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厉以宁不懂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评《新常态就是按经济规律办事》中的几个观点  

2015-01-19 10:3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厉以宁曾经是我年轻时的崇拜对象。到今天我也认为他的很多观点对于指导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价值。可是他在经济原理方面确实存在错误认识。这一点我年轻时就有所怀疑,如今看得更清楚了。在他的《新常态就是按经济规律办事》中体现得很清楚。他批评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五个不利:【第一是资源消耗过度,而且消耗得很快;第二是环境破坏;第三是低效;第四是有些产业出现产能过剩;第五是错过技术创新与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证明他不懂得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
        经济发展必须以生产力的进步为基础。可是经济本身对与生产力的进步作用是不一定的:根据环境的不同,既可能有正面作用,也可能有负面作用。具体地说,在通过利益激励机制促进生产力进步方面有正面作用;但是在导致贫富差距过大,造成经济与社会不稳定,从而破坏生产力方面有负面作用。因此,政府对于经济的合理干预,就是经济规律的要求之一。也就是说,【按经济规律办事】本身就应该包括了政府对于经济的干预内容。
        厉以宁把中国经济在政府的调节下连续几十年超高速发展,说成是违背经济规律的现象,很明显是不符合逻辑的。顺应经济规律的要求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本来落后的国家能够以超高速度追赶上先进国家,而几十年的超高速发展不正应该被证明为顺应经济规律要求方面做得很好吗?难道经济发展速度不够快,反而是顺应经济规律的结果?
        当然,厉以宁的意思是,在这个长期超高速发展的同时,伴随了环境被严重破坏、以及在他看来科技进步不够快这两个现象。他以为,如果中国经济不是这么几十年的超高速发展,环境破坏不会这么严重,科技进步速度也会比较快。他不明白生产力进步才是经济快速发展的根本条件。而生产力进步的根本条件又是科技进步。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科技进步的快速,是不会有生产力进步的快速,也就不会有经济的长期超高速发展。这个逻辑他本来不应该不懂得的。
        中国在经济起飞时期的科技水平很低,而且人口又特别多。这两个客观存在的巨大困难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在几十年之间,就把科技水平发展到至少比中国先进了半个世纪的发达国家水平。人口多则劳动力供应充沛,劳动要素成本偏低,经济中运用科技手段的必要性就不高,这个市场规律决定了,中国科技进步在一段时期不会很快。可是厉以宁却拿西方发达国家抓紧技术创新来证明中国经济发展的失误,而不是用中国经济发展的快速来证明中国经济政策的正确。是非常令人不解的。
        中国经济虽然起飞了几十年,可是由于起点低的原因,科技水平仍然低于发达国家,为什么不尽可能地利用发达国家已有的先进科技来提高中国的生产力水平,却去不顾自身的能力与经济成本,与西方发达国家比搞技术创新呢?要知道西方发达国家是因为已有的科技手段已经不足以支撑它的经济竞争力,才不得不搞技术创新。也就是说,他的生产力状况决定了他不搞技术创新就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了。中国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经济阶段,厉以宁凭什么指责中国经济在这方面失误了呢?
        其实中国政府对于经济的调节行为中就包括了超越经济发展阶段,跨越式引进与改造国际先进科技。没有这个科技跨越式进步,中国经济不可能连续几十年的超高速发展。世界上同时期的发展中国家里,只有中国的经济可以持续高速发展几十年,政府的正确干预,尤其是在科技领域,超越市场要求的跨越式引进与改造国际先进科技的行为,是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不同之处。
        说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资源消耗过度】,不知道他的衡量标准是什么?从逻辑分析来看,资源消耗多,是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经济的特征。中国以巨大人口和生产力水平起点低这两个客观环境因素决定了,中国经济起飞阶段的资源消耗多时期必然会比较长。因为在劳动力供应充沛环境下,市场规律决定了,资本是不会在现有利润空间足够的条件下,去提高科技水平以节约廉价资源的。只有当经济规模扩大到就业问题不严重、劳动成本上升、导致资源不再廉价的时候,资本才会通过科技进步来节约资源。
        同时,国家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环境里,为了保障资本的必要利润空间,也不可能从社会产品中分割较多的财富去充实财政。财政力量薄弱的国家,是不可能做好环境保护的。因此在经济起飞阶段的国家,环境的破坏是规律性的现象。厉以宁应该明白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历史,单独的苛求中国,把环境破坏作为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的结果,而不是看到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的同时,对于环境保护的工作,已经比西方发达国家提早了至少一个阶段进行,是不客观的。
        说中国经济【低效】,也不知道厉以宁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经济阶段,低效也必然是普遍现象。如果经济长期陷于低效环境中,是不可能实现经济的长期高速发展的。因为经济的发展必须有充分的资源供应。如果你的经济低效,当然是投入高而产出低。产出低则资本利润少;资本利润少则资本成长不起来。那么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资源也就不会充分,那么经济如何长期高速发展?一方面指责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一方面说中国经济【低效】,厉以宁的逻辑思维很糟糕啊?
