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转载:《陈平:特朗普上台 将加速美国主导全球化的终结》  

2016-11-14 13: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将正式承认后美国时代的多极世界

观察者网:你提到,特朗普当选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的终结。怎么理解?

陈平:新自由主义即华盛顿共识,从1980年代起美国开始推行。当时苏联还没垮,拉美国家因为石油涨价,拼命借债。石油生产过剩之后油价大跌,拉美产油国家还不了债。美国人逼拉美做交易,以减免债务为诱饵,要求他们开放金融市场,导致拉美国家汇率动荡。

拉美国家被迫搞货币美元化,即货币盯住美元,中国也曾经学这个以美元为锚的固定汇率。这样美国就逆转了尼克松时代,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美元地位动摇的趋势,重新巩固美元霸权。

在二战后到1971年尼克松决定美元和黄金脱钩前,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顺差国。美国战后建立全球军事同盟的诱饵,是对同盟国开放美国的国内市场,让北约和其他同盟国家在军事上和美国站在一起,购买美国的武器,美国在这些国家驻军。

其后果是扶持了两个国家成为美国的竞争者,德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越来越大。从服装、家电,到汽车等等,美国都竞争不过了,意识到了威胁。

于是,美国就打安全牌。德日如果对美国贸易顺差不妥协限制,美国就让苏联威胁他们。德国日本让步的方法不同,德国有钱,就补贴美国的驻军费。德国专心搞经济,让驻欧美军去挡住苏联的可能入侵。

美国对日本就不一样。日本的农业保护主义就很厉害。日本农产品比国际市场价格贵两三倍,美国想压迫日本进口他们的粮食、牛肉,日本高关税挡住不让进来。日本的大企业互相参股,美国想搞金融并购很困难。

于是美国就逼日本在1985年签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升值。日本原来认为自己的制造业很厉害,结果被迫出走,同时产生房地产和股市泡沫。泡沫破裂后进入迷失的二十年。

日本和德国在金融上都是崇拜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欧洲吃了很大亏,因为买了很多美国的那些金融衍生品。

问题是,美国推行全球化和自由化的最终结果,走向了美国不愿意看到的另一面:即美国失去全球化的主导权。

1981年上台的美国总统里根,推行星球大战和大规模减税的政策,出现巨额赤字。为了弥补财政赤字,里根没有印钞票制造通胀,而是大量发债。这使得利率上升,美元升值,于是美国的制造业企业成本大幅上升,出口受损,制造业开始往外转移。

这改变了整个美国经济格局。原来美国二战后的政治是美国军火工业集团主导的,比如通用电气集团,既造导弹核反应堆,也搞民用家电。后来发现不如搞金融赚钱。通用汽车也是如此。金融资本是没有祖国的,在全球各地搞金融赚来的钱不回美国了。于是美国不但产业空心化、金融投资也空心化了。

华盛顿共识原来的算盘是,搞全球化,全球配置资源,海外成本低的地方生产,卖到美国很便宜,美国控制销售渠道。美国人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又能用价廉物美的产品。

美国低利率借债,但是海外兼并高收益回报。可以用金融的海外收益养美国的高福利,让全世界替美国人打工。但是美国没有估计到的是,自由化全球化打败了苏联、东欧,压制了日本,却偏偏输给了中国。

原来资本的海外收益不等于创造国内的就业。虽然目前高端产业还控制在美国手上,中低端的产业大部出走海外。但是中低端产业创造的就业机会,比高端产业多得多。

于是美国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社会保障的负担越来越严重。美国财政负债高的原因,首先是医疗和福利的沉重负担,其次是军备竞赛。这导致美国没钱搞基本建设。

中国做中低端制造业,虽然利润薄,但就业解决得很好,吸引大量农民工进城,于是老百姓生活水平很快就提高了。经济规模提升,技术更新和产业升级也加快。

美国原来是想控制国际分工的制高点,国内做高端研发,低端去海外生产,资金利润回流美国。但是跨国资本却不愿回来,因为中国、爱尔兰等这些国家吸引外资的优惠税率都比美国低,所以利润都留在当地继续投资了。

经济学的国际贸易理论讲比较优势,自由化似乎是双赢的。但是从国际竞争的全局来看,各国的竞争能力不同,国家的相对地位就有升有降。中国制造业的崛起,带动中国军事和金融地位的提升,打破了美国主导全球化的霸权地位。

观察者网:不过,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制造业回流,奥巴马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陈平:的确是,奥巴马企图挽回制造业,但是美国制造业并没有大规模回流。

