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许小年不懂经济逻辑  

2015-08-03 08:5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小年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我喜欢熊市,不喜欢牛市,为什么?因为在牛市中,资产的价格都被高估,只有在熊市中,资产的公允价值才能够在市场上出现,所以不要害怕熊市,不要害怕经济的下行和调整,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大量的商业机会。】
    许小年大约以为他说出了一句惊人之语。因为一般人都会喜欢牛市,他却说出喜欢熊市的话来,自然会让对他崇拜的人们以为他智商超群,所以说出话来惊人心魄。可是如果人们对他并不崇拜,从而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的话,也可能会给人以智商很低的表现。他在我面前的形象就是这样。因为我看出了他的话中间存在严重的逻辑矛盾。
    牛市是什么?是财富效应在市场上的表现。财富是什么?财富是资源的价值被高估。而资源价值被高估是一切经济人的活动目的。不喜欢牛市就是不喜欢资源价值的上升,就是不以财富为目的。而经济活动的唯一目的就是财富。于是,不喜欢牛市的许小年先生,在逻辑上就是在不喜欢经济活动。一个在心底里不喜欢经济活动的人讲经济理论,是要骗人呢,还是要骗自己?也许仅仅是为了混口饭吃而从事这门职业,那么,没有从发自内心的事业责任心而进行理论研究,能说出真正有正确性的话吗?
    许小年也许会解释说,他并不是不喜欢财富,也不是真的不喜欢牛市,而是从研究经济规律方便的角度出发,觉得在熊市中,更能够看清楚经济运行中的问题。如果是这样倒也不无道理。但是没必要说出不喜欢牛市的话来。
    因为第一、我们知道,人在贫穷时更容易显出本性,但许小年不会因此说他更喜欢贫穷。而他的喜欢熊市,可以肯定,是在不会使他陷入贫穷的前提下,才说的出来的。所以,不应该因为他以为在牛市中不容易发现经济问题——其实只要是理性的经济学者,在任何时候都能够看清楚经济运行中的问题,并把问题说的很明白——就不喜欢牛市而喜欢熊市。而为了自己研究经济方便,就喜欢让别人贫穷的熊市,这样的人的心理阴暗,是不争的事实了;
    第二、熊市情况下资源价值同样是被错误估值——否则就不叫熊市了。只不过与牛市情况下相反,熊市是对资源价值估值过低而已——许小年在这里,显然没有明白什么叫熊市。既然牛市期间看经济问题不太容易的原因,在于资源价值的被误判,那么在熊市环境中,资源价值同样被误判的情况下,当然同样不会有利于人们看清楚经济问题的。因此,不存在熊市状况下更有利于经济学者们正确看问题的逻辑。
    所以,许小年如果不是因为不懂经济逻辑而说错了话,就是因为对中国在特殊制度下实现了的经济发展本身看不惯。他的心底里就认为,中国不实行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即使经济发展几十年来一直是、并且在今天仍然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好的,也一定是不好。只有中国实行了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哪怕经济变得与菲律宾印度海地一样——事实上二战以后就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是实行了西方意识形态教条而富裕起来的——那也是没有问题的。
    在演讲中,许小年继续重复中国产能过剩、投资过大、四万亿是严重错误的陈辞滥调。
    什么叫产能过剩?在社会再生产流程中,如果生产能力超过了人类消费需求所需要的规模,就叫做产能过剩。
    到目前为止,这个意义上的产能过剩在世界上没有发生过。因为,再怎么被认为是产能过剩的行业的产品,世界上都还有一部分贫穷人口没有能力消费足够。被许小年们认为产能过剩的,实际上是一些因为生产成本过高,在市场竞争中失去了财富效应的生产能力。这部分生产能力应该被叫做无效资产,在经济流程中,是应该被淘汰掉的。也就是说,在经济理论范畴,不应该有产能过剩的概念——这个概念只应该在社会再生产理论或者计划经济理论范畴中存在。尤其是以市场经济理论学者自居的人,动辄指责产能过剩,完全是与自己自以为在宣扬的市场经济理论相悖的错误。
    被许小年们误以为是过剩产能的无效资产是应该被淘汰掉的,否则这些产能会继续占用有效资源用于无效经济活动。淘汰的手段,当然只能是用提高了效率,具备市场财富效应的新的生产能力,代替失去了财富效应的无效资产。于是投资就成了唯一手段。这个时候不用投资的手段来淘汰无效资产,才是真正的让无效资产也就是许小年们所谓的过剩产能苟延馋喘,阻碍产业升级与经济转型。
