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中国的经济政策使中国经济没有随周期衰退  

2016-11-03 10:1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陆铭连续在FT中文网发文,《关注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再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批评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导致了中国经济下滑,【把中国经济下滑理解为经济周期,没有揭示关键。经济下滑有政策影响,但与经济周期理论的规律并不吻合】。
         一、【中国在2003年以后,工业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就明显下滑了】【在经济增长速度很快的时期出现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恶化和配置效率的恶化,只能解释为经济政策导致资源发生严重错配。】
        二、【2003年之后,相对来说欠发达的地区、人口密度低的地区和中西部城市更可能成为建设用地指标在全国所占份额增加的地区。土地资源的配置,已经完全跟人口流动的方向以及价格机制所显示出的信号(地价和房价)反向操作了】                   三、【2003年发生的另一件重大的政策是压缩开发区。当时政府觉得开发区开发过度,于是关闭了全国大约70%的开发区。其中,受到冲击更多的是东部沿海地区。之后,伴随着土地政策倾向于中西部,开发区的设立也更加倾向于中西部】                他认为【资源发生严重错配】导致了【第一,背离了工业需要集中发展,从而发挥规模经济的规律。第二,中西部全面进行工业化,特别是大量发展重化工业,也违背了这些地区的比较优势。这就势必造成2003年以后全要素生产率和资源配置效率双双出现恶化的局面。】
        【当年土地供应相对收紧的主要是东部沿海地区的省份,而这些地区恰恰是跨地区人口流入的地区。人口大量流入,而土地的供应却相对收紧,结果就是东部地区出现了房价增长快于工资增长的现象。由于房价体现了人口流入地区的生活成本,因此土地供应跟不上人口流入速度,就造成了这些地区生活成本快速上涨,反过来又阻碍了劳动力流入,从供给侧推动了这些地区的工资上升。】
        除了中国政府的批判土地资源供应政策,还没忘记批判“四万亿”:【2009年的4万亿支出计划的投资方向大量仍然是在原本就已经有大量投资,并且投资过度、投资回报率比较低的中西部地区和三四线城市。】
        最后给中国经济开出药方:【如果充分尊重市场规律,让经济资源能够流入到更加有效率的地区,就能够提高全国总体的投资回报率、资源配置效率和经济增长率。通过改革,经济增长有可能会跳脱深L的形状。】
        应该说,陆铭先生在文章里没有说假话,每一个举例都是出自具体的事实。表面上看,也符合经济逻辑。可是他就是没有对这些政策的总体实际效果进行描述,那就是:
        当全世界都进入严重经济衰退之后,中国的经济一枝独秀;当全世界经济仍然在衰退与回复边沿挣扎的时候,中国经济依然保持着其他主要经济体即使在经济环境较好时期也却达不到的增长速度。
        中国经济的这个现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经济在政府的政策引导下,没有掉入周期性衰退陷阱。目前也没有陷入周期性的严重通缩。不是【不能以周期为托词】,而是有效地抵消了经济周期的危害因素。我们看看日本历史上的经济随周期变化的结果就可以明白:
       中国的经济政策使中国经济没有随周期衰退 - 吕建凤 - 吕建凤的博客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日本经济从1974年因为全球经济进入史无前例的“停滞膨胀”,增长率掉下来以后,实际增长率就再也没有超过6.5%,超过6%的,也只有1988年的唯一一次。
        要知道在80年代以前,日本的经济规模还在前苏联之后,他的的经济增长率就已经上不去了;而今天的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的2倍,仍然可以保持6.7%的增长——预计今后还会有更高一些的增长,这一点陆铭也不否认的。这应该说明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对于经济发展是起到了助力、而不是拖累作用的。
        一、【2003年以后,工业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就明显下滑】不是因为【经济政策导致资源发生严重错配】,而是因为经过二十多年依靠低廉劳动力价格成长的经济,到了劳动力价格上升时期了。
        劳动力价格上升,导致生产成本上升,市场竞争力的提高速度开始降低,所以全要素生产率就会因为市场占有规模扩张速度的降低而降低。这与资源错配没关系,而是经济成长周期导致的必然规律现象。
        二、2003年以后,东部发达地区经济增长明显过热,如果继续无限制地对东部发达城市供应土地资源,就会导致国内经济发展的地区间不平衡更加扩大。而在这个时候主动对中西部地区进行资源供应倾斜,正是后来面临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经济没有全面失速的重要原因:因为内地的更廉价商品可以较好地应对市场有效需求的严重萎缩。
        一个国家的经济要保持长时期的可持续发展,不能只顾特定地区的眼前效益。因为不同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距太大,会导致国内不同地区间民众的感情隔阂,尤其是不同民族间的价值观差距扩大,不利于国家的社会和谐,当然也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增长。因此必须及时调整全国的资源供给结构,为经济发展增加后劲,为全国社会平衡进步提供条件。