        至于说【有些产业出现产能过剩】,我知道厉以宁先生年纪不小了,应该记得发达国家曾经都有过产能过剩的历史——也不要说历史了,就是他们的现状,如果不是产能过剩,经济危机怎么产生的?是被一些破坏分子捣乱造成的吗?产能过剩是经济社会里的普遍现象。经济发展就是不断用高效生产力淘汰低效生产力的过程。要做到没有产能过剩,只好回到计划经济时期,一切都按照社会需要的计划进行生产安排。说市场经济而斥责产能过剩现象,是众多经济学家自相矛盾的逻辑表现之一。
        说中国经济【错过技术创新与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什么叫最佳时机?技术创新的问题上面说过了,发展中国家最需要做的事情不是技术创新,而是通过引进与改造国际先进科技,实现科技更新。因为这首先是经济效率要求决定的最佳手段,同时也是自身科技能力决定了的无奈。你本身科技水平低,当然先要通过引进与改造,先赶上人家再说,在这之前,搞什么创新呢?应该说,这方面中国一直以来做得不错,所以才会有连续几十年的经济超高速发展。也正因为这样,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才进行的比较顺利。这可以从近两年中国经济中投资占比的下降,以及2014年的贸易顺差创纪录两个积极现象看得很清楚。
        厉以宁提出进出口应该平衡的观点。说【并不是出口越多越好,进出口基本平衡才最好】他不知道这是计划经济的观念吗?出口进口怎样,应该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中国过去政府主导下追求出口,是中国市场资本缺乏环境决定的。 也是适应中国劳动力供应充沛、生产成本低廉的市场规律的行为。如果中国劳动力供应不足,想要多出口也办不到的。比如印度,尽管因为外贸逆差导致了国内资本严重不足,可是因为熟练工人不足,制造业劳动力供应不足,想多出口也办不到。
        更加需要明白的一点是,一国外贸顺差,是经济竞争力强的表现。出口多,说明经济竞争力强,资本盈利空间大。财富流入多。只有财富流入多了,国民才可能富裕,才有较强的消费能力。本国经济竞争力强,产品的国际有效需求大,不出口去争财富,难道让有效资源闲着?那对于需要中国产品的国家也不是好事啊?在本国经济水平还不够高,民众还不够富裕的时候,强调进出口平衡,不但是计划经济思维,也是在替外国资本说话。当中国民众富裕了以后,各种经济资源将不会再廉价,对于进口资源的依赖会提升,进口自然就会增加,又何必厉以宁先生替外国人着急?
        最后再说说他的【高就业未必与高投资有因果关系】。这又是不懂生产力与经济的关系的明显表现。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阶段,要实现高就业就必须高投资。因为只有生产力投资增加了,就业才可能提高;只有基础设施投资多了,改善了内地的基础设施,让内地与沿海之间的资源交流方便快速了,内地的就业才可能提高。
        当然,生产力水平提高到一定程度以后,高投资往往意味着用工更少的新的生产能力淘汰用工较多的旧的生产能力,从而高投资未必导致高就业——可是那时候就证明不需要高投资保就业,国家也就不会高投资了。如果以增加就业为目的的高投资,必然地就会与高就业成因果关系,而且,中国现在好像还不到那样的生产力水平。同时应该看到,今天中国经济增长中,投资所占比例已经大幅度下降了。所以,厉以宁先生这里很明显在无的放矢。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