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建凤的博客

批判批判者的批判者

 
 
 

日志

 
 
 
 

反对伪民主观  

2014-04-16 11:0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世价值是所有人追求的正面价值,民主与自由、平等、公正等等正面价值一样,是普世价值。西式共和则与任何政治制度一样,不过是一种治理社会的手段,它既可能让人民的追求得到满足,也可能让人民的追求落空。与任何具体事物一样,具有正负两面效应。因此它不可能是普世追求的东西。
        把西式共和当做民主,逻辑上就把民主从普世价值中排出。因为根据主观价值原理,价值是对于产品判断的结果。政治制度是社会产品,它有没有价值,要看社会对它的判断。而社会判断的依据当然是这个产品的实施效果。因为这个产品在很多情况下的效果不好,决定了它的价值存疑。价值存疑就不普世。
        社会制度不过是治理社会的手段。西式共和也一样。制度的效果好,符合人民的要求,就是民主的表现。效果不好,长期与民众的要求相反,就不是民主而是专制。专制是不顾民众要求,只顾强势群体利益的表现。即使是西方发达国家,也常常会看到只顾资本利益、不顾民众要求的现象,就是资本专制。
        民主应该是人民的意志和利益要求得到实现。如果这样定义民主,就不存在”民主的两面性“之说。因此我们要反对迷信就应该对一些基本概念作出正确的定义。否则道理会越讲越糊涂。
         西方人的“民主”定义不是说的人民做主,是所谓的公民做主。公民由人民与精英组成。人民的利益与精英不一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精英的利益得到实现。因此他们所谓的“民主”就是精英做主。这就是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实行同样的西式共和,只有精英们的自由空间基本一样的由来。这明显不是民主。
        印度一个女记者在中国生活五年以后,得出两个结论:1、中国的底层民众生活得出乎意外的有尊严;2、作为精英,还是在印度生活更自由。社会民主应该是以底层民众的尊严为重,还是应该以精英的充分自由为重?当然两者都得到满足更好。可是在生产力水平决定了不足以同时满足全部要求的条件下呢?
        在任何社会里,精英们的自由空间都比普通民众要大。因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持社会稳定以保证精英们的利益。精英们遇到艰难还可以退回到普通民众的位置。普通民众却不可能“退回”到精英的位置。然而要更多自由的人往往是精英们。这本也应该。但不应该以挤压普通民众的自由空间为代价。
        可是公知们在主张自己的自由权利的时候,总是以舆论暴力对付普通民众的价值观。斥责不服从他们价值观的普通民众是“顺民、愚民、奴才、五毛、猪、蒙眼驴”等等。这就是他们掌握的话语权,对于普通民众思维空间的极为严重的打压。这样的人说是在主张自由民主,应该被相信吗?
        公知们一口咬定西式共和就是民主。民主能导致中非、刚果金、乌克兰现象吗?但是西式共和可以。因为西式共和不论在哪个国家实行,精英们的自由空间都一样。不同的是因为经济水平不一样,民众的生活不一样。因此,把西式共和认定为民主,是无视民众要求的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不是民主观!
        无论哪一种政治制度都是统治者意志的伸张工具。任何形式的共和,也只是统治者的工具。不论哪种西式共和制度,选民投票的对象都是统治阶层利益的代表。因此共和是需要的,因为它可以让权力争夺者放弃暴力——当然也要看以经济为基础的社会环境,不是所有情况下都可以避免暴力——但它绝对与伸张人民意志意义上的民主无关。也就是说西式共和不是民主。
        舆论场不应该是现实利益斗争的战场,而应该是真理的讨论场所。因此每个发言人都不应该拒绝辩论。可是我们看到绝大多数人都把这里当做了战场。只以立场分对错。缺乏辩论精神。一些以学者自居的人只想在这里给人“启蒙”,作意识形态的单向灌输,拒绝辩论,以话语权压人,违背自由民主原则。
        每个人的价值判断都是从自己的客观环境与主观能力构成的客观条件出发的。如果所有人都是同一样的客观条件,那么世界就会只有一种价值判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每个人的价值判断都是合理的。任何人都没有理由要求别人服从自己的价值判断,没有理由要求别人服从自己规定的生活方式。
        《论语》有云:【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原来孔夫子也懂得主观价值理论。知道要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先要改变他们的生活环境。如今的“自由民主人士”却不管人民的生活环境,只要人民服从自己的价值观,美其名曰“启蒙”。
        包容不同的价值观,是民主必须具备的要素。不能包容不同的价值观的人,不管他的“民主”口号喊得多么响亮,都是专制思维在作怪的表现。我们平心而论,现在中国的政府对于异端思想的包容度已经相当大了。而反对政府、以民主派人士自居的人们却非常缺乏包容素质。谁更民主一些呢?
        民主就是民主。民主必须以平等为基础。人们的权利不平等,就是不民主的表现。之所以会出现“不平等的民主”的说法,是因为把西式共和这种政治制度当做了民主。这是对于民主的错误定义。逻辑上就会出现“民主”不民主的奇怪悖论。而且会把人民群众被压迫的现象当做了“民主”的结果。
        精英们享受了过度的自由,必然压缩了民众应该的自由空间。这不是民主。是自由空间分配不合理。在人类的经济社会阶段,这样的不合理是必然现象,但不应该当做伦理道德来赞扬。而且应该被尽可能地向合理方向调节。总体上是否合理,以社会生产力进步的状况做标准。生产力进步才是自由的基础。
        人民群众只需要好的生活环境,并不需要政治。需要政治的人是那些统治者与想当统治者的人们。从这个事实分析,我们可以知道,选举不是人民群众作主,而是人民群众被政治。人民群众被政治当然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必然现象。因此不是说一定不好。但它的不是民主,也很明显。
        其实任何政治制度的结果都是精英做主。关键看什么样的精英做主制度能够更多更快地让人民的生活好起来。而要让人民的生活好起来,就必须以生产力的进步为条件。于是什么样的制度适合生产力的进步,就是合适的。所以英美等国早期的共和只是极少数人的共和,成就了它们的富强,才有了相对民主现象。
        英国美国之所以发达并不是因为他们实行了现在的全民选举。十八九世纪的时候他们的选民只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二,这个标准能说的上是民主吗?所以欧洲大陆当时说英国是寡头政治,美国人则明白的说是共和不是民主。今天的西方人却忽悠落后国家实行他们在经济发展趋于停滞以后才实行的现行制度。
        世界上没有民主制!检验民主的试金石只能是人民性。检验自由的试金石是个体性。自由民主二者不能缺一。没有自由的民主不是民主;没有民主的自由也不是自由。只强调个体性,就是只顾精英们的自由空间,忽视精英与人民的自由能力差距,必然走上丛林法则轨道。则民主不存。不顾精英的自由要求,社会进步没有动力,民主也无以持续。
       
        
  评论这张
 
阅读(8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