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茅于轼先生说话没逻辑  

2015-07-04 11:0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搜狐财经上看到对于茅于轼的一篇演讲的报道,题目是《茅于轼:哈耶克经济学的中国意义》。如果这篇报道中关于茅于轼的讲话的内容没有错误,那就证明,茅于轼先生很缺乏逻辑思维能力。而事实上,我以前已经多次指出过茅于轼先生言论的不合逻辑之处。所以可以基本认定,这篇报道中的内容应该属实,也就是茅于轼先生的逻辑思维能力确实严重不足。
        因为茅于轼先生在演讲中已经说了【我们中国也在改变,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趋向于自由、民主、富强、繁荣之路】这样的话,我就不再对他在民主与独裁概念的理解与认定上,存在的逻辑错误进行分析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从我以前的博客中看到我的观点。下面就其演讲中的其他逻辑错误进行分析:
    一、【自由不是为所欲为,不是你想干啥就干啥,而相反是约束自己不要干涉任何别人的自由,尊重别人的自由】。这段话本来应该是对于自由与法治之间的关系的表述,在茅于轼这里,却成了对于自由的定义。这就是茅于轼先生缺乏逻辑思维能力的明显表现。
    自由的定义,本来应该是不受束缚。但是在现实环境中,任何人都不应该无限制地自由。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些人的过度自由,必然会挤压另外的人的自由空间。也就是说,在现实环境中,人们的自由是必须有限制的。理想的限制方式,就是符合人类自由不断增加要求的法律制度下的法治。所以,人们不能因为要自由就以为应该【为所欲为】、【想干啥就干啥】,而是在要自由的同时,也要对自由的程度有所限制。社会对人们的自由进行一定程度限制,是为了让社会有秩序地运行,从而保证生产力进步的顺利,使人类的自由空间持续增大,让人们可以越来越自由。
    人们现在都强调法治社会。就是因为只有在对自由有合理的保护,也有必须的限制的环境下,人类的自由空间才可能逐渐增大。而不是一些人以为的,自由就是法治。而是法治是人类实现自由的必要手段。茅于轼先生在这里把法治与自由混为一谈,是混淆了自由与法治概念、混淆了手段与目的的表现。当然这也是很多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人们的通病。他们的共同错误根源,在于不承认人类不自由的根源在于资源的不足,从而不明白人类的自由来自于生产力的进步,以为自由就是一种永恒的制度,就像他们把“民主”定义为西方政治模式——我称之为西式共和——一样。
    二、【为什么争取自由这么难?在我看就是因为有一部分人有特权,有特权就无自由,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因为有了特权,他的自由比别人大,别人就得屈辱忍让,因此自由就被压迫,于是就产生了追求自由的运动】。这段话如果不管什么是“特权”的话,逻辑上没有矛盾。但是茅于轼先生没有弄清楚特权的概念,所以有必要分析一下。
    什么叫“特权”?百度上有一种解释是【政治上经济上在法律和制度以外的权利】。如果按照这个解释,封建社会里的法律和制度规定的皇帝与官僚的权利,就不叫“特权”了。那么,封建社会也就不存在社会的不公平了,也就不是应该被推翻的社会制度了。所以我认为,特权,就应该理解为,“一般人所没有的权利,就是特权”。
    如果把特权理解为【一般人所没有的权利】,那么资本家、富豪们就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权利】:他们可以一掷千金购豪宅、开豪车;可以操纵市场资源价格;可以花钱游说政府制定符合自己利益要求的法律;可以用资本支持自己喜欢的政治人物上台执政等等,就都属于特权表现。因为一般人没有这样的权利。于是,在茅于轼先生们所崇尚的制度下的国家里,【因为有了特权,他的自由比别人大,别人就得屈辱忍让,因此自由就被压迫】的现象也同样很普遍。因此,单单批评某一些没有实行西方政治模式的国家,把人民缺乏自由的现象说成是因为没有实行西方政治模式,从而把中国人民自由增加的现象也曲解为没有“民主”,就是完全违背事实与逻辑的忽悠。
    三、【有些东西我们还买不到,土地不能买,土地要审批的,所以我们还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茅于轼先生在这里又表现出了对于市场经济概念的错误理解。
