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日志

 
 
 
 

丁学良偏着心说瞎话  

2015-06-15 09:0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学良在FT中文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反腐遭遇”软抵抗“背后》。在承认中国政府反腐败取得了成绩的同时,用【干部队伍新常态:不做坏事也不做好事,干脆不做事】的判断作为依据,说中国的反腐败正在遇到无法克服的“软抵抗”现象。文章的意思是,如果不实行西方国家的政治模式,中国政治的【体制性难题】决定了,中国的反腐败难以有光明的前景。
        确实,今天的政府干部队伍中存在着【不做坏事也不做好事,干脆不做事】的现象。但是这种现象其实在大力度反腐败以前也存在。比如我1989年因为工作调动需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就碰上难题,跑了很多次才办好。当然那时候如果我肯花钱贿赂,也许就不会这么难。而那时候有人愿意花钱办事,就不但不会遇到我这样的难处,而且一些制度不允许的事情也可以办通。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如今的政府效率就确实比以前低了。
        如果这样分析,我们就会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底层民众面临的政府干部怠工现象,不是大力度反腐败以后才有的,相反,大力度反腐败以后,政府干部的办事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我最近找政府部门办事,虽然也有因为制度不合理而办不通的,但是只要与制度要求不违背的,都基本及时办理好了。从这个角度看,大力度反腐败以来,一般底层民众到政府部门办事受刁难的现象是少了,而不是多了。
        之所以社会上会出现一些人认为大力度反腐败以后,政府工作效率低了的现象,就是因为底层民众的感觉往往不被社会重视;社会重视的是社会精英们的声音。而社会精英们要办的事,在大力度反腐败以前,也许通过贿赂就会很快得到通过;可是如今不行了。于是认为这是大力度反腐败导致的副作用。
        而一些底层民众也往往被社会精英们的感觉所同化。比如有的底层民众找政府部门办事,并不是因为政府干部们的怠工原因,而是因为制度本身的原因,导致了事情难办,这在大力度反腐败以前也是一样的,可是发生在今天,人们就可能与反腐败的副作用联系了起来,于是跟着那些过去可以用钱办成事,而如今不能通过花钱办成事的社会精英们一起说,是大力度反腐败导致了政府干部的怠工现象。
        当然,也有一部分过去习惯了接受贿赂的干部,如今在消极怠工的现象。但是这部分人的比例不高。而且实际上他们的消极怠工对于政府效率的副作用,被更多的干部不得不积极热情工作的效果抵消了还有很多富余。
        丁学良之所以会把这部分现象看得更严重,是因为他只听了社会精英们对于政府效率的负面评价——底层民众的正面评价他不愿听,也听不到。更重要的是,他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就是不行的,他要为此找理由。所以他会认定只有实行了西方政治模式,中国的社会问题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可是,这也就证明了他的故意无知有多么严重。因为,他不可能不知道,西方社会早就有了这样的哀叹:只有在“威权”社会下才可能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西方政治模式的特点就是政府效率低下。
        环顾当今世界,在西方政治模式下,不但是经济发展效率低下,反腐败效率更加低下。海地、印度、菲律宾等等国家的经济效率与反腐败效率,无一不被证明是实行西方政治模式的结果。
        即使是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的效率除了在相互制衡,导致社会进步缓慢这个方面以外,也看不到别的方面有什么高效率的。比如奥巴马几年前提出来的的高铁计划,就是明显的证明。
        或许,丁学良的说的是政府干部怠工问题,而不是说的政府工作效率问题。可是,如果政府干部努力的做让政府效率低下的事情——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导致政府工作举步维艰就是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反而不如让他们怠工的好呢?
        中国今天的大力度反腐败,确实也必然会导致经济活动效率的一定程度下降。因为过去可以闯黄灯、绕红灯的现象,今天不允许了。而这也正是中国的大力度反腐败必须在经济发展到今天这样程度,能够允许经济活动效率的适当降低的环境下才能持续进行的原因。
        社会文明进程,在不同的阶段必须有不同的侧重。当经济发展问题过于迫切的时候,反腐败的工作就只好适当缓缓。因为这时候必须特别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社会财富太少的时候,首先要满足的是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不大力度反腐败将会导致政府执政能力丧失的时候,反腐败就成了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了。
        因此,人们尽管相信,大力度反腐败过一段落以后,进一步整顿政府干部工作作风、清理不合理工作制度等等又会被提到重要工作日程上来。丁学良先生倒不必为中国政府担心。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