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民主”与“市场”的问题在于定义错误  

2015-09-21 09:0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连福山也不再高捧民主与市场》,对于今天风靡全球的民主与市场的原教旨主义者进行了批评。这应该算是对于西方意识形态的一种理性批判,是值得赞赏的现象。可是因为没有对基本概念进行符合事实与逻辑要求的重新定义,也就是没有纠正基本概念的定义错误,在逻辑上就难免出现漏洞,不利于对西方意识形态的错误进行准确的批判。
        民主,现在一般的定义,就是指的西方国家那套政治模式。那套政治模式下,我们固然看到了人民得到了比较充分自由的社会现象,同时也看到了人民在社会动荡中流离失所、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也享受不到的社会现象。而且后一种社会现象表现的更普遍一些——人民有比较充分自由的社会状况的国家的数量,比人民处于艰难困苦中社会状况的国家要少很多。一方面,现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了被称为“民主”的那套西方政治模式;另一方面,大多数实行了那套政治模式的国家,都处于人民艰难困苦的社会状态中。而且即使是人民相对具有较多自由的社会状况下的国家,人民对社会的不满意程度也在增加、
        如果人民处于艰难困苦状态下的社会,也被叫做“民主社会”,那么民主要来干什么?如果人民对社会的不满意程度在不断增加,也算是“民主”的表现,那么民主究竟是谁需要的东西?而正因为即使在人民相对具有较多自由的社会状况的国家里,人民对社会的不满意程度也在增加,所以一些理性的西方学者会疑惑这么一个问题:“民主”怎么会不民主了?而正是由于把西方的政治模式当做了民主的定义,于是另一些主张人民利益的人会反对“民主”政治。很明显这证明了现有的民主定义是错误的。
        当然,在逻辑上人们还可以这么解释:民主不是说的人民做主,而是说的公民做主。是说的公民对政府的制约权力——事实上很多理性的学者也确实是这么理解民主的。他们不认为人民的利益有要求与民主政治有必然关系,而是以为只有在公民制约了政府的条件下,社会才可以逐步地走向文明。至于实行了这样制度的国家有的社会分崩离析了,那也是“最不坏”现象而已,无论如何也比没有实行西方政治模式的国家要好。
        问题在于这么认为的人们,完全忽视了公民是分阶层的。不同阶层的利益要求不一样。而且根据主观价值理论,每一个阶层的利益要求都是合理的。按照民主的包容理论,不同阶层的利益要求也都是应该尽量满足的。按照政治逻辑,社会要稳定也必须以不同阶层的利益要求共同得到满足为条件。而公民中真正有能力影响社会进程的只是精英阶层。这部分人的利益关系与一般民众的利益关系是不一致的。
        因此,如果把公民做主当做民主的定义,其实要求的就是精英做主。而社会本来就只是、也只能是精英做主,无论在什么样的政治模式下,都只会是精英做主。于是,公民做主在逻辑上就与民主没关系,而与其他政治模式下的精英做主是一样的。
        而且,公民概念抹杀了社会客观存在的阶级利益差别,在社会的舆论主导权必然地被精英们掌握的情况下,会导致公民中占最大比重的中底层阶层成员的利益要求被忽视——西方意识形态中主张政治权利平等,却坚决反对财产享受权利平等,就是精英们控制社会舆论主导权的结果。我这里不是简单的要求财产享受权利平等,只是证明所谓的”公民做主“仍然是精英做主,不是全体公民做主。
       而占公民比重最大的中低层阶层成员,在面对精英阶层的竞争优势压力面前,是必须有政府的援助,才能够获得相对公平的利益分配的。如果他们——事实上往往就会是这样——被精英们忽悠着反对政府,从而削弱政府调节社会不同阶层利益关系的能力,其结果必然导致自己阶层利益的更多受损害。
       这,就是精英们主张公民社会的本质目的。尽管他们说要用公民概念否定阶级斗争,可是事实上,就是在隐蔽地进行对于中底层民众的利益的压制,也就是阶级斗争的行为——尽管一些这么主张的学者确实是主观上反对阶级斗争的。
        民主,应该是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被满足。它不是任何一种政治制度,而应该是一种社会现象、政治理念、与行为动机。很显然,这样的社会现象、政治理念与行为动机,与任何政治体制都没有本质的关系。
        之所以说应该是人民、而不说是公民的利益与意志的得到满足,是因为在任何社会模式里,精英必然指的是更能够适应社会要求,从而其利益与意志的实现程度远高于一般民众的社会群体。相对于这个群体,需要特别得到扶助的,当然是在公民中占绝大部分的人民。这,才是民主会成为普世价值的逻辑原因。
        至于市场,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市场定义中,是把政府与政府行为排除在外的。这样的定义也是不符合逻辑与事实要求的。
        政府与居民、企业一样,他所需要的资源来源于市场财富的分配。同时,政府也是市场组成的内容之一,并且是更关键的内容——没有政府对于市场秩序的维持,市场是不会存在的。而且,相对于其他市场成员因为分散性导致了每一个个别成员的可以不存在,政府作为市场构成的内容的不可或缺性,就更加明显。
        更重要的是,市场所有成员当中,只有政府这个成员财具有维护市场的能力与职能,其他市场成员都有可能因为自身利益的要求,而不顾、也没有能力,顾及市场的崩溃风险。因此,政府的市场角色显得更为重要。
        而政府对于市场的维护,是需要投入资源的。市场规则与制度的制定与维护,就是政府对于市场的资源投入。他的资源又只能来源于市场财富的分配。所以政府与其他市场成员一样,是通过在市场上的资源交易而获得财富的。
        政府投入的资源如果不符合市场的要求,市场运行不好,政府能够从市场上获得的财富分配也必然会减少,只有通过向市场提供符合市场需要的资源,政府从市场财富分配中获得的资源才会增加。因此,把政府与政府行为排除在市场之外,是不符合事实与逻辑的。当然,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市场概念的定义,是不正确的。
        如果正确定义了民主与市场,我们就可以明白,民主是应该被高捧的;市场是应该被好好尊重的。不应该被高捧的,是西方国家的那套政治模式——我称之为西式共和——定义下的”民主“,与把政府这个最重要的市场成员排除在外的“市场”。理由很简单,错误的概念当然不应该被高捧。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