    用投资淘汰无效资产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更高生产效率的生产力投资,在原有市场上淘汰无效资产;另一种是通过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建设,让原来比较落后的地区能够建立在发达地区已经失去财富效应的生产能力,用发达地区已经失去了的低成本优势进行生产,从而促进地区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即使是这样的方式,投资者也必然会尽量用比原来更高效的产能代替原来的低效资产,不会如同许小年们那么愚蠢的认为,投资者会在原有效率基础上进行重复建设。
    当一国市场上无效资产过多而拖累经济发展的时候,如果不用投资高效产能的手段淘汰无效资产,必然导致该国的无效资产得以苟延馋喘,使得经济竞争力较低,导致外贸逆差、现金流出、国内银根紧缩、资产价值降低,有利于外国资本进入市场低价收购资源、占领市场。作为经济学家的许小年,不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明白这个道理,而一直坚持要中国减少投资,其用心何在,就值得研究了。当然,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假设他不明白这个道理。
    对于四万亿的批判,我在今年的5月14日写了一篇文章,就不再另作赘述了。现将这篇文章附后:
        

                                  对于批判“四万亿”的质疑  

        2008年,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了中国经济的严重下滑。为了保增长从而保就业,中国政府推出了四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保持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态势,缓解了社会就业困难,实际上也为世界经济尽快脱离危机做出了巨大贡献。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四万亿经济刺激解决了经济严重下滑的问题,不可避免的就会导致出现产能过剩与通货膨胀的后果。于是一些经济理论领域的人不顾四万亿的积极作用,只抓住产能过剩与通货膨胀这些负面现象进行批判。尤其在今天中国经济又一次出现增速下滑,政府决定采取适当刺激措施试图保持经济的平稳发展的时候,一些人又开始对“四万亿”进行负面分析,要求政府“吸取教训”,防止错误了。
        我也不认为今天的中国经济有必要进行大规模刺激。但是我从客观规律与利益关系分析出发,认为中国政府的政策是不会错的——事实上现在的中国政府并没有对经济进行强刺激。因为中国政府不向西方政治模式下的政党政府,因为选票的需要,不得不在政策上有利益偏向。同时体制内的智囊团必然、也确实集中了经济理论精英。他们身处社会的信息中心,不会对社会经济形势出现误判。因此没有理由认为,政府会在经济事务上,犯体制外的专家们看到的政策错误——尽管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往往会有错误。
        比如“四万亿”,如果要说是错误的,只有两种可能:1、经济危机来了,政府根本不应该管它,只要让危机把该淘汰的东西淘汰掉,经济就会自动恢复正常;2、经济危机来了,政府当然应该进行调控,但是四万亿的规模太大了,所以造成了严重后果。
        对于上述的第一种观点,因为世界各国只要政府还有点能力的,都必然会努力调控危机,证明这样的观点完全没有正常的人会理会,这里就不再批判了。需要批判的是第二种观点,就是认为四万亿规模过大,所以导致严重后果的说法。
        说四万亿规模过大,导致严重后果的人是以为鸡没有叫,所以天就不会亮:因为没有按照他们的意见行事,所以这几年中国经济规模迅速扩大、人民生活改善加快、经济质量迅速提高、经济竞争力明显增强等等成绩都不在他们的眼里。
        当然他们要说,那不是四万亿的功劳,是市场规律起作用的结果。可是,如果没有政府的调控,没有四万亿的投入制止了经济危机的蔓延,社会都崩溃了,还有什么市场规律可说?所以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四万亿是不是过多的问题。
        四万亿一点也不多。政府投入四万亿,并不是一次性投下去,而是根据市场反映逐渐投入的。没有一个政府会愚蠢到这个程度:明明三万亿已经实现了预期目标,还一定要把第四个万亿继续投下去。要知道这是在用国家的资源向市场输血,结果必然是财政支出的增加与民营资本的获利。对于主张经济私有化的人来说,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为什么要批判呢?脑子有毛病吧?
