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忍不住想再批判一下张千帆的辩论逻辑  

2015-09-10 08:5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就张千帆的《如何评价“中国模式”与印度民主?》文章中的一些错误进行了批判。今天在网络上看见一个数据:印度种姓层级最高的婆罗门人口不及全国人口的4%,却占有七成的司法权及近半数的国会席次。不由想起了昨天看到张千帆在文章中也承认了这个数据,却用中国的政治权力集中在党员手中来批判。于是忍不住要在对他的这个混账逻辑再说些话。
        首先,张千帆是赞扬印度的“民主制度”的,那么就不应该认为印度社会的种姓制度这个不平等现象是应该的。既然这样就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替印度辩护。尤其是不应该用被他认为“不民主”的中国的一些负面现象来“比烂”——这是从同意把中国政治权力集中在党员手中的现象,与印度的种姓制度现象相类比的角度来说的。
        而事实上,中国的党员与印度的种姓制度是完全不同的现象:中国的党员是任何阶层的人通过努力,都可以入党而成为党员的;印度的种姓等级却是世代承袭的,低种姓阶层的人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成为婆罗门的成员。张千帆作为一个大学教授,连这一个事实也不清楚吗?
        显然,张千帆不可能不明白,中国的政治权力集中在党员手中,与印度的政治权力被高种姓阶层成员垄断,这两个现象是不可以相类比的。可是他为了赞美印度的政治制度,就要把风马牛现象拉在一起来评价。然后他还要说下面一段话:
        【真诚希望中国的左右公知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就事论事地探讨一些实际问题,不要政府抓右派、左派就兴高采烈,政府打左派、右派就幸灾乐祸。如果还是像现在这样隔空对骂,只能说明中国的意识形态停留在极不成熟的水平。我对国内精英左派的主要意见是投机心理似乎较重,甘愿用极不平衡的“论证”为昭然若揭的制度缺陷和政府不当作为“洗地”,完全背离了西方左派对政府和制度的批评精神。如果论辩双方有一方言不由衷,言论背后还藏着其它目的,那么对话就失去了意义】。
        似乎他是在理性公正地评论社会政治问题。可是看了他明知道印度的种姓制度下高种姓阶层垄断政治权力现象,与中国的政治权力集中在党员手中现象,完全不同类的情况下——如果他连这个区别也不知道,只好说他的这个教授资格也就成了问题了——还要替印度的高种姓阶层垄断政治权力现象辩护,算不算是【投机心理似乎较重,甘愿用极不平衡的“论证”为昭然若揭的制度缺陷和政府不当作为“洗地”】呢?人们是不是应该用他自己的话质疑,【如果论辩双方有一方言不由衷,言论背后还藏着其它目的,那么对话就失去了意义】呢?
        在中国的舆论平台上,存在着大量像张千帆一样的人们在忽悠社会。用西方意识形态教条当做不可置疑的真理——比如他这段话里面就有着人们应该像西方国家的左派一样,以批判政府与社会制度为知识分子的本质职能,而不是以理性解释世界为本质职能的错误观点。
        要知道批评政府与制度的人们往往都是从特定阶级的利益要求出发而进行的。而任何特定阶层的利益要求,与客观规律要求都不是一致的。
        人类社会应该满足所有人的利益要求。而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只能是生产力的不断进步。可是生产力的进步,是必须遵循客观规律要求的。因此,尽管满足人们的利益要求也是客观规律要求的一部分,但是如果生产力进步的客观要求与人们的利益要求不一致的时候,知识分子应该做的就不是替这些人的利益要求批判政府与制度,而应该理性地向民众解释客观规律的要求,以争取社会和谐环境下的生产力快速进步。
        用西方政治模式下的国家的政治左派批判政府与制度现象,试图忽悠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与中国的右派们一起批判中国的政府与制度,在本质上,就是在替西方政治模式下的国家的政府与制度辩护。这不但违背了社会进步的要求,也是与自己的逻辑相矛盾的:你要别人批判政府与制度,自己却在替(西方政治模式下的)政府与制度辩护。而且是在替人民生活艰难困苦的国家的政府与制度辩护!
        为了替印度的经济发展慢进行辩护,张千帆与很多无知者一样,用了“环境代价论”来批判中国。他们不顾在一定经济发展阶段的环境代价支付,是客观规律的要求,只要是在中国发生的负面现象,都要当做只是中国才有的现象,当做批判中国的理由。作为大学教授的张千帆,当然应该知道,世界上主要工业发达国家,在其经济成长的历史上,都不得不付出过这样的代价。
        并且中国对于环境治理问题的重视,从经济发展阶段来说,是比西方发达国家早了至少一个阶段: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发达工业国,没有一个不是在经济发展到世界一流水平以后,才开始环境保护的。中国却在还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就已经大力进行环境保护,并已经在取得明显效果了。因此,用环境代价论来指责中国经济发展,从而否定中国社会的进步,在事实与逻辑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至于张千帆在这篇文章中所极力为之洗地的印度,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他的经济发展水平比中国差了好几个等级,所付出的环境代价却已经达到了中国的等级——这也算是印度超越中国的一个具体表现吧。据耶鲁大学发布的2014年环境表现指数(EPI),印度在178个参与国中排名第155,而中国则排在118。印度的经济水平,尤其是工业发展水平和中国相差甚远,然而其环境问题却并不比中国乐观,这种差距引人深思。
        根据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的一项环境测算估计,印度约有40%的生活垃圾没有集中处理,而是被随意丢弃,造成各种环境问题。其实固废问题在传统印度并不突出,因为前现代的生活垃圾大都可以快速降解,用来增加土壤肥力。然而随着塑料、电子产品等现代材料的不断应用,印度的垃圾处理方式还停留在前现代水平——不要说先进的分类回收利用,就连最基本的集中填埋和焚烧在印度也不能完全普及。
        印度的空气污染问题也不容小觑。近年来首都新德里的PM2.5数值和北京其实不相上下,中国人熟知的雾霾,其实也是印度城市的常客。两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可以说是同病不同根。新德里人口和北京相差无几,工业产值却只有北京的四分之一,加上德里周边也不像中国华北地区一样存在大量重工业产能,然而空气污染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即使没有成排的烟囱、规模化的生产线,光是庞大的人口加上落后的经济条件就使得空气污染变得难以忍受。比方说,德里的居民由于用不起天然气、石油气,同时周边又没有柴薪可供焚烧,因此随处可见的塑料袋、牛粪就成了他们的重要燃料,而这些不合格的燃料所带来的空气污染自然可想而知。
        印度的水污染问题也非常严重。根据印度环境与森林部几年前的一项统计,印度每天产生290亿升的污水,却只有6亿升的污水处理能力。排污体量和治污能力之间的巨大差距,导致大量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被直接排入江河。生活污水,再加上农药、化肥造成的农业污水和小作坊带来的工业污水使得印度水体污染问题十分突出,甚至连被誉为“圣河”的恒河也难以幸免,居然成了印度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
        面对上面的这些数据,张千帆们还好意思赞美印度的“民主政治”吗?更重要的是,说【言论背后还藏着其它目的】,这句话算不算是自我心理的表述呢?人们是不是可以认为,与张千帆们【对话就失去了意义】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