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金刻羽们不懂经济原理与逻辑  

2016-02-17 10:5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者网》近来时不时的会刊登一些明显属于西方意识形态内容的文章。今天又看到一篇,《中国经济有能力从逆境中奋起》。作者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助理教授】金刻羽。
        如果只看标题,似乎这是一篇对中国经济形势发出正面评论的文章。可是认真看一看内容,不过是在要求中国政府按照西方意识形态要求行事。如果作者不是出于无知的话,其实际目的还是在为西方人向中国谋利益。关键就在于文章的点睛之处【中国必须采取大胆措施,释放私营部门的活力,并提振居民需求】。
        确实,一个国家的经济要发展得好,就必须【释放私营部门的活力】。这是被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的事实证明得很清楚了的。可是今天中国的关键问题,不在于私营部门的活力没有被释放,而是面对国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私营部门没有用自身应该有的进取性,通过努力的产业升级行为,焕发活力。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目前的问题首先是国际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引发的;其次是私营部门自身在产业升级方面努力不够导致的。与中国政府对于私营部门的限制关系不大——不能说没有,因为客观环境变了,原来的制度当然也就也应该跟着有所调整。但是应该明白的是,造成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不在于中国政府对于私营部门的限制,而在于国际市场的变化,以及中国私营部门(必然存在)的惰性。
        逻辑很清楚:中国政府对于私营部门的管理原来就是这样,结果造就了中国私营部门经济的大发展。即使在今天,中国私营部门的经济状况也好于其他任何主要经济体。这从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与对外贸易顺差的屡创新高可以得到证明。从逻辑上分析,只要国际市场上的有效需求增长能够恢复正常,中国经济包括私营部门经济,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困难。同时,如果中国私营部门自身的产业升级进行得更顺利一些,那么面对国际市场现在的有效需求不足状况,他们能够取得的成绩也会更好一些。
        而恰恰是中国政府目前的管理方法下,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的私营部门的产业升级步伐相对较快,他们的经济竞争力,相对于其他主要经济体,也就表现得更强。因此相对于其他主要经济体,中国政府对于私营部门的管理,至少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问题存在——这还是站在认同其他国家的管理体制的立场上分析,可能得出的结论。如果只从经济表现来进行逻辑倒推,应该说其他国家的管理体制,要向中国模式靠拢才对。
        说到【提振居民需求】,这正是金刻羽只会背诵西方意识形态教条,不懂经济原理的表现。居民需求应该是居民自身的要求,不应该被别人提振。尤其不应该被任何人为了经济发展的目的而提振。相反的,经济活动的目的,就应该是满足居民的需求。企图用【提振居民需求】的手段来促进经济增长,首先就把经济活动与居民需求之间,应该的关系颠倒了。
        其次,人为刺激居民消费,主观上就是为了促使财富从居民手中流向资本家阶层。这么做的结果,必然是使得阶级关系被固化——目前不是资本家的居民,财富被消费而不是积累起来,就必然无法通过财富积累进入资本家阶层。而没有了新的资本家的出现,已有的资本家们就会少了竞争对手,有利于他们的既得地位的稳固。
        很显然,为了缓解私人部门的经济困难,而要求【提振居民需求】,根本就是颠倒应该的因果关系,为资本利益张目。其结果不但不利于居民的利益要求,最终也会导致社会进步的停滞——社会财富关系的固化,必然导致市场竞争的势头被遏制,也就会导致生产力进步的缓慢、经济发展的停滞。最终也会导致国内私人部门在国际市场上的经济竞争力趋弱,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财富被外部资本吞噬。
        或许,金刻羽会辩解说,她的出发点是在于批评中国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合理。因为【仅仅15年的时间,中国家庭收入占GDP的比重从70%降至60%】。我不知道她这个数据是否真实。即使是真实的,也不能证明中国财富分配就不合理。因为,伴随家庭收入占比下降的,是这十五年里,中国家庭收入的快速增长。金刻羽们之所以看不惯,不是因为中国家庭收入占比下降了,而是因为政府收入占比增加了。政府收入占比增加,就意味着资本利润占比下降。她是在替资本家们叫屈。
        可是资本家们并不会理会她。事实上这十五年,也是外国资本进入中国规模不断增长的时期。因为这十五年中国经济成长得最好。不但经济增速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经济附加值也提高最快——正因为经济附加值提高快,政府收入占比才能够在满足了民众收入增长,与资本必要利润空间足够的要求下,得到增长。正是因为在这十五年里,政府收入占比增加的同时,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也在增大,外国资本才持续向中国增加流入。
        而政府收入的增长,是政府调控经济能力的必要条件。西方国家经济增长之所以再也没有了较快速度,与他们的政府没有了调节经济的能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因果关系。金刻羽在明知道中国现行经济体制下,资本要求与民众要求都得到了相对充分满足的事实的基础上,依然批判中国的政府收入占比增加现象,显然是只要服从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就好,人民的收入增长、资本的利润增加、经济的目的应该是什么,都可以不顾。        
        金刻羽的观点不过是西方意识形态的表现。但是她说【中国经济有能力从逆境中奋起】这句话还是不错的。首先从事实上看,在当前的经济逆境中,中国经济发展的状况依然良好:外贸顺差持续增加、就业状况不错、人民收入在持续增加。而且政府调控经济的手段还很充足。而从逻辑上分析,既然外贸顺差能够不断增长,就说明中国经济包括私人部门,在推动产业升级、经济结构优化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绩。否则中国经济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国际竞争能力。而有了强大的竞争能力,当然就有了【从逆境中奋起】的能力。
        解决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根本的在于继续加快以科技进步为核心的产业升级与经济结构优化的步伐,尽快使中国的生产力水平提高。而不在于用人为的手段增加居民消费,尤其不应该人为地用减少政府收入占比的手段,刺激消费推动经济发展。因为这样的结果将是私人部门的惰性加重、产业升级紧迫性降低、生产力进步缓慢、国际市场竞争力弱化、市场扩张能力降低、财富净流出。
        这样做的结果,虽然短时期内会有利于西方国家的经济恢复,却因为世界财富的分配进一步向富裕国家倾斜,会导致世界边际消费的加剧下降,从而进一步加大经济危机发生的频率与深度。不但对中国不利、对所有发展中国家不利,对发达国家也最终是不利的。很显然,金刻羽们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