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市场与政府  

2015-07-30 09:1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起源于古时人类对于固定时段或地点进行交易的场所的称呼, 指买卖双方进行交易的场所。发展到现在,市场具备了两种意义,一个意义是交易场所,如传统市场股票市场期货市场等等,另一意义为交易行为的总称。即市场一词不仅仅指交易场所,还包括了所有的交易行为。故当谈论到市场大小时,并不仅仅指场所的大小,还包括了消费行为是否活跃。广义上,所有产权发生转移和交换的关系都可以成为市场】。
        这是从百度上搜来的,应该说在逻辑上比较完整。不过,现在一般人对于市场的理解,都没有完整地按照这个解释与定义进行,基本上只看到了交易,而没有看到交易必需的环境。也就是与【古时人类对于固定时段或地点进行交易的场所的称呼, 指买卖双方进行交易的场所】的定义与解释有不一致的地方。因为,【古时人类】对于市场的定义与理解中,是包含了交易环境在内的。当然,现代人的理解可以、也应该超越【古时人类】的定义与理解,但不应该把【古时人类】正确的定义与理解排除在了内容之外,而应该将其包容在现代定义之内。
        事实上,任何市场交易行为都是离不开必要的交易环境的。两军对垒的场所、流氓斗殴的场所,都不可能具备进行市场交易的环境。一般的商品市场里,不可能进行股票交易和房产交易。不同类别的交易活动必须有不同类别的交易环境。
        而交易环境的提供,本身也是一种市场行为。因为交易环境的建设与维护是需要资源的。资源从哪里来?当然只能从对于市场财富的分割中来。如果一项交易环境内容的提供,换不来必须的财富补偿,这项交易环境内容的提供者,又没有其它的可以从市场分割到充分财富的能力,因此没办法用其他项目上获得的资源来支持这项交易环境内容的建设与维护,那么这项交易环境内容就会消失。于是市场交易就会受到影响。
        有些交易环境内容,比如维护市场秩序的制度,制定与执行制度的手段,是必须由政府来提供的。而政府为了提供这些交易环境内容,是必须付出资源的。那么政府的资源应该从哪里获得呢?显然只应该从市场财富的分割中获得。而且,与其他的交易环境内容的提供者一样,政府向市场提供的交易环境内容,其实也就是一种交易资源。如果这种交易资源不被市场认可,就不会得到执行。强制推行的结果,会导致市场的消失。当然也就不会得到市场的财富回报。也就是说,政府向市场推出的交易资源,也存在价值的有无与大小之分。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我们可以认定,政府就是市场交易活动中,必须的资源供给方之一。另外,政府作为市场资源的消费者,也是市场交易活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方——这应该是不需要解释的了。而市场交易活动,不就是由资源的供给方与资源的消费方共同完成的吗?因此,从市场的【另一意义为交易行为的总称】来看,政府对于市场的管理与干预,就是对于市场的资源推出行为,政府在市场上的采购,又属于市场的消费行为。
        因此,政府在市场上的各种行为,逻辑上都属于交易行为的内容。当然,政府就是市场的必不可少的一方主体,并且,政府与市场的其他各方主体一样,其行为既属于市场的交易环境内容之一,同时也是市场的交易活动内容,从【交易行为的总称】来分析,就是市场的一部分。因此,把政府排除在市场之外,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是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中的错误观念。
          为便于读者明白我的观点,将过去关于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的一篇日志附后:
             

