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银行不良贷款风险是否可控决定于经济走势  

2015-06-18 09:3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上看到易宪容先生的文章《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在多大程度上可控》。作为一名银行职工,我对易宪容先生关注银行风险问题甚为感谢。不过对他的看法却不敢苟同。
        易宪容先生从近年来银行不良贷款总量与比重同时上升的现象,指出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风险前景不容乐观,不能说没有道理。可是他只是孤立地分析银行的不良贷款上升,而没有把银行不良贷款上升的背景结合在一起分析。因为我们应该知道,银行这轮不良贷款上升的现象,是在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出现的。
        银行效益与宏观经济走势的关系极为密切。宏观经济向好,银行的效益自然会好。因为经济向好,则企业资产价值会上升,社会的经济信心上升,银行的不良贷款就会减少。经济走势不好,企业资产价值看低,社会的经济信心下降,现金的重要性上升,不良贷款就会增加。
        比如,在经济走势向好的环境下,一个企业经营不良,会有其他的企业愿意并购它的资产,那么,银行的贷款未必会遭受损失;但是在经济走势不好的环境下,经营不好的企业过多,企业的资产价值趋于下降,那么银行的不良贷款上升就是必然现象。
        因此,我们看银行的不良贷款风险是否可控,要看的是宏观经济的走势会如何,如果宏观经济走势不会再恶化,则银行的不良贷款风险可控;如果宏观经济走势还会继续恶化,银行不良贷款的风险就会继续加大。
        那么,今天中国的宏观经济还会继续恶化吗?
        经济的根本基础在于生产力水平。生产力水平提高得顺利,经济走势就会好;如果生产力水平提高得不顺利,经济走势就会不好。从中国在世界通缩、国际贸易萎缩的环境下,能够继续保持出口增长,实现创纪录的外贸顺差来看,中国生产力水平提高的困难得到了有效地克服。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根本基础,通过近年的产业升级与经济结构优化,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上,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不会继续恶化了。因此,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风险,也就不存在不可控的问题。
        易宪容先生为了强调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的风险严重程度,把中国现在的银行不良贷款有关各种指标看得很严重。可是他没有说国际上主要大银行在这方面的表现如何。这样,他就只是在孤立地对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状况进行纵向比较分析,还是做的短期纵向比较分析。因为,如果把分析周期加长十来年,今天的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情况,其实可以说并不严重。因为过去更严重的时期都度过来了。
        当然,我们不能只是从本国银行业的纵向分析比较来对形势进行表述,还必须通过分析其他国家的情况,进行横向分析比较。用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来分析,有人会说是“比烂”。确实,我们也应该尽可能向发达国家看齐。那么,我们来看看2014年美国主要银行的不良贷款风险指标:
        花旗银行:不良贷款率1.5%、不良贷款拨备率168%、一级资本充足率13%;
        摩根大通:不良贷款率1.6%、不良贷款拨备率117%、一级资本充足率11.5%;
        富国银行:不良贷款率2.3%、不良贷款拨备率63%、  一级资本充足率12.6%;
        美国银行:不良贷款率1.9%、不良贷款拨备率88%、  一级资本充足率12.8%;
        如果与美国这几家主要银行的不良贷款有关指标相比较,今年一季度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为1.39%、不良贷款拨备率为21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13%,是不是证明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风险明显相对较低呢?
        易宪容先生虽然没有引用美国银行业的有关数据作比较,但是他显然知道这些事实。所以他说,这些只是静态指标——请注意,在说中国的银行不良贷款上升的时候,他不说是静态指标,因为他要强调这个动态会持续;只是在分析资本充足率与不良贷款拨备率的时候,才这么说。他的意思是,中国银行业的不好的现象就一定会越来愈严重;而好的现象就只是“静态指标”,未必会保持得住。
        那么,怎么确定中国银行的好的指标会保持不住呢?他主要讲了两个原因:一个,是一些银行不良贷款被转化成了政府债务,而有的地方政府从接受了这部分债务负担以后,就没准备偿还;二个,是现在银行贷款不良率似乎还不很高,与今年房价又恢复了稳定有关。如果房价继续下跌,银行的不良贷款就会继续上升。
        对于他说的第一个原因,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把地方政府的债务与国家财政联系起来,从而解释为财政问题,而一定要当做银行不良贷款问题来看?因为既然是政府的债务了,能否偿还就是国家财政问题了。中国的政府破产?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这不会是可能出现的现象。因此把有的地方政府债务偿还会出问题,当做银行不良贷款恶化的可能原因,是不符合事实与逻辑的。
        对于他说的第二个原因,逻辑上没办法否定。但问题是,把这种“可能”、“如果”作为前提,运用到任何一个国家,得出的结论都会一样。比如用到美国——应该说用到美国会更符合实际情况一些,因为美国的经济增长始终比中国低了很多——的话,结论必然也是银行不良贷款形势的继续恶化。而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在中国的生产力进步比较顺利、经济发展状况不再继续恶化、城市化空间依然存在、政府财政能力会有阶段性增强的环境下,保持基本稳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所以,易宪容据以判断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风险难以被控制的理由,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虽然从宏观形势分析,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风险不存在不可控的问题,但是个别银行如果在市场竞争中出现失误,不良贷款风险加重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这一点上,我同意易宪容先生【如果商业银行的竞争能力得不到提升,其盈利空间持续压缩,将会对贷款产生巨大的质的影响。仅从这一点上来观察,商业银行贷款的风险就不容低估,绝对不可掉以轻心】的观点。可惜他是就宏观形势说的。而微观面个别银行的资产状况恶化,并不代表宏观面会同样恶化。这个道理,易宪容先生不会不懂。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