    市场经济是商品经济中的一种形式。它与一般商品经济的共同点在于,都是通过市场交易实现财富目的;不同的特点在于,市场经济是以市场的不断开放与扩大为特征,而一般商品经济没有这个特征——本质上有这个要求,但是因为生产力水平的限制,这个要求表现得不明显。
    因此,是不是市场经济,并不应该以有没有政府干预为标准。如果以有没有政府干预为标准,那么今天的世界主要经济体里面,没有一个国家是【完全的市场经济】——可能今天的索马里这样的国家是没有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的,有谁会以这样的国家为市场经济的典型吗?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茅于轼先生们,其实思想一点也不自由,把自己的思维活动严密封闭在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框框内,明明看到中国奇迹的事实,仍不敢从事实出发,通过正确的逻辑分析,在理论上超越西方意识形态的雷池一步。
        四、劳动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有很多的财富不是劳动创造的,最典型就是金融。金融业里面没有生产劳动,但是它创造很多的财富】。这里很明显在违背逻辑要求乱说话。首先就没有明白什么是财富。财富是价值的特殊表现形态。价值是人们的主观判断。劳动只创造产品。产品有没有价值,从而有没有财富属性,是由市场的判断决定的。茅于轼先生要否定劳动价值理论,是没有错的。但是以为财富是什么人创造的,就还是证明没有明白主观价值理论,在逻辑上仍然是客观价值理论逻辑在作怪。这样在错误逻辑思维下,要说出正确的理论来,基本不可能。
    而且,这段话前面说的是【很多的财富不是劳动创造的】,后面说的却是【金融业里面没有生产劳动,但是它创造很多财富】。这是是说金融业没有劳动呢,还是说金融业有劳动,但是【没有生产劳动】?如果是说的有劳动,但是【没有生产劳动】,那么【生产】又指的是什么?是指的某些具体产品比如粮食、布匹的创造行为呢,还是指的一般性资源创造行为?
    如果,茅于轼先生以为,【生产】指的是某些具体产品比如粮食、布匹的创造行为,那就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在逻辑上一样了——社会财富来源于工人农民的生产性劳动,其他的劳动不过是对于工人农民生产的价值的分配。这绝不是茅于轼先生所愿意承认的结论。
    如果,茅于轼先生以为,【生产】指的是一般性资源创造行为,那么就与劳动是同一个概念,于是金融业的财富就是劳动创造出来的——当然,如果不认为茅于轼先生无意中说错了话,那么【金融业里面没有生产劳动,但是它创造很多财富】在逻辑上本来就没有否定金融业的财富是劳动创造出来的。
    如果,茅于轼先生是以为金融业里面没有劳动,那就证明他连劳动的概念也没弄明白。劳动是人类为创造所需要的资源而进行的有意识活动。按照百度上查到的定义,【劳动通常是指能够对外输出劳动量或劳动价值的人类运动,劳动是人维持自我生存和自我发展的唯一手段。按照传统的劳动分类理论,劳动可分为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两大类。劳动是人类运动的一种特殊形式】。
        从上述劳动的定义出发,可以认定,金融业人们的活动也属于劳动——与企业家的劳动一样,属于脑力劳动。而按照茅于轼先生金融业里面没有劳动的言论分析,显然是把体力劳动以外的人类活动都排除在了劳动内容之外了。这很明显又一次证明,他对劳动概念的理解,与马克思的是一致的。可是他又绝不会承认这一点。
    从这个分析可以看出来,茅于轼先生在讲财富理论的时候,思维逻辑是混乱不堪、无法自洽的。
    五、【企业家是创造财富的,如果企业家搞错了,工人的劳动就消灭财富了,企业家用人用错了,原料采购错了,配置错误,消灭了财富,工人的劳动就白搭了】。茅于轼先生前面说过,【劳动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所以,他不同意“劳动创造财富”的说法。可是这里又承认,【如果企业家搞错了】,财富也会被消灭。也就是说,企业家也是【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为什么就认定【企业家是创造财富的】呢?我实在看不出来,除了对企业家——他这里的意思其实就是资本家——有偏爱,对于普通民众有歧视以外,还能找到什么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