                             政府是市场的主体之一  

         从西方传入中国的经济思想,是西方意识形态系统的一部分。西方意识形态系统的原点之一是“性恶论”——另一个原点是基督教文化。“性恶论”导致了把政府当作“公民权利”的天敌的思维。于是,在经济思想中,也把政府排除在了市场主体行列之外,认为政府是被市场上的企业与居民这些“创造财富”的纳税人供养的。
        在这个逻辑基础上,西方意识形态就要求政府不干预或者尽量少干预经济活动。今天的中国政府,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地接受了这个思想。可是,这个来自西方的经济思想是错误的。因为,政府从来就是市场的主体之一,政府行为也从来就是市场环境的必要构成内容。
        市场是由企业、居民与政府共同组成的。它们各自有各自的要求,需要在市场上实现。同样,他们也只有在市场上推出被市场认可的资源,才能够获得他们需要的财富。企业与居民与市场的关系这里不用说了。政府是市场秩序的维护者。为了维护市场,也必须有可以支配的资源。而政府对于市场秩序的维护,以及对于市场规则的制定与修改,就是政府向市场推出的资源。          
        本质上, 政府的收入也是通过市场交易获得的。如果政府推出的资源不被市场认可,政府的收入就会减少。这和企业与居民向市场出售资源,然后获得自己需要的资源,本质上是一样的。而且,市场对于政府能够推出的资源的需求,比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企业与居民能够推出的资源的需求,是更为不可或缺的。因此,政府参与市场财富的分割,其实比任何个别企业与居民更有理由。
        既然政府的职能是市场所必须的,政府的收入也是与市场状况紧密相关的,而市场状况的好坏,又与政府推出的资源与市场的需要相符合的程度完全一致,那么逻辑上就必须承认,政府的行为——做或者不做什么事,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就像企业与居民向市场推出的资源的质量与数量,与市场的需要相符合的程度,决定了市场状况的好坏一样。
        既然政府的行为,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那么,掌握与顺应市场规律,当然也就应该包括了对于政府行为的预测在内。同样的原因,我们就没有理由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只应该讨论政府应该如何适应市场,做出符合市场需要的行为,以实现市场各方共同的利益增长。
        有人会说了,西方国家政府历史上就曾经不干预市场,可以证明政府与市场是可以分开的。
        确实,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时期,西方国家的政府确实曾经不干预国内市场。但是不要忘记了,那个时期,同时也是殖民主义时期,是西方国家政府用对外暴力征服殖民地,从而扩大海外市场的方式,向本国市场各方推出海外市场资源。也就是说,那个时期的西方国家政府,同样的在干预市场,不过形式与今天不同而已。
        当世界市场已经分割完毕,西方国家不再能够通过殖民战争,来向本国企业与居民提供新的海外市场资源,又一时还不能放弃原来的治理模式的环境下,西方市场经济就濒临崩溃了。首先用一战毁灭了一部分生产力;接下来用大萧条进一步毁灭生产力;然后再用二战接着完成治理模式转变前的市场供求平衡过程。最后终于实现了市场治理模式的转变。也就是人们说的“政府干预市场”。其实不过是政府改变了向市场推出的资源的内容而已。
        假如今天世界列强还可以通过对海外发动殖民战争,对本国的企业与居民推出新的海外市场资源,这些国家的政府仍然不会对本国的国内市场进行干预。一方面,新的海外市场可以缓解生产过剩的压力,没有必要对国内市场进行干预;另一方面,政府从市场上获得的的资源有限,既然要尽量用于对外扩张战争,也就没有能力对国内市场推出符合市场需要的资源。也就没能力干预国内市场。
        明白了政府就是市场的参与主体、政府的行为就是市场环境的必然构成内容,这个逻辑与历史事实,就应该明白,不存在政府是否应该干预市场的问题。应该讨论的问题是,如何适应市场——包括政府自身在内——各方的需要,推出有利于市场各方利益共同增加的资源。
        明白了政府与企业和居民一样,都是市场的利益攸关方,都是通过向市场推出资源,换取财富,就没有必要把政府向市场做出的行为称之为”干预“了。因为政府实行的与企业和居民在本质上一样的行为被说成是”干预“,那么任何人的市场行为也都可以被说成是”干预“了。一定要用”干预“这个词的话,我今天决定了,用不买进也不卖出股票的方式,”干预“股票市场。这么说,有趣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