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厉以宁先生不懂什么是市场经济  

2015-10-31 10:5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的2015金融街论坛暨第十一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上,厉以宁就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有关话题说了一些话:【我们过去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而适应新常态必须适应市场化】【中国要适应经济新常态,就必须适应市场化。中国目前由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阶段过渡,经济增速下降到7%,下一步到6.5%,再到6%,这是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过程中增速算高的了,如果能长期保持在5%,那也不错。】【当前第三产业已经占中国GDP的一半以上,中国进入到后工业化阶段,这是当前“最大的新常态”,如果保持过去的中高速增长,继续扩大生产造成产能过剩,这对经济也是一种伤害】
        说【我们过去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而适应新常态必须适应市场化】,不知道厉以宁先生是老糊涂了,以为改革开放以后的几十年里的中国,仍然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呢,还是真的以为“新常态”下的经济,才是【必须适应市场化】的经济状态,也就是以为只有在【后工业化阶段】,经济不再能够以过去的高速度发展了,才【必须适应市场化】?因为目前说的【经济新常态】,根据厉以宁先生的定义,就是【目前由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阶段过渡,经济增速下降到7%,下一步到6.5%,再到6%】的这个阶段。
        按照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们的定义,市场就是没有政府因素的交易场所。这个场所交易的唯一推动力,就是资源的价格运动。而只要政府参与到市场活动中来了,市场就不再是市场,经济也就不再是市场经济。所谓的“市场化”,也就是对于市场行为的去政府化。厉以宁这里所说的【必须适应市场化】的意思,也就是适应对于市场的去政府化要求。说到底就是要减少、乃至于最后完全取消政府的经济行为。
        第一、这样的市场经济定义,其实是错误的。以市场资源的价格为推动力,是一切经济活动的特征。经济的目的,在于赚取财富。赚取财富的手段,就在于根据市场价格的变化,按照边际效用原理,对资源进行符合财富效应要求的分配与交易行为。因此,市场与价格不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而是一般性的经济本质要求。只有在一定生产力水平环境下才出现了的,以市场的扩大与开放为明显特征的经济现象,才叫做市场经济。把市场与价格的作用当做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混淆了一般经济与市场经济概念的表现。
        第二、市场从来也离不开政府行为。市场是资源交易场所。必须有一定的交易秩序存在。否则交易就不可能发生。而制定与维护市场秩序的,只能是政府。政府运行所需要的资源,也只能从市场上获得。他向市场提供的交易资源,就是市场秩序的制定与维护。这个资源越适应市场的需要,市场的交易就越繁荣,政府能够从市场上分得的资源就越多。这与市场其他各方的主体与市场的利益关系一样,都是向市场提供合适的资源,换取自己需要的资源。
        第三、政府既然是市场不可或缺的主体,当然也就不妨通过向市场提供除了上述公共秩序这类最基本的公共资源以外的资源,换取自身需要的资源。因此,只要政府是按照市场价格的指示进行资源的配置与交易,就不影响经济活动的本质。也就是说,是不是市场经济,只应该看是不是以市场的扩张与开放为特征,而不应该以政府因素在经济活动中的是否存在。而市场的扩张,当然最明显地就体现在外贸的表现上了。
        在现代市场经济环境里,一个国家是不是市场经济,只能以他与国际市场的融合状况来判定。如果他在国际市场上能够越来越多地增加有效资源供应,就说明市场程度高;反之,就说明其市场程度低。这个道理应该没有人能够反驳。于是,政府在经济活动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不是问题,问题是政府角色对于经济起到的作用如何。不但今天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以政府的重要作用为条件的;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快速增长过程中,政府的作用也是很重要的。而他们的经济增速日益缓慢,也正好是他们的政府在经济活动中,作用降低了的结果。
        因此,如果以政府减少了在经济中的活动,作为【市场化】的标准,在事实上,也就是在以经济发展缓慢为【市场化】的标准。所以,厉以宁先生说的【适应市场化】,也就是要适应经济增速不断降低的状况。原来,所谓的【市场化】就是经济增速的不断降低?那么,我们要了市场经济做什么?为了经济增速降低,继续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并等到印度在经济上赶上来?对了,【市场化】的这个标准适不适合衡量印度的经济增长要求?
        中国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经济规模的扩大,国际市场对于中国产品接受能力的增长会放缓,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也会放缓。这不证明中国过去的经济市场化不够,反而证明过去的市场化足够高,所以才会有今天世界对于中国经济扩张的不适应。而这个不适应除了中国的市场化程度高以外,也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化程度在降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市场化进展太慢紧密相连。
        如果除了中国以外的那些国家的经济市场化足够高,全球的市场经济发展就会足够好——不会有人说市场化越高,市场经济发展的越不好吧?那么世界市场上的有效需求就会越增长,对于中国产品的吸收能力就会继续扩大。不是这个道理吗?所以,应该【适应市场化】的,更应该是中国以外的国家。当然了,面对新的国际市场形势,中国也应该努力通过产业升级与经济结构调整,适应新的市场局面——记住了,不是【适应市场化】,而是适应变化了的市场。
        还有,【产能过剩】不是市场经济理论中应该有的概念。经济是为了赚取财富的活动。在经济竞争活动中不能实现财富效应的资产,就是无效资产,是应该被淘汰的产能。既然是应该被淘汰的,就不应该被称为“过剩产能”。对于这样的资产,应该做的不是用减少投资、增加消费的方式,让它们继续占用稀缺资源苟延残喘,而是用先进生产力的投资活动,主动将它们淘汰掉。如果不这样,会导致产业升级与经济结构优化的停滞,最终等到外部资本用先进生产力投资来淘汰掉,结果必然是财富的流出。这也是厉以宁先生——当然不只他一个人——不懂市场经济的表现之一。
        最后说说经济增长速度问题。林毅夫先生一直在说,中国还有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潜力。他的根据是从成长阶段理论分析,以前的一些发达经济体比如日本,在处于今天的中国发展阶段时期,依然保持了一段快速经济增长过程。不过他没有对中国与日本的绝对经济规模在世界市场上的比重不同这方面作出分析。同时也没有预料到发达国家经济这次长时期仍不能从困境中走出,从而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速的不得不下行。所以近来他不好继续强调自己的观点了。
        我却以为,林毅夫先生的观点仍然正确,并将会在未来得到验证。因为,目前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不是中国本身的经济问题所导致——这从中国的外贸顺差不断增长可以得到证明。而在于世界经济的不景气,导致了国际市场对于中国产品的有效需求的减少。只要世界经济走出困境——这是必然会出现的现象——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仍然会继续。
        原因在于,1、中国还没有达到世界最高经济水平,世界一些先进科技仍然可以被中国拿过来提高经济效率;2、中国内地的经济水平上升空间仍然很大,只要国际市场恢复,中国可以从外部赚到足够的财富,将会大规模增加对于不发达经济地区的生产力投资,促进内地经济的快速增长。当然也就会实现整个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