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明察秋毫,不见舆薪——评袁伟时先生的历史观  

2015-06-12 09:1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读了袁伟时先生《研究民国历史三大忌》,对袁伟时先生敢于从历史事实出发,为被误解的历史人物澄清对错的治学态度,深为赞赏。虽然对于他只积极为袁世凯做正面澄清有所疑惑,但终究是尽量从历史角度出发,为纠正社会的错误历史观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只可惜,袁伟时先生在文章中批评别人时用的【明察秋毫,不见舆薪】评价,恰好也是对他自己的写照。
        袁伟时先生惑于西方意识形态宣传的价值观,以为西方的政治制度——我称之为西式共和——就是普世价值之所在,凡是不实行西方人的这套政治制度,不遵从西方意识形态要求的,就是错误的。看到了美国、日本、欧洲发达国家实行的是西式共和制度,这就是【明察秋毫】。却没有看到凡是生产力水平高的国家,即使没有实行西式共和制度,社会文明程度也都高;而生产力水平低的国家,即使实行了西式共和制度,社会文明程度也都低。这就是【不见舆薪】。
        没有实行西式共和制度的国家如新加坡,其社会文明程度就很高。而实行西式共和制度200多年了的海地,如今社会文明程度就很低。这还不用拿索马里、马里、刚果金等等实行了西式共和制度以后,陷入战乱中的非洲国家来举例。
        说到不同社会制度下的人的权利,袁伟时先生同样表现出【明察秋毫,不见舆薪】特点来。北洋军阀时期,社会精英们确实自由。那时候的文人们确实可以肆无忌惮地批判社会。袁伟时先生在这里是【明察秋毫】了。其实还可以进一步【明察秋毫】地说,那时候的社会不但允许文人们肆无忌惮地用语言文字批判政府,更加允许大小军阀们用武力批判政府。如果不看那时候普通民众的生活状况,那社会环境确实【自由】得可以,完全可以与春秋战国时代比肩——当然,看到人民的生活状况以后,更加可以认为,北洋军阀时期的社会状况,完全可以与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状况相比较。
         北洋军阀时期当然是军阀政治社会。军阀政治的特色就是军阀混战。从1916年以后,这种战乱没有一年休止过,战争一次凶过一次,战区一次大过一次。1916-1924年间,每年战区所及平均7省之多,而1925-1930年间,平均每年达14省左右。这种战乱使农业生产活动无法正常进行,商业贸易无法顺利开展,广大人民群众无法安定生活。
        而且由于战乱,各级政府对天灾预防绝不注意,水旱等自然灾害给人民造成极大的痛苦。1920年,陕、豫、冀、鲁、晋五省大旱,灾被317县,灾民达2000万人,死亡50万人。1925年,川、黔、滇、湘、赣五省大灾,仅四川一省就受灾“达80余县”,“川民死于饥荒者已达30万人,死于疫疠者亦有20万人,至于流离失所,委填沟壑者,更不可胜记”。
         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能享有几分自由,是因为中国的分裂状态,有多种政治军事集团存在,彼此竞争。但由于这种竞争是以军事武力为主要方式,兵祸连连就在所难免。兵燹之灾,直接由底层民众所承受,他们自然体味不了自由却记住了苦难。
        如果知识分子只从自身角度出发,认为自己们可以随意说话,就是社会自由,那么军阀们当然也可以只从自己角度出发,认为自己们可以随意用武力解决社会问题,就是社会自由;当然资本家们也可以从自身角度出发,认为自己们可以随意用金钱解决社会问题,就是社会自由。
        只可惜了作为社会最大群体的底层民众,既没有知识分子们的社会话语权,也没有军阀们的武装指挥权,也没有资本家们的财富支配权,连自身基本生命安全也没有保障,却被别人代表着,认定了“社会自由”。
        就是这样一个社会环境,袁伟时先生以为是一个比国民党统治时期要自由的时期,当然比没有实行西式共和制度的今天的中国社会要自由了很多倍了。你要是说那时候毕竟人民并不自由,他还会说,【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不过是“最不坏”的现代政治制度幼年期的瘢痕】。
        也就是说,海地经过了两百年,仍没能消除西式共和制度【幼年期的瘢痕】,索马里、马里、刚果金那样的内乱不断,仍然是【最不坏】的表现。
        为什么?能够找到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社会精英们有言论自由,不同的政治精英团体有对于政府的制衡权力。人民的免于恐惧与匮乏的权利?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西式共和制度消除了【幼年期的瘢痕】以后再说吧!
        如果袁伟时先生这样理解社会自由,还不算是【明察秋毫,不见舆薪】,那就只好认为,他是根本就不把人民——他们还真没有人民概念,只有以他们为标本的公民概念——的权利放在眼里。
        国内那些被西方意识形态洗脑了的知识分子,就是这样认识“自由民主”与“普世价值”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