如果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不足以和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竞争,就只剩下一个办法可以让制造业回流,那就是征收保护性关税,不让中国的中低端产品进美国。但奥巴马又是赞成全球化的,如果反全球化,给他捐款的高科技和金融企业就不干了。现在支持希拉里的,主要是索罗斯这些金融集团和硅谷的高科技企业,因为他们没有全球化就难以生存和扩张。

奥巴马时代,反全球化还搞了TPP,想把市场份额从中国转到越南去,扶植越南来中国制衡。但是同时又压迫日本和韩国开放农产品市场。

不少中国人害怕美国的TPP排除中国,会对中国造成威胁。 但是我觉得,如果TPP成功执行,首先打击的是日本、韩国的农业,日本韩国的汽车打击的是美国。中国可以坐收两败俱伤的渔翁之利。有趣的是,现在美国自己先放弃了。可知美国在全球化的国际竞争中已经力不从心了。

日本国内很抵制,但是安倍很支持TPP,目的是想跟美国做政治交易,希望美国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制衡中国,间接打击人民币,给日本的量化宽松护航。人民币加入SDR篮子,钓鱼岛和南海紧张局势一炒作,人民币贬值。真实目的都是在打货币战,为西方国家的经济危机转嫁损失。

特朗普比奥巴马更加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的原因,是他看到美国推行全球化的高昂代价是美国当世界警察。和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对抗不仅使美国无法脱身中东的泥潭,而且无法在基础投资上和中国竞赛。

特朗普最终承认美国的实力下降,无法维持冷战时代建立的国际秩序。只有美国从国际舞台上收缩,才有可能和中国等新兴经济竞争。所以,特朗普上台,打破了民主共和两党精英长期达成的维持“美国霸权”的共识,结束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转向“美国优先”的政策导向,将正式承认后美国时代的多极世界。

金融及军火集团输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

观察者网:从竞选的过程中来看,有人认为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对决,是美国传统制造业和虚拟经济的对决,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陈平:希拉里和特朗普经济政策是矛盾的。希拉里要搞民权运动,搞医保,提高最低工资,这都要钱,钱哪儿来,就是给富人加税。

特朗普批评说,钱都在海外,几万亿资本不愿回来,加税只能让美国经济死得更快。特朗普说他要减税。问题是,减税之后,资金回得来吗,不一定。

特朗普和里根相信的一样,认为减税之后,经济增长了,收的税会更多的。但实践结果,里根时期资本仍然出走,经济增长没达到预期,财政窟窿反而越来越大。

所以希拉里和特朗普,一个加税,一个要减税,都不可能刺激美国经济。他们只是竞选的宣传,实际做不到。

转载:《陈平:特朗普上台 将加速美国主导全球化的终结》 - 吕建凤 - 吕建凤的博客

有一点特朗普看得清楚:美国的财政赤字,三分之一是军备竞赛,三分之二是医疗和社保。医保福利削减很难,老百姓拿了不会吐出来,要减,选票就没有了。那么唯一的办法是减少军费。

所以,特朗普真正要搞的是军事收缩:为什么我要和俄罗斯、中国作对,我和你们搞交易,朝鲜、乌克兰那些事,你们自己管;中东,干嘛要和叙利亚作对,我和俄罗斯合作,打ISIS不是挺好。

这样可以省一大笔钱。不要忘了,特朗普是地产商,学中国用4万亿拿来修基础设施,这样地产商可就发了。

原来搞全球化,地产商发达持续不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曾经有过房地产繁荣的场面,但后来房地产泡沫还是崩溃了,因为没有持续的经济增长支撑。金融、军火工业在全球化和军事扩张中赚了大钱,地产商是靠边站的。

这一次,美国大选,反映的是美国中下阶层的不满,美国主导全球化的利益集团地位发生了逆转。

支持特朗普的主要是纽约地区的几个州,比如纽约洲、新泽西州等等。新泽西州州长也曾竞选总统,他输了之后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特朗普。

纽约地区这几各州,都是传统的冷战州,反共产主义的,特朗普这么受欢迎,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美国经济中心从五十年代的东部,转移到七十年代的西部,又从九十年代向南部转移。

美国西部的高科技企业发展起来后,加上好莱坞带动新媒体,纽约的传媒业也衰落了。纽约州这些地方经济每况愈下,恢复制造业成本太高。他们怎么办?有人就想到发展房地产。

传统支持民主党的几个制造业大洲,俄亥俄州、密歇根等等,因为企业出走,失业严重。原来都是民主党铁票,为的是提高福利。现在发现失业风险更大,蓝领工人就转头支持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