        当然,由于国家资源被注入市场,防止了经济萎缩导致包括私人资本在内的资产价格严重降低现象的出现,防止了中国资产的被国际垄断资本廉价收购,所以,这些人要因此指责中国政府的行为,倒也是符合情理的。于是,这些人在替谁的利益代言,似乎也很明确了:不是在为本国的私人资本利益要求说话。当然更不是在为中国人民的利益要求说话。如果这么理解,这些人的脑子还真没有病。
       他们或许要说了,之所以说四万亿刺激规模过大,是从后来的通胀与产能过剩现象来分析的。是这样吗?先不说这种“马后炮”式的总结在面临问题时有没有用,我们先来分析一下通胀数据:
        经济增速快,必然导致市场有效需求增加过快。因此一定时期的通胀是避免不了的。中国高通胀的形成,在四万亿之前已经开始了。2007年9月份的通胀率同比已经达到了6.2%,当年全年为4.8%,2008年为5.9%;而四万亿推出以后,2009年的通胀率为-0.7%——如果因此说四万亿导致了通缩,好像更有事实可以作为证明!只有2011年最高,达到了5.4%,仍低于2008年。然后一路下降,今天的通胀是多高,不用说了。
        这个通胀数据分析证明,四万亿经济刺激规模的推出,并没有造成过高的通胀率。即使是2011年的通胀率,也与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的推出无关。因为这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推出之前的通胀率,比推出之后的通胀率要高。因此,可以说,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的推出,只是起到了保持经济稳定运行的作用,不是造成高通胀率的原因——也曾有过的较高通胀率,是因为必须有的经济增长所导致,而不是因为四万亿经济刺激造成。除非人们宁要经济萎缩,也不要伴随经济稳定增长的较高通胀率。
        然后,我们来说说“产能过剩”现象。“产能过剩”不应该是经济理论范畴应该有的概念。因为经济活动就是通过高效率配置资源竞争财富的活动。所谓的“产能过剩”,指的是在市场竞争中因为效率低下,没有了财富效应的资产。在经济高涨时期,因为市场有效需求增长快速,人们会加大产能投资以追求更多财富。当经济萎缩时期,市场有效需求严重减少,于是低效率资产的财富效应丧失了,所谓“产能过剩”现象就会严重起来。这是市场规律决定的现象。
        在经济停滞时期,因为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必然、也应该导致只有高效率产能才能实现财富效应。比如,今天在国际贸易严重萎缩的环境下,中国的出口仍然增长,而进口却因为国际市场有效需求严重不足,导致大宗商品建个严重降低,中国的商品进口量并不减少的基础上,进口价值量却大幅下降,从而导致出现中国进出口下降现象。从这个现象分析,好像人们应该说,是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产能过剩”,而不是中国过剩了产能吧?
        明明是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产能过剩,导致了世界的通缩,西方国际垄断资本及其在中国的利益代言人却要求中国增加消费。而由于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消费减少,中国当然也存在“产能过剩”现象,如果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消费增加,是不是中国的“产能过剩”现象也会因而随之缓解乃至于消失呢?人们、尤其是中国的经济理论工作者们,为什么不因此要求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增加消费呢?
        因为问题在于,首先是意识形态上,西方国家与国际垄断资本在中国的利益代言人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不行,所以看问题就偏向于西方人的要求,以为中国就应该听从西方人的指挥。否则就是中国错了;其次就是因为西方国家已经没有了用大规模先进生产力投资淘汰已经失去财富效应的资产的能力,所以他们会要求中国增加消费以满足他们的过剩产能的财富要求。而中国却到目前为止,仍然有着强大的先进生产力投资能力,中国继续这样淘汰低效率资产,在经济上赶超美国将成为毫无疑问的事——客观规律决定了这是一定而且不会很远的事。
        所谓的“产能过剩”,只应该是社会再生产或者计划经济理论中应该有的概念。如果不考虑财富效应的要求,所谓的“过剩产能”生产的产品,大多在贫穷国家还属于消费不足的产品。比如粮食、钢铁、房屋、服装鞋帽等等,在很多贫穷国家的人民都还没能满足消费要求。之所以被称为“过剩产能”,只因为这些产能生产的产品,买得起的人不需要了。所以,从社会再生产角度分析,这些“过剩产能”是不是真的“过剩”了,还存在疑问。
        从上述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对于中国政府在2008年推出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行为的批判,是完全错误的。这些人之所以批判中国政府的行为,完全是因为站在了西方垄断资本的利益要求上看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