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必须被遏制的应该仅仅是过度投机  

2016-12-17 10:3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举行,针对近年来市场房地产过度投机现象,会议【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既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要在宏观上管住货币,微观信贷政策要支持合理自住购房,严格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
        中央这个方针的提出,得到了一些市场理论人士的赞同,并被他们当做抨击政府过去的财经政策的理由。指责政府过去没有管住货币,房地产政策反复无常,让市场失去了信心等等,总之把市场风险的发生原因归罪于政府就是了。
        其实房地产市场的过度投机,与其他任何市场投机现象一样,是市场规律决定的必然现象。政府从来就没有鼓励国市场投机现象,只是在经济发展需要的环境下,采取的任何政策,都不可避免的会导致经济活动中的投机行为:在在这个领域没法投机了,就会到另外的领域去投机,或者说管住了这个方面的投机,就会导致其他方面的投机。
        因为投机就是经济活动的核心内容。尤其是经济的金融化程度越高,投机的程度就会越烈。经济活动就是从商人的投机行为开始的。投机就是以获取财富为目的的市场交易。经济活动的目的就是财富。而获取财富就离不开市场交易。每一个参与市场交易的,都是以抓住机会发财为目的。这就是投机。
        什么是投资和投机?从百度上搜索到的定义是【投资是指牺牲或放弃现在可用于消费的价值以获取未来更大价值的一种经济活动。投机指根据对市场的判断,把握机会,利用市场出现的价差进行买卖从中获得利润的交易行为。
很显然,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是为了获取财富;同时也都必须以对于未来的价值判断正确为条件;而且也都必须通过把握机会——对于未来价值的判断,就是对于机会的判断。认定没有机会,就不会有投资活动;对机会判断错误,会导致投资失败——放出自己手中的资源,通过市场交易才能实现目的。
于是,投机与投资的区别,仅仅在于对于回报的预期时间长短——企图在短时期内获取自己想要的足够利润,而进行的资源配置,就是投机;着眼于长时期的稳定财富回报,而进行的资源配置,就叫投资。投资本质上就是投机,不过因为没有自己能承受其风险的短期暴利机会,只好做长期的资源配置了。如果有短期暴利机会,谁不想做呢?
比如在二级市场上的股票投资,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短期内获得暴利的希望进去的。说是股票投资者,其实就是投机者。并且所有股票咨询机构对股民的“投资建议”,都是在说如何实现短期利益。这也怪不得他们——你要是告诉这些股民们说,通过长期持有股票可以获得比存在银行的回报高一些,他们是不会有兴趣听的。
而且,如果股民从事股票投资的目的,只是为了实现长期稳定的合理回报,不需要听股票投资咨询机构的建议,自己就知道该怎么投资了。市场上大量的投资咨询人士就会失业。更重要的是,没有这么多抱着投机意图进入股市的股民,中国的股市发展不会这么快。因此,投机是不应该简单被遏制的。
投机不但是市场规律决定的必然现象,也是在经济社会阶段促进社会再生产的伦理要求:投机的结果必然是社会财富的集中;而社会财富的集中是加快生产力进步的必要条件。因为只有一部分人集中了资源支配权,才有条件集中资源进行关键生产力的建设,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尽快发展。如果资源平均分配,势必都被消费掉,生产力进步就会缓慢。
但是过分的投机是经济危机的原因,这一点就不需要多做解释了。所以,政府对于市场上的过分投机现象,就必须加以遏制。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说,政府呼吁民众把房产功能定位于居住,有利于减少房产投机的烈度,是正确的。但是,如果政府真的从禁止房产投机的角度出发,制定消除房产投机的政策,那就会扭曲市场规律,惹来大麻烦。
首先,说要把房产功能定位于居住,是根据从社会再生产而不是经济要求出发的逻辑定义的。生产资源是为了满足消费需要,这是社会再生产的要求;经济活动是为了获取财富,这是经济规律的要求。房产与其他任何资源一样,在社会再生产流程中,是满足消费需要的资源;但是在经济流程中,它必然会是承载财富的商品。
而经济社会里,没有人会不以财富为目的。因此对于房产的财富要求,与对其他资源的财富要求一样,是不可能避免的现象。如果强行遏制这个现象,必然扭曲市场规律,导致经济消极现象。房改初期,人们对房产的财富属性认识不足,曾经导致房价长时期低迷,对于国民经济的增长是一大消极作用,就是证明。
市场的风险都来自于过度投机,政府应该对过度投机加以必要的遏制。但投机是经济活动中必然出现的现象,政府又不能禁止投机活动的发生;而投机活动的存在就必然会导致过度投机现象的产生。因此不能因为市场上存在过度投机,就指责政府无能甚至是恶意。
  另一方面,政府不能因为市场上有过度投机,就企图用社会再生产的要求管理经济活动——适当用社会再生产的要求对民众进行宣传,劝导人民减少经济活动中的投机烈度是可以的。对于经济活动,只能用经济手段来管理,虽然目的是为了社会再生产的顺利发展。这个逻辑必须明确。
从市场规律要求来说,只要不是过度投机,房产价格不是问题:一线城市房产价格高,有利于控制人口的过度增长与资源的过度集中,从而有利于资源在全国范围内的平衡分布,有利于地区间经济结构的优化平衡;同样的,房价低的城市有利于接受人才与资源的进入,对经济发展也是有利环境。
因此,人为地打压一线城市的房价,是对于市场规律的扭曲。结果会导致人与资源的更进一步向一线城市聚集,对于宏观经济的发展会产生人为的不利影响。从经济伦理来说,一线城市资源丰富,人们才向往它。要享受更便利的生活,当然就应该付出更高的代价,比如接受高房价。否则对居住在其他城市——更不用说农村——的人就不公平了。
好在中国政府要遏制过度投机,办法还是很多的。首先土地是国有的,如何进行土地资源配置,政府有主动权;其次银行主要是国有的,政府能够基本控制对于特定市场的货币供应状况;这些都是遏制房地产市场过度投机的有力手段。
最后再提一个建议:遏制房地产过度投机,除了劝导民众把房子功能定位在居住以外,还应该引导中国民众的住房文化趋向理性。那就是住房不一定要自己买的,租借来的房子也是居住资源。
今天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产市场投机过度,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快速、民众财富增长快速、进入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欲望与能力快速增长,导致了这些城市的住房的财富属性增加明显。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的住房文化与西方国家不同。
中国古代是发达的农业社会。在发达的农业社会里,人们往往世世代代居住在同一个地方,住房都是自己的。历史上人们就习惯了住在自己拥有的房子里。在快速进入城市社会以后,因为经济能力的快速增长,这个历史传承下来的住房文化没有被严重破坏,租房住的现象依然偏少。
如果这个住房文化适当向西方国家的住房文化靠拢一点,人们愿意在城市租房住的比重升高一些,要买房的人就会减少一些,住房的稀缺性就会低一些,住房的财富属性就会降低一些,对于住房的过度投机现象就会减少一些。
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们不是主张中国一切向美国看齐吗?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015年第二季度住房自有率63.4%,较前一年同期下降1.3%,较上一季度下降0.4%,为自1967年以来最低水平。而据中国社科院的一个调查:中国家庭自有率95.4% 近两成拥有两套以上住房。为什么不呼吁中国民众在住房拥有欲望上学学美国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