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民主不是、也不应该是奢侈品  

2016-11-30 10:2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性的民主派人士在看到了西方政治模式——我称之为“西式共和”——不但在不发达国家遭遇严重失败,就是在发达国家也正在越来越暴露出严重问题之后,发出了一个新的观点:民主奢侈品,不能在经济水平不高的社会实行。
        我非常敬佩这些人士实事求是的思维方式,与诚心诚意为社会进步而修正自己错误观点的态度。只不过认为他们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西方意识形态中的错误,没有明白西方人对于民主的定义就是错误的,所以他们的这个认识依旧没有摆脱思维误区,观点就仍然是错误的。
        首先,如果民主是奢侈品,那就意味着它不是普世价值。因为普世价值指的是,对于所有国家都应该是必须付出代价去争取的目标。如果说一些国家不适合实行它,那么就意味着一些国家至少在目前,不应该为实行它而付出代价,那么至少在目前,它就不是普世价值了。
        如果世界上没有在目前必须共同付出代价去追求的东西,那么把民主当做人类最终必须实现的目标,而将这样的东西列入普世价值,也勉强可以在逻辑上说得通。可是事实上,自由平等从来就是人类共同要付出代价追求的目标,它们就是无可争议的普世价值内容——谁能说经济水平低的社会就可以不要自由平等了呢?
        在经济水平低的社会里,人们也一样要追求自由平等。不过这时候的自由平等的具体形式,会与高水平经济社会里应该有的具体形式不一样。在经济水平低的社会里,为了维护社会的总体平稳和谐——这是实现自由平等的必要社会环境——必须对人的权利做出较多的限制;而在经济水平较高的社会里,对于人的权利的限制就可以少一些。
        也就是说,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自由平等都是普世价值。只不过具体的社会制度不能一样。具体的社会制度,是人类在追求自由平等过程中,必须接受的社会约束,它只是实现人类目标的手段,而不是人类追求的目标。而被西方人定义为民主的政治模式——也就是我说的“西式共和”——就是一种社会制度,不是人类必须追求的目标。所以它不是普世价值。
        如果民主就应该不是普世价值,那也罢了。可是事实上民主就应该是普世价值。当然,这里说的是在正确定义下的民主概念。
        正确定义下的民主概念是什么?我认为应该是,人民的自由、社会的平等不断得到提升,人民的利益与意志要求不断得到实现。而不是西方人的定义中的“公民做主”。在这个定义中,关键在于“人民”。
        公民由精英与普通民众组成。精英之所以为精英,就因为他们适应社会要求的能力够强,凡是社会规定的权利,他们都能够享受到,并且总是不满足于既有的权利,而要求更多的自由。而普通民众却因为能力的不足,往往连基本的权利也享受不了。
        人民是什么?相对于社会精英阶层,他们是社会成员中最大部分的成员群体。是相对于精英阶层来说,适应社会要求的能力较弱的人群——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就是精英阶层群体了。
        人民相对于精英阶层,因为适应社会要求的能力较弱,在市场的财富竞争中必然地处于相对弱势,而财富是经济社会享受资源的权力。享受资源的权力不足,就决定了他们是社会上对于资源享受能力较弱的群体。也就决定了他们相对于精英阶层的自由空间过小、与精英阶层的地位不平等。
        因此,人民对于更多自由、与精英地位差距缩小的追求,是任何国家在任何经济水平环境下,都会有的现象。而这个追求是应该的。因此这就是普世价值内容了。
        反对我这个观点的人会说,如果让能力弱的人与能力强的人拥有一样的资源享受权力,社会经济就不会进步了。
        说得对!所以我说过,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任何谁制度,而在于生产力的进步。人类自诞生以来,就处于不自由的状态;自进入经济社会以来,就处于不平等状态。原因只有一个:资源不足。
        如果资源无限充沛了,人就不会感到不自由了;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无限制享受资源了,也就不会有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现象了。
        可是在人类生产力发展到能够让资源趋近于无限充沛之前,为了在资源短缺环境下适应生产力进步的要求,就不得不让精英阶层拥有较多的资源享受权力。但是,这个权力如果太大,就会导致社会不平等加剧,导致经济危机与社会动荡。是不利于生产力进步的。
        这里还有一个伦理问题需要说明:一些人以为,既然精英阶层的能力强,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财富,就理应高居社会统治地位,谁叫人民没有能力的?
        其实人民适应社会的能力弱,并不意味着人民的能力弱。而是客观规律决定了,在资源短缺环境下,只能有少数人垄断社会的资源控制权。边际效用规律决定了,只有稀缺的资源才具备财富效应。人民都拥有的资源,注定财富效应偏低。精英阶层并没有创造财富,不过在市场交易中赢得了资源控制权。
        而且在市场交易中,越是为市场提供了廉价资源的人,越是失去资源控制权;而越是对市场提供资源少的一方,越是能够获得资源控制权。因为资源的价值决定于资源的稀缺性。被人民提供得越多的资源,自然就越没有稀缺性。财富本来就是人类从动物界带来的本能的自私行为的结果。这个本能的自私,需要、也一定会,随着生产力的进步而消失。
        所以,精英阶层的超越人民的资源享受权力,只不过是经济社会里的必然现象,却不是人类社会应有的伦理要求。这里就不说,如果社会阶级斗争剧烈,导致社会变成暴力精英的天下,会对社会精英阶层产生什么后果了。
      在不同的环境下,精英阶层与人民之间的利益关系不一样,需要用不同的社会制度,对他们各自进行不同的约束,以实现生产力在社会基本和谐的环境下顺利进步。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一种特定的社会制度,是可以适应所有社会环境下,生产力进步的要求的。所以就不存在任何一种社会制度——当然也包括“西式共和”在内——是普世价值的逻辑。
        在任何社会状态下,相对于精英阶层,人民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如果没有社会机构的“为人民服务”,因为精英阶层的越加强势,必然会导致社会分裂——今天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就是一个例证。所以政府在适应生产力进步的要求的前提下,适当限制精英阶层的自由,让人民的意志与利益要求随着生产力进步而逐步得到实现,就是应该的。这就是民主。
        而这样的民主,很明显与生产力的绝对水平没有关系。生产力水平低的社会里,社会同样应该、甚至是更加应该,关注人民,尤其是底层人民的自由享受能力。
       让人民的自由与平等的愿望不断地得到实现,就是民主的要求。而这个要求,在任何经济水平的社会里,都是应该的。所以,民主不是、更不应该是,奢侈品。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