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知识分子的特点在于理性思考世界  

2015-07-24 07:3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来就有“知识分子就应该敢于批评”的说法。中国古代士大夫也往往以敢于批评朝政相标榜。今天的知识分子也有很大一群人以为知识分子的特点就应该是对于社会的批评。今天又看见马勇说【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应该以批评为使命,而这种批评终究是为了社会的进步】。也就是说,知识分子就是要批评。不管批评的对与不对,效果如何,【终究是为了社会的进步】,所以错误的批评也是正义的。
    这很明显,是把“以批评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天然地放在了正义的道德高地上。谁能证明你的批评动机是为了社会的进步,而不是为了个人的私利呢?就凭你打着“为了社会进步”的旗号?
    知识分子之不同于一般人,不在于他们有道德感、而在于他们有着在一般人不具备的知识基础上的理性。把批评社会当作知识分子的首要特点,就等于把自然科学领域的知识分子们排除在了知识分子行列之外;不用理性作为衡量知识分子的首要标准,就在逻辑上把知识分子与流氓、泼妇放在了一个范畴之内。
    马勇也许会辩解说,他说的是【中国的知识分子的特点】就应该是对于社会的批评,不是指的一般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这就更加不应该了。因为特别指出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批评社会,前提当然是因为中国是中国的社会特别不好。
    可是今天的中国社会特别不好吗?就算只从社会精英们的要求出发,社会的自由不是在增加吗?而且,社会好不好,总体的衡量标准不应该是以普通百姓们的生活感受来衡量的吗?今天中国老百姓的自由度不但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就是与原来同一起跑线出发的众多发展中国家相比较,也是增加得最快的。
    这说明中国社会在快速进步过程中。在一个快速进步的社会里,当然也不免会有各种不好的现象发生。对于这样的状况,知识分子们应该做的是包括批评在内的理性的分析与解释。而不应该仅仅占在批评者的角度专门揭露黑暗,故意刺激民众的非理性情绪。理由很简单,这样会导致社会动荡与挫折,不利于社会的进步。
    所以说,如果在印度、菲律宾、索马里、利比亚、伊拉克、海地等等社会进步迟缓、甚至于社会倒退,导致人民深陷贫困与危险之中的国家里面,知识分子们应该对社会更多一些批评的话,在进步快速的中国,知识分子们更应该做的是,通过对于社会现象的理性分析,提出建设性意见,与政府与民众一起,促进社会文明的更快实现。
    马勇之流故意无视中国社会的进步快速,只从负面解读中国社会,仅仅因为中国社会与西方意识形态的教条不一致,就把中国当做只应该批判的国家,如果不是出于无知,那就只能是因为特殊的什么利益关系。
    为让人们更好的理解我的观点,现将我以前写的一篇博客附后:
           
知识分子应该追求的是理性,而不是“个性”与“独立性”  
    社会进步需要的是人类的理性。因为只有理性,才能够正确把握与运用客观规律。而只有具备相对更多的、符合社会进步需要的知识的人,才可能具备相对足够的理性。因此,知识分子应该追求的是理性,而不是“个性”与“独立性”。因为,当你认定自己应该追求“个性”与“独立性”的时候,你就把自己限制在特定的立场上了。而世界上没有一种特定的立场,是完全符合理性要求的。
        理性,是人类社会必要而稀缺的精神资源。因此,一个人如果显示出了理性,他的个性与独立性也就显示出来了。也就是说,符合社会进步需要的个性与独立性,是会随着理性的实现而得到彰显。而非理性的“个性”与“独立性”,我想没有人会以为是应该追求与坚持的。比如,人都想活着,谁会为了彰显自己的“个性”与“独立性”而找死呢?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一定不是知识分子,而是疯子。
        没错,社会应当包容个性与独立性。一些人就是因为这个逻辑,得出了知识分子应该追求个性与独立性的结论。这些人没有想过,社会应该包容的东西,并不等于是人类应该追求的东西。
        比如:社会应该包容弱者,不意味着人们应该追求成为弱者;社会应该包容各种宗教,难道知识分子就应该把各种宗教都信仰下来?社会应该包容贫穷,也没看见哪个知识分子会追求贫穷——虽然有人安于贫穷。所以说,因为社会应该包容个性与独立性,就把个性与独立性当作追求的目标,这样的思维逻辑是错误的。
        可是,现在很多具有知识分子身份的人,不是在努力追求理性,而是在以“社会应该包容个性与独立性”为理由,煽动人们追求非理性的“个性”与“独立性”。实际上,当人们不顾理性的要求,而盲目遵从某些人的情绪化口号,追求所谓的“个性”与“独立性”的时候,他们已经丧失了真正的个性与独立性。尤其当一些人,把与自己的价值观不同的人,当作必欲消灭之而后快的对象的时候,在他们的思想上,已经把自己置身于阶级斗争中的某个阵营,还有什么“个性”与“独立性”存在的空间呢?
        什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就是具有相对多的、适应社会进步需要的知识的人。因为有着相对多的适应社会进步需要的知识,他们比一般的民众具有更多的理性。因此我们看谁是不是知识分子,应该看他是不是能够更理性地解释世界,而不是看他喊的是什么口号。如果一个具有知识分子身份的人,不能够在与不同观点的辩论中,理性解释问题,却只会喊口号煽动情绪,那么可以肯定,他本质上不具备知识分子的修养。比如盛洪、张鸣等人,遇到对他们的言论的批评与质疑,不是理性解释问题,而是把“五毛”、“无耻文人”之类的帽子扣向对方,就是不具备知识分子修养的表现。
        在论坛上,左右两边的一些人都认为,知识分子就应该具有个性与独立性。其实古代中国的文人,也以敢于批评朝政为荣。也就是说,以为知识分子就应该追求个性与独立性,这样的观念,倒不是从西方意识形态传入中国以后才有的。只不过所有这些人都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应该被批评的,是非理性现象,而不是特定的行为者。官方行为如果是理性的,就不应该被批评;非官方的人的言行,如果是非理性的,就应该被批评。
        那种不管被批评的现象是否符合理性要求,只以批评政府为荣的观念,其实是社会非理性情绪的表现。而只要把对政府不满的情绪发泄出来、煽动起来,就算达到目的,完全不管理性要求应该是什么的人,就应该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们的批评对象。
        人的个性与独立性,是在自身所处客观环境与主观能力的背景下,产生的价值观的表现,其实是客观必然的现象。要不要、追不追求、自己或者别人是否认识到了,都会有。只是应该区别,是否符合社会进步的要求。所以,我也不反对人们追求它们。只是说,理性是社会进步所必须有的、相对稀缺的精神资源。谁表现出了理性,他的个性与独立性——而且是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个性与独立性——自然就会表现出来。
        符合社会进步需要的个性与独立性,是与理性相伴的。因此,人们应该追求的是理性。而与理性要求相违背的所谓“个性”与“独立性”,不是正常人应该追求的,当然更不应该是知识分子应该追求的。当然,谁要想当疯子,我同样不反对。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