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用“顺民”概念歧视普通民众是违背民主原则的   

2016-03-22 16:2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西方意识形态分子们,竭力鼓吹在中国实行西式共和政治——他们称之为“民主”——制度,可是得不到大多数民众的响应。于是他们用“顺民”这个侮辱性词语对这些民众进行舆论打压。认为这些民众不配备称为“公民”。
        一些本来也身在底层民众阶层的愤愤们,被这个概念所忽悠,指责中国民众“没有信仰、没有民主意识”。这其实是违背了民主原则的错误思维表现。 民主,应该是对于不同价值观的包容。用“顺民”这样的侮辱性词语打压不顺从一些人与政府抗衡的要求的民众,在理念上把这些人划在“公民”范畴之外,就是对于不同价值观的打压、对这些持不同价值观的民众的歧视。这不是民主现象,而是专制现象。
        所谓公民,指的是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自然人。只要符合这个法律要求的人,就是公民。可是西方意识形态分子们却凌驾于法律之上,以是否符合自己的政治理念要求为标准,任意将其他人从舆论上划入另册,这是违背法治要求的思维方式,也是对于别人的舆论暴力行为。从逻辑上说,也是专制者的思维表现。是不配讲民主的。
         西方意识形态中,在经济理论范畴讲的是主观价值理论,认定每个人的价值判断都是合理的。既然不同的价值判断都是合理的,当然就不应该用一种价值判断统一所有人的价值判断。也就是说,你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好,与别人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好,是应该平等并存的。相互之间可以互相辩论,争取弄明白哪一种政治制度更合适社会进步的需要。却不应该用歧视性词汇对不同价值观持有者进行舆论打压。
        公民中不同阶层成员的利益关系不同,价值观也就会不同。因此对于任何价值观都不应该歧视。当然有的价值观是与社会进步要求不符合的,因此从社会进步要求的角度,不同价值观之间有相对正确或错误的分别,因此,社会上不同价值观群体间,应该通过讨论来确定哪一种价值观更适合社会进步的要求。但是应该尊重别人持不同价值观的权利。即使证明了某种价值观是错误的,我们也不能歧视坚持错误价值观的人们。比如对于宗教信仰者,我们就不能歧视他们。
        西方意识形态分子们 每每挂在口头上的“公民”概念,往往是极具强迫性代表意义的概念。因为它混淆了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区别与要求:一个不顾其他由无数公民个人组成的群体的利益的人,往往用一句“公民权利”,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以全体社会成员的利益代表者的身份,与政府对抗。而实际上,这个公民的个人利益,往往与绝大多数公民的个人利益要求相反。而社会上一些居心不良的精英分子,就会用维护“公民权利”的口号,煽动不明事理的民众的反政府情绪。
        而一些社会上层精英们更是以“公民”利益代表者自居,煽动全体社会成员为这些社会精英获得更多权利与政府抗争。实际上,这些社会精英们已经享有的权利,绝大多数民众还没有能力享受得到。而这些精英们的所需要的更多权利,广大民众根本就不需要。因为广大民众需要的,首先是在经济与财富权利上,与这些社会精英平等,能够享有这些社会精英们已经享有的各种自由。可是广大民众的这些权利与自由要求,就没有在这些社会精英所主张的“公民权利”的内容之中。
        社会精英尤其是自诩为“体制外”的社会精英们,与广大民众之间的利益要求之间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他们的利益要求往往与社会稳定无关。社会的一定程度动荡,更有利于他们的特殊利益的实现。而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要求,与政府的社会稳定要求从来都是一致的。只有在社会稳定环境下,广大民众的免于恐惧与匮乏的自由,才能够比较有保障。当然这样情况下的政府的稳定也才有保障,而“体制外”精英们的目的却难于实现。
        “公民”概念抹杀了不同社会成员之间的利益差别,所以任何人说“公民”的时候,在逻辑上就一定代表了别人。也正因为这一点,许多身为底层民众身份的人,往往就会被这个概念所迷惑,以为自己的利益关系,也与上层社会精英们的利益要求一样了。于是对于自身的经济利益关系不在意,却为了上层社会精英的政治权利要求去抗争政府。当对于自己的实际利益毫无关系的政治权利被上层社会精英们获得以后,看看“阿拉伯之春”的结果吧。社会精英们的自由权利多了,底层老百姓的生活更困难了。
        这证明了那些西方意识形态分子的价值观与普通民众的价值观之间,不但存在巨大差异,也不能证明这些西方意识形态分子的价值观一定符合社会进步的要求。
        我这里并不是说上层社会精英们不应该追求更多的自由——没有他们对于更多自由的追求,社会的进步会停止。而是说不应该用“公民”这个极具强迫性代表意义的概念,去忽悠民众为自己的利益火中取栗。
        我这篇文章想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告诉人们:从一些人动辄用“顺民”概念对民众进行舆论打压的手段可以知道,“公民”概念在这些西方意识形态分子的手中,已经成为了他们实现自身利益要求的工具。与真正的民主原则是相违背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