        三、压缩东部的开发区,与减少对东部城市的土地资源供给一样,是为了平衡全国不同地区经济发展的手段。同时也起到了促进东部经济结构升级的作用——土地资源的紧缺会导致人口流入的减少,也就会导致东部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要实现必要的资本利润率,就必须通过产业升级,放弃低水平经济活动,发展高端产业。事实证明这个政策是有明显效果的。
        东部城市房价因为土地资源供给减少而上涨,不但起到了迫使资本流向高端产业,让东部城市继续成为引领全国的经济的排头兵的作用,也使得一些产业与资本因为成本因素流向了中西部地区,对于带动中西部经济成长起到了发达城市应有的积极作用。
        四、市场派经济理论者们,对于中国政府在为对付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实行的财政刺激政策深恶痛绝。时隔多年了,尽管明明看到这次大规模财政投入的结果,起到了让中国经济得以持续快速发展,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关键崛起,得以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四年之后,经济规模成为了日本的两倍,这些人仍然在只看四万亿财政投入导致的一些负面现象,并抓住不放。说是违背了市场规律,不但已经造成了恶果,还必然的让中国经济将面临崩溃。
        其实这些自诩市场派的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市场。他们对于四万亿的批判,逻辑上就是在否定市场的作用。
        1、政府行为就是市场行为的内容。政府就是市场成员之一,而且是市场最重要、最具有理性、并唯一有着维护市场职能与能力的成员。所以,不应该把政府的行为与市场对立起来。
        市场是由居民、企业、政府三大类成员共同组成的。也就是说,政府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市场成员之一。理由很简单:没有政府向市场提供合适的公共资源——有形的场地、无形的市场制度规则——市场是不会存在的。这在本质上,与其他市场成员向市场提供有形或者无形的交易资源,是市场存在的必要条件,是一样的。
        而且,政府向市场提供资源,也是必须有只能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作为价值补偿的。否则政府将无法维持,于是市场也就无法维持。并且,只有向市场提供的资源越有效,市场才会运行的更好,政府能够从市场财富中分割的资源才会越多。这,同样是与市场其他成员与市场的关系一样的。
        所谓的市场派理论者们,把政府这个市场最重要、最具理性、最有能力的成员排除在市场成员之外,把这个被反复的行为与市场的作用对立起来,在逻辑上就是否定市场的存在基础。很明显是不懂市场是什么的表现。既然不懂市场是什么,当然也就不会知道市场的作用是什么。所以他们在逻辑上否定市场的作用也就是必然的结果。
        2、政府投向市场的资源,对于市场的运行起的是正面作用。负面效果恰恰是市场规律下的必然现象,而不是政府行为的后果。就像其他成员共同向市场投入同一样资源,每个市场成员的投入本身对于市场起到的都是正面作用,但是市场规律却有可能把每个市场成员行为的正面作用转化为负面效果一样。你不能因为市场的通缩或者通胀责怪任何一个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当然也就没有理由指责政府在市场面临严重危机时,对于市场的资源投入行为。
        可是那些所谓的市场派理论者们,正好就是把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与市场规律下的负面效果混淆了批判。他们忘记了他们原来的观点,市场会自我纠正错误。所以,任何市场成员的资源投入,都会在市场的作用下实现应该有的效果。那么,政府这个市场成员对于市场投入的资源,市场必然也会用自己的力量,让它实现应有的作用。
        所以,政府投入的四万亿让中国经济避免了其他国家遇到的严重衰退;让中国市场上的资产没有大幅度贬值,从而使得中国的企业——其中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避免了破产的结局。这些市场派理论者们是要批判什么呢?要批判中国没有衰退吗?还是要批判市场的作用?
        没错的是,政府的四万亿给经济带来的不仅仅是正面作用。这与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的规律是完全符合的。就是市场派理论者们,也承认市场作用不只是会让经济发展,同样也会让经济衰退的。只不过他们认为,没有政府的行为,市场自己会通过不断纠正错误,而越走越好。可惜他们找不到任何的事实证明这一点。
        从逻辑上分析,不但没有政府就没有市场,而且,如果没有政府行为的市场可以自己越走越好的话,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在几千——即使按照所谓市场派的观点,至少也该有了几百——年的实践中,必然会有某个国家,在某一段时间里,实行的是市场派理论者们的经济政策,那么这个国家就必然会因为经济的发展极为顺利而成为全世界的模仿对象,那么全世界的经济应该早就不需要政府行为了。可是事实呢?事实如此,逻辑上也就可以得出结论:市场派理论者们的观点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政府的经济行为,就是市场行为的内容之一。否定四万亿,就是否定市场行为。否定四万亿的正面作用,就是否定市场作用。而看到四万亿的负面现象,也就是看到市场作用的负面现象。
        一个经济政策的是否应该,不应该以它是否给市场带来了负面作用,而应该以它是否让经济总体上得到了·发展,作为评判的标准。而市场派理论者们,只用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与任何市场行为都会出现的负面效果为依据,批判中国现象,其实是不懂市场是什么的表现。
        其实,尊重政府的经济行为,就是尊重市场的行为。就像你尊重市场,就必须尊重每一个交易方的行为一样。不懂得政府行为就是市场关系内容中的重要部分,是被西方理论教条洗脑干净的表现。如果听这些蝲蝲蛄叫就不做饭了,人们是会被饿死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