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不明白主观价值理论,就容易成为意识形态分子  

2016-03-12 09:5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针对教育部长袁贵仁关于“西方价值观教材不适于中国课堂”的言论,我与张鹤慈先生进行了一番辩论。辩论过程如下:
         张鹤慈先生说:”中国教育部长再谈 “西方价值观教材不适合课堂”。西方价值观的提法就有问题。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东方价值观还是西方价值观?只存在先进落后,不存在东方西方。继承好的吸收别人的好的,承认过去的落后赶上去“。
        我评论说:”西方价值观的提法没问题。因为这些意识形态来源于西方,与中国传统的不同,也与中国现行的主流意识形态不一样,所以称之为西方价值观,在事实与逻辑上都没有错。可以说中国现行的主流意识形态与西方的价值观体系有相同的部分,但大家都承认不是一样的,就是有区别。哪一个更先进,是应该讨论的“。
          张鹤慈先生说:“三纲五常不是东方价值观,是小农社会的价值观,西方历史同样有类似的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人类只有落后和先进而无东西方的标准,西方在科技文化走在前面,违反了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后征服世界后发达的西方,价值观仍然是走在前面“。
         我评论说:”西方价值观建立在基督教文化基础上。中国价值观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必须承认西方价值观在其先进的生产力基础上总体比较先进,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的全部价值观都先进。比如信仰基督、比如尊崇王室。价值观要进步,必须以生产力的进步为基础。当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时候,强推先进价值观,教训还少吗?“
        张鹤慈先生说:”不否认西方文明和基督教的关系,但西方的民主,人权等都都是在否定了基督教的神权后才建立的。基督教的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政党,肉体消灭异教徒【不同教见者】是现代独裁的始作俑者。
        妇女的权益反映出社会文明的程度,中国过去的法律道德习俗上的歧视妇女,女性作为财产和传种接代的工具同样不是东方的特色价值观,是落后时代的共同现象。贞节的强调是传种接代的继承权问题,胡适攻击中国人病态的对待贞节,他不知道西方存在过贞节带?”
        我评论说:“不否认(西方文明和基督教)这个关系,就是承认了西方价值观与中国价值观的差异。说这两者之间有差异,不等于说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内容。我也没有否认西方价值观总体上的先进性。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也不仅仅是君要臣死、父要子亡;还有从无神论出发的,虽然偏激、但对于中华文明的延续起过重大作用的“人定胜天”。
        今天中国的主流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摒弃了传统价值观的糟粕;接受了从西方传来的意识形态中的一些积极内容。但是终究与西方价值观有明显区别。并不仅仅体现在落后与先进的区别上。西方自己正陷于文明进程迟缓境地,就说明了他们的价值观中间存在严重的落后因素。比如你也反对基督教的。
        不要把落后的东西剔除在在想要推崇的价值观内容之外,那与推崇某种思想的做法没有区别。中西方价值观的差异还表现在性恶论与性善论、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等等伦理观念差别上。其实有的差异并不分先进与落后。比如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价值观,其实各有其长短处。极端的个人主义与极端的集体主义都不可取”。
        上面是我所记载的我与张鹤慈先生的辩论过程。不知道对张鹤慈先生的言论有没有漏记的。
        其实我只是对于“西方价值观”这个概念是否存在,与张鹤慈先生的观点不同。对于西方价值观的教材是否适合中国课堂的问题,我是持肯定态度的。
        从主观价值理论分析,任何价值判断都是合理的,也就是任何价值观的存在都是合理的。人们应该做的,不是武断地用哪一种价值观代替别的价值观。而应该让不同价值观都有表现的空间,让人们在对于不同价值观的讨论中,明白那一种价值观更适合社会进步的需要。
        因此,我认为西方价值观教材进入中国课堂并没有什么坏处。何况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大批的教授已经在宣传西方价值观很久了。而且可以肯定地说,他们宣传的过程中,往往违背了西方价值观体系中的基本原理。张鹤慈先生以为中国应该用西方价值观代替中国价值观,就是违背了西方价值观中间的主观价值理论的表现。
        在这样的环境下,简单地不允许西方价值观教材进入中国课堂,不但不能阻止中国年轻学生接受西方价值观,相反地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更加情绪化地接受西方价值观体系中间的错误部分。
        要尽可能阻止人们被西方价值观体系中间的错误部分误导,需要做的事情是:一方面全面介绍西方价值观理论知识,尤其是正确解释西方价值观据以产生的客观环境与理论原理;另一方面当然是同时加大对于中国价值观体系中正确部分的理论知识教育与宣传,让人们在不同价值观的比较与讨论中,明白什么样的价值观更符合今天中国社会进步的需要。
        因此,我与张鹤慈先生辩论的目的,只是要说明“西方价值观”的提法没有错。并不是要反对在中国课堂上进行西方价值观知识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