;
        第五,过去三十年的超高速增长导致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急剧损耗,经济增长成本急剧提高;
        第六,2000年以来,房地产投资和出口成为中国经济需求方的增长引擎,但同时也造成供给方资源的严重错配。资源过度配置于房地产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严重削弱了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潜力;
        最后,政府对经济的管理能力未能跟上经济日新月异的发展,治理能力的相对落后,导致政策制定和执行能力的弱化。
        在这七条理由中,除了第三条间接与生产力有关系以外,都只是说的国内的经济关系问题。没有一条是关于市场方面的分析。经济是社会再生产在经济社会里的的必要形态。市场经济是以对外扩大市场为特点的经济形态。分析经济而不说生产力状况,分析市场经济而不说市场情况,是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的。
        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为什么能高速增长?第一是生产力进步速度快;第二是在生产力进步速度快的基础上,实现了经济竞争力的持续提升,不断扩大了中国经济对于世界市场的占有量。
        今天的中国经济,由于【同先进国家技术差距的缩小,通过学习和模仿赶超先进国家的后发优势逐渐丧失】,生产力进步的速度必然地慢了下来。生产力进步速度慢了,通过提高效率抵消成本增长趋势的能力降低了,于是竞争能力提高速度慢了。这是生产力方面的理由。
        中国经济的体量迅速增大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同时期世界市场扩大的速度,满足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同样增长率需要的市场扩张速度越来越难。或者说,世界市场的扩大速度越来越不适应中国经济高速度增长的要求了。这是市场方面的理由。
        这两个理由中,生产力方面的理由出现的原因,还可以通过中国自身的努力逐渐缓解。这也就是中国政府目前大力提倡创新的原因。同时,继续通过学习与引进国际先进科技也还有空间。只要生产力进步能够持续,就可以抵消成本增长趋势,维持中国经济相对较快速增长的势头。
        而市场方面的理由,就不是中国所能够决定的问题了。任何经济体,能够处理的问题都只是自身生产力的问题;对于市场问题,只能通过提升自身生产力的水平,改造自身生产力的结构——当前国内主流经济观点称之为“供给侧改革”——来适应市场的要求。
        但是,不能改变市场,不等于不应该分析市场。你不对市场进行分析,如何让你的生产力结构——也就是所谓的“供给侧结构”适应它?要知道,不分析市场的现状,不从市场的现状预测未来,“供给侧改革”就是盲目的行为。尤其是因为一些无效资产现象的出现,就跟随西方国家的经济理论教条,要求人为削减“过剩产能”,其实是盲目削减自己的产能,让别人的产能可以生存。是自我放弃市场扩张的行为。
        要说明的是,我不是反对企业将没有财富效应的资产淘汰掉——这是市场竞争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而是反对用“过剩产能”概念,人为地、盲目地削减产能。在这个问题上,市场理论者们突然不在乎计划经济思维了。
        所谓“过剩产能”,就是根据供求平衡观念产生的。而供求平衡就是计划经济概念。因为“过剩产能”指的是按照市场价格要求,生产的产品得不到必要价值补偿,失去了财富效应,并不是绝对的没有消费需求。从经济理论分析角度,应该被称为“无效资产”;而从社会再生产角度或者计划经济理论来分析,则不存在这样的事实。
        因为余永定先生没有明白生产力、市场与经济的关系,其实是在用计划经济思维分析中国的经济现象,所以他的文章中说的各项理由,只是从西方经济理论教条出发,就经济现象分析经济现象,多为经不起推敲的。
        经济发展有三个要素:生产力、资本、市场。其中生产力是根本。理由很简单,经济不过是社会再生产在一定社会状态下的一种特殊形态。社会再生产必须以生产力进步为条件,经济发展当然也就必须以生产力进步为条件。生产力进步了,经济成本上升的势头就会被遏制;或者创造出满足人类需求的新资源,就可以实现市场的扩张。市场扩张的结果会导致利润空间的扩大,于是资本就会在利润空间的诱惑与利润实现的条件下,流入与增长。
        所以我们不应该看到经济出了问题,就鹦鹉学舌地抨击经济体制甚至于政治体制,就要求人为地削减产能。而应该分析市场的现状,预测市场的未来,在这个基础上有针对性地进行生产力水平的提升与结构改造,适应新的市场环境,提升经济的市场竞争力。这才是分析经济的正确方法。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的西方国家经济增速能够有中国的一半,世界市场上的有效需求必然大幅度增加,中国还存在目前所谓的“产能过剩”现象吗?中国的经济增速会下滑吗?现在还会有人提出目前的经济问题,用现在的题目指责中国的经济体制吗?
        中国近年来在轨迹市场上的贸易比重不断增加,进口减少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国内进口商品减少,而是因为进口商品的价格严重降低。而这些商品价格降低的原因,很明显是因为西方国家的有效需求减少。从这个现象分析,还不足以证明,当前中国经济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国际市场的萎靡,而国际市场萎靡的原因在于发达国家的经济萎靡吗?
        西方人在分析经济问题的时候,都会说中国的问题。虽然观点是错误的,其思维轨道却不错,是从市场分析出发,把它们的经济困难原因归结为中国因素破坏了市场。中国的经济学者们却大多只会在国内的经济平衡要求上找原因,不懂得从国际市场的变化上分析。不但观点是错误的,而且根本就是在用计划经济思维分析市场经济现象。
        中国的经济学者们,应该改变这样的错误分析方法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