因为特朗普说,全球化、搞北美自由贸易区、WTO我们输了,工作被中国、墨西哥抢走了。

所以这次大选,就成了反对全球化的制造业大州,和支持全球化的金融、媒体、军火集团、高科技领域发达州的对决。

结果,竟然媒体和军火集团输了,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原因很简单,资本获利的是少数,劳工受损的是多数。金融危机打破了美国多数人对美国梦的自信。

观察者网:你还提到,特朗普上台是冷战政治的松动,还要看美国军工集团和金融集团的阻力有多大。请您具体谈谈。

陈平:美国总统的权力不大,所有的国内政策都是参众两院控制的。

美国此次特朗普当选,共和党同时控制了美国的参众两院。奥巴马时代,民主党控制总统,共和党控制众议院,民主党开始还控制参议院,现在参议院也丢了。共和党建制派的众议院议长是不支持特朗普的。所以,特朗普即使当上总统,能否推行他的政策,关键在能否整合竞选中分裂的共和党。

特朗普想重振美国经济难上加难

观察者网:更具体一点说,特朗普施政纲领,包括承诺投资5500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减税和贸易保护来增加国内就业,并称要撤销“多德-弗兰克金融法案”,通过减税和转变贸易政策等手段重塑美国经济。据您分析,特朗普能重振美国及美国经济吗?

陈平:特朗普想搞国内改革,但国内政策未必能推行下去。历来总统权力最大的一条是发动战争,特朗普又不想通过发动战争来重振美国,能不能做成我深表怀疑。

比如我所在的德州,想修一条轻轨,从天津到北京这么短的距离,公民投票了20年,也没修起来。因为航空公司反对、旅馆业也反对。

此外,沿线居民也反对,因为有噪音,稍远的居民可能支持,因为他更方便了,房子也能升值。再远点的也反对,因为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要他们出钱来建铁路,收益不保,为啥要支持你。

所以特朗普想学中国,搞基础建设,就算加州要修高铁,有需要也未必能修成。因为利益集团冲突在民主政治下就瘫痪了,整体利益平衡不了局部利益。

印度,也想搞高铁,土地征不了;美国的问题是,利益集团平衡不了;俄罗斯是人口密度太低,高铁运营可能赔钱。中国的高铁能做起来有非常多的特殊因素,美国想学,很困难。当然,美国要维修公路、桥梁、地铁还是大有可为。问题在差钱。

特朗普想遏制全球化,马上金融集团的市值就跌下来了。他们怎么肯干?做房地产也要贷款吧,就给你找麻烦,房地产也会贬值。所以他当选要做成事也难。

所以特朗普唯一能做的短平快政策是外交。奥巴马做成几件事:比如伊拉克撤军的同时,怕右派攻击就同时在阿富汗增兵。阿富汗要撤军了,就在乌克兰闹事、叙利亚闹事,总要来平衡一下美国的国内政治。

所以,我们要等等,看看特朗普要做什么事。如果美国想要和中国达成贸易协定,就跟中国缓和,同时就可能在墨西哥闹事。总是要选一个软柿子来捏,才能显得他是个能人,不会全面让步的,他这个人有很大的投机性和灵活性。

减税如果执行,赤字一定会上升,如果发债,谁买?原来美国国债是靠中国、日本和阿拉伯国家买。最近阿拉伯国家和美国闹摩擦。现在中国和沙特都在抛售美国国债。如果美国国债国外没人买,美国国内的利率就上去。现在是零利率,利率一上去,美国经济马上会放缓,难以实现特朗普经济加速的目标。

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里面没有一个有名的经济学家做顾问。所有知名经济学家都不吱声,他们都觉得美国的经济问题,特朗普没戏,希拉里也没戏。以往竞选,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都有知名的经济学家。这次两个人团队里都是名不见经传的30多岁的年轻人,都在胡说八道开空头支票。

只要减税,利率上去,效果和加税差不多,企业逃得更厉害,想重振美国经济难上难。

中国与特朗普打交道 手段比奥巴马时代多

观察者网:如果特朗普真的走向极端,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要向中国征收45%或者一个比例的高额关税,要跟中国打贸易战,怎么分析其利弊,如何应对?

陈平:特朗普如果真的认为,只有一条路可以拯救美国,就是放弃自由贸易,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实行保护性关税,美国的产业会回来。但是,他要想到,回来的代价,美国消费品价格大涨,美国人生活质量加速降低。这样一来对中国是利大于弊。

原因是:一,中国搞自由化的人就没戏了。美国搞贸易保护,欧洲会跟进,自由贸易就没有了,他们保护的是落后产业,这只对中国有利。

因为中国有独立完整工业,我们生产服装、鞋什么的少出口点没关系。而且亚非拉等国家都会变成中国的出口市场和经济合作的势力范围,不但消费品靠中国,中高端也会靠中国。中国不怕他们打贸易战。

当然,国内醉心搞自由化的人就很恐惧,说我们这些年就是搞出口导向,一搞保护主义,美国市场没有了。其实美国不会搞全面的保护主义,因为损害美国高科技的海外市场。中国部分失去美欧市场,可以在其他市场扩张,总的会赢。

特朗普说要列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个是很好对付的。美国财政部列中国为汇率国,我们就是汇率操纵国了?我们财政部也可以列美国为汇率操纵国嘛。然后就打货币战争,牌都在中国手里,只是中国金融缺乏像粟裕那样的将才,否则中国金融没有理由跟着美国走。

操纵汇率最厉害的其实是美国,凭什么美元有那么大储备货币的比例,完全是靠不断发动战争获得的。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可以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英国。英国当时有海军霸权的时候,也是汇率操纵国。

我们可以和美国搞务实外交。现在美国拉拢日韩,想制衡中国。朝鲜又有麻烦,美国不想跟中国斗,那么美国将朝鲜交给中国管,交换条件是美国和台湾问题脱钩,废除美台条约,中美就能合作稳定世界。要对抗,时间在中国一边。

我们给不给美国在拉美和中东制造麻烦,取决于美国是否继续支持台独、藏独、疆独、港独。现在美国后院拉美,都偏向中国了,因为他们需要中国投资。在中东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朋友。我们虽然不如俄罗斯那么凶猛,但是中国比俄罗斯的经济竞争手段更多。我们在南欧、拉美修铁路,可以用经济手段制衡美国的霸权。

打贸易战、汇率战表面上对中国短期不利,其实长远对中国有利。如果你美国贸易不对中国开放,金融业我们也不对美国开放,加州的高科技企业,想到中国投资垄断,中国可以有效管制跨国公司。

中国跟特朗普打交道,手段要比对付奥巴马更多,因为奥巴马重返亚洲,只是希拉里搞的什么软实力和人权外交,军舰飞机在南海兜一圈,纯属虚张声势,我们反而是加速造岛,海空军实力大增。

经济上,短期看,美国的收缩对中国有挑战。因为中国搞出口导向经济的还在试验自贸区,继续美国的自由化政策。一旦美国收缩,中国会对等打击自由主义政策,对中国有好处,投机的热钱想走,我送你走。因为投机的不愿意做来钱慢的事。中国不缺钱,只缺国际一流的人才。

美国一直游说中国金融开放,中国也搞了不少自由贸易区,我的理解表面大于实质的意义。TPP如废除,如果特朗普要推行贸易保护主义,中国的自由贸易区就有名无实了,但我们可以搞继续推行双边和多边谈判。怕什么?

TPP对中国要求最严的,一是保护知识产权,这是对美国高科技企业有利的。二就是压迫中国降低国企比例。中国目前没进,如果进去,就是要压迫中国国企私有化,这次TPP一废除,等于美国虎掉了两颗牙齿。

特朗普想和中国和解,用的策略肯定和尼克松一样。尼克松知道越战赔钱,撤出越战,要和中国和解,美国保守派会说尼克松卖国。于是美国在和中国和解之前,先扩大越战规模,打到柬埔寨。证明战争扩大也无法收拾,再中美建交,这时候美国人才会说,尼克松干得好。

特朗普大骂中国,在南海虚张声势,他越是做出强硬姿态,越是可能会给私下交易做掩护。中国必须对美国的挑衅迎头痛击,才能以战逼和。跟特朗普打交道,必须先打硬仗,让他觉得中国打不趴,接着他就跟你握手做交易。必须先打疼。美国亏不亏不要紧,要打的特朗普疼,才会坐下来谈判。美国的老话说:“打不赢,就入伙。”

否则,如果打输了,他就会得寸进尺。毛泽东说得好: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往最坏处着眼,向最好处努力。历史的潮流在中国一边。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